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运仙王(天命主宰) 开荒

五七四章 斩杀(9K高潮求月票求订阅)

    PS:今天的第二更8.7K!算是连续两天9K,高潮阶段爆发求月票!求订阅!尤其后者,又掉到没法看了。大家太狡猾了,一到铺垫阶段就没人订阅,

    ※※※※

    与此同时,在圣石要塞的指挥部。魔法女神戴安娜,正以异常复杂的眼神,收起了她显化于眉心当中的‘真视之瞳’,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

    初等神权‘粉碎’,中等神权‘必断’,高等神权‘锋芒’,高等神权‘死亡’,初等神权‘破甲’,初等神权‘毁灭’李墨尘刚才斩出的那一刀,至少含蕴着六种概念神权!

    虽然不够纯粹,可那个少年却将之完美的与自身源力糅合在一起,并使它们的杀伤力再上层楼!

    这真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家伙!他现在的力量,已然不逊色于当年希腊神话时代的那些英雄!

    而就在戴安娜神思不属之时,忽有一个清冷的语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看来这三个所谓的至高家族,他们是惹上大麻烦了。这个名为安德烈的家伙,即便是面对当年在特洛伊战争中战无不胜的英雄‘阿喀琉斯’,还有凡人时期的‘赫拉克勒斯’,也可与之正面一战,胜负五五分。果然啊,神话的时代正在回归”

    戴安娜微微蹙眉,向自己的侧旁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位皎洁如月般的女子,一身古希腊人的白色丝绸长袍,手持着猎弓,身下则骑着一头梅花鹿。

    那是阿尔忒弥斯古老的狩猎女神与月神,也是现在的自然女神。此时这位正以同样闪动着神力光辉的双眼,眺望着前方的战场。

    可让人惊奇的是,这间指挥室内,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位自然女神的存在,也听不到后者的声音。

    “看得出来,你现在稍微有些后悔,没能及早听从贝瑟尔·爱斯坦丁的建议对吗?”

    “阿尔忒弥斯,这与你无关!”

    戴安娜面色铁青,态度冷硬的回复。

    她与阿尔忒弥斯的关系很复杂,戴安娜的前任赫卡忒曾经与阿尔忒弥斯互为盟友,可在罗马时代,她们也曾合二为一。赫卡忒在与北欧神庭的一次战争中接近陨落,被阿尔忒弥斯吞噬,然后二者共同化身为月女神狄安娜。

    那虽非是阿尔忒弥斯本身的意愿,过程当中也有着不得已的因素,可作为魔法女神赫卡忒的后继者,戴安娜对于这位自然女神,不能不心存警惕。

    不过在目前,她们两人暂时还不是敌人。

    不过接下来,她却并未把视线再次向李墨尘的方向投射过去,而是看向了天空东面,那几座魔法塔的方向。就在这个时候,那边几位魔法使之间的战斗已经陆续开始。

    “戴安娜,介意告知一下吗?在安德烈解决那两位神明之前,他准备让谁来应付‘至高律令’伊冯·马提奥拉,还有他的的那座魔法塔‘至高法典’?”

    阿尔忒弥斯好奇地发问:“这位在阿美利加现存的八位魔法使中,是掌握禁咒最少的一位。可他的言灵律令,甚至已经触及到了命运的门槛。”

    “是海柔尔·威尔顿斯坦!”

    戴安娜的目中闪着幽光,看着已经出现在天空中的那个少女。

    海柔尔与伊冯·马提奥拉的这一战,可说是安德烈弑神之战外,她最期待的。

    “海柔尔·威尔顿斯坦?那是谁?”

    阿尔忒弥斯一脸的迷惑:“威尔顿斯坦家的族人吗?”

    然后她就循着戴安娜的视线,看到那位外表才十六岁的少女,正将躯体变化成一头百米长的巨大黑龙,横亘于天空当中。

    这让她的眸光,微微闪烁:“很霸道的气势,强大的神权。”

    “灾难,厄运,诅咒与火焰!虽然她的真实年纪应该还没到十二,可那是继承了菲利普一世与灾炎龙女艾德里安娜力量的女孩。”

    戴安娜苦笑:“今天她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这是威尔顿斯坦家族的第四位神域”

    ※※※※

    而此时在高速公路战场后方,41号高速公路的装甲指挥车中,此间的气氛没有因神域级战斗的开始而有任何改善,依然是低沉压抑,凝冷如冰。

    “安德烈的魔能反应还在急速的提升,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与他的源力强度完全无法匹配。”

    “看起来隆德·奥纳西斯似乎在神权力量的对抗中处于下风这是何等强大的权能?”

