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zhttty

第三十六章,第三十七章:质变和决绝

    昊和艾伊再次从玄黄舰中闪烁而初,昊天战体转变当场,艾伊带着三本真典也融入到了这战体之中,而这一次一进入到昊天战体里,艾伊立刻就说道:“天,把昊天镜的权柄全力集中向我,我有一种预感……”

    昊也不迟疑,那怕艾伊的话音还未落下,他已经停下了对昊天战体本身的解析,转而将昊天镜几乎全部明晰功能都转移向了艾伊。

    在这么多次的时间回溯中,因为昊天镜,不,应该是金丹能量每次都会被回溯,所以昊使用昊天镜几乎没有任何限制,一是简单的明晰功能,这是使用金丹的能量储备,二是对所接触到的事物进行追根溯源的返本明晰,这种就会损耗金丹本质,而在这时间回溯中,因为不必担心金丹的损耗,所以昊每一次都是普通明晰与返本明晰全都用上了。

    这么多次的时间回溯,算上全部时间的话,差不多也有接近两个小时左右,昊对于昊天镜的各种能力,操纵,控制,以及上限等等都有了清晰的认识。

    昊天镜是先天灵宝,其本质是明,明晰世间一切之根本,除了这个,用于战斗方面的辅助能力就比较匮乏了,只有超限度的提高使用者控制力,以及临阵解析敌方力量本源这两方面,昊天镜的作用更多的在于平时的自我提升。

    而且昊也发现了,随着他实力的增强,昊天镜的可使用强度也在增加,单位时间内的解析强度,解析范围,以及解析深度等等都有所提升。

    这时昊天镜全力集中向了艾伊,让艾伊整个人都有一种失神感,无穷量的信息在她眼前呈现出了真实,以至于她的精神几乎全部被这些真实所占据,当下她只能够艰难的说了一句向高阶圣位冲去,她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昊不用她说也会如此去做,因为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到达伊露维塔身边,这时候他立刻就控制昊天战体冲向了天空上。

    而在天空上,五名高阶圣位依然直接放出底牌,五道高阶圣道横空而出,直接侵入了伊露维塔的圣道中,将其分割杀死,同时这五道高阶圣道也毫不停息的碾压而下,将昊天战体也囊括在了其中。

    五道圣道的侵蚀,昊天战体也仅仅只在其中坚持了十几秒时间,当下昊与艾伊又一次死亡了。

    但是这一次时间回溯归来,昊带着艾伊再次出到了舰船外,艾伊祭出的真典却有四本了,三本都是她之前解析出的普通圣道真典,而新出现的这本真典还带着虚幻,仿佛是影子一样,连全本都没有呈现完毕,但是光是具现出来,这本真典就带着巨大威压,艾伊甚至在具现出来的同时,她的耳鼻口都有鲜血渗出,皮肤表面也是大量细微伤口。

    这时,另外三本彻底具现出来的普通圣道真典,围绕着这本虚幻真典环绕不休,仿佛是卫星围绕恒星在环绕一般,这股莫名威压才稍微缓和了一下,当下艾伊也不言,带着四本真典就投入到了昊天战体之中,与此同时,在天上的五名高阶圣位中的一尊,他的圣道外相就是一片浩瀚无垠的星河星空,在艾伊具现出拿本虚幻真典时,他的圣道莫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与其余四尊高阶圣位的圣道一起围攻向了伊露维塔。

    而当艾伊一融入到了昊天战体中,整个昊天战体的青金色躯体立刻变成了流体,有手有脚的巨人变成了一滩液态物质,有大量的雷霆在这青金色液体中浮现,此雷霆呈纯白色,只是闪烁之间就将周边空间霹打得了扭曲震颤,然后又有奇特的火焰自这青金色液体中燃起,这火焰也呈液态,仿佛是由纯粹能量所构成,自青金色液体中浮现燃烧而出,同样一燃烧就扭曲着周边的空间。

    与此同时,这团青金色液体爆发出了恐怖的吸扯力,游离在洪荒大陆空气中的游离能量与游离粒子,开始疯狂的向这青金色液体凝聚而来,甚至因此都形成了飓风龙卷风一般了,以青金色液体为中心,方圆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公里范围内的游离能量与游离粒子都被吸扯入了这青金色液体之中,渐渐的,这青金色液体中的金色开始减少,越来越多的液体变成了青色。

    待到整团液体中的金色全部消失时,一只手臂从液体中伸了处理,然后是头颅,然后是躯体,整团青色液体变成了一尊约莫二十米高度的青色巨人,仿如青天一般的颜色,清之又清,纯之又纯,一丝杂色都没有。

