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运仙王(天命主宰) 开荒

五七五章 必杀

    李墨尘的樱血刀在斩下密瑟拉的头颅之后,并未能彻底湮灭这位时间女士的灵识。后者始终在尝试着脱离这个时间断层,回归她的神国。可李墨尘副体那蕴含着数种概念神权的剑意,到底是重创了她的神魄,密瑟拉终究是差了一线,未能成功的从她亲手制造的时间断层中离去。

    而随着李墨尘的第二刀斩至,这位时间女士的意识,就彻底的消散在这个尘世间。

    此时的‘猩红龙铠’,已经在抽取着这位神明的力量,而李墨尘本人,则一手攫取住了密瑟拉死后散开的神格碎片。

    得益于这个几乎与外层世界断绝所有联系的时间断层,李墨尘很轻松的就将那些神格碎片收集到了手中。

    而此时他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红晕,这可是一位‘法则神’的神格!里面隐藏的,是一条完整的时间法则。然后不出李墨尘意料的,这些神格碎片当中,还蕴藏着柯罗诺斯的遗留。那本该是可以帮助密瑟拉,提升到中等神层次的力量。

    这可谓是他这一次曼哈顿之行最大的收获,相较于此物,时间女士留下的那件项链外形的神话装备,只能算是添头。

    不过这件‘密瑟拉’的项链,依然有着很强大的能力。它只有一种究极的‘时序’法域,却已无愧于神话武装之名。除此之外这条‘密瑟拉项链’,还能够帮助它的主人施展‘时间截取’这门法术,并进行法力转换,最大程度的转化为时序力量。

    至于另外两件类神话武装,李墨尘没怎么细看,就将之丢到自己的虚空纳戒里面。他想自己身上的神话武装已经太多,是用不上这两件东西了。

    法器这东西不是越多越好,它们的魔能与域场会彼此干扰,堆积的越多,法器的威力也会大幅度的下降。

    平常人使用一两件神话武装就已经是极限,李墨尘则是依靠自身超群的协调能力,还有《二元玄化大法》,才能够同时承受三到四件。

    这又是《二元玄化大法》的优势,它能够同时提供两种不同的法力源。

    接下来是脱离这个时间断层,李墨尘的副体借助猩红龙铠吸收的力量,很容易就办到了。他的天赋法术‘时间延滞’,‘光速移动’与‘时间加速’,都已在密瑟拉女士的力量作用下,同步提升到了神权的层次。

    而此时哪怕是这位时间女士复生,也无法在时序操控上与他比肩。

    不过就在脱离那时空断层的瞬间,李墨尘就感觉到那无垠太虚,也就是星界的深处,正有一道目光在向他‘注视’。

    这目光蕴含的力量与气机都强大无比,只是一眼,就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与灵魂都快要冻结。

    李墨尘心神凛然,在这刻凝聚起自身所有的气力与之‘对视’着。然后仅一瞬之后,那位隐于虚空的存在,就收回了祂的视线。

    而李墨尘则立在原地,依然定定的看着虚空。直到驾驭光魔八号的安东尼·布雷登,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杀了密瑟拉?她背后的人可是很棘手,有八成的可能是倪克斯。”

    被他打断了思绪的李墨尘,也侧目看了过去,同样毫不掩饰他的意外之情:“意外的是我才对,托马斯·米兰死在你手里了?可在几个小时之前,你在我面前还是很忐忑不安的样子。”

    还跟他说,需要十几个小时才能摆脱那位炼金,机械与工匠之神的诅咒,进入传奇阶位。

    结果他这边与密瑟拉还在激战,安东尼就直接将他的敌人给宰了。

    “我自己也很意外。”

    安东尼的目光复杂,含着缅怀,伤感,庆幸等种种情绪:“托马斯·米兰他居然吞噬了我父亲冲击法则神失败后的遗留,他想要凝聚法则神格。不过那个老头,他早就猜到了托马斯·米兰会这么做,留下了反制的后手。他的魔纹与魔阵学很高明,高明到让这位炼金之神毫无所觉,也给了我反制的机会,这应该是我父亲,给我的最后帮助。”

