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九十五章 光头僚机

    第九十五章光头僚机

    虽然一直分着心神关注着自成那边情况的向坤,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他的话,知道他把自己给“出卖”了。

    但他还是假装不知道,继续背对着自成和那俩妹纸,在吧台低头看手机,直到自成直接打电话过来……

    向坤只得无奈地起身走过去,跟两位妹纸问好,然后拉了张椅子过来,在自成身边坐下,瞪了他一眼,那意思是在说:不是让你自己搞定么,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卖”了?

    自成也回瞪他,那意思是说:我真顶不住了啊兄弟!

    确实,当他把向坤教他的那些话说完后,这两个妹纸并没有跟着他的聊天节奏走,而是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来为难他,没几回合就招架不住了,只好把向坤拉出来帮忙。

    那肤色健康的短发妹纸在灯光昏暗的酒吧内眼眸如星,侥有兴趣地看着刚刚落坐的向坤,问道:“你朋友说你会算命,真的假的?”

    向坤其实想过干脆就说自己刚刚去洗手间路过她们俩身边的时候,听到了她们的几句谈话,就做了那些推测,但是想想这好像会引来其他的问题,而且也没有什么意思,便点了点头说道:“勉强算是吧。”

    戴眼镜的妹纸说道:“你朋友说他是茅山第一百一十八代弟子,应该不是真的吧?而且我看你……相比起道士,倒更像和尚!”

    自成小声插言:“那个……小姐姐,我刚刚说的是第一百一十三代弟子……”

    眼镜妹纸瞪他:“所以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假的……”自成直接不打自招。

    向坤只好说道:“说是什么道门传承,自然是借名头而已,其实我们是用科学的方法来算命,比如用计算机程序,比如用量子力学……”

    “量子力学?”短发妹纸笑了一声,然后看向眼镜妹纸。

    后者用食指指节推了一下眼镜,看着向坤似笑非笑地问道:“量子力学?用到波函数么?还是‘算命算不准原理’?”

    呃,这是撞到对方武器库了?向坤可不认为自己这段时间看了几本量子力学的入门书籍,就能拿出来忽悠别人,于是直接无视了对方这有些调侃的问题,说道:“我们用到了最新的AI神经网络做为算命研究的基础,用基于TensorFlow的后端来做卷积神经网络的模型,通过大数据的对比和学习,来获得算命结果。”

    对两个妹纸的表情和心跳、呼吸等的观察,向坤立刻就判定这方面她们并不了解。哼哼,懵了吧?你物理牛B,你编程难道也牛B?

    向坤一边说着,一边给了旁边的自成一个眼色,意思是:该你上了兄弟,老哥我是僚机啊!

    自成眉头一挑,立刻接上道:“是啊,我们十年前在本科的时候,就已经在做数据化算命的研究了,你看,这个就是我们当初做的算命程序,有20多万的下载量,相当受欢迎的。”

    说着,他用手机搜索出了一个叫做“马门乾坤命运解析器”的软件,不过这软件是PC软件,并不支持移动端的系统,总之让人看起来不明觉厉就是了。

    这软件确实是向坤和自成在大学的时候一起写的,就是他们弄的那无数“没有鸟用的程序”之一。

    这算命软件根本没有用到什么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只是将星座啊、生辰八字啊、性格测试之类网上都有的东西给打包到了一起,通过一个很丑的界面来供用户查询,都是很基础的东西。

    网上的那下载量,是他们偷偷用工具刷出来的……

    而他们做这个算命软件最大的原因,是这里面有个“姓名情侣指数”,只要男方的名字是“刘闯”或“向坤”,得到的分数就是100,而且会有大量称赞是天作之合的词汇。

    然后他们用马甲把这软件的链接在学校论坛散布,表示这软件“太TM准啦!”