    这一切看似漫长,其实从昊天战体变成液态,再到纯青色的昊天战体重新出现,前后也不过三四秒时间而已,这时伊露维塔依然还在反抗五道圣道围攻,但是她显然已经筋疲力尽了,很快就会再次被五名高阶圣位分割死亡。

    但就在这时,一道青电闪过,二十多米高的昊天战体出现在了伊露维塔身前,直到昊天战体出现之后,在刚刚昊天战体所站之处,那里的空间才猛的炸裂开来,顿时就有地风水火从中迸发而出,然后从这处开始一路的空间炸裂,形成了一条从下向上的轨迹线,一条地风水火齐涌而出的轨迹线。

    这条轨迹线直撞入到了一名高阶圣位的圣道之中,从正面将其穿透,直接抵达了伊露维塔的所在,而这时,五道高阶圣道依然碾压而来,伊露维塔就看到这青色战体伸手往头顶上一抹,一面青色镜子就出现在了他手中,之后还没等伊露维塔回过神来,这面镜子就绽放出璀璨青光,青光如有实质般直接落入到了她眉心里。

    只是一霎那间,伊露维塔只觉得识海之中猛的一震,她感知所及之处的一切人,事,物,圣道,无穷量信息都往她识海里灌注而来,然后面对五道高阶圣道围攻碾压,她下意识的伸手向前一指。

    “这是不破之壁。”

    就在伊露维塔身前,翠绿色的能量自动凝聚,然后从中就虚空诞生出了荆棘来,这荆棘迅速生长,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化为了荆棘之壁,同时向着上下继续生长,直接将昊天战体与伊露维塔本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这荆棘看似脆弱,但却坚韧得异常,任凭五道圣道都轰击其上,这荆棘也只是慢慢的枯萎,最关键的是,在荆棘的根茎处直接扎入到了虚空里,它枯萎一节就重新生长一节,一时间居然让五道高阶圣位的圣道都难以寸进。

    “先天灵宝……居然是先天灵宝!?”伊露维塔和五名高阶圣位,甚至是在地面的精灵之宗都同时说道。

    其余人也就罢了,伊露维塔是亲自感受到这先天灵宝功能的人,短短一两个呼吸间,她就仿佛跨越了千年累积时光一般,直接就用出了接近权柄级的力量,这正是源自她的创造规则,自然中就带着一丝先天意味在其中,这非得是千年甚至更久的累积,靠着水磨功夫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先天灵宝的功效简直就是惊天动地一般,虽然伊露维塔立刻也知道了这先天灵宝明的核心,除了明晰以外并没有攻伐之能,但是那怕没有攻伐之能,甚至必须易碎轻放,这件先天灵宝也足够惊天动地了,伊露维塔可不是昊,她立刻就知道这件先天灵宝至少都是东皇钟,河图洛书,不周山这个级数的最顶级先天灵宝。

    这还不算,伊露维塔可不是昊或者艾伊,她现在的本质可是高阶圣位,随着使用者的强弱,使用方法的不同,昊天镜所呈现出的功效也是不同,就刚刚一两个呼吸间,昊识海中的金丹都已经要濒临破碎了,能量也几乎要消耗殆尽,可想而知伊露维塔到底知晓了多少东西。

    她立刻急急的对昊说道:“天,收回这先天灵宝,你能够使用的能量不多了,我已经知道,这还有大用,而且我们还是挡不住这五名高阶圣位的围攻,便是我现在可以使用出一些类权柄的技巧与战力,但是最多与这五人中的一人半持平,你现在也最多只能够在一名高阶圣位手中活下来,打不赢,我们必须要逃!”

    昊也急切的道:“伊露维塔殿下,舰队就在下方,我们且战且走,全力抵抗这些高阶圣位,只要进入道韵网络范围我们就可以立刻穿梭空间离去,我们……”

    “子牙在下面。”伊露维塔忽然指向了地底下,她双目看着下方,这时已经没有了昊天镜的加持,不过她方才那一两个呼吸间就明晰了这一切,甚至连前后因果都大体知晓了,她就说道:“这时间回溯是一个……应该是异人所做,他将子牙的舰队拖入到了下位面与现实世界的壁障之中,在这地底下,本来是卓尔精灵之祖罗丝所布置下的陷阱,她杀了近百名普通圣位,剥夺了他们的圣道凝结,就在这地底下布置了一个破开下位面的奇迹型仪式阵,打算用这近百颗圣道达成下位面与现实世界的永久连接,放出无底深渊最底层的虚空恶魔,同时把我,还有这里的所有精灵族人,以及围攻我的五名高阶圣位都卷入其中,拉扯入下位面中,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被这异人给提前发动了,子牙就在这通道里……”

