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高森

第674章 地中血海中的巨兽

    这些好处绝对可以打动人心,可问题是,这位睚眦之强,连狻猊都不是他的对手,丢了全身一半精血,还舍弃了脑袋,这才逃了回来。如此可怕的生物,我要怎么去对付他?

    “那么,我能做什么?”高黎问道。也许未必会去找麻烦,可问问总没有坏处。

    “我没没有办法反抗睚眦,因为我们没有你们的能耐。我们甚至没有半点战斗力,但是你可以。我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你看这个世界到处都是的大树,它们遮蔽了阳光,若是你能将这些书全部杀死,这个世界就将会重新被阳光笼罩。”

    “你们会死。”高黎说。

    “也许会,也许不会。”村长说,“血影人在刚刚诞生的时候,可从来没听说过被太阳晒了会死。”

    高黎道:“您知道?”

    村长笑道:“我当然知道。”

    说着,村长指了指这里的壁画:“这些东西,都是我祖先的作品啊,您看,就在这里,他们沐浴在阳光之下。”

    高黎仔细看了看,洞穴之上一个圆盘,放射着光芒,看似如此不错。

    “不过,这有可能是月亮。”高黎道。

    “假若是月亮的话,祖先不会专门刻画在这,因为我们在月光之下并无任何异常。”村长说。

    哦?反推啊。

    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即便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也不可能有本事杀光你这个世界所有的树啊。”高黎道。毕竟这里又不是浑身都是油桉树,随便一场大火就能烧他几个月。

    “亦或者,还有一个办法。”村长说,“地中血海,是睚眦的藏身之处。若是能让那里干涸,他就死定了。”

    “我有一个问题。”高黎道。

    “你说。”村长道。

    “你看我。”高黎张开手。

    “我在看你。”村长说。

    “您看我像是那种能在睚眦眼皮底下弄干涸地中血海的人么。”高黎问道。

    “您并不像,但是,我们可以。”村长说。

    高黎懂了,高黎这一次真懂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教你们如何像是我们这样战斗。”高黎道。

    “功法。”村长说,“你们是这样说的。”

    “您的意思是说,要我教导你们如何战斗,教会你们之后,你们自己去干掉睚眦?”

    “正是。”

    高黎呵呵一笑,道:“这、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我们学会了功法之后,可以摧毁这个世界遮蔽阳光的大树,可以极大虚弱睚眦的力量,这对你们北方人来说没有半点坏处!”村长说道。

    “你怎么保证你们掌握了这些能力之后不会反过头来对付我们呢?”高黎问道。

    “你不信任我?”村长问道。

    “我们莫非很熟吗?”高黎突然问道。

    村长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道:“是了,是了,是我的错。我们一直都从大师那里知道你的存在,可你并不知道我。在我看来,我们已经是是自己人了。是我的错,别见怪!”

    对于这位村长的表态,高黎不置可否,真假不好说。不过有一条可以肯定,反正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高黎道:“对于那位大师,我是相当尊敬的,毕竟我们来自同一个世界。可对于您,恕我直言,您对我而言就是个陌生人。我不能仅凭您的几句话就选择与睚眦为敌。毕竟,若是追根溯源,我和睚眦也是来自同一个世界,也许我能跟他好好谈谈。他想要回家,我也想回家,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有什么不能好好谈谈呢。”

    村长笑着摇摇头,说道:“如果是以前的睚眦,也许可以。可现在的睚眦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兽,他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甚至是我们的呼唤。”

    高黎道:“我打算去看看,会有什么危险吗?”

    村长道:“我不知道,听说不久之前来了另外一头巨兽与睚眦大战一番,结果被吸了全身一半血液,还不得不舍了自己的脑袋才离开。在那之前,那头巨兽高声呼唤睚眦的名字,结果睚眦并未理会它。当他降落之后,睚眦大人警觉,双方才开战的。”

    咦?到这地方,信息出现了偏差。李铁拳曾经说过,狻猊曾经和睚眦用听不懂的话吵架,可如今村长却说,睚眦没有回应狻猊。

    高黎注意到,狻猊给出了很多细节,他不确定这些细节是否是真的,若是双方没有任何交流,那么狻猊是如何知道的?莫非是推断出来的?

