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运仙王(天命主宰) 开荒

七一四章 龙气

    “光明世界的未来昏暗无光,可神选之人却有希望活下来,作为这个世界的有功之臣,我们可以作为混沌的爪牙,得到混沌之主的欢心与庇佑,甚至获得永生。这个机会可不多。克拉克先生,船票历来都是有限的。”

    纳垢的祭司发出邪异的,沙哑的笑声:“你的女儿,她现在正在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对吧?据我所知,你可是我主神谕中重点攻击的目标。”

    伊迪·克兰克没有答话,他看着那些蚊虫如云一样涌动,然后散入到大街小巷,甚至是各个建筑物中。

    这个城市的魔塔防御阵列可以检测出这种细小的生物,并在第一时间将之灭杀,可它更多是对外不对内。

    糟糕的是市区内的这些蚊虫,几乎都是来自于城市的内部。它们来自于阴沟,下水道,海量的虫卵在极短的时间内孵化,并混入到人群与民居附近,让城市中的魔塔防御阵列投鼠忌器。

    这使蚊虫的数量急速增长,漫卷如云,而且得益于它们的身体结构,能在一定程度上无视一些较为薄弱的魔法防护壁。这也就使得城市内所有建筑的魔法防御阵列,无力去拒绝它们。

    就在几秒钟之后,伊迪·克兰克耳旁听到了一阵‘嗡嗡’声响。那是几只蚊虫,已经进入到了这一楼层。

    不过就当伊迪·克兰克的眼里现出苦笑之意的时候,他的神色却微微一愣。

    “请尽快作出决定吧,参议员阁下,为了你的妻女,也为了你个人的未来。我最多只在这里待上三分钟。纳垢选民,这是我现在能给予你的最好的条件,下一次,不会再有这样的好事了”

    纳垢祭司明特·博德的语声一窒,同样眼神错愕的看着窗外。

    他发现正有大片的蚊虫往地面跌落,它们大多都已没有了生命气息,一些例外的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死亡。

    那铺天盖地,让人绝望的庞大虫群,在一瞬间就被一股力量清扫一空。暗黑的天空也恢复了明亮,温暖的日光从上方照入城市。

    即便是已经渗入建筑物的蚊虫也不例外,明特·博德已经听不到它们的振翅声响。

    可以从这玻璃幕墙看到,许多人都为此惊讶,路上的行人之前都躲入到附近的酒店,办公楼与避难所。可此刻他们中一些拥有较高武力的,都纷纷走出门,眼含敬畏的往外探看着。

    “这是天命神后安琪拉!”

    “死亡的伟力,杀死了这些虫豸。”

    “这是梦想与冥界女神的力量。”

    “这是神迹!神在注视着凡间,在庇佑着我们!邪神无法得逞。”

    “伟大的神后啊,感谢您对吾等凡人的庇护,您拯救了这个世界。”

    在确认所有的蚊虫都已死亡之后,走上街头的人们大多都神色激动的就地跪了下来,开始虔诚的祈祷。

    站在玻璃幕墙前的伊迪·克兰克也神色微肃,他将双手交握于胸前,默默祷告着。

    他不是安琪拉的信徒,不过在天命教会的教义中,天命之主与安琪拉素来都是一体的,不可分割的。

    大概三十秒之后,伊迪·克兰克再次转头看向自己曾经的好友,可他眼里面却是浮现了几分怜悯之意。

    “博德阁下,看来我们的神,并不像是你以为的那么脆弱,无能。”

    “这是要离开吗?说实话,我现在反倒希望你待在这里。我知道你是由于肝脏的癌变,才会信仰纳垢。你经历三次手术,并用上了最好的药物,却又三次因繁重的工作复发,蔓延全身的痛苦让你选择了邪神。我同情你,博德先生。可安心的迎接死亡不好吗?安琪拉是仁慈的女神,她可以让所有没有犯下重大罪孽的人,在她的神国与冥土安享幸福,并在未来的某日迎来永眠。而天命之主的神国,更是与光明神教宣扬的天堂别无二致。你何必要变成这副丑陋的模样?”

    “狭隘!丑陋也好,美观也罢,都是出自于人类自我的感观,在更高位的生命眼中这毫无意义。”

    明特·博德一边说着,一边走入到身后的黑暗。

    他知道有一队强大的‘国土净化者’,已经进入到了这栋大楼。

    “你会后悔的,克拉克先生。天命神系的挣扎,让你错认为他们还有力量,可事实绝非如此。混沌四神正在联手颠覆这个世界,他们现在只要是犯下一个微小的错误,人类的文明就将毁于一旦。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顺从,并加入其中。克拉克,我知道你富有野心,也绝不是墨守成规的人”

    “轰!”