    “总指挥官阁下,作为您的魔法顾问,我建议您放弃夺取天空权杖的打算。那位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与两位神明抗衡。那么在他持有天空权杖的情况下,他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至少能够拖住加西亚·费伦与隆德·奥纳西斯两位殿下,让他们无法分心。”

    “我们可能小看他了,那是三种以上的概念神权!且都有相当的水准。这位威尔顿斯坦家族的继承人,并非是依靠神话武装。”

    事实上,萨拉斯·奥纳西斯已经把注意力转向其它方向,他现在关注的,正是伊冯·马提奥拉的那座十八层魔法塔‘至高法典’。

    “你这是准备借助‘至高律令’大人的力量打开局面?”

    约翰·亚当斯看出了他的打算,神色了然的说着:“那么我们得尽可能的调集半神进行辅助!”

    ‘至高律令’伊冯·马提奥拉无疑很强大,可这位掌握的禁咒‘自然律令’,杀伤力却略有不足。

    伊冯·马提奥拉能够以‘自然律令’,掀起神明级的毁伤力量,能够制造出可以杀死同等级强者的强大雷霆,或者神权级别的火焰,在单体战斗中无比全面而强大。

    可如果这位将施法范围扩大到几十公里直径的整个战场,‘自然律令’就会显示出它的一些缺陷。它毕竟是以言灵律令的方式号令自然,有着中介力量的存在,所以需要时间酝酿。这也很容易被外力打断。

    “目前的情况也只能这么做了,现在的情况已经与我们预想的不太一样。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力量极强,如果继续下去,结局可能会是两败俱伤。我们必须尽可能快的对他们造成巨大杀伤,然后带着赢到手的筹码离场。”

    萨拉斯·奥纳西斯正在审视着整个战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最多只能抽调五位半神。”

    关键是那个‘血眼天使’罗贝尔特·伊冯,这位的实力正在急剧的增长。可能用不到五分钟,这位就可以拥有与一位魔法使正面抗衡的力量!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他花费巨大代价请来的两位神明赶来,也很难从整体实力上将对方压倒。

    “五位?勉强够了,我想威尔顿斯坦家族现在也没有多少余力了。”

    约翰·亚当斯若有所思的说着:“或者可以从第二控制基地抽调两位半神,那个兰伯恩·妥芮朵浪得虚名,也不太可能会为他的新主人全力以赴。我想最多四位半神就可以将他牵制住,实在不行,第一控制基地与第二控制基地距离不到二十七公里。加西亚·费伦与隆德·奥纳西斯两位殿下,是有能力照顾到那边的”

    他的语声却在此处截断,这位抬起头看着前方一面荧屏中的影像,眼现错愕之色:“那是什么?”

    在那由高清卫星拍摄到的影像当中,正有一头百米长的黑色巨龙,以让人咋舌的速度飞于空际。可以辨认出它的目标,正是伊冯·马提奥拉的魔法塔方向。

    “黑龙?是谁?我们的资料库中没有这样的半神”

    “距离最近的是谁?拉塔西亚?让她前往阻截。”

    萨拉斯·奥纳西斯稍稍迟疑,就又皱着眉头追加了一句:“以试探纠缠为主!让她千万小心。”

    此时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不妙的预感。那头黑色巨龙,虽然只是成年龙的体型,可她散发出的气息,却让他感觉到心悸。

    而那位名为拉塔西亚·卡勒斯的女性半神战士,很快就出现在那头黑色巨龙的前方。然而后者只是一扇翅,就使拉塔西亚的周身上下燃烧起了黑色的焰火。

    它的鼻中同时吐出灸热的龙息,很是随意的往拉塔西亚·卡勒斯的方向喷射。后者有明显的闪避意图,可不知为何,这位在高空移动身影时,却意外频出。然后下一瞬,拉塔西亚·卡勒斯整个人就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化为火炬,并从空中坠落。

    这位的阻拦之举,未能令那成年黑龙的速度放缓分毫。这头庞然大物,就宛如流星一般,在‘至高法典’魔法塔的外层坠落。然后就是‘轰’的一声雷鸣暴震,那座宏伟的魔法塔正在剧烈颤抖,同时有无数的黑色灾炎散开,覆盖着魔法塔外层的每一个角落!

