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兴霸天

第二十四章 神通变化,惟妙惟肖,终于有六耳猕猴那味了!

    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这句话有不少解释,各有各的道理,但后半句基本都用于上层法术不能胡乱传授,以免隔墙有耳之意。

    可此时,黄尚六耳耸动,上达九天,下至幽冥,三界六道,所有大能讲法修炼时,都可被他所闻。

    同时,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自然也避开因果之道,连大能亦不能查。

    从某种意义上,大能的法也传不到他的耳中,可免疫追溯。

    这就是法不传六耳!

    不需要你们传,一切神通法术,由我来听!

    而我愿意听的,我才听,不愿意的,你不能强说!

    “这个神通,真是霸道!”

    黄尚很清楚,六耳猕猴原本的强度,绝对没有到这个地步。

    这是主神殿暗暗帮助,把他当成窃听器使用呢!

    免费窃听界内动向,想得很美。

    不过黄尚也很满意。

    因为这门神通也可以用来找炸弹,窃听大能动向,看看哪些被渗透,吃里扒外!

    “再好的神通,还是要有法力支持,我如今的五百年道行,不可能长时间窃听,只能找一些关键节点!”

    “试试吧!”

    黄尚开始试验。

    神通哪怕没有局限,他也有极限。

    先吃窝边草,听一听万岁狐王的动向。

    在积雷山中央,这老爷子正被一群女狐狸经围着。

    “父王,你就把那和尚招来当女婿吧,大姐可喜欢他了!”

    “是啊是啊,大姐还是第一次动心呢!”

    “那是灵山如来佛祖的二弟子,你们别胡闹!”

    “佛祖二弟子怎么了?不能还俗吗?”

    “我看他起初不愿,近来跟大姐也有说有笑呢!”

    狐狸精们莺莺燕燕,叽叽喳喳,一副天真烂漫的姿态。

    这群狐狸精,其实挺正经。

    魅惑是九尾狐族最普遍的天赋神通,久而久之,难免往那个方面发展,但并不是唯一的选择,身为万岁狐王的女儿们,她们根本不需要以色娱人。

    只是这回的目标,令万岁狐王吹鼻子瞪眼,再是女儿奴,也不敢打那位主意。

    “狐狸精馋金蝉子,看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很遭妖精喜欢啊……”

    黄尚微微一笑,往远处辐射。

    倏然间,跨越千山万水。

    还不是量子阅读那种跨越,而是详略得当,每过一处,都能听出那里有哪些强者在开讲,气数强弱,自动排名。

    这也是主神殿的能耐。

    “我的神魂来自界外,之前才能对于此界生灵的气数这么敏感。”

    “现在主神殿算是加强了这点,嗯,这样一来,我下面表现出气数方面的能力,也不用担心露出破绽了……”

    “主神殿,好哥们!”

    哥们的宝座,瞬间换了。

    世界意志已是残花败柳,还是主神殿娇艳欲滴。

    黄尚默默给主神殿点了个赞。

    然后他调整了状态,给自己嘴里含了一颗纯阳救苦丹,开始往火焰岭的方向而去。

    根据万岁狐王所言,那里应该是浮屠山,也就是原剧情里,乌巢禅师见唐僧一行的地方。

    当时黄尚根本没有往那个上面想,现在按照地理方位,还真是……

    只可惜西牛贺洲太大了,单看原剧情,很多地方的具体位置无法判断。

    西游剧情是几百年之后了,沧海桑田,许多地势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

    比如现在没有火焰山,火焰岭则是那时的浮屠山。

    这也给他提了个醒,不能受惯性思维所限,还是要从多方面观察。

    “这浮屠山不错诶!”

