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运仙王(天命主宰) 开荒

六六二章 因果

    深夜时分,在阿美利加克利夫兰市,赤身裸体的自由女神厄里斯,正挣扎着从一座培养槽中走出来。直接引发了一场灾难,使得周围二十平方米内的物质,连同两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在顷刻间粉碎成渣。

    这里是克利夫兰斯蒂尔医院的一间实验室,而此刻这座研究室的负责人拉蒙德教授,异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殿下?”

    他知道眼前这一幕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自由女神厄里斯的本体神躯已经死亡,而且从这位身周溢散的神力来看,这位的神性也非常的虚弱,虚弱到已经无法控制祂的力量,甚至连祂的动作也异常的笨拙,就仿佛是出生的孩童。

    这使拉蒙德教授心绪沉冷,一个让他都感觉到害怕的猜测浮上了心头。

    他信奉的这位女神殿下的主体神性,可能也遭遇到了溃灭性的打击。

    “拉蒙德,我需,要,我的,营养,包”

    厄里斯断断续续的说着,发音异常的艰难。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瞳孔骤然收缩,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

    她的躯体竟然炸裂开来,所有的血肉四面溅射,其中一部分喷洒在这间研究室内几位幸存的人员身上,然后转瞬间就将他们完全吞噬。

    拉蒙德教授则是依靠身上的一件圣器武装,免去了这一劫。不过这个时候,他却通体发寒,心绪凉透。只因他的眼前,无数个自由女神厄里斯出现。由那些碎散的血肉聚集,大大小小,成千上万,还在不断的分裂增殖着。

    这本该是自由女神的敌人面临的境况,可此刻却发生于她自身的身躯。

    “聚集!”

    “协调!”

    “统一!”

    “中心!”

    那些厄里斯不断的发出尖叫,她们当中的每一个都在试图聚集身边的厄里斯,可这徒劳无益,那分裂的速度反而在递增。

    强大的神力风暴在这间实验室内肆虐着,已经让整座建筑濒临崩溃,而拉蒙德教授本身也快到了极限,他身上的圣器武装,已经无法再保障他的安全。如果不是在这件圣器武装的后方,拉蒙德又穿上了一件强大的神话武装,他现在就已经被分裂的厄里斯吞噬。更新最快 手机端::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片黑暗蔓延而至,一瞬间就让这里将近百分之九十的厄里斯死亡。剩下的一部分则都再次发出尖叫,她们难得的步调统一,倾其所有的抗击着那黑暗蔓延,同时都惊恐的叫喊。

    “是倪克斯!”

    “是那个狠毒的女人!”

    “她又想杀死自己的女儿了!”

    “我们得联合起来!会死的!”

    可这依然难以延滞她们的死亡,仅仅四千分之一秒,这间实验室内的厄里斯就只剩下七个。幸在这个时候,一只如白玉般的女性手掌从虚空中探入,属于生命的光辉覆盖住了这里,不但让剩下的七个厄里斯转危为安,也令已经濒死的拉蒙德教授,从死亡的边缘恢复过来。

    这手掌与那黑暗对抗了将近一秒钟,最后在那生命光辉接近黯淡之际,将其中的两个厄里斯抓走。

    与此同时,在这间实验室的上方,光明圣母伊西斯与夜女神倪克斯隔着七万米的距离遥空对峙。

    “我真的不明白,倪克斯殿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伊西斯一声叹息,似乎痛心疾首:“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这次您也是一个受害者不是吗?那位命运主宰的目标是厄里斯,而我们不幸的成为了他的道具。在这个时候,您更应该与我们团结在一起,让命运主宰的图谋破产,而不是去帮助他。”

    “在东方,我现在的做法叫做助纣为虐。”

    远处的黑暗当中,倪克斯那幽冷的声音传递过来:“你远比她聪明,伊西斯,可即便睿智如你,又会否相信她的这次死亡与我完全无关?”

    伊西斯眸光微闪,却答得毫不犹豫:“我相信!而且坚信着!”

    “你在撒谎!”

