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兴霸天

第三章 迟来的画卷,小师妹破碎虚空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这是第一印象。

    万众一心,西部大开发。

    这是第二印象。

    “很好!”

    黄尚很欣慰。

    邪王破碎虚空,离开得极为干脆,并没有为后续进行详细规划,一定要朝着自己的安排发展。

    因为他信任自己的徒弟。

    君剑没有让他失望。

    登基前十年,励精图治,稳定朝局,彻底打散原有世家,大力发展国力。

    登基十年后,国力到达鼎盛,内部的矛盾隐隐有了苗头,就毅然向外挥剑。

    这个时候,草原之上也搬来了新的异族。

    突厥被灭了,但还有吐蕃、党项、契丹、室韦、高昌、吐谷浑。

    大华皇朝没有赶尽杀绝,却也不会为了所谓万国来朝,天可汗的虚名,许以大量财富技术,壮大潜在敌人。

    君剑施行的,是教化之道。

    我教你学。

    然后再收收学费。

    比如青壮劳力,天赋弟子,珍惜材料啊!

    什么,你不听课?

    呵呵,呵呵呵呵!

    关键在于,配合着教化,还有基础建设。

    修路,建城,将有效的国土不断壮大。

    雄奇的山水,耸峙的高山,浓密的森林,延绵的树木,都不是阻碍。

    无论是何等崎岖难行的道路,在鲁妙子的机关造物“基建”系列下,都只是工期长短的问题。

    如此,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历来中原皇朝,都是被动承受草原部族的侵略,打过来了,甚至打进来了,再出兵抵挡。

    不是他们没有反击的能力,而是反击的成本太高。

    汉武帝马踏匈奴,荣光的背后,是汉朝国力的凋敝和百姓的凄苦。

    固然有穷兵黩武,兴起无谓之战的原因,主要还是战利品稀少,完全是为了战胜敌人而去打仗。

    毕竟中原地大物博,周边穷山恶水,就算胜利了,能得到什么呢?

    草原的皮毛吗?

    那些地方,都没人去占据的。

    可现在,浩浩荡荡的西部大开发展开了。

    当一具具机关造物开赴,以飞马学院为首的全国各地工科生,奔赴前线,开始改造环境,建设城池,贯通贸易,甚至开设旅游景点,背后带来的滚滚利益,让越来越多的势力参与其中。

    大华的国土,正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扩充。

    由东到西,一个又一个国家和民族被教化。

    何必万国来朝?

    万国都是我的!

    “青帝的机关术确实厉害,和鲁妙子的天赋结合,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黄尚对于自己留下的国家完全放心了,把视线落在这些机关造物身上。

    犹记得他离开时,鲁妙子的机关术还处于生活用品阶段,大部分都是无星级物品,一星级二星级可用于战争中的数目不多。

    而现在,已经完全支撑起了一个国家的开拓,一星级二星级数目就不说了,三星级的机关造物,数目过千,很多对外战争,都不需要大部队开动,只要机关造物冲锋,那些小国就屁滚尿流,纷纷投降了。

    确实依旧突破不了超凡脱俗这道门槛,但别忘了,黑魔的神魔造物,也不过是三星级。

    主神殿将三四星分割开来,就证明了这道线绝对不是随便跃过的。

    当然,黑魔的神魔国度内,能有百万黑魔军团,而这数百台三星级,是一位机关大师,数座学院,十数个相关专业,数万人才,数十万从业人员的辛勤和汗水换来的。

    全世界为此受益,同时全世界也反哺。

    于是乎,世界的平均实力,开始带动。

    以前三星级的宗师级别,满打满算不过百人,现在翻了十倍,功力更必须达到一点五个曲傲左右,否则都不好意思出去说自己是宗师。更新最快 手机端::