    之后他又饱含感激的看了李墨尘一眼:“可如果不是你帮我干掉了‘加工之神’伊凡·科特,‘魔法骑士’兰斯洛特·罗德,还有那位时间女士密瑟拉,又让人牵制住了星象之神伊莎多拉·麦卡斯,我是没可能杀死他的。”

    李墨尘相信他的话,几个小时前安东尼的忐忑与紧张,可不像是作假。

    “那位星象之神可不是我的功劳,那位魔法女神本来有着放水的打算。”

    “可那是因为你,才让那位殿下改变了态度。总之我现在的感激之情,是没法用言语表达的。我只能这么说”

    安东尼给了李墨尘一个拥抱,用力十足:“安德烈,从今天开始,布雷登家族将是你永远的朋友,我们之间的联盟坚不可摧!”

    “哪怕是倪克斯?”李墨尘笑问:“你应该知道我惹上的是什么人物吧?”

    “哪怕是倪克斯!”

    安东尼对此毫不在意:“如果光辉之主敢对你动手,那么他也将是我们的敌人!”

    他的脸上满是洒脱的笑意:“安德烈你要知道,所谓的布雷登家族,目前就只有我这一个成员,我可没那么多方方面面的顾忌。”

    “我这边同样!”

    李墨尘也重重地拍了拍安东尼的肩:“我与我的旭日集团,还有未来的威尔顿斯坦,也将是光魔工业最坚实的依靠。”

    “所以知识之神教会把我们的联盟,排列为世俗第七大势力,还是很合理的不是吗?唯独排名还是太低了,我看第五位才是最合适的。”

    安东尼说到这里,又关切的询问李墨尘:“亚特兰大那边怎样了?我的情报总监告诉我,你主体那边的形势很不错。可限于时间,我还没来得及详细了解。”

    “快结束收尾了”

    李墨尘副体的眼里,现出了一丝厉色:“接下来会是一场屠杀!他们休想逃走。”

    回到正常世界之后,他的意识就已经与主体同步,对那边的情况了如指掌。

    ※※※※

    亚特兰大城这边的战局,在李墨尘的副体眼里虽已濒临终局,可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却依然处于白热化的阶段。

    他与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航海神隆德·奥纳西斯之间的交战疯狂而又猛烈!这两位神明对他的攻击都未做任何回避,每一剑,每一击都是正面硬撼!

    他们分别掌握的两种近战类概念神权,确实不敌李墨尘的强大剑意,甚至是被后者所碾压!可那强大的神级源力,厚实的神力装甲,远超于李墨尘的力量,却能够保障他们的躯体,在李墨尘的‘刀龙斩’攻击下安然无恙。

    哪怕是那源力在李墨尘的剑意逼迫下剧烈消耗着,甚至是在燃烧,这两人都毫无动摇之意。

    不同于时间女士密瑟拉积攒神力的艰难,他二人的教会都有财力丰裕的至高家族帮助经营,每人都有着百万人的信众,完全无惧于神力的损耗。

    可在一次次的交锋,一次次的对轰之后,两人眼中的自信却开始消退,代之而起的是一抹强烈的忌惮与些许震撼之色。

    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双方的势均力敌只是表象。在他们的体内,一身气血正在不断的衰弱,所有细胞都在僵滞凝冻。

    李墨尘融入于源力与剑意当中的死亡与冰冻权能,正在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着他们的身体。每一次的交锋,都在加深着这一影响。

    这位还试图将他掌握的禁咒‘物质湮灭’,融入到他的刀法之中。运用的也越来越娴熟,让那本就无比犀利的斩击,充满了湮灭力量,让他们的源力装甲更加的难以抵御。

    甚至李墨尘本身的刀术也更是出神入化,变幻莫测,出刀之时完全无法捕捉预测其轨迹,可又如水银泄地般无孔不入,抓住他们每一个破绽,每一处弱点,往深处穿刺!凿击!直到让他们左右支拙,不得不损耗巨量的神力去应对,去抵抗。

    “看来你们那位指挥官已经准备认输了,两位神明阁下!”

    李墨尘身如瞬影,借助‘天空权杖’的力量,轻松自若的在这片天空与各个维度之间闪烁跳跃。

    他极尽所能的出刀,同时也在笑着说话,尝试以言辞挑动这两人的神经:“我很好奇,你们二位该怎样从我的眼前逃走?或者是打算为你们的家族做出牺牲?”