    很快,浮屠山到了,黄尚故地重回,突然发现,这里挺香。

    那一次来,只顾着收集纯阳真火,没有仔细观察,这浮屠山真是块宝地。

    天地元气的浓郁就不说了,由于天火之威,没有生灵居住,还极为纯净。

    不像积雷山九尾狐生活了数千年,难免带上了狐狸精的味道。

    黄尚绕了一圈,往山中深处听去。

    果不其然,里面别有洞天,长着一棵古怪的巨树。

    那巨树好像被雷劈了,从中央断去大半,表皮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只有一根粗大的枝干斜斜地延伸出来。

    “老歪脖子树?”

    “呃……好吧,是扶桑树……”

    黄尚听到了那根枝干顶头,搭着一个乌黑的鸟巢,里面端坐着一位身影。

    想来就是乌巢禅师了。

    乌巢禅师此时并未传法,却在修炼,无形中向着身体内部的细胞传递法门,六耳立刻开始窃听,只觉得一轮昊日,照耀天地,降下无穷的天火。

    太阳的光和热,可以带给万物生命,却也可以带来毁灭与终结。

    万灵生灭,一念而定。

    这就是上古妖圣,金乌!

    可以化身太阳的可怕存在!

    而上古时期的金乌,所做的只有毁灭,但此时的乌巢禅师,还有佛门的创生之力,形成生死轮回,道行更加深厚,到达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黄尚继续聆听,发现乌巢禅师修炼的,正就是《波若心经》,还有自己从纯阳真火领悟的天火变和金乌变。

    当然,水平比自己高到没边。

    这就难受了。

    “力敌是别想的,好在金乌入了佛门,无形中也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枷锁,还有机会。”

    这些和尚行事,甭管是不是真慈悲,都必须有个由头,不能无缘无故地痛下杀手。

    黄尚有了主意,悄然退走。

    前后也不过数息时间,但他的法力已经几乎耗尽,幸亏含了一枚救苦丹救急。

    果然这门神通,对于法力的耗损极大。

    不过效果极为惊人。

    堂堂一尊妖圣,被从里到外听了个遍,就像是医生用听诊器在身上按了一遍,自己却一无所知。

    这剧情太熟悉……呸,这神通太给力了!

    “很好!”

    收回窃听器,黄尚睁开眼睛,陡然一跃,跳出丹炉。

    一道煊赫的光芒冲出,守着丹炉的小白龙和九头虫惊喜地围了过来。

    果不其然,黄尚一个跟头翻了出来:“祝本大王一岁生辰快乐!”

    九头虫:“???”

    小白龙一怔,倒是反应过来:“对呀,我也是一岁生辰耶,还不祝本太子一岁生辰快乐?”

    两个满周岁的宝宝各自道了快乐,哈哈大笑。

    可小白龙感受到黄尚身上的大妖气息,又不开心了。

    五百年道行,是真的可以称为大妖了,千年道行则是实打实的妖王,万年是妖圣,而小白龙丹药不缺,但龙族的限制让他在道行上面无法涨得这么快,顿时觉得自己成了垫底,闷闷不乐起来。

    “别担心,这不算什么!”

    黄尚微微一笑,安慰道:“你倒霉日子还在后面呢!”

    小白龙大怒,熊孩子脾气起来,张牙舞爪,上来就要单挑:“你又嘲笑我!”

    哪怕打不过也要打!

    黄尚按着他的龙角,正色道:“并非嘲笑,你们龙族的处境确实如此,我是看到了你的气数,若不得改变,将来的处境将极为凄惨啊!”

    小白龙一怔,咬着牙:“本太子不信!”

    其实已经信了,毕竟他出来就是为龙族找出路,而根据他对黄尚的了解,这位骄傲非常,不会危言耸听。

    所以……

    是五百年道行的天赋神通,觉醒了此类能力吗?

    九头虫知道自己没有这份亲密的交情,一直在边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但听到这里,也忍不住了:“大哥能看到气数?看看我的行不?”

    黄尚转向这边,细细凝视他片刻,开口道:“你想先听真话,还是先听假话?”

    九头虫心想得先有个心理准备:“先听假话吧!”

    黄尚道:“你没有气数可言。”

    九头虫面色一变,然后想到是假的,顿时开心起来:“那真话就是我气数很旺?”

