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看见bug 梧桐火

第十七章 我爹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这一句句的……

    唐灿说的话,够无耻!

    而且,更加诛心。

    在场的这些男子们,无一不是昨晚上被自己的妻子狠狠的“修理”了一顿,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本以为……

    今天可以在城主大人的纠集之下,来唐府这里出一口气的。

    却没想到,唐灿的一番话,直接掀开了他们内心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看着他们一个个低下的头颅,唐灿又转向了钱主簿,充满挑衅地目光,仿佛在说……你还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

    而唐家这边,三个长老全程懵逼,唐灿的死而复生,还变得如此机智聪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四老爷唐周和他的宝贝儿子唐金,也是心中大骇,怎么想不通唐灿是如何死而复活的。

    胡城主却依旧很镇定地站在一旁,朝着钱主簿使了个眼色。

    钱主簿便又冷哼了一声,指着唐灿说道:“大胆狂徒!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冒充唐府的大公子。众所周知,唐府大公子唐灿自小脑子便不好使,连说话都结结巴巴……”

    “钱主簿!他是不是我儿唐灿,难道我这个当父亲的,还能鉴别不出真伪来么?”

    被钱主簿这么质疑,唐荀首先就不干了,立刻便出言怼了回去,“而且,整个大梁国内,像我儿这般俊俏的儿郎,还能有第二个不成?”

    与此同时,唐灿也微微一笑,将早就准备好的思路,开始铺垫起来。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是鼠目寸光。一个个都只知道喊我大傻子,可是……我唐灿是真的傻么?长着这么帅一张脸,真有可能是个大傻子么?看来,我年少时聪慧无双,冠绝金陵的传说,是已经被你们给淡忘了啊?”

    唐灿说着,便指向自己的父亲唐荀道,“在我五岁那一年,我的父亲便知晓了我的非同一般,明白‘总有刁民想害我’,便让我从那以后便开始装傻,暗藏锋芒……可悲的是,你们竟然以为我是真傻。孰不知,是我父亲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这话一出……

    在场的所有人都再次被震惊了。

    尤其是……家主唐荀。

    他满脸问号……

    唐灿五岁那年的布局?

    那一年,唐灿不是被毒傻的,而是自己教他要装傻的?

    这这这…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还有,唐灿说自己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什么棋啊?为什么自己突然觉得……心里面有点慌了啊?

    果然……

    唐荀感受到了两股非常炽热的目光,一股是从自己唐家几位长老这边看过来的,一股却是城主胡炎之饱含深意的眼神。

    “唐荀,你……你好深的心机啊!竟然能让唐灿装疯卖傻十几年,真的是好生厉害,厉害啊!居然把我们三个老家伙的心思,揣摩得如此的透彻。”

    大长老仿佛在这一瞬间,突然看懂了很多很多,对着唐荀咬牙切齿地吐了一句话出来。

    “哈哈哈……大哥!我本以为自己看的足够远,算是一个狠人了,却没想到,大哥你才是真的老辣狠毒。亏我还一直觉得大哥当家主,远不如我。没想到,你的这盘棋下的,如此高深莫测。”

    四老爷唐周也是一脸骇然,又带着佩服地对唐荀说道。

    “额……”

    可唐荀自己却……

    什么棋啊?

    到底哪里高深莫测了?

    究竟是什么棋啊?

    你们两个既然看懂了,能不能稍微说几句话给提个醒呀?

    此时的唐荀,才真的是如坐针毡,进退两难。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唐灿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大长老和四弟唐周说的话,又是几个意思啊?

    一直以来,作为唐家的家主,唐荀做事谋划都是循规蹈矩,能力上不是特别突出,但也是无咎无过。

    为人耿直,处事颇为公正严明,从来都不会做一些暗地里的手脚。

    可是,今天唐灿这话一说……

    就算是彻底的将自己的爹给坑了,他爹这一辈子建立起来的“老实人”形象,一夕殆尽。

    在三位长老看来,唐荀这几十年来是彻彻底底的将他们给糊弄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知道自己的家主之位不稳,便故意让儿子装傻,并且不再续弦生子,这是在向三位长老示好和示弱,给他们一个“好控制”的错觉。

    所以,这十几年来,三位长老有好几次的机会,明明可以借机将唐荀从家主之位上逼退,换更有能力的唐周上位,却因为这个缘由而没有实际操作。

    毕竟,唐周一旦当上了家主,必定会一步步架空三位长老的权力,彻底的将唐家的大权掌握在手中。

    而对于唐周来说,如果唐灿不是“傻子”,家主之位必然会传到唐灿的手中,那他唐周一脉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唐周一定会想尽办法用非常规的手段,强行夺取家主之位。

    可是,唐荀用了这么一招,让唐灿装傻,并且不再续弦生子,便等于说……要将其他兄弟的儿子过继而来,从中挑选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

    如此一来,便可以借此稳住蠢蠢欲动的唐周,甚至……还可以让二弟唐兴和三弟唐论也加入为下一代争夺家主的角逐当中,唐荀和唐灿父子俩却可以独善其身,坐山观虎斗。

    不分析不知道……

    这么仔细一分析!

    嚯!实在是太吓人了。

    这一盘棋……果真是下了十几年。

    当唐荀自己想到这一点后,都有点被吓到了。

    这简直是将三位长老,唐兴唐论和唐周,整个唐家都被他唐荀一个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十几年了啊!

    唉呀妈呀!

    我特么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厉害的么?

    可是,明明事实上……

    自己的儿子唐灿,真的是被人害了,下了毒才傻了的啊!

    后面发生的这一切,包括过继三位唐府公子,还有唐兴唐论和唐周三人的争斗,以及三位长老对他们各自的支持……

    唐荀发誓,自己是绝对绝对……从来都没想过的,更加不是他去策划和推动的呀!

    这么多年来,他除了兢兢业业守好唐家的这份家业之外,其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如何治好唐灿的脑子上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