    “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伊冯·马提奥拉!”

    那竟是一个未脱稚气的女孩嗓音,清脆而又悦耳,宛如清泉,却又饱含杀意:“我发过誓,无论是谁敢与我的兄长安德烈为敌,我海柔尔·威尔顿斯坦,都必将赐予他死亡!”

    仅仅一秒之后,又是一团巨大的烟尘与火光冲霄而起。那是因海柔尔的巨大力量,轰碎了那‘至高法典’魔法塔的大门。

    伊冯·马提奥拉在半位面眷养的众多传奇生物,根本无力对这头庞大的黑龙造成任何伤害。在黑色灾炎的烧灼之下,它们甚至都无法靠近她的躯体。

    哪怕是在伊冯·马提奥拉的律令法术增幅下,个别的五级传奇生物拥有了半神阶位的实力,也被海柔尔挥动龙爪一掌拍碎。

    她将这些阻力都视如无物,直接挤入到那‘至高法典’的大门内,然后就硬扛着那轰击下来的雷电与风刃火光往上攀援。

    那一层层的魔能防护阵列,那一层层坚固的墙壁,都被她势如破竹的强行轰开。仅仅只用了二十秒不到,她就已经势如破竹的进入到‘至高法典’的第十层!

    而这一刻,这辆装甲指挥车上的所有人,脸色都是煞白一片。尤其是身为总指挥官的萨拉斯·奥纳西斯,还有他的副手约翰·亚当斯,都是面如白纸,眸色死灰!

    “海柔尔·威尔顿斯坦?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灾炎!是灾炎!”

    “不对,除了火焰,灾难与厄运的力量之外,还有诅咒的力量。她身上可能有着中等层次的神话武装。”

    “神级,这又是一位神级战力!真是见鬼!”

    “‘至高律令’大人他似乎被压制住了”

    “这不让人意外,伊冯·马提奥拉大人只是以言灵律令的力量触及命运,可灾难与厄运,本身就是命运之力的一部分。有太多的意外,可以让大人的禁咒失效。这个海柔尔,她的能力很克制言灵法术。”

    “已经查到海柔尔的资料了,狗屎!她才12岁不到。在那个安德烈之外,威尔顿斯坦家还有这样一位天才少女吗?”

    “不对!!我明白了,明白了,这个女孩一定是窃取了灾炎龙女艾德里安娜的力量。龙巫教那边很早就有情报说,作乱了十几个世纪的灾炎龙女已经陨落!”

    “让人震撼的是那女孩的战斗天赋!我想她总不可能将艾德里安娜的记忆与知识,也一起继承吧?可她现在,却能在各个方面与伊冯·马提奥拉抗衡。她的龙语魔法,非常的迅速,甚至可以单独对抗‘至高法典’第十层的魔能防护阵列。”

    那就在那一众参谋慌张失措的时候,萨拉斯·奥纳西斯则呆怔着宛如木人,久久都没有反应。

    直到一分钟之后,海柔尔·威尔顿斯坦以摧枯拉朽一般的态势,攻入到了‘至高法典’的第十一层,这位的眼神才恢复了清明。

    “传我的命令,各部准备脱离接触,让他们尽快!然后我们三个至高家族,每一家都拿出两个精锐装甲师断后,我们奥纳西斯以第九师与第十一师断后阻敌。”

    萨拉斯·奥纳西斯接下来,又按下指挥台上的一个按键,亲自接通了某个频道:“第一控制基地,准备激发所有兽血战士的狂血针剂。我们需要它们的牺牲,为各部队的撤离争取时间”

    不过他的手,随后就被约翰·亚当斯拍开:“你疯了吧?萨拉斯?我们还没有输呢,那两位殿下正在赶来的途中。”

    “约翰,我认为你更该接受现实。我们已经输了!”

    萨拉斯·奥纳西斯面色漠然的看了约翰·亚当斯一眼,然后指了指前方:“看看那边吧!最多一分钟之内,范德里克与范彼特家族一定会参战!他们知道该怎么选择!哪怕是威尔顿斯坦家族输了,他们在亚特兰大也没有对抗这个至高家族的实力不是吗?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么做?告诉我,约翰·亚当斯!”