    说到这里,伊露维塔看了昊一眼,她继续说道:“同时,那异人已经将要停止这时间回溯……只要他能够偷袭杀死一头虚空大君,他就会立刻离去,在此之后,死亡就是真的死亡了。”

    昊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而伊露维塔所布置的荆棘已经大部分枯萎,眼看着已经将要抵挡不住五名高阶圣位的摧毁了,伊露维塔就道:“我得你之助,省了千年之功,你已经尽力了,天,没想到当初的你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走吧,带着你的舰队走,我去救下子牙,要从低纬度救出夫君,他才是最重要的……”

    说话间,伊露维塔就要施展空间之力,将昊给推回到玄黄舰船上,但是昊却立刻阻止了她道:“等一下,殿下,你刚刚说,在这下面有几十颗圣道凝结……普通圣位神灵的圣道凝结吗?”

    伊露维塔点点头道:“这些圣道都被卷入到了通道里,作为维持这通道的奇迹来源,不说了,你走吧。”

    然后她就伸手出来,可是还没来得及发动空间技巧,就听到昊立刻说道:“我们下去!殿下,我们一起去到地底,我有办法拯救子牙,不,应该说是……”

    “我有办法将大领主从低纬度拉出来!”

    这时的昋,正在三名虚空大君的攻击下苦苦支撑,这其实已经是他目前所能够达到的质变极限了,倒不是说无法变得更强,而是他对于时间回溯的负荷已经到达极限,之前的死亡就是明证,若是没有先天灵宝昋地镜来投,他那时就已经死了,还谈什么之后啊。

    这个时候昋已经测出了自己目前的实力强度,在三名高阶圣位级别的虚空大君围攻下,他最多只能够坚持一分钟时间不到,若是换成一名高阶圣位,那他完全可以从其手中逃跑,而这实力其实已经可以说是标准的临圣级实力了。

    而且他还有底牌没用……昋地境,先天灵宝!

    昋地境只要用精神一感应,立刻就有无穷量信息涌来,这些信息毫无规则可言,可能涉及到多元宇宙本质的奥秘,可能是毫无用处的垃圾信息,无穷量覆盖涌来,光这信息量而言,一个呼吸间所涌出的信息足够让一名普通圣位的圣道崩溃,足以让高阶圣位陷入到沉睡之中,这昋地境与其说是先天灵宝,倒不如说是先天灵宝类型的模因更合适。

    不过这东西却正是适合昋,他的调律者本质上就是以有限窥探无限的BUG职业,昋是唯一的例外,除他以外,所有的调律者都是疯子,甚至比疯子更可怕,他们连生命都算不上,连是否存在着都是未知,反倒是不会被这些巨量信息所影响。

    就如同那句话怎么说的,只要我疯了,你就没法让我变疯……

    昋正是适合着昋地镜的最佳或者说唯一人选,他的调律者身份可以将信息转变为战力,那怕对他负荷极大,但是这一刻所需要的可不是惜身,而是真正的一击必杀的战力!

    (快了,快了,三尊高阶圣位的围攻,其实反倒让他们觉得捏死我了,而且我知道,他们也在想办法解析我的时间回溯,这却是正好……我只差一个机会!)

    与地面上的战场不同,在这下位面通道中,每次都是昋一死,时间就立刻回溯,甚至这三头虚空大君还特意提前全灭过玄黄舰队十几回,但是都没有触发时间回溯,所以他们都知道这时间回溯是昋所为,他们虽然次次都杀死了昋,但是也在这过程中想尽办法弄懂这时间回溯的本质。

    毕竟是连高阶圣位,乃至是虚空大君中最强的那一尊先天圣位都无法免疫的时间回溯,这效果之强绝对是无与伦比,在关键时刻就可以作为杀手锏来使用,由不得虚空大君们不心动,反正他们也都测出来昋的真实战力了,虽然提升速度极快,但是也快要到达临界点了,昋此刻已经是标准的临圣级战力,但是在三头虚空大君的围攻下,他没有任何可能翻盘。

    所有虚空大君都是这么认为的,而一名临圣的灵魂,其价值堪比高阶圣位,甚至某种本质奥妙还要略超过一些,虚空大君们早就计划好了,只要昋真实死亡,他的灵魂会有无数的折磨与痛苦等待着他,不压榨出昋的全部价值,他连想要湮灭都做不到,虚空恶魔正是玩弄灵魂的顶尖存在。

