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四百九十五章 怒火雷霆(下)

    刘诗铃带着蛋黄派从青山村出来,沿着山路,一路往山下而去。

    天空中阴云翻滚,不断汇聚,遮挡住了大部分星光月光,不过小胖妞现在情绪上头,也顾不得怕黑,两手抓着背包带,迈开大步,跟着前方带路的蛋黄派走着。

    她并不需要看清路,也不需要看清蛋黄派,她可以隐约地感觉到和蛋黄派之间仿佛有一条线牵着,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它的方位和情绪,紧紧跟随。

    周围山林里到处都是呜呜风声,而且风吹的方向非常的怪异,就像是从底下汇聚到某一处再往上升。

    不过行走的小胖妞周围,却没有大风,仿佛一个隔绝了周围影响的领域一般。

    刘诗铃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有下山去找妈妈,然后问清爸爸的情况,待在妈妈身边,她一定乖乖的,不会给妈妈添麻烦。

    从小到大,爸爸因为要到处出差,在家里待的时间都不长,但小胖妞其实还是很喜欢爸爸的,因为爸爸对她很好,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她带玩具、带好吃的,在家里的时候,也不会凶她、不会不让她吃冰淇淋、吃零食,每次带她出去都会去游乐场或者去吃好吃的。

    但在去年九月份那件事发生后,她却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而且从那之后,她和妈妈搬到星城市,爸爸回来的次数更少,每次待的时间更短了。

    小胖妞的心里有个模模糊糊的认知,觉得是爸爸不好,爸爸做了坏事,害得妈妈被人欺负,害得妈妈被人骂,害得她们得搬家。

    所以后来某一天,看到爸爸和妈妈在阳台吵架时,她就下意识地判断是爸爸不对,跑出去护住妈妈不过那天反而被妈妈凶了,然后她就委屈地“离家出走”虽然只出走到了小区门口。

    她从来没有直接问过爸爸和妈妈这些问题,从来没有试图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害怕。

    她心里有些埋怨爸爸,甚至在到星城后有些疏远爸爸,但她很清楚,爸爸就是爸爸。就算暂时做错了事,和妈妈吵架了,终归以后也会回来,她是有爸爸的。

    可如果……爸爸被枪毙了,爸爸没有了,那她和妈妈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点,她鼻子就有点酸,又委屈,又愤怒,又害怕。

    一会觉得是表姐胡说八道骗她的,一会又觉得妈妈会不会把她交给外婆后就再也不来接她了,一会又担心外婆是不是也要把她扔在山上不管,然后姨妈也不要她,把她赶出来,那她是不是就变成没人要的小孩了?

    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了爱丽丝的话,想到了光头叔叔,烤鸡翅姐姐,漂亮姐姐,老仙姐姐,小苹果姐姐,他们肯定不会嫌弃她,肯定会帮她找妈妈,肯定会收留她。

    所以她即便现在也没想好下山后做什么,是先联系外婆还是怎么样,反正就只有一股子劲,要找妈妈。

    她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你是“魔法师”,爱丽丝一直在身边保护你,蛋黄派会跟着你,还可以找光头叔叔,光头叔叔那么厉害,肯定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然后她就又有了些底气,觉得自己不是蒲公英一样被风吹着到处跑,而是像被光头叔叔拉着线的大气球,只要回头喊一声,光头叔叔就会拉着线把她拉回地面去。

    正当刘诗铃一边下山,一边自我打气的时候,前方有突突突发动机的声音响起,然后一道灯光沿着山道从下往上而来。

    在蛋黄派的带领下,刘诗铃停下脚步,靠到路边,等着下面的车先过去。

    不过那辆三轮摩托车上传出“咦”的一声,却是在她身边停了下来,一个有些沙哑的男音问道:“你是谁家的娃儿,怎么在这里?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是青山村的不?”

    “我不是青山村的,外婆带我来找姨妈,我现在要去镇上找外婆。”刘诗铃被那三轮车的前大灯晃得眯起了眼,一时看不清问话的人长什么样,只能是抬着手遮着眼,下意识地回答道。

    “哦?你是自己跑出来的吗,大人知道你出来了吗,你外婆叫什么,伯伯载你去找她吧。”沙哑的男声语气温和地说道。

    刘诗铃看了眼回到她脚边的蛋黄派,犹豫了一下,对那人说道:“伯伯能借手机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吗?”

    “噢,伯伯没有带手机,伯伯载你去找妈妈吧。”那人说道。

    “谢谢伯伯,不用啦,我自己下山就行。”刘诗铃说罢,在蛋黄派的带领下,继续快步下山,小步子迈得更快了。

    她可以感觉到那个“伯伯”的口袋里有手机,但是却骗她说没有,而且她感觉到蛋黄派对这个“伯伯”有很强的敌意和戒备,这种敌意和戒备甚至比对刚刚那两个要拔它胡须的小孩还要强。

    所以刘诗铃的第一反应,就是先溜再说。

    没想到那人却是把三轮摩托掉了个头,又突突突追了过来,一下把摩托横在了小胖妞前面,然后对她笑道:“娃儿,伯伯可不能让你一个人下山,这里离镇上还好远呐,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这山里听说有老虎呀,熊呀,还有些妖怪,专吃小孩子!”