    随着办公室的房门被轰开,纳垢祭司明特·博德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他的声音也再没有了后续。

    而表面上维持镇定的伊迪·克兰克,则在第一时间就拿起了电话。

    此时他的妻女都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他必须尽快确认她们的安全。

    ※※※※

    这个时候,李墨尘在冥土中放开了他妻子的手。

    安琪拉的气息略有些虚弱,由于需要将死亡神力覆盖所有五个大洲,还有四个迷雾大陆数以万亿计的蚊虫。

    她的神力消耗无比巨大,之前的三个月,她的三十六层魔法塔内的二百八十八座能量池,都排出所有的能量,专用于储备神力,可此刻它们都被消耗一空。

    可即便如此还是不够,最终是借助李墨尘的神力支持,才完成了今天的这一创举。

    不过这虚弱只是暂时的,此时的安琪拉已经感觉到这个世界不下百亿人在向她祈祷。之前给她带来大量的信愿之力,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全盛。

    想必今天之后,她在凡间的信徒数量也将得到极大的增长,梦想女神教会必将成为世界主流的信仰之一,而非是像以前那样只能依附于他丈夫的教会。

    “阿墨,我不明白,你明明可以提前将这些蚊虫除去的,将灾难扼杀于未发之时。”

    安琪拉的心情很复杂,既觉欢喜,又感愧疚。

    她这次之所以能够一举将那数量庞大的蚊虫全部杀死,一是因‘网络’这一覆盖全世界的神权,二则是依靠李墨尘提前散布于这些蚊虫体内的一种病毒。

    它们的传染性很强,却并不致命。几乎没什么威胁,却足以成为安琪拉死亡神力传导爆发的支点。

    可这也同样意味着,李墨尘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对这次的变故有了预测,然后准备好了应对之策。

    他完全可以让这些蚊虫提前死亡,让这场灾难没有爆发的可能。

    虽说这次的神迹与信仰增长,让安琪拉感觉很开心,可安琪拉的神性,又让她感觉不安。

    “可事实上,我没法阻止。”

    李墨尘微微摇头,开始解释究竟,他知道自己必须安抚好安琪拉。

    “我是三个月前用副体察知到此事的,然后通过时间回溯,在过去散布这种病毒。潜伏在牛马这些牲畜的血液中,最终进入这些纳垢培养的蚊虫体内。可我无法把它们全数杀死,它们诞生的子嗣,绝大多数都处于虫卵的状态潜伏。贸然行动,只会让纳垢惊觉,更换它的计划,这对我们毫无裨益。”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

    安琪拉稍稍思索,就知李墨尘所说的情况属实,然后就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

    她想自己不该怀疑李墨尘的,她的丈夫对自身意识的控制力非常强大,很少为信仰左右,可其神性一直都是高洁如玉。

    如果有办法提前阻止,绝不可能坐视他的信民被混沌四神伤害。

    可她本不该犯这样的错误,真相如何,只需要稍加思考,就能得知究竟。

    自己的无端猜测,不但是对丈夫的羞辱,也将自身置身于‘小人之心’的地位。

    “不用道歉的,安琪。混沌邪神的狡猾众所皆知,如果我们只依循自己的神性去行事,最终只会被他们玩弄。”

    李墨尘却很大度的将安琪拉抱在怀里,他知道缘由。他的妻子,还是受到了神性的影响。

    安琪拉的成长实在太快了,几乎可以与他比较。可他的妻子,没有‘神霄灵运紫塔’这样的顶级神器镇压气运与心智,难免会受到干扰。

    所以这一次,虽然安琪拉在全世界范围内展示神迹。可如果能选择的话,李墨尘宁愿放弃这机会。

    今日之后,安琪拉的力量虽然会更强大,可她的神性面临的情况会更加恶劣。

    故而他现在的又一个当务之急,是尽快为安琪拉寻得一件能够镇压神性的器物。

    接下来李墨尘也没有急于返回神国,他陪了安琪拉一整天,帮助她稳定住因信仰暴增之后的神性躁动之后,这才离开了安琪拉的冥土。

    而在他回归之后,‘窥秘天使’莱因哈特·海德里希第一时间就将这次的损失汇总到他这里。

    “排除中东与迷雾大陆这些神后陛下神力照顾不到的地带,这次至少有一千二百万人因此受到感染,这让我们医疗系统的负担大增,未来的疫情更难控制。幸运的是,得益于紧急制作的防护衣,我们的医务人员很少被感染。”

