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第六百六十三章 后记

    当向坤闭上眼睛,那钨钢球珠所包覆的铁球只剩排球大小的时候,虽然实质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但天台上的所有人,都仿佛听到了一声绝望的呼喊。

    在楼梯间门口的杨真儿兴奋地双手抓着唐宝娜的胳膊,大声道:“‘异猪’被干掉了吧?是的吧娜娜?嘿嘿,我就说嘛,它得意个什么劲,还杀不死?它以为它是哪根葱!这世上就没有向大厨处理不了的菜!”

    她话音刚落,向坤已经睁开了眼睛,笑着看向了她们。

    虽然在“异度世界”里,他和爱丽丝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认知模型测试,完全接管了“异度一号”的高维因子,在“异度世界”晃悠了一圈,但在现实世界中,向坤从闭眼到睁眼,也不过是杨真儿咋呼一下的时间。

    “向叔叔,你有头发了!”小苹果惊喜地说道。

    “向坤,你这觉睡的好久!”唐宝娜笑着打招呼道。

    “向大厨!干得漂亮!”杨真儿握拳道。

    “向先生,别来无恙。”悬空浮在天台上的良先生打开面甲笑道。

    “向哥!太帅啦!”杨拙忍不住高喊。

    刘正益也想说什么,但一张嘴,鼻涕却是流了下来,只好作罢。

    向坤和几人都打了招呼,最后看向夏离冰,后者只是点了点头:“计划完成?”

    “完成。”向坤也点头。

    说罢,他便直接一跃而起,从天台跳了下去,从刚刚飞回来开始,已不再胖的小胖妞刘诗铃已经在下面停车场大喊“光头叔叔”好一会了。

    从天而降的向坤一下落到面前,大张着双臂挥动,不时蹦跳的刘诗铃吓了一跳,站在车旁的老何同样吓了一跳,而停车场其他车上的研究基地成员,更是被震得目瞪口呆因为向坤落下并不是自由落体,而是加速直冲,就像一枚导弹,但着陆的时候却又轻轻飘飘,有种不符合物理学的违和感而这种违和感,又给了他们极强的力量感、冲击感。

    “Wt te f……”科罗温喃喃出声:“这是谁?这比穿了甲的良先生还可怕啊……”

    老钱低声说道:“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向先生?”

    他们的行动队队长却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这人有头发!”

    而那边,看到向坤落下后的刘诗铃,愣了一下,待确定下来的是向坤后,立刻欣喜若狂地跑了过去:“光头叔叔!”一把抱住他。

    不过抱住向坤后,刘诗铃想到什么似的,抬头看向他头顶:“啊!不是光头叔叔!”

    向坤笑道:“光头好看还是有头发好看啊?”他知道小胖妞说的是“不是光头”叔叔,“不是光头”变成了叔叔的定语。

    刘诗铃笑容灿烂:“有头发好看,但是光头看起来更习惯!”

    天空乌云散尽,阳光洒落。

    ……

    铜石镇,游珑饭店。

    如今的游珑饭店已经变成了一个全球知名的连锁餐饮品牌,世界各地都有分店,主营兔肉烹饪,“铜石兔肉”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特产。

    不过对很多去过铜石镇游珑饭店的人而言,其他地方的游珑饭店都不正宗,只有铜石镇那商业步行街上的游珑饭店总店,做出的各式菜肴才有“那味”而且必须是在店里吃。

    这几乎是所有去过游珑饭店总店的人的共识,所以哪怕单在铜石镇就有三家分店,这家步行街的总店也每次一到饭店都要排队。

    当然,对于老板的“老朋友们”,自然是有特权的,二楼总是有一间留给他们的包间,哪怕店里都坐满了,这间包间也始终会为他们留着。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除了夏添火、刘财福、楚修文这三个在铜石镇已经合作了十几个项目的组合外,还有刘飞宝、齐豪国、何浩民等人。

    他们今天是要给齐豪国接风洗尘的这位“豪国集团”的齐总,之前自首后最终数罪并罚判了有期徒刑八年。然后因为在狱中优秀表现减刑,提前出狱。

    其实很多罪名如果他自己不主动交代,根本没人知道,没有任何证据,甚至也不会有苦主出现,但他还是一五一十地主动说了出来,并且还帮助警方去收集证据、协助检方定罪。不过也正是因此,他那些罪名最后判的也没有预想中的重。

