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三百二十六章 好吃吗?

    “小苹果”李俊和“小胖妞”刘诗铃,都是向坤“超感物品体系”中的“用户”和“开发者”。

    都很早就和他的“超联物”或是“情注物”产生了特殊的关联,并且按着她们不同的认知,建立了各自特殊的认知体系,成功找到了通过各种超感物品,应用向坤能力的方式。

    但从根本上,她们俩不论建立的认知体系,还是和超感物品产生联系的方式,调用向坤能力的途径,都很不一样。

    这也和她们两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主观认知有关。

    刘诗铃虽然年龄上比小苹果要小十几岁,但她对自己所认为的魔法体系深信不疑,而且非常深度地代入其中。在能力的“开发”上,也非常地主动和激进,很有想法,很有“创造性”,也很有“主见”。

    小苹果相对而言,即便在向坤的引导下,通过“寄物感知”,和小黄人木雕、硬币等超感物品产生了特殊联系,甚至自己通过这种联系,感知到了包括“八臂八眼木雕”在内的其他“情绪注入物品”,对于那未知的能力和世界,也依然是抱着敬畏、保守的态度在探索。

    但说到底,小苹果也依然只是个十七岁、经常听各种小说的女孩,虽然出生就失明,但想象力却一点也不差甚至在某些思维方式、超现实世界的理解上,比正常人还更有优势。

    所以在发现了那她所认为的、可能来自其他维度空间的怪物后,她就像一只遭遇了从未见过生物的猫咪一样,不停地尝试伸出爪子试探,又飞速收回。

    今天晚上小苹果之所以突然这么激进地“开发”和使用能力,这么直接地“释放”那在她看来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多臂怪物”,一方面是救人心切,不想那个受害者女孩遭受欺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现在可以通过部分感官能力联系“金闪闪”,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已经有了伙伴。

    对于小苹果的心理,向坤还是基本能够把握的。

    对周围熟悉的人建立的认知模型,除了老夏这个特例外,基本上还是能够帮他进行比较准确的行为和心理推测、判断。

    所以在听到小苹果有些忐忑、担忧,甚至是自责的话后,向坤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引导、劝慰。

    “小苹果,你所感知到的那个‘多臂怪物’,我大概已经知道它是从哪来的了。它的存在根源,是恐惧的情绪。是其他人对自身变化方向的恐惧感在给它提供了降临的依托,所以只要它一出现,投注在谁的身上,就可以让谁感觉到恐惧、看到它那恐惧化身的幻影。

    “你今天的选择是对的,不要让自己去承接它,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受它影响,而是直接把它当成个‘工具’来用。记住,它不是真正的生命体,它也不是你的力量源泉,它就是一个‘工具’。

    “就像你说的,你是棋手,它是棋子,你千万不要自己下到棋盘去。

    “你和‘金闪闪’建立的感官联系很好,你可以把它当成你的耳朵、你的鼻子,甚至某些时候,可以尝试看看,能不能把它也变成你的‘眼睛’。

    “不论是遇到事情,还是单纯地想要做些尝试,你都可以更多地通过‘金闪闪’来完成,以此规避风险。毕竟‘金闪闪’看起来只是一只金丝雀,不容易引人注意,又可以飞,来去自如。

    “你要知道,‘金闪闪’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鸟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多尝试看看,能不能不用自己亲自引导,直接让‘金闪闪’拥有传递‘八臂怪物’、‘小黄人’影响的能力。

    “这样的话,再遇到之前湖边那种情况,你可以离得远远的,根本不用现身,让‘金闪闪’过去就行。

    “记住,不论什么时候,你自己的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向坤尽可能地在遵循着小苹果的思维模式、建立的认知体系前提下,把一部分“真相”透露给她,以帮助她更好地理解整个“超感体系”,规避可能存在的危险。

    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再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了,就算他不说,小苹果肯定也已经意识到什么。

    其实对于自己制作的众多“情绪注入物品”来说,向坤最不愿意让认识的人接触的,就是第一件“情注物”八臂八眼木雕。

    因为这件物品是由他的恐惧情绪所灌注,带来的负面影响效果太强。

    但不得不说,“八臂八眼木雕”又是他所有的“情注物”中,最有“攻击效果”的。

    而小苹果却是通过“小黄人木雕”融入向坤的“超感物品网络”中,意外地感知到了“八臂八眼木雕”的存在,并且借此建立了某种联系,能够自如地“调用”它,还由此开发出了将“八臂八眼木雕”所有情绪投影封装、打包成一个整体的能力。

