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五百二十四章 山清水秀崇云村

    第二天一早,张宏朴醒来后,坐在床上发了会呆,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隐约梦到有个长得很怪的人,在问他早年一些有关“神行科技”的事情。

    确实如向坤、老夏所推测的,对于这部分的梦,因为张宏朴本身记的也不清楚,有点模糊,而且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聊起过“神行科技”,所以他也没觉得奇怪。

    但问他那些问题的“怪人”,却是让他有点耿耿于怀因为实在太奇怪了,他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种“怪人”。

    七点多的时候,张倩过来和爷爷一起吃早饭。她在彭城市有自己的住所,并不住在这里。

    一边吃早饭,张倩一边还是在说昨天和向坤开会的事,然后拐弯抹角地说些向坤的好话,因为她有些担心,昨天晚饭的时候,向坤说的那些“觉得神行科技是科技企业榜样”的话,会惹恼爷爷。

    她很清楚,爷爷有多厌恶“神行科技”。

    但简单地聊了一会,试探了一下爷爷的口风后,张倩却发现,对于昨晚向坤提到“神行科技”的那些话,爷爷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言语中对于向坤,看法其实还可以,甚至觉得他这个人还挺实诚的。

    确实,回想起昨晚向坤跟爷爷之间的谈话,张倩忽然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似乎他们俩的交流特别的和谐,哪怕在向坤提到“神行科技”后,也依然在一个节奏和频道之下。

    用一句比较通俗的话说,就是向坤说话的风格,比较对爷爷的“胃口”。

    不过在她看来,向坤在能力层面上确实是值得信赖的,但说话做事可从来不是什么“实诚”人,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她见过最难琢磨、最难看透的家伙。爷爷之所以会对向坤有这种“错误”认识,应该也和之前她的各种好话、各种铺垫有关,向坤昨晚几乎在每一点都“验证”了她之前在爷爷面前说的话。

    当然,目前而言,爷爷对向坤的观感好点,对她自身以及“腾蛟互娱”的发展,都是好事。

    略松了口气后,张倩见早饭吃的差不多,便准备起身告辞:“爷爷,我先走了,今天上午向先生、唐小姐他们要回海西省,我想送他们去机场,顺便路上再聊聊。”

    张宏朴点了点头,不过在孙女起身离桌后,又想起什么,忍不住叫住她,问道:“倩倩,有一个动画人物的形象……它看轮廓,还有耳朵,四肢、身体,像是熊猫,但是脸却是人的脸,而且表情……怎么说呢,表情就是……很难形容。”

    张宏朴说得眉头皱起,似乎有些不知道要怎么描述才能让孙女听懂,在整理自己的词汇,但张倩却是听得一愣,下意识道:“爷爷,你确定是动画人物吗?”

    “我也不确定,就是有那么个形象,看起来是像动画。”张宏朴说道,“但具体是什么作品的形象,我不清楚。”

    “爷爷,你看看,是不是这种?”张倩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然后点进家族群,点开爷爷的头像,发了个表情过去。

    张宏朴看着孙女手机上显示的那个熊猫纸片人表情,马上道:“对!就是这个!虽然动作不一样,但整体的感觉没有错,表情也是这个表情,倩倩,这是什么动画的人物?”

    张倩哭笑不得道:“爷爷,这不是动画人物,这是个表情,呃……就是,您用微信的时候,不是能看到别人发的那些会动的图吗?在家族群里,我姑姑最爱发的那些,就是和笑脸啊、哭脸啊那些一个意思。这个熊猫上的脸,是P上去的,P就是……就是用软件加上去,哦,爷爷知道photoshop啊?”

    张宏朴有微信号,但他平常并不太用,不论和下属、朋友还是家人联系,要么直接打电话,要么用视频通讯,其他人也知道他的习惯,所以有他在的群,一般没事不会有人发消息,也不太会乱发表情包。

    张倩倒也没有多问,以为爷爷是偶然看到了这个熊猫身体、张学友脸的表情包,所以好奇。于是给他手机下载了几个这系列的表情包后,就道别离开了。

    翻弄着那一个个熊猫人脸表情,张宏朴却依然有些纳闷和疑惑,他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看过这些表情包,为什么会搞到做梦都梦到它?

    不过张宏朴没注意的是,他为了查看那些表情的大图,每查看一次,都直接点了发送。

    于是张家的家族群里一众人,一大早都惊恐地看着平时很少发言的老爷子、老董事长,在群里不断地用熊猫头表情包刷屏。

    一会是“吔屎啦尼!”,一会是“滚去学习!”、“还不多谢乌蝇哥!”、“都给我跪下!”、“我这么帅叫别人怎么活”、“再不出来劳资把你们全踢了”……

    看着那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的熊猫头表情包,众人都是风中凌乱,第一时间是怀疑老爷子的微信被人盗了。

    但他们马上又想到了老爷子微信或手机被盗的可能性,以及盗了手机后发这些图的几率。

    于是某些人,开始关注起这些表情包上的字莫非老爷子意有所指?