    此时他的刀光,恰好斩在了隆德·奥纳西斯的腹背。这是双方正面对抗上千个回合之后,后者第一次无法抵挡住他的刀势。那巨大的力量,不但将隆德·奥纳西斯的整个人砸入地层,掀起了巨大的烟尘,也强行撕开了这位航海之神的源力装甲,在他腹部留下一个巨大的伤口。

    这情景让整片战场都为之一寂,所有正在交战中的法外者都齐齐抬头,满含着惊讶错愕的看着高空。

    威尔顿斯坦家族一方是惊喜,而正在尝试有序撤离的全国进步者协会的则是骇然毕竟在这之前的三分钟,他们全国进步者协会的这两位神明,一直都是在与那光魔八号的争斗中不落下风的。他们的强大源力辉煌如炬,遮蔽了小半边天空,气势极盛,远远强过了那如小老鼠一样四处乱窜的李墨尘。

    这也让战场之外的那座魔法塔内,再次陷入沉寂。

    良久之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克莱德·布朗五星上将发出了一声叹息。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可怕的一幕!”

    “真相的确很可怕!”国家安全顾问詹克森·李察的眼神,也格外的沉凝。

    原来那两位神明联手都不是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的对手吗?

    这一全新的认知,无疑是推翻了这里所有人对战局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的预期。

    云空之中,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的脸则是阴沉似水,他的一身源力则与之相反,更加的辉煌耀眼,甚至仿佛火焰般熊熊燃烧。

    可只要是了解神明这一领域的人都能够辨认出,他已经在燃烧着自己的神性与神格!

    而这位的及时出手,成功阻止了李墨尘的后续追击。隆德·奥纳西斯的身影,也在三十分之一秒之后,再次冲飞到了高空。

    “别太自以为是了,威尔顿斯坦家的小鬼,现在还没到你得意的时候。”

    他的周身上下同样燃烧着淡金色的火焰,手中的双手巨剑则直接斩‘裂’了天空,将上方的浓厚云层一分为二。

    可李墨尘的身影,在这之前就已经完成了空间跃迁,避开了这一记重剑。

    “开始拼命了对吗?可我猜你们现在应该很明白,你们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死定了!三分钟,你们最多还有三分钟,我会砍下你们的头!让你们的信仰崩塌,让你们的神国破碎!所以”

    一道血线,蓦然在隆德·奥纳西斯的脖颈中闪现。那伤口几乎就割断了航海之神的喉管,并导致大量的血液喷射而出。

    “努力挣扎吧两位,这可以让我获得更多的乐趣!”

    他当然不想与这两个家伙继续缠战下去,可李墨尘不介意用这种说法,来撼动这两人的心神,为自己寻得一击必杀的机会。

    哪怕只是把杀死他们的时间提前三分钟,李墨尘也可以做很多。在这三分钟之内,他可以让全国进步者协会在这里的绝大多数半神,都葬身于他的刀下,或者收下一位魔法使的性命。

    “可我怀疑小威尔顿斯坦先生你的源力,撑不到三分钟之后!”

    加西亚·费伦的眼神冷冽,瞳孔中闪动着玄异灵光那是他成为战略之神之后,从自身神职中获得的衍生能力‘战术洞察’。

    不过他很难真正锁定住李墨尘的方位,观察后者的虚实。天空权杖的力量,可以让这位以不逊色于虚夜君王的速度完成一个个闪烁术,在空间与维度中来回跃迁。

    可即便无法细观李墨尘体内的真实情况,加西亚·费伦也仍可判断出李墨尘的消耗,大约也有他们的十分之一,甚至七分之一的水准。

    神权这种力量,可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动用的,它也同样需要庞大的法力作为基础。且叠加使用的越多,损耗也就越大。

    问题是李墨尘的源力量,可远远到不了他与隆德·奥纳西斯的级别。

    “这个问题,那就见仁见智了。”

    李墨尘继续紧追着隆德·奥纳西斯的身影,那把‘刀龙斩’就宛如一条真正的毒龙,从各个方位各个角落,攻向奥纳西斯神躯的所有要害。每一刀都引发‘湮灭’,每一次斩击都能撕开航海神的神力装甲,在后者身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痕。使得天地崩裂,地面尘沙飞扬。