    “又由于神后陛下的神迹,人们没有太多恐慌与绝望的情绪。不过这次希望的原力却有了很大增长,这有益于奸奇。”

    李墨尘听了之后,是一脸的纠结与无奈。混沌四神覆盖着人类几乎所有的情绪,任何大规模的情绪波动,都会让祂们的力量增加。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在应对危机的时候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

    “祂们就是这样无赖。”达克督军也表达了同情:“所以你得尽快晋升神上神,或者进一步的掌控根源,否则祂们迟早会将你磨死,许多神系与文明就是因此毁灭。而且是越发达,资讯传播度越高的文明,越容易受到祂们的影响。”

    达克督军在光明世界做客七天之后,就告辞离去了。期间这位对天命同盟的神明与军力,都做过了一次全面的考察,而李墨尘则全程陪同。

    当然,整个天命神系也有一定保留,不可能对阿色拉人完全信任,不过李墨尘还是将他们的绝大多数力量,一一向达克展示。

    而这位离开时的唯一建议,就是让他们尽可能快的扩军。

    “泰拉帝国聚集的军力,至少都超出你们千倍,我是说加上我借给你的蓝血军团。”

    “预计战争开始后,各方都不会坐视,会帮助你减弱压力。可安德烈你们也必须保有相当于二百二十个神意军团的实力,才有可能在星界中与泰拉帝国对抗。根据我们的计算,这是最低的要求。”

    对于扩军一事,李墨尘也很无奈。魔能职业者可不是韭菜,他们的培养是需要时间的。神意战士与天使的数量就更是个难题,天命神系的时间太短,底蕴是一个硬伤。

    除此之外,他还得与各国的低生育率战斗。

    李墨尘对于越来越少的出生人口已经忍无可忍,他甚至准备直接发布神谕,禁止绝育手术,禁止保险套生产。可由于民间巨大的反对声浪,还未能付诸实行。

    让李墨尘欣慰的是,最近二十几年天命同盟对魔能职业者不遗余力的培养,已经接近于收获期。

    大量的高阶魔能职业者与传奇,半神等等都将大量涌现。

    只需财力与生产能力能够跟上,二百二十个神意军团,还是有可能在五年之内做到的。

    “生育率的确是个问题,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吧,我知道有一些神器,是专用于解决种族繁衍而打造。不过我下次前来拜访,应该是在两年之后。”

    达克知道李墨尘对那位‘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是无法信任的,所以干脆提都没提。

    “其实你可以恰当放宽对欲望与欢愉的控制,这有助于生育率,不能因噎废食啊。然后还可找一位强力的生命女神,你们神系居然连生命相关的神明都没有。”

    其实李墨尘自己就是,他的生命神权已经进入伪真理。

    不过限于神性,李墨尘没有让自己的祭司大规模的宣扬他在生命方面的权能,所以影响力也就相对有限。

    ※※※※

    轰!

    在奥林匹斯神山的山顶上空,一道雷光蓦然炸开,发出了巨大的震响。而那漫天的乌云,则让这个美轮美奂的神之国度,充满了阴郁的气息。

    这也象征着这个国度的主人宙斯的心情,这位高坐于神座之上,眸色阴冷的俯视着凡间。

    由于距离主物质界过于遥远,奥林匹斯在人世间的信仰也大幅减少,宙斯的神力已经无法照见主物质界的全域。不过像曼哈顿,洛杉矶这些重要的城市,宙斯还是能够观照无遗的。不过这些来自于凡间的画面,却让他的心情极度糟糕。

    “陛下,我们的军队已经准备就绪。不过”

    在王座台阶之下,智慧与奇迹之神魏玛·美第奇微俯着身躯:“我建议您终止这次的远征。对我们而言,这将是一场有着巨大风险,且得不偿失的战争。”

    “住嘴!”

    盖娅坐于宙斯的侧旁,她神色威严,含着几分不满的看着下方的奇迹之神。

    “注意你的身份!凡人神,即便要停止战争,也该是由我们来决断,这不是你该插嘴的。”

    由于某人的缘故,她现在对所有成长于凡间的神祗,都抱有着极大的厌恶。

    而魏玛·美第奇不但是与那位同样的出身,彼此之间还有着一定的亲缘,这就更让盖娅憎恶。

    “盖娅殿下,我只是以宙斯陛下从神的身份,对于自己的主君作出建言。”

    魏玛·美第奇没有退缩,他甚至没有去看盖娅一眼:“陛下,我们穷尽了一切的资源,目前也只有相当于十五个神意军团的军力”