    特别是某些本来就有异样心思的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对号入座,深思其中的深层含义,不由得心底发凉。

    ……

    在向坤和唐宝娜、杨真儿三人乘飞机抵达剑州的时候,方苹芳带着调查小队的成员,这周第三次到了铜石镇上的“游珑饭店”吃饭。

    正常他们如果没去其他地方,住在伍舒山旁边的别墅区的话,是平均一周来一两次,但这周现在才周三,就已经来第三次了换言之,就是每天都来一次,要么吃午饭,要么吃晚饭。

    一方面是他们最近的调查都过了一个阶段,要等其他城市的研究基地出检测报告,拿到检测报告,才能确定接下来的调查计划,目前需要他们做的事少了很多,闲暇也就多了。

    等上菜的当口,周锐一边刷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跟旁边的叶冲说道:“小叶子,回头你跟后勤部门的人申请一下吧,看看能不能干脆把咱们安排到铜石镇上住,最好就住边上,这样什么时候想吃兔肉,就直接走过来了。反正现在咱们经常要在周边跑,不是只钻伍舒山,也不一定要住那附近。”

    “咱们有个屁的后勤部门,我就是你们的后勤。”叶冲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刚开始和方博士等人搭团队的时候,他是相当谨言慎行的,但跟周锐、米乔这几个活宝待久了,根本不可能长时间保持稳重淡定。

    “那就换呀!把咱们换到铜石镇来!”周锐高兴道,“我看你吃肉的时候也挺high的,为了造福大家的胃。你看……方博士没说话,就是默认了,要遵从领导的意志!”

    叶冲苦笑着压低声音道:“我们特么又不是来旅游的,是可以随便住哪的么?不同的团队,不同的任务目标,住所的要求是不同的,铜石镇没有符合要求的住所,或者符合要求的住所,不在我们能够解决的范围内。”

    周锐想到他们要用到的各种设备,倒也立刻理解了“符合要求”的意思,嘿嘿笑道:“看来小叶子你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呀!”

    米乔看着座无虚席的一楼大厅,眯着眼睛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家店除了那些特色兔肉外,其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式,吃起来也都和别的地方感觉不一样,特别的好吃。但要说好吃在哪里,具体的味道上,又说不出什么特别来。”

    周锐连连点头:“对,都快吃上瘾了,唉,难道和这边店面的布置有关系?下次咱们过来,带点密封性好的容器来打包回去,送去实验室分析一下成分吧,看看里面是不是有放了什么特殊的‘料’?”

    “咱们上次打包回去,味道不是差了不少吗?”

    “所以要用密封好的容器嘛,避免里面有些是什么关键的物质挥发掉了,而且不能让服务员打包,我们要点堂食的菜,然后自己偷偷打包,直接开车送实验室,10小时内出结果。”周锐摸着下巴琢磨道。

    方苹芳忍不住笑道:“你们可够了,公司花钱可不是让我们来研究吃的。”

    “这不闲着也是闲着么,反正也不耽误咱们办正事,饭总是要吃的嘛。”周锐嘻嘻哈哈道。

    他们这桌在一楼大堂靠角落的位置,在周锐、米乔等人聊天的时候,李仕玶却站着观察摆在墙上凸出木台上的一个个木雕。

    看了一会,他让方苹芳过来,然后指着那些个小黄人、肥猫咪木雕,说道:“方博士,你看这些木雕,有没有想到什么?”

    方苹芳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咱们从秦岭带回来的那个兔子木雕?”

    李仕玶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木雕,我隐隐有种当初在那山洞里,发现那木雕时的感觉。不是说外型,而是一种直觉……不太好形容。”

    方苹芳摇头道:“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观察过这些木雕了,和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兔子木雕百分百没有关系。那个兔子木雕,我熟悉得不能再所熟悉了,它的每一部分细节,每一个方向的特性,我都做了很全面的研究,出了很详尽的报告。而且那之后,我已经养成了习惯,看到那种差不多大的木雕,就会不由自主地观察一下,和那兔子木雕的特点做对比。所以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除了都是木雕外,这些木雕,和咱们带回来的兔子木雕没有任何相似处。”

    听到方苹芳这么说,李仕玶也是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观点,反正他也就是突然冒出股自己也不太确定的直觉,如果是在密林中,是处于危险状况,是他的专业的话,那他可能会坚持自己的直觉。

    可这些事情……明显方博士比他专业得多得多。

    该相信科学的时候,要相信科学。

    没多久,他们点的菜送上来,一桌人都开始大快朵颐的时候,周锐忽然被旁边刚等到空桌、坐下来点完菜在闲聊的年轻人的对话给吸引了注意力。

    “昨晚我正听小说听得犯困,快睡着了,结果特么被一声雷吓醒了,然后我们村全停电了,不仅停电,手机都特么地用不了。我出门一看,好家伙,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白茫茫一片,全是特么的雾!而且你猜怎么着,那雾还挺香的!”一个年轻人用带着本地口音的普通话,以讲评书式的口吻说道。

    “怎么着,一开门还送来一股香风啊?妖艳女鬼半夜敲门给你送温暖来了?”他一个同伴笑道。

    “屁啊,不是那个香,是肉香,烤肉的香味!”年轻人伸手捶了下同伴说道:“而且还特么的有怪叫声,特别怪的那种,吓得我马上就又关门躲回来了。”

    之前开玩笑的同伴又忍不住笑道:“什么怪叫啊?怎么个特别怪啊?难道是……‘小官人,来玩呀~’?”