    倪克斯的声音拔高,却没有什么恼怒的情绪:“你在试图愚弄我吗?伊西斯殿下!而厄里斯,她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与我都很清楚,我不会让自己的未来多出一位敌人。”

    伊西斯不由皱了皱眉,然后若有所思的试探道:“听起来像是一个借口,倪克斯殿下您该不会是看上了厄里斯她的自由与纷争?”

    如果是别人,那是很难办到的。可夜女神倪克斯,却是厄里斯的母亲,本就是厄里斯的神力与神性的源泉,是夜女神分离出来的造物。

    这对倪克斯的帮助应该很大,两门真理级的神权力量,足以让这位的实力,增长到与盖娅,与光辉之主相提并论的层次,甚至可能更胜一筹。

    这次倪克斯却沉寂了良久都没有说话,不过周围的黑暗却在涌动聚集,很快一位身披黑衣的女神,就出现在了伊西斯的前方一千米处。

    她看着伊西斯,杀意森冷阴沉:“那么你是要阻拦我吗?伊西斯?你现在的状态可不太好。”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光明圣母,这位的实力可能还强出她小半个身位。可现在双方的力量对比,却已经完全逆转。

    如果对方不逃离的话,那么哪怕是直接杀死伊西斯,她也是可以做得到的。

    而此时光明圣母的眼神,也是阴翳异常。

    伊西斯陷入了长考,直到倪克斯的气息越来越显不耐,才再次开口:“我需要一个保证,倪克斯!”

    她不喜欢倪克斯这种压迫性的态度,更不愿意见到这夜女神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可如果是为某个目的,她可以忍受倪克斯的骄狂与不逊。

    “你该不会是以为,能够用她做筹码,逼迫我与你联手?这不可能。”

    倪克斯冷笑:“我最多只能给你一个承诺,这次你们母子面临的麻烦,我会坐视旁观!”

    于是这一刻,两人之间的气息更加的阴冷,更加的剑拔弩张。

    ※※※※

    在命运之乡魔法塔,李墨尘正将三千个手指头大小的‘厄里斯’,丢入到一个黑色的箱盒之内加以封印。

    这位自由女神留有着众多的后手,她光是为自己准备的克隆体与分魂就达到一百多具,其中甚至有一部分藏在域外世界。

    而李墨尘在这天当中倾其所能,只找到了其中三十具克隆体,然后分化成这三千个‘厄里斯’。后者在被他找到之后也很配合,不吵不闹的任由他施加封印。

    “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帮她复活?”

    路西法很怪异的看着这位:“事先提醒一句,这女人对任何人的忠诚都是零,而且任何束缚了她自由,带有奴役性质的契约,对她都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事实上,她要逃跑的话,你也看不住她们,她可是握了真理级‘自由’的女神。”

    除非是战争状态,路西法一般不会贸然踏入其他神灵的神国,尤其是对等实力的神明。

    不过路西法对李墨尘已经有了极大的信任,对于后者让他分化二人的想法也很动心。

    既然要加入后者的神系,那么提前了解李墨尘的神国也是很有必要的。

    “可她不会逃,这女人不算太笨,她知道我这里是她唯一的生机。你看,她很安份的。”

    李墨尘用手指头在一只‘厄里斯’的头顶上敲了敲,可这侮辱性的动作却没有引发后者任何的反应。

    “如果她的复活最终失败,那么她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她在这里的这部分躯体。”

    “陛下这是为制衡倪克斯。”

    这是先知之神普罗米修斯:“如果这位自由女神不打算成为您与倪克斯的交易筹码,从此回归母体,那么就得付出代价。一个雇佣性的契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这方面,伊索尔德·摩根可以帮上忙。”