    虽然在不到二十秒内,斩出了一千多刀,可李墨尘的源力充沛磅礴,并且后力十足,气势澎拜!那伤势也开始积少成多,使得航海之神的脸色逐渐灰败。

    就在这个时候,李墨尘突然将周围的时间放缓,本身则化光而行,甩开了力图牵制他的加西亚·费伦,以近乎于人刀合一的方式,将隆德·奥纳西斯的一只右足斩断,使那蕴藏着部分金色血点的神血挥洒长空。

    “我想我再怎么解释,都很难取信于你们,所以只能用事实来说话。现在轮到你们回答了,两位殿下,今天首先陨落在这里的会是谁?航海之神,或是战略之神?”

    加西亚·费伦没有说话,只是以更迅捷的速度,以更凶猛的攻击来回应!

    他的眼瞳之内则是一片阴霾,李墨尘的‘回答’同样强势而凶狠。时序之法永远都是消耗最大的法术,哪怕那是李墨尘的天赋法术,可这位却很轻松的施展出来,一点都不显吃力。

    而最后的那一句言辞,更是充满了挑拨之意。隆德·奥纳西斯毫无疑问是位坚强的战士,可在死亡面前,哪怕是骄傲如英雄‘吉尔伽美什’,也不能不低下他的头颅。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传出了‘轰’的一声炸响。那是兰伯恩·妥芮朵,正以他‘画’出来的禁咒‘诛神之雷’,将一位半神的躯体轰成粉碎!

    李墨尘百忙之间望得此景,然后就唇角上扬,似在欣慰又似嘲讽:“看来我有一个忠诚而又得力的部属!”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刀龙斩’再次重创了隆德·奥纳西斯。那横空千米的刀芒,强行斩下了航海之神的手臂。

    这个情景,明显让地面的全国进步者协会大军,都为之惶然失措。原本有序的撤退,开始变得混乱而仓促。

    加西亚·费伦也注意到,范德里克与范彼特两个家族的众多传奇与半神,还有部分的精英法外者部队,开始出现在战场上。这极大的减轻了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压力,也让他们的追击步骤变得更加凶狠与强势!

    那两条古代巨龙也是压力大减,虽然还无法脱身,却再次将他们的龙息与神权能力,覆盖住了整个战场。

    不过让加西亚·费伦心神凛然,手足冰冷的,却是刚才那一瞬间的惊鸿一蹩,他用‘战术洞察’在李墨尘身上观察到的无比强大的生命元力。

    后者在积攒着法力,他在蓄势待发!

    “已经察觉到了吗?”

    李墨尘唇角浮起的弧度更加明显:“你们的总指挥官无疑很聪明,也很有决断力,可他这次却做了一件蠢事!从刚才到现在,发生太多的死亡了。尤其是那些生命力几乎无穷无尽的兽血战士,它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壮大着我的力量。所以我现在很期待,我想接下来的这一刀,在未来的一年内,都很难有能力,也很难有机会使用””

    “混蛋!”

    隆德·奥纳西斯的心神终在此刻崩塌,他没有畏惧,而是更猛烈的燃烧自己的神格与神性。在那金色火焰的缠绕下,他近乎疯狂地反击着李墨尘。速度与力量都增至极限,将周围的空间壁与维度壁垒都打至崩塌。而战略之神的脸色却更加苍白,他看出自己的同伴,是力图让李墨尘在他身死之前无暇他顾,力求拖延自己的死亡时间。

    可这明显正落入李墨尘的下怀,他的同伴没能够如愿给予后者更多压力,反倒是在短短的五秒钟之内,承受了更多的伤势。这让隆德·奥纳西斯渐渐的无以为继,那本是辉煌浩荡的金色火焰,已经开始显露出衰落之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由东面天空中射来的一道箭光,却让加西亚·费伦心神微松,滋生出了强烈的喜意。