    约翰·亚当斯整个人如受雷击,彻底的呆住。

    他心里有着一个最明智,最识时务的答案既然无法力敌,那就加入进去!

    “再看看其它方向吧,约翰!”

    萨拉斯·奥纳西斯的眸光晦涩:“我们战胜的希望已经很渺茫。”

    他注目的方位,是地图的东面。就在海柔尔·威尔顿斯坦,将魔法使‘至高律令’伊冯·马提奥拉压迫到窘迫境地的时候,其余几位魔法使的战斗,也都已陆续开始。

    其中康修利·威尔顿斯坦与‘世界震荡者’乔迪·钱德勒之间的交锋简单而又危险。

    这二人掌握的力量可谓是针锋相对,乔迪·钱德勒的神权是‘震荡’,同时拥有着‘震天骇地’这样的强大禁咒。而康修利的神权‘寂静’与‘绝对零度’的禁咒,恰能够平复那一波波的致命震荡,将这足以将威尔顿斯坦一方数万大军一次震杀的力量镇压平灭。

    可除此之外他们双方也没法做更多了,那封锁在‘震荡元核’魔法塔之外的厚重冰层,正在不断的震裂,粉碎着。康修利只能倾其所能的灌注法力,力求把那震荡之力,封锁在这周围一公里的地域。

    而他的另一门禁咒‘星辰碎灭’,也受阻于乔迪·钱德勒的神权‘坚固’,未能伤及后者分毫作为一个掌握震荡神权,还有‘震天骇地’这等强大禁咒的魔法使,如果本身不够坚固,没有强大的承受能力。那么他在施展出这门禁咒之前,就会被那反震回来的力量给撕碎。

    而在双方的神权禁咒交锋无果之后,这两座魔法塔就开始进入对轰的模式。‘震荡元核’魔法塔用的是魔能湮灭炮,而康修利的‘寂静王冠’则是以六门‘冰封之眼’轰击对手。

    前者的威力与破坏力无疑更强大的多,可那六门‘冰封之眼’有着康修利的寒冰神权与神话武装的增幅加持,同样不可小视。他可以加固‘震荡元核’魔法塔外层的封冻,也可以使‘震荡元核’内部的魔能循环接近于零。

    所以仅仅三炮之后,那些魔能湮灭炮就已经很难正常发射。而此时两位魔法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法师塔外。当他们的身影靠近,彼此轰击交撞在一起,整个天空都是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

    这两位法师之间的源力对轰,竟然打出不逊色于全国进步者协会那两位神明的声势!

    而罗恩·艾德蒙与拉法特·德·罗伯斯庇尔之间的战斗,则是单方面的碾压。魔法塔被摧毁,受到重创之后的‘能量君主’根本就无法与‘世界破坏者’抗衡。

    后者几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入到了罗恩·艾德蒙新建的魔法塔内,沿途中破坏湮灭着他所看到的一切。

    不知为何,已经突入到那座魔法塔第八层的罗伯斯庇尔,在这之后的一分多钟,都未能将能量君主真正逼到绝境。

    可所有人都可以看出来,魔法使‘世界破坏者’依然是行有余力的,他的战斗方式,更多是以牵制干扰为主。

    ‘心灵大师’伊迪·亚当斯那边,就更是简单,这位与‘虚夜君王’黛尔菲尼亚·艾德里克之间,正隔着主物质界与星界之间的空间壁拉锯。

    那座十六层的魔法塔‘心灵之门’,已经被黛尔菲尼亚强行放逐到了星界虚空。伊迪·亚当斯努力的想要回归,让他的魔法塔重新挤入这个世界,而黛尔菲尼亚则是坚决的拒止。

    她的虚空能力,在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的天空权杖帮助下,强大到就连魔法使都无法抗拒!

    萨拉斯·奥纳西斯一点都不看好伊迪·亚当斯,昔日都已经将魔法塔修到18层的能量君主罗恩·艾德蒙都曾经被她放逐入星界数个小时而无法回归,何况是这位成为巫妖之后,力量大衰的心灵大师?

    “我们真的没时间了,我的朋友!”