    伊索尔德·摩根,是目前天命神系的‘金融与商业之神’,他掌握着中等的‘雇佣’与中等的‘交易’神权,以及同样中等的‘合约’神权,可以帮助加固契约。

    在普罗米修斯看来,这位神明的潜力很大,尤其是‘交易’与‘收购’的神职权柄。如果成长起来,未来甚至足以成为一位副神王。

    在东方古国,有一件叫做‘落宝金钱’的神话武装,就有着究极的‘交易’与‘购买’神权,能力非常的强大。

    可惜的是,伊索尔德·摩根的天赋有限,目前这位的能力更集中于‘金融’。

    “说实话,这次我还真是吓了一跳。我是真没有想到,瑞亚与倪克斯居然会与伊西斯她们联手。也无法想象,陛下您这次战败的后果。”

    不过普罗米修斯的脸上并无愧色,他与俾斯麦等人会做出错误的推断,是因为情报上的缺失。

    他们没有预计到‘许愿塔’的存在,也不知道伊西斯的手中,有着一颗那么沉重的筹码。

    当然他也同样没有责怪自家这位君王的心情,李墨尘将这些信息告诉他们也没用,他们帮不上忙,也只会增加变数。

    至于这位命运主宰的隐瞒导致他们这些臣下们可能承担的风险,普罗米修斯对此倒是觉得理所当然。换成任何一位君主,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秘而不宣的,否则就没有资格为王。

    俾斯麦却很内疚:“我得向您说声抱歉,陛下,这次是我大意了。”

    以他的能力与外交上的经验,早该从蛛丝马迹中察觉端倪。

    “这是我的错,与你们无关。”

    李墨尘摇着头:“不过接下来的行动,却不能再有任何失误。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尽可能的吞下北阿美利加,接收自由女神教会。”

    “这件事请交给我吧,陛下!”

    站出来的是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我熟悉这片土地,保证三天之内,整个阿美利加再没有其他人插足的余地。”

    他知道李墨尘的目的,不止是吞并自由女神的‘遗产’,壮大自身的实力。也是为拒止阿萨与奥林匹斯神系登陆阿美利加,并形成挤压效应,迫使这几大神系将他们的目标重新转向光辉之主,而非是来尝试争夺厄里斯旗下的众多财富与资产。

    所以这个时刻,在速度,情报与决断力方面就很重要了。

    幸在一年之前他们就做好了与自由女神教会开战的预案,而他们如今囤积在阿美利加本土的实力,也是极其强大的,绝非那几大神系可以抗衡。

    “可以!”

    李墨尘对加西亚的能力自然是毫不怀疑的,如今这位的战斗力,也远非昔日可比。

    不但已晋升神格十一,也在基因技术与李墨尘的帮助下,获取了古神神格。作为李墨尘旗下直属,关系最为亲近的神明,这位还能够直接借用李墨尘的部分力量。

    “速度必须尽可能快,厄里斯为免被倪克斯吞噬,很可能会与宙斯,或者与奥丁做交易,用她手中掌握的人力物力作为筹码,换取他们的庇护。”

    李墨尘又转目望着‘炮火,坦克,装甲,战争机械与闪击之神’古德里安:“古德里安殿下!神国层面的进攻,就交给你了。这一次,我麾下的七大天使都听你调动,我授予你全权指挥。记住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摧毁,不需要太在意缴获。”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自家得不到,那么别人也别想得到。

    古德里安则微一俯首:“第二,第三,第五与第七神意军团,还有我们的巨人军团随时都可以出击。”

    他在今天之前就接到过李墨尘的密令,早就做好了这几大军团的调动准备。

    “然后是深渊”

    李墨尘正打算与路西法交涉,就见他前方蓦然间有一团黑气形成。

    那是他人的神力直接介入他的神国,这意味着真理级别的神权力量,还有强大的神格。

    李墨尘的眼顿时微微一凝,然后他的唇角就斜斜上挑。这是他原本想要亲自登门去拜访的,可现在这位已直接现身在他的面前。

    “墨菲斯托?”

    路西法的气息也稍稍变化,不过他的神色大体还是平静的:“这也是你请来的?”