    好在她是通过“小黄人木雕”来进行调用,这之间隔了一层,自身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向坤现在是希望,小苹果能干脆不要自己来引导“八臂八眼木雕”降临,直接把这一能力全部由“金闪闪”代劳,她完全地抽离出来,居高临下,做一个真正的“棋手”,控制棋子,却不被棋局影响,当个不被人发现的“幕后黑手”,以保证自身安全。

    至于怎么让“金闪闪”拥有那些能力,就靠小苹果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了,哦,“金闪闪”自己也需要努力。

    向坤说话的时候,小苹果都很认真地听着。

    向坤所表达的意思,她也都能够明白,并且一边听,一边就在思考着。

    在向坤说完后,小苹果想了一会,忽然说道:“向叔叔,你是不是一直都有超能力?你是不是……一直在帮我掌握超能力?”

    对她这个说法,向坤倒也不意外,顺着她想法说道:“你这么理解,其实也不算错吧,我确实有那么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能力。不过你能够掌握现在的能力,能够利用和控制那个‘多臂怪物’,能够让‘金闪闪’也变得这么与众不同,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你自己。其实你在掌握那些能力的过程中,我也受益良多。”

    听到这话后,小苹果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双眼虽无法视物却依然璀璨如宝石:“果然是这样!向叔叔,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你赤着脚在山路上拦车,我们停车载了你一段。当时我爸爸、我小叔,就都觉得你不是普通人了!”

    向坤笑道:“李教授和李警官都是很有洞察力的人啊!不过小苹果啊,咱们所拥有的‘能力’,暂时还是不要告诉李教授、李警官他们,暂时作为我们的秘密,好吗?”

    “好。”小苹果没有丝毫犹豫地点头道。

    过了一会,小苹果又小声问道:“向叔叔,我要不要……改口叫你师傅?或是老师?”

    向坤笑起来:“不用,我说过,你所掌握的能力,更多的是靠你自己的探索,我只是领你进门的人,我们是一起探索这片未知领域的同伴。”

    看到小苹果咬着嘴唇,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向坤问道:“有什么疑问,你就直接问吧,不用担心。能告诉你的,我就会告诉你。”

    “向叔叔,你说你知道那个怪物是从哪来的。那它所在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有办法去那个世界……看一看吗?”小苹果声音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地问道。

    它所在的“世界”,是我家的柜子啊。向坤心里有些无奈地感叹。

    向坤了解小苹果的思维方式,也知道她的经历、背景,知道她的心结,知道她问这个问题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他叹了口气,说道:“小苹果,我知道你想在那个‘世界’看到什么,但我很遗憾地告诉你,那些‘怪物’所存在的世界,和你想象的并不一样,你就算到了那里,也看不到你想找的人。”

    “对不起。”小苹果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她肩膀上的“金闪闪”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也跟着低下了头,轻声鸣叫了一声,似在安慰。

    向坤说道:“你不需要说对不起,你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小苹果,你是个好孩子。你今天做的事情,你妈妈如果知道了,也会为你骄傲的。她不在那个‘世界’是好事,因为那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论她还存不存在,存在于什么地方,你都要知道,你自己过得越好,她就越开心。”

    向坤知道,小苹果虽然出生没多久,母亲就过世了,她对母亲其实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母亲对她而言,依然是个心结。这一点她其实从来没有对人提起过,对父亲、对小叔,又或是对向坤都没有提过,但向坤却很清楚地知道。

    结束了和小苹果的视频连线,向坤回头看向一直站在他身后,但并没有出声的夏离冰,说道:“因为从小就看不见,所以小苹果的感官体系和普通人有非常大的区别,她的梦境也非常特别。如果不是感知、体验过她的梦境,我应该也没有办法找到进入‘超感状态’的方法,对第六感官的体验和理解,会差很多。”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对小苹果的梦境感知,是向坤做出“爱丽丝”的关键。

    夏离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确实与众不同,能跟我说说,她是怎么使用那些能力的吗?”