    黄尚将之和风云世界的魔器相比,对于世界升阶,体会更加深刻。

    一个细水长流,一个揠苗助长。

    多体系不是无法融合,但一定要有粗壮的主干,让主次分明,将自身的优势保留下来,再吸收外来新血,化作枝芽,让大树变得越来越枝繁叶茂。

    否则本末倒置,繁盛的枝芽反倒会吞噬主干的营养,最后让整棵大树轰然倒塌。

    好在风云世界的主要目的,就是抵挡千秋大劫,为此不惜透支未来的发展,现在也开始恢复正轨。

    黄尚乘着战神殿,遍览了大华的发展,很是满意,开始寻找合适的卧底成员。

    刘秀出于天龙世界,是继黄裳之后的三元魁首,能力、性格、责任心、经历一一不缺,才被选上。

    要的就是顶级人才。

    唯有这类人,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最稳健的步伐,在主神殿脱颖而出,将来成为左膀右臂,再竞争一下官员位置,找个庸才来,不见得暴露的几率变小,反倒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黄尚略加沉吟后,战神殿朝着帝踏峰飞去。

    到了慈航静咖上空,俯瞰下方,发现这里变化不大,只是没了最熟悉的人。

    看着佛堂,感到仙门的去向,他知道,包子头已经破碎虚空,去追寻自己的脚步。

    这个世界破碎之人,应该会去往【长生界】,他早已沟通过世界意志,加以锁定照顾,以方便日后相见。

    而现在师妃暄接任咖主之位,山上的弟子反倒变少了。

    两个原因,第一是世间的孤儿变得越来越少,哪怕爹娘出了意外,十岁以下的孩子,也会得到各自官府和书院的妥善照顾;

    第二则是静咖开了不少分部,成年的弟子大部分成了网管,在各地的业务越来越火爆,留在总部的自然变少。

    所幸年轻一辈都在这里,黄尚在新的小萝卜头群里选了选,发现不少好苗子,只是距离师妃暄和婠婠那种惊才绝艳的,还要差上一些。

    他转了一圈,又往建康城下的召唤师峡谷飞去。

    这里依旧是古色古香的峡谷,多了许多保障生活的机关造物,宅得更彻底外,改变并不大。

    “她还没走吗?”

    第一时间发现小师妹的气息,黄尚看向她所在的小院,发现院外挂着一幅空白的画,题着诗。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他读了两遍,有些感慨。

    没想到小师妹也学会抄诗……呸,没想到小师妹还挂念着那件事。

    他的神魂飞下,手掌一招,一支画笔落入手中,刚要作画,突然发现另一间院子里,传来一道略显木然的声音:“阿福启动!”

    这个名字就够怀念的了,关键在于,那里还诞生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

    “道心种魔大法?”

    黄尚生出了好奇心。

    当年他为了收集魔门两派六道的《天魔策》,也算是花费了一番心血,最后还是得可爱的轮回者帮忙,才大功告成。

    他并不准备学习道心种魔大法,只是触类旁通,以补全自身的不死印法。

    而这门功法确实如传闻中那么诡邪神奇,后来圣门中也没什么人修炼。

    毕竟门主将许多功法都修改过,有堂皇大道不走,何必去学习那种偏执的功法呢?

    倒是多年之后,有弟子学习了道心种魔大法。

    他朝那里看去,目光穿透墙壁,发现正在修炼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

    个子不高不矮,穿着晋阳学院的校服,胸口佩戴着优秀毕业生发放的徽章,颜值平平无奇。

    她的周身隐隐有一层波纹扩散,循环交互。

    即便如此,道心种魔大法还是没有练成,顶多是小成的地步。

    不过这少女种魔的目标,直接是这方天地,其中包含着天魔力场、紫气天罗等等绝学的影子。

    “自己拿自己做实验吗?胆大包天!”

    “好在有阿福系统。”

    黄尚微微点头。

    这个阿福正是为了纪念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具人,而是柳下惠人工智能“陈世美”中提取出来的一种反馈机制。

    为什么召唤师峡谷和慈航静咖强者辈出?