    “威尔顿斯坦陛下传信说要拜访,可我觉得还是自己上门的好。”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墨菲斯托,是一位睿智的小老头形象,他笑着向李墨尘行礼:“我们有许久不见了吧?伟大的命运主宰。这几年当中,您的威名可是如雷声一样不断在我耳边回响,从来都没有停歇过,我也一直都在期待着与您再见一面。我阅历诸天万界,却从没有看到一位能与陛下您比肩的人物,在二十年内成就神王伟业,这简直就是奇迹。”

    “墨菲斯托殿下,您的赞誉让我无地自容,实在太夸张了。”

    李墨尘莞尔一笑:“还是说正题吧,墨菲斯托殿下,您既然来到我这里,想必是已同意了我的请求?”

    “万分荣幸!我会出兵深渊的第七百二十六层。”

    墨菲斯托的眼微微一凝:“我必须得承认,您给予我的条件是很有诚意的,不过在某些细节方面还需要与您做一些商榷。为了节省沟通的时间,所以就直接来拜访了。主要是您提供的生物殖装与魔动装甲方面,我希望您能给予我更多的资源,还有你们旭日集团,最近研发的基因药剂与基因编辑技术,我也很感兴趣。”

    路西法听了之后心想果然,在合纵连横,团结盟友方面,这位命运主宰是最顶级的。

    在这个时候,墨菲斯托与他麾下的魔军,是最有可能动摇撒旦在深渊的统治地位的势力。

    李墨尘顿时皱眉:“十件‘神位骑士’,十尊‘圣战者’,这足以让墨菲斯托殿下您拥有十位高等神级的战力。我目前也拿不出更多了,墨菲斯托殿下,主要是材料方面,我现在手中也很匮乏。至于你说的两种基因强化技术,目前也只针对人类。”

    “不!您误解了我的意思!”

    墨菲斯托摇着头:“并不是想要您的赠送,而是希望做一个长期的交易。我希望命运主宰陛下为我开放窗口,让我不受限制的购买您旗下的旭日集团,以及光魔集团的产品,如果材料方面不足,那么我们这边也可以提供。唔~凡间的人们怎么说来着,来料加工!还有你们的基因强化技术,我也希望你们的研究,能够继续往其它的生物方面衍展。我可以投资,分担你们的研发资金。”

    路西法不由眼神阴冷的凝视这位:“墨菲斯托殿下,你似乎需要很多的战争装备?”

    深渊与地狱比邻而居,他不能不保持警惕。

    “的确!我的需求非常大,目前想要采购的规模,就超过命运主宰陛下准备提供给我的物资十倍。”

    墨菲斯托笑着回应:“我与您可不一样啊,路西法殿下,我在许多世界的地位,并不像光明世界这边稳固,他们需要力量。”

    路西法这才神色微松,想起这家伙有着至少一千多个分身,分布于诸天万界。

    ※※※※

    当诸事议定,整个天命神系都在俾斯麦为首的众神调度下,开始如一架精密强大的战争机器般转动了起来。

    名为‘战争’的源力也开始在这个世界澎湃汹涌,覆盖住了整个阿美利加。

    这个时候的李墨尘,却正在品尝着胜利的果实。在命运之乡魔法塔的顶层盘膝坐着,前方则是悬浮于空的‘神霄灵运紫金塔’。

    李墨尘的神色专注,正把他所有的心神与精力,都投注在塔内外那些新生的符文上。

    这都是有关于‘命运’与‘时序’的真理之痕,代表着这两门大道最核心的奥义。每悟透其中的一枚,都可以让李墨尘往根源,往真理更深入一步。而如果能够将之融会贯通,足以支撑他在所有大道领域的全面提升。

    不过更让李墨尘惊喜激动到无法自抑的是,这‘神霄灵运紫金塔’最核心的奥秘开始显现。

    那是因果!

    他没有猜错,‘神霄灵运紫金塔’的核心能力,果然是因果!且它的极限至少是究极,甚至是达到伪真理级别的因果!