    “哎,不开玩笑,是真的!特么的那声音真是从来没听过,手机也用不了,不然我就录了给你们听了。”年轻人说道。

    他说到这,另一个跟他们坐同一桌的同伴也说道:“你们还真别说,阿林说的真不是瞎编的,我今天上午回村,听我六伯说,他昨晚半夜本来想起来撒尿的,结果屋里漆黑一片,外面都是雾茫茫,还有各种怪叫声,天上还打雷,还有一堆很怪的沙沙声,吓得他都没敢尿,直接又憋着回床上了。”

    “对对对,一堆怪叫声,还有沙沙声,我好像还看到了鬼火,往山里面去了!今天大一早我起来,推门一看,好家伙,死了满地的鸟,乌泱泱一片,足有几万只吧!”最开始讲这事的年轻人连忙接口道。

    “几万你麻痹啊!就只有一两只撞到墙死了的好吧,要真有几万只,现在我们村都该上热搜了!你编故事讲点逻辑好吧!”同是崇云村的同伴哭笑不得地说道。

    “唉,是不是咱们崇云村又出灵异事件了啊?上次不是听说,猪尾巴、刘二筒那俩货,跑去偷十九叔的工地,结果看到了什么东西,被吓得自己报警。”

    “对对对,说是看到一个小女孩,一身白衣,还拿把血淋淋的刀。”

    “其实那俩萨比看错了,就是一群鸟,拉了一堆鸟屎在他们车上,就把他们给吓懵逼了,跑都不敢跑。”

    “这种事,真说不一定的,猪尾巴我跟他打过牌,鬼精得很,不太可能被鸟吓到自己报警,那晚估计真有什么事。”

    “谁知道呢……不过我阿公说,我们村是有山灵保佑的,那山灵肯定是对我们好的,还记得三月的时候,有俩逃犯跑到咱们村,还偷了刘高上他们家的东西,跑到山里,结果被雷给劈了的事不?我阿公说了,山灵庇佑,专灭邪祟,灭了邪祟,就会给咱们村添气运,你没看现在咱们村发展这么好,那路灯,通宵亮着,还有村里那么多监控,整个铜石镇除了咱们村哪个村里能有?”

    听到身后那桌崇云村的年轻人七嘴八舌说着,周锐也起了兴趣,回身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问道:“兄弟,你们说的崇云村是铜石镇边上的那个崇云村么?昨晚出了怪事?有怪叫声?具体什么情况?”

    隔壁桌的五个年轻人转头看向他,讨论声立时停止,过了两秒钟,那个最先讲故事的年轻人才问道:“你们……是游客么?”

    周锐其实去过崇云村很多次了,不过大多数时候只是进入崇云山前经过,这年轻人没见过他倒也很正常,他也没打算多介绍自己,便顺着说道:“是啊,我们想在周围找地方玩玩。”

    年轻人立刻换上没有口音的标准普通话,热情道:“那来我们崇云村就对了,哎,现在来早了点,你们要再过两个月过来,我们村就有超大的农家乐、民宿什么的了,到时候欢迎来玩啊!我刚刚说的是吓唬他们玩的,我们崇云村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只是名声不大,但要论风景,论好玩的程度,绝对不比那伍舒山差啊!他们是5A级,我们最少也是5B级!”

    他边上的同伴也帮腔:“对对对,你知道这‘游珑饭店’的兔肉为什么那么好吃么?因为他们用的兔肉就是我们崇云村的养殖场出的!小哥,我们崇云村的山水,确实是相当牛逼,不仅能养兔子,也很养人啊!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海西省排前三是没问题的!要来玩呀!我请你们住我家,不收钱!”

    “不仅山水好,人更好,绝对不会有什么乱收费、宰客、拦路要钱的事,要是遇到这种事,你直接打电话给110,或者打给我们村委会的人,把他们吊起来打。”

    “我们崇云村不会搞什么‘妖怪旅游业’的,你不要听信谣言,崇云村绝对是好山好水好风景,好人好客好吃的,绝对的真材实料,没有噱头!”

    “就是就是,我们电力供应很稳定的,不会随便停电的,路灯都是通宵亮着!还有WIFI,全村覆盖,包括所有的小湖、鱼塘,你钓鱼的时候都可以一边打王者荣耀,以后据说还要建5G基站!”

    “我们村以后要搞互联网养殖,要盖个超大的研究基地,全国独一份,不对,全世界第一个,以后那些996、233大学的高材生,会有很多都来我们这。我六伯说,老美有‘龟谷’,专搞高科技的,我们也要建个‘虫谷’,搞养殖高科技……”

    “别说了,特么的那是985、211,什么233,233你妹啊!丢人……”

    面对这五个刚刚还在讲玄奇故事的年轻人突然转向的热情“安利”,周锐一时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