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四百九十四章 怒火雷霆(中)

    刘诗铃跟着外婆去一楼一个房间里放行李,虽然这边的房间比起舅妈那里装修很简单,也比较老旧,床上也没有床垫,但相对却是宽敞了不少。

    不过看着似乎有段时间没人住了,床上堆着东西,家具上也有不少积灰。

    要是以前的话,住在这里她可能会有点担心会不会有小虫子之类,但有蛋黄派在身边,这点也不需要担心。

    跟着外婆收拾了一会后,刘诗铃便和外婆一块出去,在院子里跟姨妈一家人吃晚饭。

    姨妈一家的口味偏咸,吃得小胖妞直皱眉头,但她也不好意思说,只能是多吃饭,少吃点菜。偏偏外婆怕她吃不饱,担心她不好意思自己夹菜,还拼命地帮她夹。于是她只能是尽量快速地解决晚饭,好在这方面她还比较擅长。

    不过小胖妞不知道的是,看到她这么迅捷的吃相,姨妈和表姐的表情却是愈加不痛快了。

    吃完饭后,刘诗铃按照妈妈教的,把桌上的鱼骨头之类残渣扫到自己碗里,小心地捧着碗和筷子准备去旁边水龙头那里洗。

    外婆忙拦住她,让她把碗筷放着就好,吃完了一起洗。

    刘诗铃这才把碗放下,然后拿着自己的筷子自己去院子旁边她刚刚就观察好的水槽那仔细搓洗,洗完后用纸巾擦好,放回了自己的盒子里这是光头叔叔送她的筷子,她现在和妈妈出去外面餐馆吃东西都会带着这双筷子。

    不过看到她这番举动,姨妈说了句“城里长大的孩子就是讲究多”,姨父却是赞赏地跟外婆夸奖了几句,又顺口训斥了几句比小胖妞要年长两岁的女儿,让她也学学表妹的勤快。

    吃完晚饭后,刘诗铃就去拿了猫粮出来在门口喂蛋黄派。

    姨妈也不准猫咪进门,好在这边屋外有个很长的门廊,可以遮风挡雨什么的,外面又有院子,院子里也有那只现在看来特别憨的大黄狗,离她和外婆在一楼的房间也不远,所以小胖妞跟外婆要了一件旧的、不要的衣服在这边临时搭了个猫窝后,也没有再央求姨妈让蛋黄派进屋了。

    她隐约感觉到,姨妈和舅妈一样,似乎也不太喜欢她,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忤逆姨妈的意思,不要再给外婆添麻烦。

    刘诗铃用手一点一点喂完蛋黄派,回屋的时候发现两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孩和表姐都在她和外婆的房间里。

    这两个小孩刚刚进来经过院子的时候,她也有看到,看她们对姨父、姨妈的称呼,应该是姨父那边的亲戚。

    只是现在这两个小孩正在翻她的红色小书包,在拿她的东西,而表姐则站在旁边看着,便是她走进来,他们也没有停下。

    刘诗铃回头透过客厅的大门,看到外婆还和姨父、姨妈他们坐在院子里聊着什么,表情很严肃的样子,于是只好自己走过去,站在床边,看那两个小孩翻她的红书包,也没有出声制止。

    两个小孩一人拿了她的故事书,一人拿了水彩笔,便把书包扔回床上,跟表姐往外走。

    她那小红书包本就不大,能带的东西不多,主要都是装蛋黄派的猫粮和猫砂。

    光头叔叔送她的那张“魔法纸”也放在里面,不过那张皱巴巴的纸,倒是没被他们看上,依然还待在包里。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刘诗铃清楚地感觉到,她之前留在小书包里的“绿豆饼”、“沙琪玛”、“柠檬茶”三枚硬币,此时都在那两个小孩身上。

    “等一下。”刘诗铃喊住了他们,然后走过去拿起自己的小红书包,打开里面的一个暗格,拿出里面所有的四块巧克力她以前经常用这种办法偷带吃的进幼儿园,很显然刚刚那两个小孩还没来得及翻到这个暗格。