    坐了几年牢出来后,齐豪国整个人的气质反而是变得更加儒雅稳重了,甚至人看起来比他进去之前还年轻了一些、精壮了许多。

    家人也并没有因为他入狱而离开他,在狱中他一直和孩子通信,跟他们探讨各种生活上学习上的问题,也让孩子们给他推荐哲学、文学等各种方面的书,然后再以此为话题跟孩子们继续交流,他的妻子也经常带孩子们去监狱看他,这次出狱后,也是家人先去接他,与家人的关系,倒是比当初生意最鼎盛时还要好得多、亲密得多。

    吃完午饭后,大家各自散去,齐豪国的家人在省城,不过他在铜石镇的那套别墅也还在,小六一直在帮他打理,所以夏添火和老何便将他送回了家。

    送完齐豪国后,夏添火便开车载老何回崇云村。老何大多数时间是在彭城,来海西也基本都是去崇云村的研究基地,这次是刚巧有些怀念游珑饭店的兔肉味道,所以坐飞机抵达后,先到铜石镇来吃顿饭,刚巧遇到他们给齐豪国接风洗尘,便被夏添火拉着过去包厢一起吃饭了。

    “老何,刚刚在饭店的时候,老齐私下里跟我说,他想给咱们研究基地捐钱。”夏添火说道。

    严格说来,他现在和老何也算是同事了,只不过老何是“非研中心”的领导,而他是研究基地外勤调查部门的。

    几年前老夏开始推出“控灵理论”后,夏添火就和杨拙、李仕玶等人一起接受第一批的“灵感测试”,虽然他很轻松地通过了“灵感测试”,但在后续的学习中,却成绩拉垮,以至于错过了好几次实践的机会,一直被留在研究基地“补课”。

    听了夏添火的话,老何笑道:“捐钱就不必了,跟他说,研究基地不缺钱。”

    夏添火点头:“我想也是,不过他还有一个请求,他也想加入研究基地。”

    “加入研究基地?他又不是做研究的……”老何皱眉道,不过旋即反应过来齐豪国想加入的是什么,说道:“你跟他透露了外勤调查部门的事?”

    “怎么可能!”夏添火赶紧说道,“我什么也没说,保密条款我可记得牢牢的,要是泄密,老夏能扒了我的皮。是老齐自己猜到的,你应该知道,老齐知道的事情不比我们少多少。不过他具体的事情也不知道,就是猜到我们肯定有那样的部门,而且猜到我也在里面。”

    “哦,这样啊,那你应该直接问夏医生啊?”老何说道。

    “老夏肯定让我走正规申请渠道,这正规申请渠道我哪知道怎么搞,当然是问你啊。而且我听说要进研究基地还要有政审,老齐刚坐完牢出来,能通过吗?”夏添火说道。

    “齐总的情况我知道,嗯……”老何想到齐豪国当初见过“芭比战士”的经历,说道:“应该没问题,基本手续这里我可以帮你解决,让他先挂‘非研中心’的编制,不过进你们外勤调查部的话,还是要夏医生首肯。”

    “那是自然,谢了啊老何。”

    “客气什么,都是为了工作。”

    过了一会,夏添火又忍不住问道:“向坤是不是回来了?”

    “嗯?为什么这么问?”

    “是不是八月末你们去羊城执行任务的时候回来的?”夏添火又说道。

    老何的表情有些惊讶,但什么都没说。那次任务结束后,夏医生明确交代,向坤回来的事情暂时保密,但夏添火不仅和夏医生、杨小姐是亲戚,跟李仕玶、杨拙关系也不错,说不定是从哪得到了消息。

    夏添火便自己说道:“那次任务回来后,杨拙和刘正益的状态就不太对,杨拙一副见了偶像的兴奋劲,走路都感觉脚下带弹簧,刘正益则跟见了神迹的信徒似的神神叨叨。还有我们家杨老三,那之后有一个多礼拜的时间没有发过美食探店的朋友圈,但我知道那段时间她和老夏、娜娜、小铃铛她们是在彭城的。最重要的是,之前南极的欧盟调查队,有一个小队目击了有人从地下飞了起来,驾着闪电,腾云驾雾走了,正是你们在羊城执行任务的那天,而且那天羊城也有不正常的天气变化。”

    老何听了他的“推理”过程,笑道:“这问题你得直接问夏医生。”

    夏添火立刻知道答案了,也是有些兴奋:“我明白了。”老何的回答显然就是默认了他的猜测。

    “看来向坤还有其他任务啊……”夏添火若有所思,“老何,你说现在向坤有多厉害?应该是铁定的天下第一了吧?基本没有‘变异生物’能打得过他了吧?”

