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五百二十五章 灯下黑

    五个年轻人就只是热情宣传他们崇云村的美好,根本没法问昨晚发生的事,或是其他的“诡异事件”。

    周锐也不好说他们并不是游客,来崇云村是有调查任务的,真这么说了,估计那几个年轻人反而更警觉,更加什么都不会说了。

    吃完午饭,离开“游珑饭店”,刚一上车,叶冲就拿着个平板电脑对周锐说道:“信息收集团队的人没有发现崇云村有什么异常情况,你要亲自去确定一下吗?”

    周锐想了想,摇头道:“算了,山里起雾很正常,有点什么野兽的叫声也不稀奇,他们崇云村的人确实喜欢夸张一些现象。就像上次被鸟群吓到自己报警的那俩小偷,咱们去实地调查了半天,还弄了一堆鸟屎回来化验分析,也是什么都没查到,结果那俩人最后在警局里说他们可能看错了……”

    车内立时一通哄笑,大家都想起之前周锐和李仕玶几个人跑去崇云村收集鸟屎时的糗样了。

    开车的李仕玶,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米乔、周锐、叶冲、方博士等人说笑的样子,脸上也是不由带上了笑意。

    在从秦岭无人区回来,又得了新的任务,跟方博士重新组成调查小队来到伍舒山的时候,他本以为这就是又一次的普通外勤任务。

    但这次任务的时间,却是格外的长。

    不知不觉间,他们小队里的几人,不仅相互熟悉了起来,而且心态也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初他和方博士、周锐一起去秦岭无人区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一直以为周锐是个有点胆小,但稳重斯文的科研人员,没想到实际接触久了,却发现是个活宝,而且最喜欢的动物居然是蚂蚁,脑子里还各种科幻电影式的想法。

    而刚见面时以为叶冲是个有些性格比较内向甚至有点阴沉的年轻人,然而实际上这小子闷骚得很。

    陈小姐给他的第一感觉也是端庄稳重,然而没多久,就被周锐带着也显露出本性来一样是个性格跳脱的女孩。

    就连和他一样,都是主要负责安保工作的高树,严肃认真的外表下,都有另外有趣的一面。

    而他自己,同样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本来执行外勤任务的话,他会一直都保持着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保持高度戒备的状态,但问题是,这次的任务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而且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处在安全的城市之中,野外调查基本上也是在离城市不远的山区或风景区,没有必要也很难长时间保持高度警戒。

    于是自然而然的,他的心态越来越放松,以至于最近这段时间,他总有种自己放松过头了的感觉。

    特别是最近这一个月,经常一觉醒来,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

    今天要吃什么。

    虽然对于周锐经常翻找美食点评文章,找周围一小时车程内能吃到的好馆子,然后号召他们一起去吃的行为,李仕玶总是持批判和反对的态度。

    但实际上,每次真的在吃各种美食的时候,他心里都是非常享受的。

    就像这家“游珑饭店”,里面的各色菜肴、特色兔肉,不仅是周锐十分钟情,李仕玶同样很喜欢,甚至他也有和周锐一样的想法,等到赚够了钱,离开“神行科技”后,也想住到铜石镇来。

    不过他不是像周锐一样,想要随时能到“游珑饭店”吃饭,而是打算直接去“游珑饭店”干活,想办法学到这边菜式制作的秘密,然后自己做,自己吃。所以刚刚听到周锐说要偷偷打包店里的菜回去分析成分,研究里面的调料组成的时候,他表面是在看墙上的木雕,心里却是使劲“点赞”的。

    今天早上,吃着叶冲做的鸡蛋饼的时候,他脑子里不由自主琢磨的,居然是这鸡蛋饼的火候没把控好、水也加多了,如果来点葱花会更好,然后开始想象“游珑饭店”开发早餐的话,会做什么样的菜式,兔肉羹?兔肉包?兔肉饼?