    但这软件有个问题,就是测情侣指数的时候,男方是“刘闯”或“向坤”,女方不论是什么,哪怕是“哥斯拉”或“猪刚鬣”得出的都是100分天作之合……

    到后来被人发现这点后,两个制作者的名字被人玩出了花,他们只好赶紧打补丁,但为时已晚,这也是他们俩在学校论坛最出名的一次。

    不过到现在,刘闯却是眼不红心不跳地把这破软件拿出来炫耀,向坤也跟着点头道:“现实世界的一切也都可以被数据化,只要数据足够,一切都能计算。”

    短发妹纸笑道:“哦?这么说,我们俩的信息,也是你刚刚通过这个软件算出来的?诶,你不是说这软件没有手机端的么?你刚刚怎么用的?”

    “当然不是这个软件了,这是我们十年前的练习作而已。”向坤并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掏出了一张折成方块的A4纸递了过去:“你们检查一下。”

    短发妹纸有些诧异地接过来,摊开那张纸后,发现是一张空白的、布满折痕的A4纸,看起来似乎折过不少形状,她不明所以,将纸递给眼镜妹纸后,对向坤问道:“这纸有什么特别?”

    这张纸当然特别了!

    这就是和向坤建立过联系的“A4纸1”,在他把硬币送给刘诗铃,把那颗圆珠笔球珠弹到耳钉少年身上后,身边有建立联系的物品就只剩两张A4纸了。所以虽然没有想过要用来做什么,但他还是把“A4纸1”随身带着,没想到现在倒有用处了。

    “你可以去吧台那边借枝笔,在纸上随便写个数字,然后折成一小块握在手里回来,我会说出纸上的字。如果我说中的话,你们俩给我们俩一人买杯喝的,怎么样?”向坤说道。

    “猜不中呢?”

    “我们给你们买喝的?”

    “没猜中的话,你们俩随便一人就去门口对着马路对面大喊三声‘我是骗子’,怎么样?”短发妹纸微扬着下巴说道。

    “没问题。”向坤回答得非常干脆。

    两个妹纸耳语了几句,然后眼镜妹纸从旁边的包包里拿出一只中性笔,带着A4纸走到了过道那边,在他们视线看不到的墙边,把A4纸放在墙上,写上了一个数字。

    眼镜妹纸回来后,把那张叠成一小块的A4纸握在手里,说道:“猜吧!”

    向坤看了一眼,说道:“猜数字之前,先来个预热,你把手背到身后,然后把那纸在两手间传递,我可以猜到你把纸握在哪只手里。”

    眼镜妹纸于是把握着纸块的手背到身后,向坤自然猜对,她不甘心地又试了两次,依然全对,旁边的短发妹纸警惕地看向她身后的方向,看看是不是有向坤的“同伙”在帮他提示,但什么都没发现。

    连试五次后,眼镜妹纸认命地把折纸放到身前的桌子上,盯着向坤说道:“猜数字吧,你猜我写的是几?”

    “六,中文的六。”向坤确定地说道。

    倒不是说这张A4纸和他建立了联系,他就能知道上面写的字是什么内容。他拿出这张纸,只是为了帮助他定位声音的方位而已。

    写不同的数字,笔画的声音是不同的,要靠笔划的声音来分辨复杂的文字他自然还办不到,但分辨下数字却没有太大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在相对嘈杂的环境中,怎么样定位声音方位。

    那眼镜妹纸很鸡贼地没有写阿拉伯数字,而是写了个汉字的六。

    当四划的声音传入耳中后,他立刻就判断出妹纸写的不是阿拉伯数字了,汉字数字中,有四划的只有五和六,但是五的折是很明显的区别,这声音还是很好分辨的,所以只能是六。

    看到向坤根本碰都没碰一下那张依然折成小块的A4纸,看也没看一眼,就直接说出了纸上自己写的中文数字,她惊讶地和同伴对视一眼后,第一时间就是抬头看她刚刚写字的那边的天花板上,想确定下有没有监控……

    唬住了就行,向坤微微一笑,对两人说道:“万物皆数,这就是计算的奥妙了,那纸上的每一道折痕,都是有妙处的,具体要说到原理,非常复杂。我朋友是斯坦福的高材生,他这几年做了很多相关的研究……”

    向坤说着对自成又使了个眼色:该你上了,我这僚机油箱都快耗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