    “这个问题你还是应该问夏医生。”老何笑道。

    “无趣啊老何,无趣啊~!”夏添火摇头。

    老何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但他却是想到了一个月前那场任务后,他私下里和良先生也聊起过类似的话题。

    向坤究竟有多强?

    他对这个问题同样很好奇。

    良先生说他也不知道,不好衡量。

    老何便问:你觉得多少个你能打得过向先生?

    良先生哈哈大笑:一百个、一万个我也打不过向坤啊,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的问题,就好像你说多少只鲸鱼能打过大海?我、夏医生、唐小姐、蒋淳,我们所有这些人的能力,现在全都来自于向坤建立的能力体系。

    老何当时有些吃惊:那向坤岂不是无敌了?

    良先生语气有些感慨:你应该庆幸,无敌的是向坤。

    此时老何看着车窗外崇云村的景色,又想起了良先生的那句话。

    正在车上思考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有两个人正坐在崇云村那个人工湖旁钓鱼,其中一个背影看着应该就是良先生。

    良先生什么时候居然会去钓鱼?

    而且是和别人一起钓鱼,他一般情况下,除非出任务,是不爱和人面对面交流的。

    老何把目光放到另一个人的背影上,很快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

    湖边,看起来二十多岁年轻人模样的良先生拿着钓竿稳稳地坐着,身体一动不动,而不远处,一个六、七十岁模样,染黑的头发梳得十分妥帖的威严老人也拿着钓竿在钓鱼。

    两个人似乎都在专注钓鱼,一句话都没说。

    不久后,良先生先钓到了鱼。

    看到他提着那条六、七斤重的大鱼,老者也是露出了灿烂笑容:“不错呀阿良,我听说这边的鱼肉质不错,中午我跟那边餐厅借下厨房,露一手,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鱼,当初你妈妈每次……”

    老人说到这忽然停住,表情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和紧张。

    良先生笑道:“爸,没事的,我现在可以吃东西了。我还记得,以前我妈每次煮的鱼汤我都很爱吃,妈妈每次都帮我把鱼刺剔掉。所以后来……后来我们爷俩第一次自己吃鱼,我就被鱼刺给卡到了喉咙,你赶紧开车带我去医院,我记得那晚上……你偷偷哭了。”

    “你都记的……”这老人便是“神行科技”的创始人、良先生的父亲鲁城安了。

    五年前,良先生重塑了身体后,他就回去见过父亲一面。

    当第一次看到良先生重构的模样时,鲁城虽然没有说太多话,但激动得差点昏了过去,还好是有爱丽丝在暗中帮忙,护住了老先生的心脏。

    不过父子俩毕竟已经太久没有见面,没有交流,相互之间也还有些不适应,加上那段时间研究基地、非研中心、神行科技的事情都很多,他要经常奔波在外,所以父子俩其实几年下来,并没有太多在一块的机会。

    直到这两年,良先生渐渐地想明白了很多事,开始更加主动地去和父亲相处,经常会请父亲到崇云村来小住一段时间。

    父子俩虽然依旧没有太多直接的言语交流,但父子间的感觉,还是越来越自然了。

    “我都记得。”良先生笑着起身,准备过去搀扶父亲。

    鲁城安却是摆了摆手,自己站起来:“感觉这崇云村确实是好山好水,这两年我经常过来住一段,爬爬山,钓钓鱼,这腰背的老毛病居然好的差不多了。”

    良先生笑道:“你干脆就直接搬到这来住得了,反正公司有职业经理人打理,也有我的人看着,不会出岔子。”他其实知道,父亲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却越来越好,是得益于向坤和爱丽丝的照顾,是托了“超感物品体系”的福。