    “你确定,这位睚眦已经没有办法交流了吗?多久之前的事?”高黎问道。

    “十几年,不到二十年。”村长说。

    十几年?十几年前发生了什么?

    “这片大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埋葬的巨兽,意味着什么?”这是高黎最好奇的。

    “我不知道,当年睚眦亲自埋在四方,也许是为了镇守,也许仅仅只是埋葬。亦或者是某些阵势,我不知道。”村长说。

    “好吧。”

    好不容易来一趟,如果不去看看这位睚眦,高黎终归不甘心。

    “按照你们的说法,睚眦就在这片大陆的中心。”高黎指着壁画上的地中海说道。

    “是的,就在这。”村长说。

    “那么,我们去看看。”高黎说,“此去路上,可有危险?”

    “若是你不怕吸血鬼,那么这一路上你们就没有半分危险。这片世界上的所有血影人都没有任何战力,他们都不是你们的对手。若是你们能活着离开,请务必重新回到渔村,到那时,你们一定会信任我的。”村长说。

    “好,我答应你。”高黎说。

    “此去遥远,你们俩就别跟着了。”村长对琉琉和璃璃说。

    “村长……”两个女孩一脸哀求。

    “不行,他们俩没事,不代表你也没事。人家会飞,你们又不会,带着你们只能碍事!赶紧跟我回去!”村长威严,两个女孩不敢违背,只能恋恋不舍地走了。

    高黎和凌珑没有直接走,而是先直接腾空。头顶上是繁密的枝条遮蔽天空,高黎用刀子轻轻戳了戳,枝条并不如何坚韧,随便就划开一道口子。阳光透射进来,高黎钻出去,却发现上面有很多海鸟栖息,顺手抓了几只。便和凌珑在上面烤着吃了。神奇的是,那些枝条开始飞速愈合,自行恢复过来。

    “我们不如从上面走?”凌珑问道。

    在这上方十分空旷,毫无阻挡,若是从这里走,定然会非常顺利。可是以睚眦的能耐,岂不是会很容易发现他们?而且一旦发现,甚至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我感觉有点危险,还是贴地飞行吧。”高黎说。

    “好,听你的。”凌珑笑嘻嘻地说。

    “娘子啊,我感觉你好像挺高兴的样子。”高黎笑问道。

    “是啊,好像两人出去约会似的。”凌珑说。

    “那咱们这次的约会,可是稍微有点危险。”高黎说。

    “没事,我喜欢危险!”凌珑说,“越危险越好!”

    “为啥?”高黎感觉特奇怪,越是危险你哪好受的?

    “这样我就可以救你啦!”凌珑说。

    呵,有趣的女人。

    高黎和凌珑吃完烤海鸟,再想划开遮蔽的时候,却发现那枝条之上竟然有武极级别的真气防护!

    内部没有,外部却有?这真气竟然是单向的?

    高黎眼中的确如此。

    凌珑抽出剑,一剑划开,却发现没能切下去多少,而且在凌珑一剑之下飞速愈合!

    高黎将封脉指功法注入到自己刀锋之中,结果枝条迎刃而解。高黎和凌珑立刻跳下去,然后朝向大陆中央进发。

    这个世界没有地图,高黎能够依靠的,只有天上的卫星导航系统,它可以为高黎提供较为模糊的方向定位,足以保证高黎能够持续向着大陆中央进发。沿途,他们看到了很多村镇,甚至一些大城。然而令人疑惑的是,这些大城却并未诞生太过于繁荣的文明。因为这些大城仅仅只是看起来人口比较多,却没有什么太多丰富的物产。

    高黎他们仅仅只是路过,并未刻意停留。他尽可能不让别人发现他们的到来,以免惊动睚眦。

    南方大陆很大,高黎和凌珑一路几乎没怎么休息,也赶了两天,这才终于来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地中血海。

    远远地就能看到红光漫天,翻过山,就能看到那一望无际的红色海洋。

    能够被叫做血海,其面积必然无比广大。山脉向两侧绵延,稍微能够看到一点点弧度,然后消失在地平线的远方。

    若是按照洞窟壁画上的比例面积来算,保守估计也得有个几十万平方公里,这差不多相当于一个省了。

    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多血?这得造多久?