    黄尚摇头:“不,你倒欠天地气数。”

    九头虫干笑起来:“大哥,别开玩笑了行不?”

    黄尚歪了歪头,手中出现一根黑棒,点在地上,绕着九头虫转了一圈。

    造型和孙悟空给唐僧划圈是一样的,但效果却截然不同。

    一个是守护法术,另一个是显形法术。

    气数不自查,即便是黄尚自己,也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气数,只能通过种种方式得出结论。

    既然如此,也让九头虫看一看,整个天地对他的态度。

    随着光圈闭合,九头虫眼前一花,突然发现,正有一缕缕淡紫色丝线,从自己的体内逸散出去,向着天地而去。

    那是先天五运中的气运。

    但凡气运,都是从茫茫天地中诞生,注入到生灵体内。

    生灵体内逸散气运,反哺天地的,怕也是头一遭。

    天地:九头虫,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Skr~

    九头虫:(◎_◎;)

    噗通!

    下一刻,九头虫缓缓瘫倒下去。

    堂堂鬼车后代,都鸭子坐了,可见他的绝望。

    不给好运就算了,还要不断剥夺,这换谁谁不绝望?

    气数不是命运,是有升有落的,可以靠着自己努力涨上去。

    但如九头虫这样的,涨也没用,只是一时的,很快就会被天地吞光,重新变成老倒霉蛋。

    所以原剧情里,他好不容易当上万圣龙王的上门女婿,也就几年,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路过了。

    除了他自个儿,全家死绝。

    九头虫不知道未来,却也可以想象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切,荡然无存后的悲凉与绝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救救我吧,小弟愿做牛做马!”

    小白龙也有些同病相怜:“能帮帮他吗?”

    妖族没有那么多欲擒故纵,黄尚不卖关子,直接一指纯阳真鼎:“进去!”

    九头虫猛一点头,真的往里面一跃,嘭的一声鼎炉盖上,纯阳真火开始焚烧。

    不多时,里面就现出了一个九头怪鸟之形,尖声嘶吼,奋力挣扎。

    小白龙咽了下口水,条件反射似的往里面添加作料。

    黄尚倾听他的身体构造,生命波纹,设计地煞七十二变之鬼车变。

    有了法不传六耳神通后,他对于生命构造的分析能力大幅度上升。

    只要有目标可供研究,完全有信心将变化提升到第三层。

    他将变化分为四个档次

    第一层相貌体征;第二层对应能力;第三层生命波纹;第四层气数大运。

    前两层其实是克隆范畴,第三层涉及到灵魂,第四层就是连天地都考虑进去。

    如果四层都达到,那就是完美无瑕的变化。

    黄尚认为,这种完美无瑕是理论上的,再是神通无边,也没可能完全变化成另外一位存在,只能说在一定的时间内,做到真假莫辩。

    比如变成玉帝、如来,那天庭之主、佛教之主的气数,就难以承受。

    强行变化,恐怕弹指刹那之间都维持不住,就被承受不起的气数压垮。

    这是变化成大能的限制。

    不过现在的九头虫嘛……

    估计天地也没想到,会有家伙主动愿意变这个倒霉蛋。

    都是往好的变,就你与众不同,往坏的变……

    那就来呗!

    ……

    “够义气!”

    在小白龙的注视下,黄尚参悟了三天三夜,按照九头虫变化,也变作了一个九头怪鸟,然后就感到天地间一股股莽莽大力降下。

    那不是纯粹的力量,而是无穷的怨气、业力、恶报,综合反馈过来的一种无形束缚。

    任你神通再高,若不能跳出三界五行天道范畴,都必须承受这种祖上和族群带来的恶果。

    原本只有一个欠债的,现在多了一个,天地很开心,立刻给安排上。

    地煞七十二变之天煞孤星-老倒霉蛋-鬼车变!