    时间正在慢慢的流逝,昋在三头虚空大君涉及到规则,涉及到本源,涉及到权柄的攻击下,已经是遍身是伤,距离死亡也只有一步之遥,就在昋以为这一次又没有等待到机会,只能够用下一次的时间回溯来继续等待时,忽然间从下位面通道外,就有一道翠绿色的浩瀚气息降临了下来,紧随其后的则是五道同样浩瀚的气息降临,高阶圣位的圣道光芒,甚至从通道外直接刺透到了这通道内。

    三名在通道内的虚空大君脸色都是一变,他们的形象各自不同,都是那种恐怖中带着狰狞,奇异中带着畸变的恶魔样子,随着通道外一共六道浩瀚气息的降临,其中两只虚空大君收回了自己的攻击,他们将注意力看向了通道入口处,唯有一名虚空大君爆发了权柄,想要立刻杀死昋。

    “机会!”

    昋在这时,他忽然张口猛的一吸,巨大的吸扯力仿佛要将整个通道都吸入到腹中一样,整个身躯从肚子处迅速膨胀了起来,同时他的意识接触到昋地镜,而且是沉侵式的完全接触,再非一开始的那种小心触碰。

    就这么一瞬间,无法想象的信息凭空而来,灌注入了昋的意识,灵魂,真灵之中,那怕是昋都一瞬间进入到了失神状态,接着,他产生了畸变,他的身躯化为了血红色的肉块,他的头发变成了筷子,刀叉,盘子,锅碗等等,他的呼吸变成了切割用的刀具斧具,他的意识,灵魂,真灵则变成了一个笑着的头颅……

    “我们吃着,吃着所有的一切,因为造物主吃着我们,吃着我们的一切……”

    正在攻击昋的这头虚空大君离他最近,一瞬间这头虚空大君的圣道中就传递来了这样的声响,似乎是男性,似乎是女性,似乎是孩子,似乎是老人,无法形容的声音,仿佛有千万亿的生灵在同时呼喊,这让这头虚空大君失了神,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眼前再也不是什么下位面通道,而是一张餐椅桌,在桌旁有看不到面目的生灵,正在一刀一刀切割着他的血肉,烹饪着,吃食着,然后,他看着这一切笑了……

    光芒内缩,浩瀚无穷量的圣道之光化为了一颗璀璨无比的圣道凝结,与普通圣位的圣道凝结比起来,这颗圣道凝结仿佛星辰,不,是仿佛星河,不,仿佛整个宇宙凝缩在一起那样,即便大小只有手掌大一颗,但是却给所有看到的生物一种浩瀚无穷的感觉。

    “哈哈哈哈……”

    一个残破的躯体从红色血肉中伸处,这手一把捞起了这颗圣道凝结,然后一闪之间,无数的马赛克形成,这手就消失不见了。

    当伊露维塔带着昊天战体破开地面而下时,她和昊都看到了巨大的下位面通道,如同螺旋黑洞形态,在那通道的最深处,他们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恶魔大军,还有近十道璀璨浩瀚的高阶圣位气息。

    伊露维塔和昊都是吞了一下口水,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从两人身后就有五道同样浩瀚的气息追赶而来,与此同时,从那螺旋通道口处,有一大团马赛克出现,这些马赛克组成了一个残破的人形,只有一只手,半边不到的躯体,脑袋都只有一半,普通生灵若是这样早就死了,可是这个人形不但没死,还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直掠向了地面,在几块石板中捞起了一个人类女性,接着,这个人形用剩下一半的脸,剩下一颗的眼珠子看向了伊露维塔和昊天战体。

    昊与这个人形的眼神对上了,他心头一动,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就在这个人形身上一样,同样的,这个人形……昋,他也觉得心头一跳,他也同样感觉到了一种极为重要的东西就在这个青色晶体生物的身上。

    只是这时候,不管是昊,还是昋,他们都没可能再做别的什么,昋捞起了月英,转头就向地底黑暗中穿透而入,一瞬间就看不到了踪迹,而昊这时候也对伊露维塔道:“殿下,死战吧,阻挡他们进来,无论如何都要挡住,刚刚逃走那个估计就是时间回溯的正主,我们已经没可能死而复生了……死战吧!!”

    “好!”伊露维塔也是果断,她本就是带着死也要救出子牙的心态而来,这时候她就将昊天战体向着通道抛了下去,然后转身面朝向了五名追赶而来的高阶圣位。

    而昊操纵昊天战体,带着最后的决绝,直接投入进了下位面通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