    那人说着,从三轮摩托上下来,往刘诗铃走去。

    蛋黄派一下扑了出去,拦在那人面前,露出尖齿哈气,全身毛发也根根炸起,凶相十足。

    那人愣了一下,明知道这是跟在小胖妞身边的猫咪,依然猛地抬腿把蛋黄派踢了出去,咒骂道:“去你妈的!狗畜牲找死!”

    语气凶狠,再没有一点刚刚跟小胖妞说话时的温和。

    “蛋黄派!”刘诗铃吓了一跳,好在看到蛋黄派被踢飞后,在空中翻滚了一圈,又稳稳落到山路上,然后继续保持战斗姿态,看起来并没受什么伤。

    “娃儿,跟伯伯走,伯伯载你去找妈妈!”虽然说的是要帮助小胖妞的话,但说这话时,借着那三轮摩托的灯光,刘诗铃却隐约看清了那人有些狰狞的表情和可怕的眼神。

    蛋黄派一声凶狠的嘶吼后,再度扑跳了上来,而且展现了十分惊人的弹跳力,直接一跃而起,在那看起来四五十岁模样的中年人脸上用爪子划了一道

    中年人显然也没料到那只猫的速度那么快、弹跳力那么好,被袭了个措手不及。

    刘诗铃接收到了蛋黄派给她的信号,下意识扭头往山上跑,但没跑几步就反应过来,停下转身,小眉毛紧皱,睁大眼睛,盯着那返身在三轮摩托车上拿了个扳手,咒骂着要对付蛋黄派的中年人,大声喊道:“你是坏人!”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挥着扳手把蛋黄派赶开,笑着向她走来:“我是好人,肯定是大好人!”

    刘诗铃压制住转身就跑的恐惧,把卫衣的帽子翻起来戴上,然后双手一拉两边的帽绳,却是下意识“哎呀”一声,拉太用力,兜帽前沿把眼睛都盖住了,赶紧松手把帽子往上推,露出眼睛。

    拿着扳手的中年人自然没把这么个小小胖胖的女孩当回事,但没走两步,借着身后那辆摩托车没有关掉的大灯,却隐约看到把卫衣兜帽戴上的小女孩周围,好像浮着几个什么东西。

    而且走近小女孩后,他忽然感到皮肤、头皮都有点发麻,汗毛好像都竖了起来,连头发都仿佛受到了感应,有一种莫名的蓬松感,似乎也要往上飘。

    小女孩忽然对着他大喊:“巧克力!冰淇淋!沙琪玛!绿豆饼!柠檬茶!他是坏人!”

    虽然小女孩喊出的内容似乎十分幼稚可笑,但那中年人却是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心底有股凉气冒起,因为他看清了小女孩身边漂浮的是一些有点像硬币的金属物,总共有五件,环绕着小女孩,极其诡异。

    而且离小女孩越近,他越有一种好像要被电击的感觉。

    轰隆一声雷鸣。

    中年人下意识抬头,浓云翻滚的空中,电光如网络般扩散出去,他的头发也根根竖起,好像空中有无数的无形细线在拉扯。

    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刚刚还拼了命发疯一样和他缠斗的那只橘色肥猫,此时却是蹲坐在路对面,一副乖巧的模样,远远看着这边。

    “他是坏人!”小胖妞又是一声大喊。

    中年人握着扳手的右手忽然一阵刺痛,下意识把扳手扔了出去,他身后摩托车的大灯也一下变暗了下来。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就在中年人惊愕万分,放弃临时升起的恶念,想要回车上离开的时候,一片亮光闪起,又一声惊天雷鸣在不远处炸响。

    这一声距离极近,似乎就在旁边一般,雷声又响又脆,中年人被吓得甚至下意识抱头往地下一蹲。

    几乎和那炸响声同时,一道闪电直接由空中落下,轰在了他们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土坡上,直接炸出了一个大坑。

    中年人甚至看到有蚯蚓一般的电弧在那闪电劈出的大坑中爬起,然后扭动着往四处消散,这种景象,实在太过诡异,太过震撼,他从来就没见过。

    事实上,就是“始作俑者”小胖妞刚刚都被吓了一跳,缩着脖子捂着耳朵,跳到了旁边,瞪大眼睛看了看那大坑,又看了看那个中年人。

    这时候再看到那个戴着兜帽、胖胖萌萌的小女孩,中年人可再没有觉得可爱,而是觉得可怕。

    忽然,耳畔传来音乐声:“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愣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是兜里的手机在响,但他的手机铃声并不是这个啊?

