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看见bug 梧桐火

第一百二十章 又到了老套的环节了

    身为镇海侯最疼爱的小女儿,赵蒹葭从小见惯了大场面,各种各样的大人物也都是司空见惯,属于比较自来熟的那种。

    所以,一看到唐灿进来,也非常热情的给唐灿介绍了起来。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唐灿长得帅才行,若是长得一般的公子哥,赵蒹葭可不会多看一眼。

    “小七,休得无礼!”

    赵子云皱了一下眉头,听到赵蒹葭介绍赵子居时候说的话,便非常抱歉的对旁边的赵子居说道:“子居兄,舍妹这嘴巴,不饶人的。你不要在意……”

    “无妨!七小姐这伶牙俐齿,实在是惹人怜爱。”

    赵子居却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将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

    但是,赵子云却是在心中暗暗提防,父亲就曾经说过,顺义城赵家这一代的赵子居,不可小觑。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自从赵子居接手赵家以来,将本来面临四分五裂的赵家,用各种手段又给整合了起来。

    不仅如此,赵子居还暗地里合纵连横,用了许多见不得光的方法,击破和吞并了顺义城当中的不少小世家的产业。

    二公子赵子云甚至不止一次听到自己的父亲感叹,若是赵子居不是血脉已经关系很远的旁系,他真的会考虑将赵子居收入侯爵府当中为义子。

    而赵子云自身,在几次和赵子居的接触当中,也发现了此人的城府很深,表面上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意笑脸迎人的样子,背后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狠非常。

    “这个就是顺义城赵家的赵子居?”

    唐灿的目光,也短暂的在赵子居身上一瞥。

    乍一看,也不过是一个翩翩公子哥,温文尔雅的模样。

    不过,唐灿可是很清楚,这个赵子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和好相处的。

    甚至,唐灿心中早就猜测到,唐家这从出发才入城碰到的一系列麻烦和安排,恐怕都和赵子居脱不了干系。

    “正好,冤家路窄!楼下碰到了上官天明,在这里又看到了赵子居,顺义城内我们唐家的主要仇敌,今天算是聚齐了。”

    怕什么!

    唐灿现在可是已经激活了体内的十二个灵窍,暂时可以通过打喷嚏的方式,使用这十二个灵窍内的真元。

    算得上是……半个修仙者了吧?

    等等!说到修仙者,唐灿就不禁朝着那位护国公府中二公子苏照看了过去。

    刚才,小丫头赵蒹葭的介绍,这可是在蓬莱仙宗拜师学艺的啊!

    那么说来……这货,应该算得上是真正的修仙者了?

    他的身上,肯定有修仙功法的吧!

    唐灿好奇的朝着他身上看去,瞬间便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来

    和武者的那种气血之力不同,修仙者身上若是有丹田和真元的话,仔细感受,是会给人一种仙踪渺渺的感觉。

    而此时的苏照,身上就有这种气质。

    感受到这种气质,唐灿就忍不住回过头去,刚刚楼下的那些公子哥们,许多身边所跟着的保镖,好像……也有不少带着这种气质的。

    只不过,苏照身上的修仙者气质很强烈,外面那些人只有那么一丢丢而已。

    至于唐灿自己,他有点郁闷啊!

    自己身上的三百六十个灵窍都打开了,还有五个丹田在,可偏偏……里面的这些灵窍都死抠死抠的,一丁点真元都舍不得释放出来。

    没有真元气息释放,唐灿看起来,当然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殊不知,这是修仙者当中,最最最难得的一个体质或者说是境界,被称作无漏之体。

    武者,每时每刻都会对外散发出气血气息,这些都是气血的损失。

    修仙者,也同样时时刻刻自动散发真元气息,经年累月的散发损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唐灿的身体,完全是自觉自动的锁住了他体内的所有真元气息,只进不出,乃是真正的无漏之体啊!