    而以前的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食物的考虑从来都是营养和效率,只要能给提供足够的热量就可以,食物本身是什么味道他根本不会去考虑。就是不在任务期,他对食物的考量也依然是方便、快捷、管饱。

    其实他也想过,或许就是因为他过往对自身食欲的过度压制,使得他现在对食物口感、味道的追求有了超常规的“觉醒”。

    但这种好像深藏的、被挖掘出来的“吃货本性”,有时候也会让他觉得有些矛盾,觉得是不是太过安逸的任务环境,把他的心态给“废掉了”,那根绷紧的弦一卸掉,怕就再也紧不起来了。

    ……

    去机场接向坤和唐宝娜、杨真儿的,不是夏离冰,而是夏添火。

    当然,并不是老夏或小苹果、小胖妞不愿意来接他们,而是小苹果不放心受伤的金闪闪自己一只鸟待在家里,毕竟蛋黄派再聪明,也还是猫咪,很多事情没法做。

    小苹果要留家,小胖妞自然也不愿意让小苹果姐姐一个人,所以虽然心里很想去接光头叔叔他们,但还是决定留下。

    两个女孩留下来,老夏自然得留下来看顾着,所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夏添火就被派去接机了。

    接到向坤他们回崇云村的路上,夏添火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昨天晚上和楚修文在村道上的遭遇。

    “那满天的大雾,就算开着大灯,也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但奇怪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奇怪的是我居然闻到了烧烤的味道,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在怀疑,是不是有谁在崇云山里进行超大规模的烧烤,才搞出了这么多烟雾……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后面还打雷闪电,还有很恐怖的怪叫声。车又熄火了,手机还没信号,我和楚哥都快吓尿了。”

    唐宝娜注意到,夏添火滔滔不绝地说着昨晚经历的时候,杨真儿却是眼睛微眯,一手轻轻捏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安静得相当反常。

    “真儿,你想什么呢?你不会又在脑补什么玄幻大戏了吧?”唐宝娜轻推了她一下问道。

    “嘿嘿,没有。”杨真儿说着,看向向坤:“向大厨,你怎么看?”

    “这山里估计藏着一条远古洪荒巨兽,它每隔百年活动一次,一活动的大雾弥漫、雷鸣电闪……”向坤一本正经地说道。

    但他还没说两句,就被唐宝娜打断了:“停停停,你这怎么还跟着真儿编上了!”

    “娜娜,你冤枉人啊,我什么都没说呀,怎么我也编上了?”杨真儿抗议道。

    “得了吧,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了,你刚刚那眼神,绝对已经脑补出一场超大的阴谋或者传说了。”唐宝娜白了她一眼说道。

    “对了,小苹果的那只鸟……叫金什么来着,哦对,叫金闪闪,昨晚也受伤了。”夏添火想起什么,提醒了一句说道。

    “金闪闪受伤了?”唐宝娜和杨真儿都是惊讶出声。

    “嗯,昨晚雾起之前受了伤,不过老夏已经处理好了,说伤的不重,不用担心。要相信老夏,老夏可是医生,治人都没问题,何况治鸟。”夏添火说道。

    “你个猪头!老夏是心理医生,是看心理的!鸟有什么心理!”杨真儿嗔骂道。

    回到崇云村,一下车,早听到动静跑下楼来的刘诗铃就冲过来迎接。

    不过奔向向坤的小胖妞,却被杨真儿给半途“截胡”了,嗷了一声才把她抱起来,然后问道:“有没有想我呀小铃铛!”

    小胖妞愣了一下,然后使劲点头:“有!”

    “仙女姐姐从彭城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和衣服,都在箱子里!”

    “谢谢老……”

    “仙女姐姐!”

    “谢谢仙女姐姐……”

    跟在后面进来的夏添火想捂脸:“杨老三,你脸皮敢再厚点么?”

    唐宝娜跟着凑过来,在边上问道:“小铃铛,听说金闪闪受伤了?它怎么受伤的?”