    鲁城安点头:“我是有这么考虑。”他说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要是你妈还活着就好了,看到现在你的样子,她一定会很高兴。”

    良先生在心里也是轻叹了一声:是啊,要是妈妈还活着就好了。如果向坤能早出生二十年,如果那个时候向坤就已经这么厉害的话就好了。

    提着鱼和钓具跟父亲向不远处的湖边餐厅走去,站在高处,看着崇云村围绕着研究基地向外不断扩展的各个研究项目的规划建筑群,各个在开工的工地,他不由得又在心里轻轻叹息:

    沈院士,真希望你能看到这些。

    现在有关“食血生物”的研究和应用,我们已经是绝对的世界第一了。

    我们的研究,对国家和人民,对全人类,都是有用的。

    ……

    10月4日,彭城。

    今天是唐宝娜的生日,大家从前天就聚在老夏新买的郊区别墅里,连刘诗铃这光荣的小学生都因为国庆长假能跟大家一起待着。

    老夏其实本来在彭城是没有买房的,她如果到彭城来,也是住在唐宝娜、杨真儿、小胖妞她们住的那栋楼里,有租了一个套房,不过实际上大多数时候都是睡在杨真儿、唐宝娜家。

    之所以要买这套别墅,是因为要方便某人的“长眠”。

    距离羊城中医院那次任务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段时间,向坤还是专注于“异度世界”的认知模型建立,不时要进行长时间的沉睡。

    所以老夏和唐宝娜她们,就在这别墅的地下弄了一间隐蔽的大卧室,专门给他睡觉用。

    卧室的门被缓缓打开,杨真儿的脑袋伸了进来,看了眼床上,确定向坤正在沉睡,便回头对身后招了招手,小声道:“向大厨在睡觉,进来进来。”

    于是,在杨真儿的带领下,唐宝娜、小苹果、刘诗铃、夏离冰、蛋黄派、金闪闪、小馒头,甚至“小老夏版爱丽丝”都跟着走了进来。

    杨真儿端着一盘生日蛋糕,走到床边看了看向坤,然后放到他的肚子上,开始用手抹蛋糕奶油,然后去涂向坤的脸。

    “快快快,过来帮忙呀。”杨真儿压着声音兴奋地招呼道。

    刘诗铃和唐宝娜便凑了过去,嘿嘿笑着拿奶油帮忙涂向坤的脸。

    小苹果却是担心道:“这一会很难清理吧,向叔叔还要睡觉呢,这样不好吧……为什么不干脆用冰姐俱现的奶油弄,这样回头一下就能没掉,不会弄脏。”

    杨真儿一边把两个樱桃放到向坤脸颊上,一边说道:“因为我们要拍照呀!老夏的奶油拍照比较麻烦,所以要用真的,没事的,都在脸上,一会毛巾一擦就干净了!要不让蛋黄派来舔舔,嘿嘿。”

    唐宝娜给向坤额头上抹了把奶油,嘿嘿笑着捏了下向坤的脸颊,又捏了捏他鼻子,回过头问道:“爱丽丝,向坤确实没醒吧?”

    “麻油麻油,放心吧!”爱丽丝斩钉截铁说道。

    给睡梦中的向坤做完“奶油妆”后,杨真儿招呼众人过来躺在床上,凑到向坤边上,然后让爱丽丝控制相机在床顶上给大家拍合照。

    “大家看镜头!三、二……”

    爱丽丝正喊着数的时候,床上的向坤忽然睁开眼睛,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抓了一块蛋糕,pi地一下拍在了他脑袋边一脸灿烂微笑比着ye手势的杨真儿脸上,然后在她呜哇声中,又一块蛋糕pi在了唐宝娜和刘诗铃脸上。

    趁着这当口,夏离冰也抓起蛋糕pi向杨真儿,小苹果则拿着蛋糕准备pi向小胖妞,又有点犹豫,结果这当口,被唐宝娜拿蛋糕拍了满脸。

    蛋糕大战一开始,爱丽丝便哈哈大笑着控制着相机连续按下快门,拍了起来。

    她当然是骗娜娜的,向坤意识去“异度世界”,并不像饮血转化一样无法半途苏醒,在杨真儿提议来拍照合影的时候,他就已经醒来了。

    “向大厨!你太奸诈啦!爱丽丝!你这个骗子!哇啊呀呀嗷……”杨真儿喊了一半,嘴巴就被刘诗铃扔了一块蛋糕给砸中,然后愤怒地冲过去还击了。

    一通蛋糕大战,大家都是一脸狼藉,不过就连夏离冰,都是难得的一脸笑意。

    终于停战后,刘诗铃也不顾自己脸上、衣服上、头发上都是蛋糕,过去兴奋地拉着向坤的手问道:“光头叔叔,你这次得到什么新能力了?”