    那是一枚紫金色的箭支,以几乎超越光的速度来到他们的近前。之后就逼迫着李墨尘一连七次闪现术,才抓住机会一刀挥出,将之斩为碎粉。

    加西亚·费伦辨认出那是来自于东瀛的弓箭之神‘那须正幸’,一位千年前以射术在东瀛战国乱世中立下赫赫声威,从而位列东瀛‘八百万神灵’顶端的一位中古神明。在近代又由于火药兵器的崛起,在东瀛有了更多的信众,曾经一度位列高等神位。直到东瀛被阿美利加征服,肢解了军队,此人也再次跌落到了弱等神格。不过这位神明,曾经身为高等神的底蕴还在,实力极端强大。

    而东瀛众神,则是既未受东方‘绝天地通’约束,也不在‘人神分治条约’内的神系。只是他们的实力相对弱小,受东西方各大神系的牵制,也无法在凡俗间肆意妄为。

    这位的到来,多少给了隆德·奥纳西斯一些喘息之机。尽管李墨尘的一连七次闪现术,总共费时都不到零点一秒,闪现的地点,也都是在隆德·奥纳西斯的身侧,期间连续斩出了至少三十刀。可那须正幸的一连数箭,还是让李墨尘的斩击,不再似之前般的连贯流畅,行云流水。

    而隆德·奥纳西斯,也在尝试着恢复他被李墨尘斩断的手足。

    让加西亚·费伦万分欣慰的是,这位航海之神在得到支援之后,似又恢复了冷静。开始与他联手,在那须正幸的增援下且战且退。

    李墨尘也不由眯着眼,冷冷地看了远方的那位射手之神一眼。

    这个家伙真的很烦人!

    虽然作为一位射手之神,这个‘那须正幸’其实弱的可怜。连‘必中’与‘锁定’这样的神权都没有,这方面甚至还不如他。可那些箭的杀伤力,还是非常强大,速度也很快,快到他没法以常规的方法将之摆脱,避开。

    可事到如今,李墨尘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如果没法用语言撼动对方的心神,那么他也不是什么饶舌聒噪之人。

    何况此刻,他的准备已经完成。下方那数上万兽血战死的死亡,全国进步者协会连续两位半神,五位传奇的战死,也已经让他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而当李墨尘停止了闪避挪移,以看死人的目光看着隆德·奥纳西斯的时候。这位航海之神那本就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黑灰之气,他的心脏蓦然抽紧悸动,一股极致的恐惧感,在心底当中蔓延。

    旁边的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瞳孔也是现出了惊骇之色,他的天赋法术‘战术洞察’,让他在李墨尘的身上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一幕。

    这位开始如奥纳西斯般的疯狂,一身神力熊熊燃烧,滔天的金焰冲起了五百多米,接下来的每一剑每一拳都是无比的狂暴,透支着自身的每一分气力。

    可这个时候,李墨尘的身影,却好像是已不在这个维度。这位还站在他眼前,却到了一个他感知不到的方位。使得加西亚·费伦的狂猛攻击,还有那射手之神一连七次的射击,都完全无法将之命中。

    李墨尘也将这两人完全无视,他的天赋法术‘时间延滞’,让自身暂时处于与眼前三人完全不同的时间层面。

    这并非是杀死时间女士密瑟拉之后掌握的能力,而是他本身就拥有,只是一直以来因法力不足,没有使用,又没有必要使用而已。

    “我说过的不是吗?我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宰了你们!”

    就在李墨尘话落之际,那‘刀龙斩’就化为一道犀利绝伦的刀光,连同他的身影,就如同一道虚幻的光,往前方穿行。

    二元禁式,冰火极!

    此刻冰与火两种极限的力量扰动时空,也将他的‘粉碎’,‘必断’,‘锋芒’,‘死亡’,‘破甲’,‘毁灭’等概念神权,推升到了极致!甚至在他的剑意当中,衍生出了一种更强大,蕴含更多命运之力,甚至触及因果的神权力量‘必杀’!

    这是他成为李墨尘,转修《二元玄化大法》以来,就在构思的招法,专为自身的功法而创,又以上万缕功德之气推演完善。

    眼前这三位神明有幸,看到了它的第一次现世!

    而就在一瞬之后,隆德·奥纳西斯的整个人,被这刀光从中央处一分为二!

    PS:先更7200,晚上12点左右再更五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