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天下 孑与2

第一三六章孙传庭之死(1)

    第一三六章孙传庭之死(1)

    云凤回来的时候,才要发表一下她对施琅的观感,就听抱着云显的钱多多在一边呵斥道:“闭嘴!”

    这一声呵斥把她怀里的云显吓了一跳,从母亲怀里溜下来,就去找站在柳树下看天的云彰了。

    “说教你可以在背后与旁人可以议论自己的夫君了?”

    钱多多见冯英没有抓儿子跟云彰一起看天,就回头开始教训云凤。

    云凤低下头小声道:“他的样子其实还不错,就是黑了一些。”

    冯英在一边笑道:“海上的人终归都黑一些,只要五官端正,身子康健就是你的福分。”

    钱多多继续道:“你兄长对施琅的期望很高,什么一心一意为蓝田之类的话你不准说,也不能说,做好你当妻子的责任就好。

    既然他娶了你,你就是他的人,双脚就要站在他施家的立场上,咱们家没有打算把自家的闺女都给弄成密谍,再说了,你们也不够格。

    别让这些人因为你们对蓝田开始疏远了。

    云凤,你要记住,你即将嫁做人妇,管好你的嘴巴,收起你的小性子,你有一个强大的娘家这没错,但是,娘家越是强大,你就要越发显得平和。

    施琅将来的地位不会差,他起来了,你才显得荣耀,娘家的荣耀自从你嫁出去之后,就与你无关,你夫君给你挣来的荣耀,才是你能夸耀一辈子的事情。”

    云凤低头受教。

    钱多多扫视了一眼院子里剩余的云氏姐妹,哼了一声,就从地上捡起玩蚂蚁的云显,离开了后宅。

    她走了,院子里的其余姐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云凤咧开嘴正要跟姐妹们分享一下自己的未婚夫,就听冯英在一边冷声道:“你嫂子刚才说的话你当耳旁风是不是?”

    云凤闻言,立刻如同一个放了气的皮球一般没了脾气。

    “西南之地到底值不值得我们往里面投入太大的人力跟精力呢?

    我以为应当缓缓,如今,我们已经储存了六百万斤的铜料,而白银厂一地的贡献就超过了三成。

    与其将人力投向西南,不如优先发展白银厂。”

    段国仁的注意力历来在西北地上,因此,他对于云昭准备布局西南有些不满,认为这样做费力不说,收效太低了。

    就目前而言,蓝田县的人手是有限的,需要分出一个轻重缓急来。

    卢象升道:“历朝历代开国之时,都是先占据中原,关中,蜀地,两淮,两湖,大山西东,大河以北,定鼎中原之后,才会向四面扩张。

    用一代到两代帝王的时间完成天下一统。

    西南之地从来都是边角之地,只要中原一统,边角之地自然会闻风景从。

    老夫的意见与段国仁基本相同,只是在开发甘州,肃州还是大力向蜀中挺进,上有些许差别。”

    钱多多摊摊手道:“难道我们就任由李洪基,张秉忠他们继续胡作非为下去?如今,河南,庐州湖北,湖南之地已经被这些人弄得民不聊生。

    再放任他们肆虐天下,我们将来要收拾一个很烂的烂摊子。”

    韩陵山道:“不怕烂,就怕烂的不够。”

    云昭道:“我以为还是经营一下蜀中比较好,西南虽然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过呢,蜀中如今刚刚被贼寇蹂躏过一遍,而冯英又布置好了进入蜀中的计划。

    就难不如从易,先把关中,汉中,蜀中连为一体之后,我们再论前进的方向。

    徐五想跟杨雄两人认为此时西南叛乱迭起,正是我们掌控西南的好时候,我认为也是可行的,却不易大规模进入,可以让他们两个在那里尝试一下,看看效果再说。”

    决议在云昭发话之后,也就基本上确定了,柳城去草拟文书了,韩陵山趁机道:“我们再讨论一下施琅能否进驻潮州的事情。”

    云昭看看段国仁,段国仁遂道:“此人极为精通水战,总共进行了七场水战,他赢了五次,输掉的两次还是因为对我蓝田火器不熟悉的缘故。

    我以为,此人在战术上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已然是监控。

    他的副将人手我们需要仔细斟酌才好。

    这个人既不能影响施琅战力的发挥,也不能让施琅独揽大权,就目前而言,玉山书院中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手来做这件事。

    毕竟,水战对我们来说都很陌生。”

    卢象升道:“如果县尊没有更好的人选,老夫以为,孙传庭很适合这个位置。”

    云昭随即就把目光转向钱少少。

    钱少少叹口气道:“孙传庭的兵马增加了很多,战力却下降了,局面对他极为不利。”

    云昭皱眉道:“怎么说?”