    萨拉斯·奥纳西斯一声呢喃:“现在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家族给予我们信任,给予我们让外人难以想象的众多资源,是希望我们给家族带来新的辉煌!我们不能因自己的私念与权力欲望,而让我们的家族陷入灾难。我们必须接受现实,全国进步者协会,还有我们的恢宏计划都已经结束!”

    他再次按下了接通第二联络基地的按键,而这一次,整个人如行尸走肉般的约翰·亚当斯,却再未阻止。

    ※※※※

    而此时在那座位于战场外的十六层魔法塔,众人却更直观的感受到了战场的变化。他们的魔法观测,可以不受干扰的看到亚特兰大城内。

    “范彼特家族直接集结了三个师,他们的十二位传奇,还额外请来了两位半神。我想如果不是时间只有这么短短几分钟,他们可以动员更多的力量。”

    “范德里克也不遑多让,不愧是曾经与威尔顿斯坦家族并驾齐驱,全阿美利加排名前三十五位的存在。五位半神力量,加上六个装甲师。看起来不像是想要在背后给威尔顿斯坦家族捅刀的样子”

    “这不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不是吗?既然无法将他击倒,那就加入进去。哪怕是被全国进步者协会重创之后的威尔顿斯坦家族,也依然可以动员十一位神级。小威尔顿斯坦只需一口唾沫,可以轻易地让他们灭亡。而现在,是他们唯一可以示好,唯一能够托庇于这个至高家族旗下的机会。”

    “瞧啊!兰伯恩·妥芮朵更加的努力了,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无能。已经在独力压制着七位半神,似乎还有余裕。”

    “所以这场战争其实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不是吗?全国进步者协会已经完了各位,三个至高家族已经无法支撑起这个集团。”

    丹尼尔·布恩中将手拿着雪茄,口里吐着烟圈,放肆而轻松的笑着。

    自从成为国防部长以来,他还从来没敢这么做过。

    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已经真正稳固了下来,即便是总统,甚至是骷髅会,共济会的那些巨头,现在也已无法动摇他的地位。

    他的地位,已经坚如磐石,根深蒂固!

    克莱德·布朗五星上将首先被他喷出来的二手烟荼毒,这位斜目看了丹尼尔·布恩中将一眼,发出了一声含着不满,还有着无奈的冷哼。

    他看到这位平时状似沉稳的战友,正在翘起自己身后的尾巴,得意的招摇者。

    可克莱德·布朗不打算去劝,也认为无此必要。他知道丹尼尔·布恩担任国防部长以来,一直都在隐忍,在压抑着。这些许的肆意,理所应当,也算不得什么。

    “的确是可以奠定局面了!”

    国家情报总监韦德·施泰德也对国防部长的放肆之举毫不在意,他赞同的微一颔首:“不过我猜现在,总统大人他会很头痛,为了白宫与内阁的新成员。我建议大家喝一杯,可能在今天之后,就没有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他这一句,让坐在他后方的CIA中央情报处主管克雷西·刘易斯,面色一阵青白变幻。

    他知道韦德·施泰德是在对他冷嘲热讽,这位他名义上的上级,从来都不是胸怀广阔之人。

    “如果可以的话,给我来一杯。”

    国家安全顾问詹克森·李察则是神色轻松:“万幸,看来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亚特兰大惨案,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准备好的,代价巨大的救急方案无需启动。

    他也有些羞愧,这次做出的决断过于保守了。

    大总统阁下的选择应该不会让威尔顿斯坦家族产生恶感,当然也不会因此就会有什么感激之情。

    这会使当前阿美利加的局势更加复杂,一个能够替代全国进步者协会的势力出现,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砝码,重重压在白宫之上,这也将影响着整个国家的政局均衡。

    “现在?这还太早了吧,虽然整体战局上已经没有疑问,可我认为接下来才是最精彩的部分。”

    这是FBI的局长亚当·高文:“幸运的安德烈与那两位神明之间的胜负,海柔尔·威尔顿斯坦能否攻下‘至高律令’的魔法塔,还有罗伯斯庇尔,他到底打算做什么?这可都是让人很在意的悬念,也决定着阿美利加的未来”

    不过当魔法使托雷·德奥罗的魔法奴仆,将红酒送到他的手中时,这位却并未拒绝。

    “能观察的更仔细一点吗?安德烈与航海神以及战略神间的战斗,在魔法影像上看得不太清楚。”