    最近的几次,每次向坤从“异度世界”的探索中醒来,都能得到一种新能力,刘诗铃现在非常期待看到向坤的新能力,因为她知道这些新能力都是以后她也有可能从“超感物品体系”中获得的。

    “这次的能力厉害了。”向坤说着,抬手一抹小胖妞的脸。

    而后,小胖妞脸上的蛋糕忽然开始快速运动,先是汇聚到一起,然后在空中进行了一个非常怪异的轨迹运动,最后回到了那盘子中。

    小胖妞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看了看盘子上完好的蛋糕,一脸震惊:“好厉害……以后一个蛋糕我可以吃好多遍了?”

    唐宝娜噗嗤一下笑出声,然后向坤、杨真儿、小苹果、老夏也跟着笑了起来。

    “如果是从肚子里出来,你还敢吃呀?”唐宝娜笑着捏她脸。

    “肚子里出来为什么不敢……噢对……也是……确实不敢。”刘诗铃挠了挠头,头发上的奶油倒还没弄掉。

    向坤又拿起一个杯子,往地上一扔,玻璃碎掉后,微一抬手,那些碎片又重新按着原轨迹汇聚起来,回到他手中,完好如初。

    夏离冰看着那个杯子,若有所思。

    刘诗铃和杨真儿却是跑过去表示“俺也要学”,唐宝娜和小苹果则申请把脸上头上的蛋糕也复原一下,省得她们还要去洗。

    ……

    两天后,刺桐市某公园。

    向爸看着前面让向莘燃骑在脖子上,漫步向前走的向坤,给了向妈一个眼色,两人落后了几步,然后小声问道:“你问儿子小唐、小夏的事了没?”

    向妈犹豫了一下,摇头。

    向爸奇怪道:“为什么没问?”

    向妈纠结道:“我怕……”

    “怕什么?”

    “我怕向坤要是选择跟小唐在一起,小夏八成会把向莘燃要回去,那样的话,以后我们这爷爷奶奶要看孙女,可能都没那么容易了。”向妈担心地说道。

    向爸一愣:“不会吧……”微顿了一下,咬牙道:“算了,他和小夏、小唐的感情怎么样,他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反正小燃是我们孙女,我们照看好孙女就行。”

    “嗯嗯。”向妈也点头。

    向坤自然能清楚听到后面父母的嘀咕声,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老夏她们居然在他于南极沉睡的时候,给他整出了这么个摊子来。

    他两手抓着向莘燃的小脚丫,慢悠悠地向日落的方向走着,问道:“爱丽丝,作为人类的感觉怎么样?”

    “很好呀!爷爷奶奶超喜欢我,对我超好!”骑在向坤脖子上的向莘燃两个小手轻抓着他的耳朵保持平衡,笑嘻嘻地说道。

    “那是做爱丽丝好,还是做向莘燃好?”

    “都好!”

    “那如果你只能选一个呢?你愿意做向莘燃还是做爱丽丝?”

    “我不选, w. 老板选!”爱丽丝果断地说道。

    “哈哈,不用选,不用选。”向坤笑道,“我以前没少让我爸妈闹心,你以后可得对他们好点。”

    “放心吧老板,爷爷奶奶说我比你小时候乖多了!向莘燃是世界上最乖最可爱的!”爱丽丝下巴微仰,得意地说道。

    “你有没有被人揍过屁股?”

    “我会向爷爷奶奶告状!”

    “你不是无敌的爱丽丝吗?”

    “我是可爱的向莘燃!”

    不论是后面的向爸向妈,还是旁边的路人,都不会想到,这看起来父女模样、其乐融融的一大一小,却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哦,现在是两个世界的掌控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