    而这次‘神霄灵运紫金塔’新生的一百多枚符文,至少有百分之三十是命运与时序之力交缠的真理之痕,也就是与因果有关的先天大道之痕。更新最快 电脑端::/

    李墨尘有着明悟,一旦他能够悟透这些能力,至少都可将自身的‘因果’神权,推升到高阶层次。

    别看这等级很低,可这却是这个世界最核心最顶端最上位的神权力量。它在战斗中展现的威力,必将超越于绝大部分伪真理级别的概念神权,如‘必中’,‘必杀’等等,而如果与后者结合施展,甚至足以将它们推升到真理层次。

    李墨尘的‘必破’与‘必断’,就已经接近伪真理,预计他在‘因果’上的造诣进一步提升之后,这两门神权力量自然而然就会得到同步提升。

    不过首先得到突破的,却还是李墨尘的‘命运’与‘时序’。

    在回归一天之后,李墨尘的这两门神权力量,就同时跨越到了那扇‘大门’的前方。

    与此同时,李墨尘的神格也开始了提升。他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就向根源中伸展,并在那最深层的地带留下印记。然后整个世界都在呼应着他,那名为‘命运’,也可唤为‘时序’的长河,正在剧烈的动荡,甚至是膨胀。

    神格十九这是属于神王的阶位!尽管还未达到顶端,却足以让他真正拥有与那些神王们争锋的资格。

    李墨尘本人也将在这个世界,那条‘命运’与‘时序’长河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这也将是他未来不死不灭的根基!只要李墨尘印刻在这个时间段的痕迹还存在,任何人都难以将他杀死。

    他现在甚至可以上溯过去,下究未来,那伪真理级的‘命运’与‘时序’,可以让他从过去未来的李墨尘那里借来力量。而如果更进一步,李墨尘可以把过去未来的自己直接召唤出来配合自身战斗。

    这无疑是一种通天大法,而要维持这种能力,‘命运’与‘时序’缺一不可,只因他不但得调动干扰时序的力量,还得对‘命运’进行修正。

    于此同时,李墨尘的主副体也在剧烈的变化着,他的神魄则映照星空,与这个世界的无量星辰,诸天世界联系在一起。

    这个时候如果海柔尔在,会在第一时间认出她的兄长,正在运转《二元玄化大法》。

    这是李墨尘的根本之法,是他身为凡人时的基础功诀,原本已经修到了顶端极致。可这个时候,李墨尘却将之再拔高了一个层次,演化出了第十一重。

    这一重功法可以进一步的强化他的二元之体,让自身的正副体再无任何差异。不过它最大的好处与能力,却是让李墨尘也能像他的妻子安琪拉那样,拥有双核心神职。

    主体是‘命运’,副体是‘时序’,再由此交缠衍生出‘因果’,就如李墨尘眼前的这尊‘神霄灵运紫金塔’。

    李墨尘早就设想了许久,一直都在等待合适时机。

    这个时机,正是‘神霄灵运紫金塔’的‘命运’与‘时序’,双双进入伪真理阶位的时刻。这塔身内外衍生的符文,让李墨尘有了最佳的参考对象,也补全了他最后的拼图。

    ※※※※

    在命运之乡魔法塔二十八层处理公务的俾斯麦,是最早感应到李墨尘晋升的。

    这位当即就放下了手上的文件,往这座魔法塔的顶层深深注目。他的手臂与脖颈处露出了青筋,右手则轻轻颤动着。

    在李墨尘击退宙斯与奥丁联手的那一刻,俾斯麦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可距离那一战,仅仅才一年时间这速度已经夸张到让俾斯麦感觉头皮发麻。

    “是命运神职的神格十九!”

    普罗米修斯没有感应到李墨尘的时序神职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可他的语中依然含着无限的感慨,还有振奋:“速度好快,可也真不容易!不过在这一步之后,路就好走得多了。”

    在他看来,李墨尘的天命神系在这一刻之后,才算是真正的站稳脚跟,无惧风雨。

    哪怕未来他们的主君,在争夺神上神的纷争中失败,也能够在未来的神上神打击下获得一定的抗压能力。

    普罗米修斯猜测李墨尘,应该是在黑暗世界获得了某种机缘,否则不至于在短短两天之后,就提升了神格。

    “陛下他已经晋升了吗?”