    “这个巧克力特别好吃,送给你们,把那三个硬币还给我好不好。”刘诗铃捧着巧克力递给他们说道。

    两个小孩看了表姐一眼,拿过了巧克力,却是打算转身就走。

    “你们不还给我,我就告诉外婆,告诉姨妈去!”刘诗铃皱着小眉毛,认真地说道。

    “嘁,小气。”两个小孩终于是把兜里的硬币拿出来,扔到了床底下,然后转身跟着表姐出了房间。

    从头到尾,表姐都没有看一眼刘诗铃,也没有说一句话。

    刘诗铃小大人式地叹了口气,一抬手便让床底三枚硬币自己蹿回到她手中。

    之前刚跟外婆过来,知道自己有个“表姐”的时候,她其实有点开心和期待,甚至想好了要怎么样让“表姐”喜欢自己,怎么跟“表姐”玩。因为她知道老仙姐姐是烤鸡翅姐姐的表姐,从小一起长大,关系特别好,所以她天然地对“表姐”这个称谓有亲近感,也想有一个那么好的“表姐”。

    但在吃了一顿午饭后,刘诗铃的这个想法就熄灭了,因为白天在舅妈家的经历,让她更快、更敏锐地察觉到姨妈和表姐对自己冷淡的态度。

    如果一开始就是来姨妈家的话,那她可能还会想办法改变姨妈、表姐的态度,但有过舅妈家的经验,她却是没有那个劲了。

    反正她也有漂亮姐姐、烤鸡翅姐姐、老仙姐姐、小苹果姐姐,有小螺丝妹妹,她并不缺姐姐妹妹!

    正当刘诗铃坐在床上收拾着小红书包,把东西重新装好的时候,外婆忽然急匆匆地走进屋说道:“诗铃,你舅妈刚刚在镇上被车撞了,现在你姨父要载我回去,你表弟没人照顾不行,你今天先待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跟你姨妈、表姐说,好不好?”

    刘诗铃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外婆和姨父出了门。

    他们离开后,姨妈跟表姐说要去别人家里打麻将,让她照顾刘诗铃。

    不过刘诗铃还是一个人待在房间中,并没有试图去跟表姐他们几个玩,一是本来对于和他们一块玩也没兴趣,二是她能察觉到表姐对她的冷淡和嫌弃,自己也不愿意去讨嫌。

    没有带IPAD,这边也没有什么适合练习语文、数学的东西,加上今天坐了好几趟车,也有些累了,刘诗铃便脱了鞋,抱着自己的小红书包,在床上侧躺下来。

    本来她打算拉过棉被来盖肚子,但一下闻到一股霉味,还是让她放弃了被子,干脆就不脱衣服,靠小书包来取暖。

    嗯,魔法师应该不会感冒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刘诗铃就打了个喷嚏。

    然后她忽然感觉到了蛋黄派的愤怒,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放下小书包,穿好鞋,跑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

    只见那两个刚刚出现在她房间的小孩,正一人拿着一根竹条,在逗蛋黄派。

    蛋黄派此时处在炸毛状态,像一只小老虎般,降低重心,露出尖牙,一副要扑击的状态。可能也正是慑于它这超出体型的凶悍模样,两个小孩都是有些忌惮的模样。

    刘诗铃赶紧跑过去,张开手站在蛋黄派前面,对那两个小孩大声说道:“不可以欺负蛋黄派,它很乖的!”

    她知道,如果是在外面,蛋黄派遇到有人要欺负它,可以很快地跑掉,一般人是追不上它的。但是在这里,蛋黄派要陪着她,所以没法跑,也不愿意轻易地挠人咬人进行反击。

    她必须得保护蛋黄派。

    “我们没要欺负它,我们只要一人拔一根胡须就行!”一个小孩说道。

    刘诗铃瞪他:“你敢拔它胡须,我就拔你头发,拔十根,不,拔一百根!”

    “你敢!”

    “你们欺负我,我外婆回来一定会打你们屁股!”看着两个拿着竹条的小孩,刘诗铃却是毫不畏惧,她知道自己是“魔法师”,但她不会用魔法对付普通人,她不会和普通人一般计较,可她也不会害怕!哼!

    说着,刘诗铃看向旁边一直不发一言的表姐,说道:“表姐,你不要让他们欺负蛋黄派了好不好?等我妈妈来接我的时候,我让她再带好吃的巧克力来,请你们吃……”

    但她话还没说完,表姐却忽然怒道:“谁是你表姐!我才不是你表姐!你妈妈是小三!你爸爸是杀人犯!我们没有你这样的亲戚!”

    刘诗铃愣了一下,被那一团话语冲击得一时有些懵。

    听到“杀人犯”三个字,本来拿着竹条围着小胖妞的两个小孩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刘诗铃下意识地大声反驳:“没有!你胡说!我爸爸不是杀人犯!”