    然而,这样也往往会带来一定的误会。

    除非唐灿主动显示自己的丹田或者使用真元,否则外人是很难察觉到他是修仙者的。

    就比如说此时的苏照,他来之前其实也听说过唐灿的大名了。

    毕竟,带着仙君转世的名头,又能够呼风唤雨,还可以医治满城百姓的恶疾,苏照根据宗门所记载的一些文献,推测出唐灿极有可能是一名元婴期以上的修仙者转世。

    如果是这样的话,苏照便有两种选择,一是趁机和唐灿结交,甚至提供资源让唐灿快速的提升修为,到时候提携自己。

    二是干脆将唐灿给抓起来,威逼利诱其交出上辈子所藏的修炼资源和功法。

    当然,要怎么选择,就要取决于此时唐灿的修为高低了。

    不过,眼前这么轻轻一扫,苏照就彻底失望了。

    唐灿身上,一丁点的真元气息都没有,绝无可能是修仙者,更加不可能是元婴大能转世了。

    如此一来,之前盛传的金陵城唐灿种种神迹,苏照也理所应当的认为是唐灿装神弄鬼,假冒仙君转世的了。

    “唐公子有礼!”

    所以,苏照便不打算在唐灿身上浪费过多的心思,简单的和他点了点头示意一下。

    其他的几个公子哥和小姐们,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唐灿,微微点头表示礼貌。

    毕竟,唐灿除了外表帅气逼人之外,在他们这群豪门子弟当中,还真的是没有任何的突出点。

    倒是那赵子居,瞟向唐灿的时候,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笑?呵呵!暗中给本公子下绊子,以为我不知道么?”

    唐灿内心也是冷笑,这顺义城的赵家,已经在他的小本本上记了下来。

    “三哥,天都黑了。小七饿了,人也来的差不多了。我们快到楼顶露台开宴吧!”

    嘟囔着小嘴巴,赵蒹葭拉扯着赵子云的手臂,就要往楼上走去。

    “也罢!楼下的众人也差不多来齐了,诸位……烦请随本公子上到登云楼的露台赴宴。”

    点了点头,赵子云便非常儒雅的走在前面带路,也有家丁到楼下去请其他的公子小姐们上楼来。

    那些仆从和保镖们却是没有这个资格,全都被留在了楼下吃些简单的茶水点心。

    本来这种时候,阮尘封绝对是不放心唐灿一个人上去的,可是……刚刚见识到了唐灿一个喷嚏就干掉了一个大宗师,阮尘封现在可是放了一百个心。

    而随着刚刚楼下的那些公子哥们上楼来,苏照也听到了几人在议论方才唐灿的那个喷嚏。

    顿时,苏照心中也是一紧,暗道:“一个喷嚏就让一名气血充盈的大宗师重伤?这……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哪怕是同样的大宗师修为,也绝无可能。唯有我们修仙者,用真元的力量去反击……”

    想到这里,苏照就更是皱起了眉头来,他看着前面唐灿的背影,再次凝神注目过去。

    “没有!还是没有……”

    “不可能。他如果真的是修仙者的话,体内一定会有真元的气息外泄,哪怕他不使用真元,丹田总有的吧!丹田在旋转炼化空气当中的灵气,也必然会有气息痕迹的啊!”

    苏照有些烦躁,因为他看不透眼前的唐灿。

    到底,唐灿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修仙者呢?

    之前猜测他是元婴大能转世,极有可能就是真的,甚至修炼的还是罕见的可以隐藏真元和丹田波动的功法。

    “修仙者炼化灵气为真元,这是亘古不变的修炼方法。也正是因此,身体当中的真元气息,几乎是无法掩盖的。哪怕是元婴大能,也无法确保没有一丝真元外泄……”

    苏照忍不住有些心动了起来,“但有些特殊的功法可以做到这一点,隐藏自己的修为,对手便会低估你的实力,放松警惕之下,很容易阴沟里翻船。倘若我能学到这样的功法,大有裨益啊!”