    一听这话,刘诗铃的小脸上就有些悲伤,说道:“金闪闪去山里玩,被坏鸟打伤了。”她自然不会把“魔法世界”的事情说出来,但漂亮姐姐问她了,她也就把老夏、小苹果一起商量好的说辞说出来,没有提金闪闪具体的伤情,也没有提她们昨晚和那“怪异大鸟”的战斗。

    “那坏鸟真的坏!”唐宝娜说道,她估摸着,金闪闪应该是被林中的猛禽给伤到了。虽说金闪闪被小苹果养得胖乎乎的,块头比一般金丝雀大,但再大也大不到哪去,遇到猫头鹰之类的猛禽,还是很吃亏的。

    刘诗铃连连点头,下意识地回道:“可不是吗!”

    听到这刻意模仿天津口音又有点奶声奶气的捧哏式回复,唐宝娜刚刚因为金闪闪受伤而皱起的眉头、沉重起的心情,一下就破功,忍不住笑出了声。

    抱着小胖妞的杨真儿也是在她小胖脸上狠亲了一口,笑道:“小铃铛你太可爱啦!”

    小胖妞自己却是一脸迷惑地看着在杨真儿身后的向坤,显然不明白自己那句话为啥会让两个姐姐这么欢乐?

    趁着饮血冲动来临之前,向坤准备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饭相关的食材他上午就请游猛帮忙准备,找人送过来了。

    在晚饭后,他便以和之前同样的理由,去到早前租的那个院子里“闭关”。

    这次去彭城市和张倩开会的过程,唐宝娜和杨真儿都参与了,自然是认为向坤这是按着张倩的需求,要对游戏做一些功能性上的扩展,一回来就“闭关”,似乎合情合理。

    这次饮血期,向坤需要爱丽丝进行协助,观测“超联物”、“情注物”完成特殊联系建立的过程种,它们的超感信息有什么样的具体变化,能否就此总结出规律,建立统一的、可复制重现的模型。

    晚饭后,夏添火跑去和刘财福、楚修文钓鱼去了,唐宝娜、老夏等人,则在客厅看“崇云社”唯一相声组合“铃铛苹果”的排演。

    嬉笑玩闹到了十点多,小苹果和小胖妞被夏离冰带着去洗漱睡觉,唐宝娜收拾完她们吃的零食包装,回到房间也准备休息,却忽然发现,杨真儿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楼上楼下找了一圈,没看到好友,便拿起手机发了个微信:“杨老三,跑哪去了?”

    杨真儿回了崇云村的夜景照片,从那拍照的角度,唐宝娜立刻就判断出好友在这栋楼的楼顶。

    唐宝娜跟着上了天台,看到杨真儿背着手,一副得到高人的模样,正仰望星空。

    不过走到社边,看着她那长发被吹乱,横撇在脸上的模样,高人形象瞬间全失,唐宝娜忍不住笑道:“真儿,你这是夜观星象,要飞升啊?”

    “飞毛线,噗……呸!”一张口,吃到自己头发的杨真儿赶紧把头发吐出来,甩了甩脑袋,用手理了一下,把头发扎起,然后才转头对唐宝娜说道:“娜娜,我发现我之前的思路都错了。”

    “什么思路?”唐宝娜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不是吧,你跑天台来构思你的玄幻小说来了?”

    “娜娜你要相信我,我这次是超认真的。”杨真儿的表情倒真是很认真。

    “行,那你说。不过你要是要去翻墙偷看向坤在干嘛,你就自己去,我可不跟你一块。”唐宝娜说着又忍不住笑起来。

    “不是,我不去找向大厨。你正经点,别笑!你先听我说完!”

    杨真儿认真地看着好友,说道:“娜娜,你知道‘灯下黑’吗?”

    “我知道是知道,但我怀疑你理解的‘灯下黑’和普通人理解的是不是一个意思。”唐宝娜笑道。

    杨真儿叹了口气:“娜娜,你性格太好,神经太大条了,你没有注意到周围一些其实并不普通的人或是么?”

    “说的好像你自己有多细心似的……”唐宝娜白了她一眼,问道:“你赶紧地说重点啊,再不说我回去睡觉了。”

    “我今天意识到了一件事!其实真正特别的人,一直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和她太熟悉了,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杨真儿缓缓地说道。

    “谁?”唐宝娜说着,也意识到了杨真儿说的是谁:“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