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二百〇八章 趁夜入山

    以前的向坤和人聊天的时候,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想的是自己要说什么,要做什么,这句话应该怎么回应,接下来应该说什么比较好,但对于不熟的人,他总是会有一种说什么都会显得尴尬的担心。

    而现在,因为感官和信息收集、处理能力的大幅增强,向坤对于与陌生人交流这件事,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认知和处理模式。

    他很容易知道别人想说什么、想听什么,所以也很容易根据这些信息,去进一步获得他想要知道的内容。

    比如现在,在知道旁边的大妈从小生活的村子的位置后,向坤就开始刻意地引导她,希望能从她这里多听到一些相关的信息。

    很多事情,流传到网络或其他媒体上以后,都多少会经过一些加工,和原本的情况会有更大的出入。

    虽然本地人听到的“传说”、“传闻”什么的,多数也会背离事实,但相对而言,可以得到的信息会准确一些。

    说到传说什么的,大妈也是来了兴致,本来跟空姐要了毯子想要睡一会的,现在却是谈性大发,滔滔不绝起来。

    广义上的秦岭是一座巨大的山系,西至东长约1600多公里,南北宽约100-200公里,被称为中华脊梁、中华龙脉、父亲山,区域内有大量稀有珍贵的野生动物,有大片未被开发、少有人踏足的无人区。

    这样一片大山,自然少不了各种传说和神秘事件,从古墓传说,到精怪妖邪,到神仙修士,到野人怪物,甚至UFO、天外来客等,所以一直都少不了探险、探秘的人。

    大妈小时候自然也没有少听到类似的传说,主要也是集中在古墓、精怪和各种野兽上。

    向坤又以那薛主播录制的野猪视频做引导,让大妈往“吸血怪物”的方向去想。

    不过大妈表示,她并没听到过类似的传说,没听说过那边有类似的怪物触摸,她的看法和网上大部分人的看法一致那只野猪估计是薛主播他们三人自己杀的,故意营造一种有怪物存在的假象,吸引网友的注意。

    但大妈话也没说死,她表示那些深山老林,发生什么样的怪事都不会让人意外,所以一般人还是不要往里去。

    又聊了一会,敏锐地察觉到大妈的疲态后,向坤就结束了话题,让大妈能够休息一下,补下眠。

    大妈说的信息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毕竟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住到县里了,而即便她小时候所住的那个山村,距离薛主播他们出事的区域也还有很远的距离。前几年更是直接迁走了,退耕还林。

    她所知道的事情,也都是村里的老人和家中长辈告诉她的。

    而且,没有有用的信息本身也可以说是一种信息。

    这趟航班很顺利、很平稳,一路平安地降落,没遇到什么气流,没有发生大妈担心遇到的电影里那种情况。

    抵达后,邻座的大妈还很热情地要让来接她的亲戚带着向坤一块走,把他送到酒店,不过被他委婉地拒绝了。

    向坤并没有打算在这座城市过夜,趁着时间还不太晚,直接搭了大巴车往几十公里外的一座县级市而去,抵达后又叫了揽活的私家车前往某小镇,那里也是那薛主播生前逗留、休整、上传视频的地方。

    凌晨抵达那小镇后,向坤本来是打算直接连夜进山,但想了一会后,他还是先往镇上唯一的酒店走去。

    虽然现在距离薛主播一行三人尸体被发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正常来讲,就算有官方或媒体平台留下调查的人,应该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而如果还有人留下的话,他们不像向坤,可以不需补给、不分昼夜地在山中活动,大概率和薛主播一行人一样,需要在这小镇上逗留。

    到了那酒店外,向坤就放慢了速度,走进酒店大堂去上厕所,然后开始收集各种感官信息。

    从酒店住客的情况来看,入住的人不多,也没听到有谈起这起薛主播事件的声音。

    向坤没有再浪费时间,从洗手间出来后就走出酒店,准备离开,直接进山,但没走出几步,却是又放缓了速度,因为他听到了两个在他后面从酒店里走出的男人的对话。

    “真的要连夜开车回去?他妈的明天早上再走也不行么?”其中一人有些抱怨地说道。

    “公司给订的机票是上午八点半,不就是逼咱们连夜开车回去么,不然的话你赶得上?”另一人同样没好气道。

    “卧槽啊,我们自己买票不行么?”

    “行啊,你打电话去说,如果他们同意咱们改时间的话,机票我来买,你那张我给你出钱。”

    “妈的,他们就是整人。到这里来弄这个事,就他妈没意义,弄他妈一堆泥,一堆土,能查出个什么蛋来?还有那只死猪,费了咱们多大力气才弄出来,都烂成那鸟样了,还能查出什么东西来?他们以为他们是CSI呢……”

    “别瞎BB了,别忘了你签过保密的。”

    “怕什么,又没人听到,你说公司要咱们弄这些有什么用?”