    没错,苏照看上了唐灿可以隐藏修为的这个功法,内心便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了。

    不过,他这次到顺义城来最大的目的,却并不是这个。

    和镇海侯猜的没错,苏照是奔着赵蒹葭来的。

    苏照是天生仙缘,炼气后能诞生两个丹田的绝世天才。

    他的师尊经过推算后,为他匹配了最佳的炉鼎体质,经过几方秘密探查之后,顺义城镇海侯府中的七小姐赵蒹葭,便是最合适他修炼的炉鼎。

    倘若可以和赵蒹葭结成道侣,并且让赵蒹葭也进入蓬莱仙宗修炼的话,以后当苏照修炼到金丹期大圆满时,哪怕没有结婴丹,也可以完全吞噬赵蒹葭这个炉鼎体内的一切真元力量,有很大几率冲击到元婴期。

    所以,这次过来给镇海侯祝寿,苏照想的便是趁机向镇海侯提亲,直接带着赵蒹葭回蓬莱仙宗去。

    碰到疑似元婴转世的唐灿,也完全是一个意外之喜。

    “哎呀妈的!总感觉背后有些毛毛的,谁特么又一肚子坏水的盯着本公子看的啊?”

    唐灿回头瞄了一眼,果然好几个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赵子居就不用说了,一副看似好心的样子,眼神里却藏着杀机。

    上官天明对自己又恨又怕,看来方才那一个喷嚏,还是有点效果的。

    倒是那个修仙者苏照,目不斜视,见自己看过去,也非常礼貌又犀利的对视了一眼。

    “这个苏照,该不会是看我帅,看上我了吧?”

    唐灿打了个激灵,这人帅起来就是没办法,男女通杀啊!

    来到登云楼的露台,这里地方很大,围着整个露台摆放着十几张桌子。

    上楼来的也就三四十人,都是前来拜寿的年轻才俊。

    众人按照次序,三人一张桌子的落座,然后很快就有下人开始传菜上来。

    同时,安排好的歌舞表演也同步开始,一个个身着华丽的舞女,手持飞丝彩带,在露台中央翩翩起舞。

    “好没劲儿啊!”

    一边吃着没啥味道的酒菜,一边看着这枯燥的表演,唐灿觉得一切都是索然无味啊!

    顿时,他觉得古代人还真的是挺可怜的,几乎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夜生活太……单调枯燥了。

    你看看……

    连这些有权有势的公子哥们,也只能看这么low的歌舞表演,老百姓岂不是更没有娱乐项目了。

    “唐兄,稍安勿躁。这些歌舞不过是开胃菜而已,一会儿……才是今天晚宴的重头戏。”

    坐在唐灿的旁边,一名文质彬彬的公子笑着说道,他名叫南宫华,乃是姑苏城镇南侯南宫家的五公子。

    “哦?重头戏?本公子倒也好奇,这样的晚宴……什么样的节目,才能被称作重头戏。”

    唐灿和这位南宫华倒是相谈甚欢,对方是一名典型的文艺青年,动不动就是满口之乎者也一通,说话也是斯文的不行。

    但是有一点好啊!

    南宫华做人很真诚啊!

    对于唐灿是有问必答,连家里有五个姐妹,其中三名长得国色天香都说出来了。

    很快……

    酒酣过半,坐在正中央的赵子云便摆了摆手,让歌舞都退下场去。

    然后,十几名家丁下人,便抬上来好几方书桌,上面有上好的笔墨纸砚。

    赵子云豪气冲云地指着这些笔墨纸砚,还有头顶上的明月,说道:“此情此景,有好酒好菜好风月,又岂能无诗呢?诸位都是我大梁的青年才俊,不少是诗词大家,今夜月明……感兴趣的,不如以天上这一轮明月为题,留下墨宝,以供观赏。”

    嚯!

    口渴正把酒当饮料喝的唐灿,差点就喷出来了。

    他一脸鄙视的看向身旁兴奋不已的南宫华,敢情这就是你这货说的重头戏啊!

    写诗作词更枯燥了,还不如之前的歌舞表演,还有漂亮的小姐姐看呢!

    可人家南宫华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激动的搓了搓手掌,笑着说道:“唐兄,机会难得啊!若是能在此处写下一篇佳作,你看各家小姐都在,必然可以博红颜一笑……”

    “额!”

    唐灿也没想到,这位南宫公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而且此时,唐灿也注意到,那三个讨厌的家伙也都将目光瞅向了自己这边。

    不出意外的话,这几个货心里面肯定也憋着坏,绝逼是想要趁着这个写诗的环节来让自己出糗的。

    好吧!好吧!

    唐灿真的是很无奈的在心里面感慨,这特么是又到了老太的作诗环节了啊!

    身为穿越人士,不会几首唐诗宋词,还真特么是容易被人鄙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