    他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发现手机自动接通了,然后直接进入免提扬声器状态,一个女声响起:“小铃铛,转身,蹲下,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刘诗铃愣了一下,认出那声音是爱丽丝发出的,然后她感觉到了什么,看向旁边山路中间,一个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站在那看着她笑,正是爱丽丝!

    刘诗铃心里一下踏实了,也冲着爱丽丝甜甜一笑,然后依言转身蹲下,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不仅是刘诗铃,那中年人在惊异完手机内发出的陌生女声后,也同样看到了路中间的白裙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比小胖妞更漂亮、更精致,如瓷娃娃般,但他的心只感到惊恐和害怕,手脚冰凉。

    他想要回身离开,却忽然发现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他连站都站不稳,跌倒在地。

    然后他看到,那白裙女孩消失了,而她原本所站的位置,山路中间的水泥路面,开始快速龟裂,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在从地底升起。

    头顶频频出现的网状闪电将浓云照亮,整个天空在电光中竟是一片血色,而那血色浓云滚滚往下,似乎即将要压到地面。

    地底的巨大物体终于突破地面,冲了出来,那是一个巨大的脑袋,脑袋上深色的皮肤各种纹路和沟壑,如岩浆又如血水的液体在沟壑上流淌,冒着黑烟。

    脑袋上有好几个眼睛,每个眼睛的瞳孔都是一堆骷髅堆叠在一起,红色的液体沿着眼角滑落,和脸上沟壑上的液体一起往下滴,溅落地面后,却化成了无数细小的红色虫子,往中年人的身上爬。

    中年人惊恐惨叫着往后爬,却发现自己的三轮摩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再看向那小胖妞的位置,只剩一团耀得他无法直视的亮光,一看过去就两眼刺痛,直流眼泪。

    他只能拼命地爬,拼命地远离那个依旧在从地里往外钻的巨大怪物,但那巨大怪物的嘴巴已经从地里升起,张开后腥臭无比似有无数惨叫声传出的大嘴中,一条长舌伸出,卷住了中年人。

    ……

    依着爱丽丝的话转身蹲下,闭眼捂耳后,刘诗铃只能隐隐听到呜呜的风声在周围响起,但她身边又没有风刮过。

    她并不担心那个中年人会趁机攻击她,因为她相信爱丽丝,爱丽丝既然那么说,那就肯定能保护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诗铃感觉到有什么在蹭她的脚,终于睁开眼看去,发现是蛋黄派,正在旁边仰着小脸看她。

    于是刘诗铃起身回头,发现除了那辆还亮着大灯的三轮摩托外,中年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刘诗铃长吐了口气,这才放下了捂着耳朵的手,对脚边的猫咪说道:“蛋黄派,我们走吧!”

    她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好像书包里的砖块被卸下了一般,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甚至忍不住轻哼起歌来:“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蛋黄派摇了几下尾巴跟上,不时还跟着歌声喵了几声。

    不知什么时候起,天空中的浓云已经散去,月光又重新铺洒大地,让人可以看清山路。

    而更远处,山上的青云村内,电力也已恢复。

    周围山林中,呜咽呼啸的怪风也已停止,枝叶跟着徐徐清风摆动。

    小胖妞并不知道,刚刚她完全激发五件“超联物”所带来的环境,让向坤的整个“超感物品体系”都做到了之前从未做到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周围仅有六件超联物,向坤又不在,爱丽丝是不足以“俱现”出来的。

    但小胖妞完全激发五枚硬币“超联物”的情况下,所带来的特殊环境,加上“情注物”筷子的定位和传输,却给了爱丽丝能够“超常发挥”的机会。

    而后爱丽丝又和小苹果一起合作,进行了“八臂八眼木雕”的恐惧情绪投影的远程投放,同样也是依靠小胖妞剧烈情绪波动下激发五硬币制造的“超级场域”,短时间给制造了一个山寨版的崇云村主场。

    正常来说,情绪投影会对范围内所有人造成影响,所以小胖妞也在影响范围内。

    但小苹果的情绪投影方式,她自己并不会受影响,于是爱丽丝在小苹果进行情绪投影的时候,利用五枚“超联物”硬币是投射源的特性,将它们所包围的小胖妞,定义为了情绪之源,也就是原本小苹果若在现场时的位置,因此不会受到情绪投影的影响。

    小胖妞无意中制造的这场怒火雷霆,直接帮爱丽丝和小苹果进一步掌握了“超感物品体系”的远程投放应用。

    不过就连爱丽丝和小苹果、老夏也不知道的是,这一场小胖妞的怒火雷霆,让此时在沉睡期中的向坤,也破天荒地第一次在沉睡状态与现实世界产生了微弱的意识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