    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在他们前面离开酒店的向坤,早就已经到了街对面,这距离就是他们大喊一声他都未必能听到。

    “你自己问去呗。”另一人显然对同伴的抱怨有些不耐烦。

    两人说着,已经上了一辆白色的普拉多,驾车离开了酒店的停车场。

    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向坤立刻就意识到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有很大可能和自己是一样的。只不过自己目标明确,也知道为什么而来,要找的是什么,而他们很可能是在为人办事,是受指使的“工作人员”。

    看到那辆车从酒店停车场开出来,向坤的脑子里闪过了多个方案。

    直接假意从路边冲出去“碰瓷”,然后引来警察,弄清楚他们的身份?不妥,不说有可能要去医院检查,单就暴露在这两人面前,就会有很多隐患,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来路,这样做太危险了。

    想办法把手里的一粒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球珠弹到车上,然后跟踪他们去的地方?同样不妥,先不提这个距离弹过去很难让球珠“留”在车上一路不掉下来,单就从他们两人的对话来看,他们明天早上就要坐飞机离开了,他就是连夜追踪过去,意义估计也不大。

    保险起见,向坤还是选择什么也不做,只是将那辆普拉多的车牌号给记了下来。

    向坤回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酒店,或许可以想办法潜入酒店里,进入他们的登记系统里,看看那两个刚刚离开的是以什么身份、单位登记的。

    不过想了几个方案,虽然都可以让自己弄到那些信息,但都不可避免地会留下“痕迹”,会让人知道他,记住他的脸,一旦后续对方察觉到什么,很可能会反向调查,从这里知道他的存在。

    现在自己还在暗处,暂时还是不要贸然现出影子,毕竟在这个信息时代,抓到了影子,真身很容易就会暴露。

    每到这种时候,他就特别郁闷自己为什么没有从郭天向那里得到那直接用语言“催眠”的能力。

    向坤决定这件事暂时先放到一边,他先进山,确定一下是不是有变异生物存在再说。

    于是背着巨大弓箱的向坤直接沿着公路向山中进发,在感觉到有车来之前,都会先到路边避开,以免被人发现。

    一般正常人是不会在这个时间单人入山的,更何况向坤连车都没搭,直接从镇上就开始步行出发。要知道,那个薛主播他们进山的地方,都还要再驱车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但向坤有他自己的考虑,他先在地图上研究过这地方的地形,知道怎么抄近路。那些对其他人而言无法逾越的障碍,对向坤而言却并不是太大的困难。

    离开小镇,沿着山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后,向坤插上了一条山间小路,走了一段距离后,将沉重的弓箱放下,在夜色中,把那把唐宝娜送的复合弓取出组装好,把箭头也装上,将复合弓和箭袋都背在身上。

    向坤把弓箱藏在了一个坑洞中,并且留下了一个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球珠,不仅可以帮他回来的时候找回弓箱,本身也可以作为一个定位的坐标。

    以这球珠作为参照,可以方便他之后进入深山时定位方向。

    后面的路他步行丈量,对距离和地形的了解都非常详细,那“超感联系”的球珠在感应的时候,可以在大脑里建立很清楚的线路“地图”。

    后面如果有必要,他还会再扔几个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物品,方便他进行更详细的定位和地图构建。

    深夜入山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光线,视线受影响,但对向坤来说,有从巨型猫头鹰那里得来的夜视模式,夜晚山中的微弱光线已经足够,一路什么情况,都看得清清楚楚。

    另一个问题是山中复杂的地形,一不小心就可能把小命都摔没了,更何况向坤为了抄近路,专找那些没人走、陡峭、险恶、草密枝茂的方向。

    一般的人走这样的路,就算是经验丰富、准备充分,峭壁也要慢慢攀爬,密林也要慢慢开路,要有装备,有工具,有补给,速度搞不好还比绕路更慢,而且一不小心还容易受伤。

    向坤在前几天就找了地方练习和训练过,靠着超强的指力、核心力量、反应速度,还有近乎源源不绝的耐力,进行短距离的攀岩,非常的得心应手。

    不过因为体重超越常人,也容易崩掉小岩点,但他在攀登过程中,每一次动作都会在脑中做出各种可能的预案,做好了各种准备,然后靠力量和反应控制住身体,有很高的容错度。

    当然,向坤不是专业的攀岩高手,不会特意去选那些大片的岩壁来“挑战”,即便是抄近路,也会选择更容易的路线,没那么多高难度的岩壁。

    而在密林中,他也不需要开路,用他一贯冲山的方式,直接肉身开路,如野猪般强行碾过,一路狂奔,任那些树枝荆棘刮得伤痕累累,毫不在意,反正他恢复速度快,伤口用不了十分钟就能复原,就当是长时间、低强度的冲山训练就是。

    有些时候,如有必要,他也可以直接从高处跃下,靠树枝进行缓冲,节省时间。

    凌晨五点多,向坤站在一座矮峰之上,开启红外成像视觉模式,观察远处林中各种生物活动的情况。

    他相信,如果真有变异生物,他有从郭天向那得来的红外成像模式,辅以嗅觉,一定可以在对方发现自己前,先发现对方。

    入山后不久,向坤就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这本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不过在高处分辨几个参照景物,然后依靠自己留在路上的几个“超感联系”物品,推算距离和自己所处的方位,在纸质地图上也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而在过来之前,向坤就已经通过网上的各种信息,推测出薛主播之前进入的无人区大概的区域。

    按照向坤本来的推测,他应该是在第二天入夜之前,抵达那片区域附近。

    但事实上,在第二天中午,向坤就已经确定自己这一趟没有白跑

    他又闻到了那种非常特殊的气味。

    这种气味很微弱,和巨型猫头鹰、郭天向的气味其实也完全不同,但向坤知道,就是那种会让他潜意识在意的感觉,就是变异生物气味的标志性特点。

    向坤大脑飞速运转,注意力高度集中,视觉、听觉、嗅觉都提升到极限,不断地收集着信息,寻找那变异生物的痕迹。

    复合弓也已经拿到了手里,弓箭搭上,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然而向坤发现,那气味来自于四面八方,有的在树上,有的在地面,毫无规律可言,找不到具体的指向性。

    红外成像模式下,周围有很多小动物,也可以闻到一些大型猛兽留下的气味、足迹,但没有找到那变异生物存在的具体痕迹,连那气味都好像凭空而来般。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向坤愈加地警惕和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