    没有想象之中的血腥味,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高黎总感觉这香气有点熟悉,却不知道究竟是从哪来的。

    这个星球大小和地球差不多,按照地球上的公式来算。此时高黎在海边高处,理论上大约能看到百公里之外。

    尤其是这里的血海时刻发出红光,将海面上的一切都照应出来。

    远方隐隐可见一个黑色阴影,如同海中的陆地。时不时有非常不规律的浪花来到岸边,伴随着浪花而来的,还有阵阵真气波动。

    停了好一阵,周围似乎没有任何危险。

    “怎么办?”凌珑问道,“下海吗?”

    下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想要不动用真气,自然没有办法直接漂浮在这血海之上。可这周围,又没有才船。

    正想着,却看到远方竟然缓缓飘过来一艘小船。船上跳下来两个血影人,这两人从船上拖着渔网走下来,来到岸边,摊开渔网,里面竟然是一条条红色的鱼。

    看样子,那些鱼特别凶残,两个血影人不敢靠近,便远远离开了。高黎这才注意到,原来下面有一条小路可以离开。

    眼看他们走了,高黎和凌珑跑过去,登上小船,然后立刻向着海中进发。

    随着小船逐渐靠近,眼前的阴影也在不断放大。

    那个浮在海中央的,可不是什么陆地山脉,而是一头大到难以形容的巨兽!

    远远看去,它仿佛是一条狼,匍匐在那里,却有一对龙角从耳朵后面延伸向颈部。

    是的,这就是睚眦。

    此时,这只巨大的生物就这么匍匐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一侧嘴角可以看到有伤痕。那大约是之前狻猊留下的。因为周围没有可靠的参照物,所以高黎并不知道这睚眦究竟有多大。随着小船逐渐靠近,海水的红光之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些生物在睚眦周围游来游去。如同跳蚤一般。然而当一只‘跳蚤’来到高黎小船线下方,那只‘跳蚤’的体积却堪比半个篮球场一般!

    这也太大了。

    来是来了,看也看了。

    可接下来呢?

    高黎再抬头看一眼睚眦的战斗力。

    结果这硕大的脑袋上孤零零地显示了一个‘?’。

    十分嘲讽。

    这根本看不出来啊。

    之前遇到狻猊的时候,狻猊身上的战斗力是一串联天文数字。可狻猊战败之后,却变成了‘???’。现在来到睚眦这边,人家更加简单,干脆只有一个‘?’。这啥,内存溢出吗?

    那咋办嘛?

    坐在船里,高黎有点为难了。

    就在此时,从船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内个,两位……你们谁?干啥的?”

    高黎回头一看,之间后面的船舱里,一个血影人正茫然地盯着他们。

    刚才,后面的舱隔里面有红色的血水,高黎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血海水用来养鱼的。却没想到,那竟然是一个血影人!难道说血影人其实是这样休息的?

    “我们景仰睚眦前辈许久,特地来这里瞻仰睚眦大人的。”高黎顺口胡诌。

    “是这样啊,可惜睚眦大人自从十几年前以来,就一直在昏睡之中。也就是不久前,和那个金毛狮子大战了一场,然后又一直昏睡。他不醒来,这血海之中滋生出许许多多虫子,我们每天都在拼命打捞,可费劲了。”

    那人叹息道,竟然没对高黎起疑心。

    “那么,如何才能叫醒他呢?”高黎问道。

    “我哪知道啊,也许,如同那个金毛狮子一样的巨兽来了,就行了吧?”那人说。

    高黎想了想,看了看,突然,他决定作个死。

    他摸出了那枚凝结着霸下精血的龙血晶,微微注入一丁点真气。

    刹那间,睚眦那只巨大的眼睛,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