    无名默默路过。

    而鬼车虽然早就化成了灰,但也蹬棺材板了。

    好歹也是上古妖圣,变化成他,居然不是为了毁天灭地的战斗力,而是冲着老倒霉蛋这点去的!

    太欺负妖了!

    “这鬼车太强了,我变化的持续时间不行啊……”

    不过还是有缺陷的。

    鬼车的战斗力极强,他的五百年道行,最长只能维持鬼车状态百息时间。

    这样肯定不行,黄尚敲了敲纯阳真鼎,让九头虫出来:“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九头虫冷不防看到另一个九头鸟,吓了一大跳,然后感觉了一下,面露狂喜:“轻松多了!”

    没有伤害就没有比较,以前懵懵懂懂,现在才发现,有一起欠债的多好!

    黄尚道:“我维持不了这个变化多久,你若是舍得,取一个头来!”

    九头虫闻言面色数变,狠狠咬了咬牙:“好!”

    说罢,他伸手抓住自己的脖子,啪叽一声,将自己的一个鸟头连带着脖子,一并拧了下来。

    九头虫有九条命,脑袋不是致命要害,斩断一个脑袋,还能存活,但随着每一个脑袋被灭,他的实力都会随之下降。

    所以在原剧情里,九头虫的第一个头被哮天犬咬掉后,知道事不可为,立刻逃亡,而不是傻乎乎等到头被咬得七七八八了,再逃跑。

    现在他自己掰下一个脑袋,就算后面能长回来,现阶段也是元气大伤,可以说够狠了。

    妖族就是爽快,黄尚拍了拍九头虫的肩膀,又把他摁回纯阳真鼎内,开始参悟神通。

    这回有了原主身体的一部分,情况又不相同。

    一天后,在小白龙眼中,一尊相貌与九头虫不同,但种族一模一样的鬼车后裔出现了。

    黄尚摇身一变,以另一幅姿态站起身来。

    神通变化,惟妙惟肖,终于有六耳猕猴那味了!

    黄尚满意地看着自己,对着小白龙道:“你们就在此不要走动,我去报个小仇,去去就回!”

    小白龙哦了一声,看着鼎内的九头虫,咽了下口水:“也挺香的……”

    ……

    五绝岭。

    之前被打得崩塌的山谷,已经恢复,还将雾雨山的灵气带来,变得峰峦叠翠,烟雨朦胧,档次直线上升。

    数万小妖重新聚集,欢庆着新新新大王的到来,其中土地神俨然在列,点头哈腰,赔笑着饮酒。

    没办法,在座的都是千年道行的妖王,别说他只掌管万里之地,就算是那名山大川的,也得礼敬!

    他们这些底层小神,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妖王真要震怒了,哪怕死不了,一番蹂躏也是没有问题,何必白白受苦呢?

    “那妖圣遗物,竟然被个小妖夺走,真是可恨!”

    “不讲那晦气事了,满上!”

    “喝!”

    此时百眼魔君端坐于主位,客座是三位相貌有些相似的大汉,正是他请来的援兵,三位犀牛精,辟寒大王、辟暑大王和辟尘大王。

    这三兄弟的天赋神通也极为惊人,最妙的是不涉及毒功,取了钦原的毒刺并无作用,因此百眼魔君才邀请他们前来,没想到扑了个空。

    百眼魔君并不甘心,又写书信,去请了一位擅长天机推算的,等待那好友前来推算那小妖的下落,再带着三个犀牛精一起,将小妖满门灭了,夺回妖圣遗物!

    “报!外面来个道人!”

    正饮酒作乐,有统领上前禀告。

    “莫非是本座好友到了?”

    百眼魔君闻言大喜:“快快请他进来!”

    那统领有些胆怯地道:“大王,那道人有言,他身份尊贵,要你出去迎他!”

    “这不是本座好友说的话!”

    百眼魔君怒哼一声:“他可有报家门?”

    统领禀告:“他说没有诗词,只有诗名!”

    “什么诗名?”

    “《鬼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