    可托雷·德奥罗却微微摇头:“很遗憾,局长先生,安德烈掌握的力量,让我的魔法无法靠近。那应是涉及到时序的天赋法术”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位魔法使忽然身躯微颤,他心神悚然的,与在场的克里斯蒂·布莱德女士,还有另一位国家魔法使拉吉亚·巴克利对视了一眼,然后就神色凝然的说着:“各位,通报一个从曼哈顿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安东尼·布雷登布局杀死了炼金,机械与工匠之神托马斯·米兰,夺取了后者拥有的神格!与此同时,时光女士密瑟拉似乎也被重创,引发了巨大的时序动荡。她被困在了由她自己制造的时空断层,在与威尔顿斯坦家族的那位神射手作战,预估这位女神殿下陨落的可能也超过98%。”

    克里斯蒂·布莱德女士则继续补充:“就在不久之前!知识之神教会已经将威尔顿斯坦家族,提升到了全世界至高家族的第五位。于此同时,‘威尔顿斯坦—光魔同盟’,被标记为全世界范围的第七大世俗势力,并驾于众多教会之上。”

    她的语气是愉悦的,有着这样一位盟友,任何人都会有着很不错的心情。

    而就在这里的众人,都或是震撼,或是悚然的时候。远在曼哈顿,那个时间断层的李墨尘,却正以错愕与怜悯的视线,看着对面的时光女士。

    他感知不到时间断层之外的情况,只是趁着时光女士在刚才失神的霎那,一刀捅入到了后者的腹心。

    不过这很奇怪,这一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密瑟拉女士震撼到心灵失守!

    受到影响的,还有这位身上的一件神话武装与两件类神话装备在这之前,这三件器具显然是被什么力量增幅加强过了。可在刚才,密瑟拉掌握的时光力量,骤然减弱。

    “让我猜猜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墨尘的目中,闪烁着异泽:“是托马斯·米兰,那位炼金,机械与工匠之神陨落?他给予密瑟拉你的祝福,已经不再存在?”

    这可真是一个让李墨尘意外的突发事件,这意味着,他原本以为的这场需要耗时至少一整天才有可能解决的大战,现在就可以结束了。

    “谁知道了?我对外面的了解也很有限。”

    密瑟拉深深一个呼吸,勉力调整着呼吸,修复着自己伤痛,然而对面这家伙的死亡神权,正在让她仅剩的生命力迅速流逝。

    她现在,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

    “你要杀了我是吗,小威尔顿斯坦先生?明知道我与倪克斯殿下有关,你也依然打算将我杀死?”

    “我只知道,刚才你如果有杀死我的机会,一定不会留手。我不知道倪克斯有什么计划,可首先犯错的是你。”

    李墨尘摇着头,毫无动摇之意。

    这个时候,他已经用密瑟拉流出的部分的血液,抹在了自己的猩红龙铠上。这使得那角斗士神权掠夺来的,属于‘蓝沼魔藤’的的力量,正在逐渐消散更易角斗士神权那三个名额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将这门神权的等级提升到更高位,另一种就像是他现在做的这样,以神明的血液,涂抹整件猩红之铠。而接下来每一次的更替,都需要更高位的神明之血,直到主神的阶位。

    而这一次的更替,虽然会让他这具副体,失去部分生与死的权柄,降落到初等层次。可相较于对面拥有的时间神权,那生与死的权柄也不是不可以放弃。

    何况类似‘葬灵’这样的初等神话武装,他现在很轻易就可以制作,也很容易就能找到合适材料,

    相应的,执掌着时间权柄的神明,这个时间总共都没几人。而目前能够被他杀死,能够被他攫取力量,甚至是神格的,也就只有他眼前这一位!

    所以哪怕接下来,自己会被倪克斯直接攻击,李墨尘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时序神权,问剑陶然都未能拥有。在原穹之界,他虽然将时间法域推升到究极层次,可一直都无法凝练神权。

    柯罗诺斯的神格碎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触的,他相信自己能够在这其中获得更多。

    “总之,请安静的接受死亡!密瑟拉殿下”

    他的身影闪动,然后就强行破开了一重重的时间壁障,中和了沿途中所有的时序异常,同时一道刀光横扫前方三百丈虚空!那蕴含强大剑意的源力斩,直接就断下了密瑟拉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