    于是向坤便仔细地解释了一番小苹果调用能力、制造幻觉,以及和“金闪闪”建立感知联系的方法,说完后,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十二点了,不由问道:“你还睡不着吗?”

    “我试试。”

    夏离冰回到卧室,脱掉外套后,重新躺上床。

    她将向坤送的筷子放在枕头边上,然后把九枚硬币、一颗球珠放在肚子上,两手从被子里伸出,拢在一起,盖在那些硬币、球珠上面。

    这睡觉的样子,也得亏是只有向坤这个知情人旁观到,换个其他人,估计要惊诧莫名了。

    这一次,夏离冰仅用了七分钟就睡着,而向坤也随后对筷子进行感应,引发了梦境。

    梦中第一眼的景象,和上一次几乎没什么区别,依然还是在老夏租的屋子客厅的餐桌上,依然还是老夏在大快朵颐。

    看起来,在向坤“坦白”了自身异状,并且道明了梦境产生的原因后,夏离冰的潜意识里,已经把那筷子所带来的、和进食相关的梦境,锚定在向坤所做的饭上面了。

    而那双筷子的情绪投影“小胖妞”,自然也还是在桌前陪吃。

    这次老夏在梦中“清醒”的速度更快了,她很快就停了下了吃饭的动作,然后在梦中的身前出现了漂浮着的九枚硬币和一颗钨钢球珠。

    接下来,夏离冰便按照之前和向坤商量好的计划,开始用这总共十件“超联物”投影,构建一些物品。

    最先构建的,依然是拿破仑蛋糕,但这一次,同时出现了两块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蛋糕。

    她先拿起左边的一块尝了一下,接着右拿起右边的一块咬了一口,然后仔细品味。

    虽然这两块蛋糕看起来一样,但向坤很清楚,其中一块是由十件“超联物”投影所构建,而另一块则是老夏在梦境中单纯依靠自己对梦境的控制力俱现。

    这是老夏在判断:超联物投影俱现、构建的物品,和单纯梦种想象俱现出来的,有什么差别?

    差别自然是很大,还不用尝,通过老夏第一视角来感知着梦境一切的向坤,就能判断出哪个是超联物俱现,哪个是单纯想象。

    即便是在梦境中,前者也能带来远比后者更强烈的“真实感”体验。

    在吃那块超联物所俱现的蛋糕时,夏离冰吃得很慢,很小口,和她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显然在仔细地体会着这块蛋糕的滋味。

    吃完之后,她又开始俱现各种各样的东西。

    但很多之前她和向坤商量好的东西,都没办法俱现出来,哪怕是在梦境之中,她可以随心所欲想象出来的东西,通过那十件超联物,却没办法俱现。

    她能俱现的,基本都是各种各样的食物,什么鸡腿、鸡翅、兔肉、龙虾等等。

    非食物的俱现,似乎只有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小老夏”。

    这个时候,已经转换到了其他视角的向坤,忽然想做一个尝试。

    他感应了一下另外一件“情绪注入物品”。

    以前在感知别人的梦境时,是无法感应其他“情注物”的,因为他是直接体验着梦境主人的感官,要保持着对引发梦境的“情注物”的感应。

    但现在,在老夏“清醒”,并且引入了超联物投影的情况下,这个梦境依托存在的基础,变成了超联物投影,他可以“腾出手”,可以有感应其他关联物品的条件了,就像他现在能够感应那些超联物一样。

    就在向坤感应了另一件“情绪注入物品”物品后,整个梦境开始发生变化,周围的场景快速更迭,从老夏租住屋子的客厅,变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

    不过那桌子、桌上的餐具,以及客厅里的其他家具、摆设、电器,都依然存在,似乎是把这客厅内部空间给瞬移到了山上一般。

    老夏也开始把注意力放到周围,观察着那些变化,她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些变化是向坤“搞的鬼”,而之前向坤有说过,在无法进入“类超感状态”的他人梦境中,他是无法编辑梦境的。

    所以,现在这一切,肯定是向坤用某个特殊的方法来达成。

    忽然,旁边响起一个怯怯的、好奇的、又带着一丝莫名骄傲的小女孩声音:“姐姐,你这个鸡翅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