    他的话才出口,就有一只巨大的石手从地下冲出,将他的身躯牢牢抓住。

    而在台阶的上方,瑞亚的气息冷如冰霜,她知道这个家伙,是在对盖娅母神权威的挑衅与无视。

    不过下一瞬,宙斯挥了挥手,就让这只几乎快要将智慧与奇迹之神神躯捏爆的石手,化作了粉末散开。

    “陛下!”瑞亚顿时皱眉,看向了宙斯。

    “母神殿下,请注意这是我的从神,这里也是我的奥林匹斯神山。”

    宙斯神色平淡:“我不认为他有什么过错。让他说下去吧,作为智慧之神,本就有向我提出建议的权利。”

    瑞亚本能的就有些恼怒,可她随后就注意到这殿内众多的神明,此时都紧皱着眉头,或多或少的显露出了不满。

    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是对宙斯权威的冒犯。同时也惊讶于这个凡人神,在奥林匹斯神山中已拥有了如此的人脉。

    魏玛·美第奇则无比感激的朝着宙斯深深一礼:“而现在,光是天命之主就拥有超过四十个神意军团,六十五个神翼骑士团。他们现在只将其中三分之一的力量,用于清剿血宴魔虫。如今纳垢的力量,并没有像我们预料中的那样,引发主物质界的混乱,他们犹有余力。那位命运主宰甚至是期待我们的到来,他们可以在主物质界从容的覆灭我们的大军,然后夷平整个奥林匹斯神山。”

    “他说得对!”

    这是锻造之神赫菲斯托斯,在阿波罗与雅典娜等众多神明背叛奥林匹斯神系的现在,他是这座神山中硕果仅存的强大主神。

    “父亲,贸然出击,只会葬送我们最后的力量。”

    “可伟大的色孽之主也承诺过,祂会再次让原始神族与原始巨人们复活,他们的力量,也可以相当于二十个神意军团。”

    这是赫拉,她的眼中满含着不甘:“他们还有着众多的强大神祇。”

    “殿下,如果复活原始神族就有用的话,阿胡拉也不会被天命之主一举荡平,被逼迫离开光明世界了。”

    魏玛·美第奇看了面无表情的混沌邪神一眼:“天命同盟在北极圈建造的第五座要塞已经在一个月前落成,如今至少有3000门要塞粒子束炮对准了他们,他们还有七个常驻大舰队。我个人预计在他们复活的第一时间,就会被天命同盟全数杀死”

    他的话音没能够继续下去,只因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殿堂中:“不用争论了各位,这次的计划已经破产了。”

    这正是色孽,这位的神色如常,并没有太多沮丧的神色。

    “我们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与其继续这个注定将失败的计划,不如将资源投入未来。”

    然后祂又用含着怜悯的目光看着宙斯:“然后我还给您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宙斯不由一阵愣神:“是与那位命运之主有关?”

    “有关,就在刚才,您的爱与欲望女神维纳斯,希望女神潘多拉,还有后见之神厄庇墨透斯,已经进入到了命运之主的神国。”

    色孽发出了一声叹息:“祂们显然是背叛了你。”

    宙斯眼神一凝,往人群中的维纳斯与潘多拉扫望过去。可他的目光,才刚刚触及这两位女神,她们的身影就如泡沫一样崩灭开来。

    “维纳斯!洛基!”

    这一刻,神殿之中发出了一声如野兽一样的震吼。无量的雷电,在奥林匹斯神山的山巅爆散开来。

    “稍安勿躁啊,宙斯陛下。”

    色孽摇着头:“我还为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不过”

    她似笑非笑的斜目看着这神殿之内的诸神:“这里说话可不太方便。”

    宙斯挥了挥手,示意奥林匹斯的众神退下,只有盖娅与瑞亚依旧留于殿内。

    二人也都紧皱着眉头,眼含忧色。如果是在二十年前,维纳斯与潘多拉这两位与战斗无关的神祇,对于羽毛丰满的奥林匹斯神系来说无关紧要。

    希望与灾难,爱情与欲望虽然不可或缺,可奥林匹斯神系内部有的是人递补。

    可现在,任何一位主神的流失,对于奥林匹斯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幸运的是,在这之前我就与维纳斯见过面。”

    色孽只一句话,就让在场的几位神色微松。这位混沌之主虽然语焉不详,可他们大概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还要给你们引荐一位朋友。”

    下一瞬,一个黑色的身影直接从奥林匹斯神山之外,走入到他们的眼前。

    “日安各位!”