    海洋女神忒提斯的身影,毫无预兆的就出现在了这一层,她的脸上也饱含着不加掩饰的喜悦。

    “还真的是!”

    忒提斯的瞳孔张了张,然后又闭上了眼,全神感应着:“不止如此,还有神格十九的时序,神格十九的战争,神格十九的战斗,神格十九的阴面与阳面,神格十九的活力,神格十九的青春,神格十八的平等”

    她已经说不下去了,只觉是浑身轻颤,已经达到神格十八的古神之躯,竟然在肌肤上浮现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这无与伦比的强大,让忒提斯惊恐颤栗,也无法置信,同时又有着无以复加的心安之感。

    “哇奥,我觉得我可能是在做梦?”

    安东尼也从外面走进来,他的眼神有些恍惚:“八种伪真理级的神权力量对吗?”

    “不止,还有一些神权,没能够在陛下神职当中体现出来。”

    普罗米修斯心想如果奥丁与宙斯以为他们这位主君的力量,只是提升到与神王同一层次,那么他们一定会再次遭遇重挫。

    所以他又询问俾斯麦:“神国内外封锁了吗?”

    “两个月前就开始进行最严格的消息管制,覆盖整个神国的魔能防护阵列也已经完成。”

    俾斯麦很平静的说着:“驻守神国的第六神意军团可能战斗力方面不是最强的,可对陛下却有着无可置疑的忠诚。除了我们,不会有任何人知道陛下这次晋升的完整状态。不过这未必能够瞒得住,在这神国外面,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盯着。”

    “可他们一定没法感应到详细的情况。”

    普罗米修斯微笑道:“能瞒一分是一分吧,我对陛下亲自设计的这座防护阵列还是很有信心的。原本也没有瞒的必要,主要是陛下的天赋实在太出色了,二十年升格神王,我猜这个时候,即便是盖娅也要坐立不安。”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俾斯麦将几份文件递到他这边,普罗米修斯随意扫了一眼:“要在黑暗世界增筑这么多的大型要塞?即便要增加黑暗世界的开拓力度,在这个时间段合适吗?”

    强化对黑暗世界的开拓一事,李墨尘已经对他们作过通告了。可普罗米修斯没有想到,俾斯麦的步子会迈得这么大。一次就是三十七座,将黑暗世界总计五千四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纳入控制中,而且是要在三个月之内完成。

    这一定会激起黑暗世界的剧烈反弹,黑魔帝国会不惜代价,并倾其所有的来阻止他们的圈地计划。

    可如今的命运教会与旭日光魔同盟,也同时在南太平洋及南阿美利加,与阿萨神族及万兽帝国全面对抗。

    他们现在还要额外分出兵力,去保卫阿美利加联邦的北部。

    “普罗米修斯殿下,我预计接下来会是一场长期的战争。”

    俾斯麦眼中闪现着睿智的光泽:“毕竟现在无论是在哪个层面的对抗,他们都没有了优势。所以我认为,趁着他们的注意力被光辉之主吸引过去的时候,我们必须无所不用其极的扩张战争潜力。”

    “扩大与巩固魔能材料的来源地对吗?这是对的。我只是担心,我们的人力物力,能不能按时按需的完成这个计划?我了解他们,他们不会让我们如愿以偿的。”

    普罗米修斯神色凝重,仔细审视着手中这份计划。他知道俾斯麦的意图,这位神国宰相是准备在最困难的时期到来前,最大程度的扩张基本盘,巩固他们的基础。

    生物殖装与魔动装甲,这是他们与各大神系对抗的关键。可这两种装备的制造,都需要大量高等的,稀有的魔能材料。

    普罗米修斯知道那几位神王如今哪怕联手,都再没法通过杀死他们的那位君王来解决问题。

    而在上层力量初步形成均势的时候,双方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必将往中下层转移。他们的敌人大概率会联起手来,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他们施以打击,动摇天命神系存在的根基。

    而他们的根基是什么?是人口,是信仰,是工业

    普罗米修斯认为命运教会与旭日光魔同盟的力量,大概率能够撑得住,可他们也无法在短期内将对手击败。

    而一旦在各个方向形成僵局,那么一场持久战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所以速度必须尽可能快!”