    钱少少道:“孙传庭原本有六万秦军,虽然这些秦军不能与他起家的秦军相媲美,到底来说,还算是一支军队。

    不知为何,皇帝命孙传庭部将孙志秀率领五万秦军进京,又给他派来了十五万军队。

    现如今,孙传庭手中的军队人数达到了十六万之多。

    这可惜这十五万大军没有一个兵是他孙传庭能指挥的动的。

    这十五万人,分别是侯恂的湖广兵、杨文岳的保定兵、白广恩的山西兵、孔贞会的四川兵、刘泽清的山东兵、朱大典的南京兵,以及陈永福的河南兵。

    说起来这些兵都是征战多年、武器装备精良的主力部队。

    可惜,孙传庭真正能指挥的动的,也就他的一万兵马。

    所以,我很不看好他。”

    云昭看向卢象升道:“一个月前,皇帝不是还命孙传庭率领六万秦军与李洪基在汝州决战吗?

    怎么又会增兵,却调走孙传庭的本部人马?”

    卢象升面无表情的道:“将不知兵,兵不属将本来就是我大明的军律。”

    韩陵山道:“所以,当初你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部下,就是这样让人家一点点给糟蹋掉的?”

    卢象升闭口不言。

    段国仁笑道:“这就是卢帅举荐孙传庭就任施琅大军副将的原因?”

    云昭见卢象升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就挥挥手道:“那就等孙传庭与李洪基这一站的结果吧!”

    钱少少冷笑道:“不用等了。

    侯恂的湖广兵、杨文岳的保定兵、白广恩的山西兵、孔贞会的四川兵、刘泽清的山东兵、朱大典的南京兵,以及陈永福的河南兵还在原地没有开拔呢。”

    云昭愣了一下道:“李洪基在那里?还在庐州?”

    钱少少苦笑道:“李洪基已经到了许昌,距离汝州不足三百里。”

    卢象升抬起头道:“李洪基与孙传庭有血海深仇,这一次就是来取孙传庭性命的,所以,这一次孙传庭插翅难飞。”

    韩陵山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道:“既然配属的兵马还没有到,孙传庭为何要把手中的兵马先期撤往京城?”

    卢象升道:“兵部有给统帅部将直接下令的习惯,孙志秀应该就是接到了兵部文书,径直带着五万兵马走掉了。”

    云昭大吃一惊,连忙对钱少少道:“带孙传庭回来。”

    卢象升道:“五万大军走了,李洪基又带着几十万大军到了汝州,孙传庭麾下的一万兵马,现在要是还能剩下三千,就算孙传庭带兵有方。”

    “有孙传庭的书信吗?”

    云昭想了一下问秘书监柳城。

    柳城摇头道:“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收到孙传庭主动送过来的消息了。”

    云昭叹口气道:“看来老孙已经心丧若死了,钱少少,你走一遭汝南吧。”

    钱少少知道这事不能耽搁,三百里地,对李洪基的骑兵来说,一日夜就能抵达。

    卢象升却站起来道:“还是我去吧,这样孙传庭会觉得舒坦一些。”

    说罢,就站起身,匆匆的离开了。

    二月底的汝州,平原上的杏花已经开败,只有风穴寺的杏花还在开放,不过也已经开始凋落了。

    披着大氅的孙传庭从杏树下走过,裘皮大氅上就落满了花瓣。

    正前方就是大雄宝殿,孙传庭却没有祭拜的心思,背着手穿过回廊,最后站在热气蒸腾的温泉边上才停下脚步。

    天上的太阳红彤彤的,即便是不穿棉袄,也感觉不到寒冷,可是,披着裘皮大氅的孙传庭的心里却冷若冰霜,站在滚烫的温泉边上,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皇帝对他怎么样,孙传庭已经不是很在乎了,可是,孙志秀悄无声息的带着大军离开,让他彻底对这个世界寒了心。

    他本想在汝州与李洪基决战之后,就趁机归隐的,对于去终南山晒太阳这件事他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了。

    如果能与李洪基一战,自己不论胜败都能放心的离开,现如今,这比败军之将还要羞耻的场面,让他如何去面对关中的云昭呢?

    已经被他修整一新的汝州,以及城外布置好的那么多的防线,壕沟,现在全没有用了,只剩下两千多兵马的孙传庭明白,还没有开始作战,他已经败了。

    温泉边的水蒸气落在裘皮上,形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就像是孙传庭没有流淌出来的泪水一般。

    “孙福!”

    孙传庭低声呼唤一声,孙氏老仆就应声过来,弯着腰等待自家老爷下令。

    “告诉张合,他可以带着我的本部亲军离开了,我准备好了信函,他可以用这封信函敲开潼关的大门,有人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好去处的。”

    孙福对于老爷目前的处境似乎并不在意,低声道:“关中黑衣众还有两百人就在左近,老爷可以把他们招来,等张合离开之后,我们也回关中吧。

    夫人已经来了很多封信催促老爷呢,言说,老爷要是再不回去,关中的好位置可就没有老爷的份了。”

    孙传庭苦笑一声道:“你回吧,告诉夫人好好照顾好家里,这一次,我就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