    因为她们得到了真正的快乐,反馈的机制让心灵处于极为活泼的状态中。

    这对于一个心灵修为占据相当大比重的的世界,是极为重要的。

    而早在邪王破碎之前,黄尚就将这种反馈机制剥离出来,命名为“阿福系统”,能够辅助使用者,不断进行各种刺激尝试,寻找出最佳的练功路线。

    这同样是特供版,对于这个世界最合适。

    中武世界,其实是有些尴尬的。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它们有了浓郁的天地元气和去往外界的仙门通道,偏偏达成难度又是高到没边。

    因此历代无数惊才绝艳之辈,都有许多尝试架设,使得功法十分惊艳,想他人之不敢想,为他人之不能为,许多功法都能和高武无缝连接,但缺陷又巨大,别说魔门的种种武学,即便是佛门的《慈航剑典》,那闭死关,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鲁妙子强大的机关造物,刺激了武者的进步,否则连个死物都不如,实在太过丢人,而阿福系统的上线和普及,才是进步的强大支持。

    现在屋中的少女,也在用炮王系统,不断尝试各种运功路线,和当年邪王把玩一样,进步神速。

    刚刚练到一半,外面几个年轻弟子,背着学袋,蹦蹦跳跳地走过。

    为首的女孩喊道:“江茗,我们去建康书院的图书馆看书,你也去吗?”

    少女收了功,慢吞吞地走到窗子边,那速度跟无名有的一拼,一字一句地回道:“明月,你太玩物丧志了!”

    “切,整天就知道打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晋阳书院新上线了一种‘钉钉系统’,已经在各大书院普及,让我们在线上打卡学习,作业翻倍,我可喜欢它了!”

    “是啊是啊,我昨天还给它打了一星好评……”

    那几个年轻弟子切了一声,一溜烟朝谷口跑去。

    唰!

    刚到谷口,一条天魔丝带飞出,一颤一绕,众人往前一扑,摔了个狗吃屎。

    书袋飞了出去,有几本书掉了出来,沾上了泥土,顿时有孩子的眼眶就红了,抱在手中,呵护备至。

    “师父!”

    而另外几人则看着赤足精灵走出,知道闯了大祸,面露不安,尤其是为首的女孩,就想往婠婠怀里扑:“明月知道错了……”

    “上钉钉,上钉钉,就知道上钉钉!你们满脑子都只有钉钉吗?学习那么好玩吗?就改不掉吗?”

    婠婠拿一根手指抵住她的脑袋,不断点着,恨铁不成钢地道:“我马上就要退役了,你们还不好好努力,圣门断了代怎么办?看看江茗,她已经预定下一届最强王者的位置了,你们怎么就不知道为我争一口气,赢过师妃暄的徒弟端木菱?”

    “慈航的姐姐们,也在钉钉上学习啊,我昨天就看到端木菱给了一星好评呢!”

    明月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说话,看着江茗靠在窗户上,木着一张小脸,心中忿忿。

    为什么你不是阴癸一脉的,而是邪极一脉的啊,那样我们就不会被比得那么惨啦!

    现在魔门早就不分两派六道,但各大分支之间还是有隐性的竞争关系。

    而这个少女是邪极宗四大宗师最喜欢的传人,经典的别人家孩子。

    明月不开心,黄尚看着江茗,倒是暗暗点头。

    知道抵抗学习的诱惑,一看就知道有培养前途。

    当然,正如刘秀经过了重重考验,甚至筛选掉了另外几位竞争者,才有了如今的成就,江茗也只会是选择之一。

    黄尚将战神殿停在上空,对于她的修炼默默给予了帮助后,提起画笔。

    “咦?师父?”

    半响后,婠婠教育完自己不成才的传人了,突然轻咦一声,就见一道白衣倩影来到了屋外,看着外面的一幅画。

    画中有一位女子,倚在树上,静静地看着院中一人,平安喜乐。

    旁边的诗则换成了:“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女子看着这幅画,眸子清亮。

    “师父今天笑了。”

    婠婠以前看到师父,都是独立中庭,久久望月。

    今日却不同。

    她醒悟,走上前去,轻轻抱住了她。

    女子摸了摸她的头,带着画,转身回屋。

    是夜。

    魔门之主,破碎虚空。

    ……

    (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