    俾斯麦微微一笑:“幸运的是,我提前做了一些准备,普罗米修斯殿下,您可以看后面一份文件。”

    “哦?”

    普罗米修斯已经看到了后面的内容,他神色微怔,然后就一声轻赞:“不愧是复兴了条顿的铁血宰相!不过有把握吗?我大概知道那家伙想要的是什么,可伊西斯也能够解决他的问题。如果发生意外怎么办,只靠阿美利加政府兜底吗?可我猜我们哪怕能完整的掌握这个国家,它也将在光明世界的战争中筋疲力尽。”

    “光明圣母确实有着同等的能力,可这片土地毕竟是阿美利加!这片冥土的主宰是安琪拉神后,而不是奥西里斯。”

    俾斯麦意味深长的说着:“伊西斯可以许他以未来,而我们可以毁掉他的现在,那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你说得对。”

    然后普罗米修斯就在这份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命运主宰仿效人间的政治体制,在他的神庭中建立了他的内阁,而普罗米修斯为这个世界最古老的智者,正是这个内阁的第三位成员。

    所以俾斯麦准备施行的这个计划,必须得到他的认可。

    在普罗米修斯看来,俾斯麦的计划确实无懈可击。这位除了早就筹备大量的要塞建材之外,更已策反了黑骑亲王领。

    这是黑魔帝国旗下最强大的几个封国之一,领内的力量以西部牛仔转化的死灵骑士为主体。首领黑骑士安托万·维格拉斯,生前是著名的西部牛仔,而如今则是一位有着高等古神位格的强大死灵骑士。

    有这位旗下领国百万骑士,近十亿的死灵大军,足以将他们的扩张计划的成功率再提高到九成以上!

    ※※※※

    与此同时,在主物质界,遍布在阿美利加南海岸与五大湖区,以及澳洲的命运教堂,都是圣钟长鸣。所有命运主宰的虔诚信徒们,无不都眼含惊喜地凝神祷告。

    五大湖区总主教兼枢机主教‘路易·威尔顿斯坦’就神色狂热的将双手交握,唱着赞美命运之主的圣诗。

    直到感应到他的主晋升之后的神力狂潮告一段落,这才停止了下来。

    “伟大的命运之主啊!您的光辉,您的伟力,果然无人能够揣度”

    作为威尔顿斯坦家族的成员之一,路易·威尔顿斯坦有着双份的喜悦,他不但感到那流淌在自己体内的神力有了极大的增长,那属于威尔顿斯坦的血脉,再一次得到提升。

    那幅度异常的夸张,让他的半神之躯,直接提升到无限接近于古神的层次。

    也就在这个时候,路易的神色微动。他发现自己的神术体系当中,又多出了一种让他无比惊奇的顶级神术。

    “大许愿术?消耗自身的幸运与功德来向我主许愿吗?”

    路易·威尔顿斯坦知道这‘大许愿术’,与法师们研究出来的‘祈愿术’是完全不同的。按照他得到的信息显示,只要许愿人自身的幸运与功德足够,又得到了他们神明的许可,那么他们许出的这个愿望。将得到百分之百的实现,且不会有任何的扭曲。

    尽管那前置的条件其实无比苛刻,光是传奇实力这一条就将绝大多数的神职者排除在外,可在路易·威尔顿斯坦的眼中,这门神术的价值依旧无与伦比,甚至不下于命运之主赐予所有圣骑士,战争祭司以及本堂神父以上阶层的‘复活术’与‘大复活术’!

    他当即起身,走到了墙角的书架旁,抽出了那本厚达半尺的‘命运圣典’。

    当这位红衣主教将它打开,发现这本圣典的第一章第一页,果然发生了变化。

    在‘命运与时序的掌控人,由生到死的支配者,世界阴面与阳面的君主,无坚不摧的战技与战争之神’的前面多出了一行字。

    因与果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