    “我才没有胡说,我下午就听到我妈和舅妈打电话了,她说了,你爸爸杀了人,被警察抓了,很快就要枪毙!”表姐也大声说道:“我们家不要你这样的亲戚!不要你住在我们家!”

    但最后一个“家”字话音落下,她却忽然听不到自己声音了。

    不仅是她自己的声音,好像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耳朵有点涨涨的,好像鼓了空气一般,头皮和手臂上的皮肤都有点点发麻。

    一时间,整个院子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表姐和两个小孩是察觉到了异常,而刘诗铃则是陷入到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

    “杀了人”、“被警察抓”、“杀人犯”、“枪毙”这些词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认知,一方面是愤怒,一方面又是害怕,她有种要失去爸爸妈妈的恐惧感。

    只是短时间在外面住,不论是和外婆住舅妈家,还是住姨妈家,不论是逼仄的小房间,还是有发霉味被子的床,她都能够不抱怨地接受,因为她知道妈妈有事要忙,等忙完了就能接她回家,她是“魔法师”了,她应该懂事。

    但如果再也回不去了,如果没有妈妈,没有爸爸了呢?

    然后这些恐惧又化成了愤怒,落到了面前那个骂她妈妈、爸爸的表姐身上。

    她想要不顾一切地使用自己的魔法,不管三六一十八,把她毁灭,把那两个要欺负蛋黄派,偷她硬币的小孩也毁灭。

    两个肉乎乎的小拳头在身侧握紧,以“巧克力”、“冰淇淋”为首的五大硬币已经在口袋里被完全激发。

    但同时她心里又响起了光头叔叔的话:合格的“魔法师”要能控制自己的魔力,“魔法”不能轻易使用,只能用在怪物和坏人身上。

    另一个声音却小声说道:她骂你妈妈,骂你爸爸,说你爸爸是杀人犯,她就是坏人!

    又是光头叔叔的声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可以保护自己,但你要分清楚,什么时候是能够找老师解决,什么时候是能够找妈妈解决,什么时候是能够找警察叔叔解决,魔法是最后一步,记住我们要保密。

    刘诗铃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陷入恐惧、愤怒情绪中后,在身上五枚“超联物”受到完全激发后,整个青山村的电力都被中断,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不仅如此,连手机信号都完全被屏蔽。

    她面前的表姐和两个小孩,都被突然熄灭的灯光、来袭的黑暗吓了一跳。

    紧接着他们就发现,月光之下,刚刚还鼓着腮帮跟她们认真讲道理的小胖妞,这时却是握着拳头低着头,一言不发,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似要往外蹿,让人心里发毛。

    忽然,他们看到刘诗铃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十分漂亮、穿着华丽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透着冷意的双眼盯着他们,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

    表姐手腕上的电子表忽然冒起了烟,她惨叫一声赶紧解开表带扔开,而那两个小孩早已哭喊着跑出了院子。

    表姐的叫声将刘诗铃从心理斗争中拉扯出来,她只看到表姐一边哭着一边往院子外跑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感觉到肩膀被轻轻拍了拍,刘诗铃一回头,却是看到了爱丽丝。

    “小铃铛,不要害怕,小螺丝永远保护你。”

    爱丽丝的声音听起来和通过IPAD之类电子设备,以及梦中听到的声音都不太一样,好像夹杂着很多电流声,也断断续续的,就像信号不好的收音机,而且这句话一说完,她的身影就瞬间消散。

    但这一瞬间,刘诗铃那慌张又惊恐、愤怒又委屈的心,一下就被安抚下来不少。

    刘诗铃也注意到了周围全部陷入黑暗,整个村子都处在停电状态,她知道这是自己造成的,而且影响力依旧在持续,并未停止,甚至越来越强,因为她的愤怒、慌张和恐惧也并没有完全平息。

    刘诗铃咬了咬下唇,回身走回房间,背起小红书包,然后走出门,对旁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仰着猫脸一动不动的蛋黄派说道:“蛋黄派,我们去找妈妈。”

    而后,一人一猫走出院子,在黑暗之中沿着村道向山下走去。

    漆黑的院子里,大黄狗瞪着圆圆的眼睛,左右上下看了一圈,却是依旧一动不敢动,紧紧贴着墙蹲着。

    原本星汉灿烂的晴朗夜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布满了乌云。

    山林间,也似刮起了无源之风,到处都是呜呜之声,温度陡然下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