    这黑色身影有着无可挑剔的礼节,他笑意盈盈的手抚于胸,朝着宙斯三人微一躬身:“你们可以叫我福格瑞姆,我带来了泰拉帝国的友谊。”

    ※※※※

    同一时间,在安托利亚大陆的小码头,另一个色孽却正在与一位一直呆在这里的中年渔夫说着话。后者发出了轻笑:“我还以为你来找我,是为了兴师问罪。”

    “我气量没这么狭小,也没这么无聊。在过往岁月中,我们之间互相扯后腿的事情还少吗?”

    色孽的身影显化于渔夫的身后,祂的神态慵懒冷淡:“何况这次,我也不算是毫无收获吧。还是恢复了些力量,多了一些信徒。唯独纳垢他很愤怒,这次他的投入很大,这些基因改良过的蚊虫从培养到爆发,需要大量的神力。纳垢在这个世界没有根基,他必须用十倍的神力损耗,来支撑他在这个世界的作为。可最终的收获却远远低于他的设想,他没能够收取到更多的‘绝望’。”

    色孽说到这里,就眼神森冷地看了渔夫一眼:“我只想知道,你是否帮助了他们?”

    “就因为我的力量增长?”

    奸奇耸了耸肩:“可事实上这次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远远的看着,你们就失败了。”

    色孽的目光,却依旧冷凝。他不可能因为这句话就相信奸奇,或者是计谋,诡诈与谎言之主,可比这个世界的欺诈之神洛基强多了。

    说谎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当然这位一般不会说出全无根据的谎言。高明的说谎技巧,是九分真,一分假。

    奸奇一向都是这么做的,然后他的欺骗权能,会让人本能的去相信。

    “那么你一定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对吗?”

    “知道,他回溯时间,在三个月前就埋下了纳垢失败的伏笔。纳垢想用蚊虫传播祂的鼠疫,可那位命运之主制造的病毒,也进入到这些蚊虫的体内。他的麾下,有一位很出色的病毒之神,而这世界潜伏于蚊虫体内的病毒种类,至少有五百种,纳垢祂却毫无所觉。”

    奸奇微笑着:“亲爱的,你应该不会责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与纳垢吧?”

    色孽则是‘啧’的一声:“不,我当然不会因此责怪你。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之间互相扯后腿的事情可一直都在发生。不过,我现在怀疑你不是不愿提醒,而是没法提醒。你得知究竟的时间,不会比我早太多对吗?”

    “那位命运之主能够将时序与跳跃结合,这是你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他在过去的作为也非常的隐蔽,这意味着他对你的防备很到位,同时他在时序与命运上的力量,是凌驾于你之上的。”

    奸奇似笑非笑,似乎是不屑辩解。

    色孽则更加笃定了,祂讥诮的挑唇:“即便如此,你也坚持要放任他的实力继续增长?”

    祂没有等待奸奇的答案,这位混沌之主的身影已经从这码头消失。

    “无所谓了,你不用回答。我现在也改变了看法,既然没法在帝君苏醒之前解决,那么让他去碰一碰泰拉帝国的兵锋,似乎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戏码。奸奇,给你最后一个忠告。我不知道你在策划着什么,可你迟早会自作自受。”

    “可你又焉知我什么都没做呢,我的同胞?”

    就在色孽的意志从此地消失不久,渔夫一声叹息,从海面上收回那一无所有的吊钩:“我知道你的一些布置,可如果只是这样,是没法赢到最后的。”

    ※※※※

    达克督军走后,李墨尘就又再次回到命运之乡魔法塔的顶层闭关。

    他首先清点了前次外域之行的收获,他在‘白色疤痕’的眼前杀死两位神格二十,也让他收获了七件神话武装。

    其中有两件是伪真理,可惜的是它们的神权能力都不怎么样。别说是与‘冈格尼尔圣枪’比较,就连‘底比斯圣盾’都远远不如。

    可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别看李墨尘获得神器很容易。可正常的神格二十,几十万年都未必能够获得一件强力的‘伪真理’神器。

    一方面是因神器与源质难求,一方面是自身的神权力量低弱,难以与那些强大的神王争锋,也就没法获得更好的资源。

    而宙斯与奥丁,放诸于整个诸天外域,实力都很靠前,是所有神格二十中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让李墨尘失望的是,这两位神王除了神器之外,没有太多的财物。

    他与无地王那些部属之战,并没能让这两位得到了前车之鉴。这两人还是将几乎所有的身家,都携带在身上。

    问题是他们的财力确实贫乏,随身的物品中,没有多少能让李墨尘感兴趣的东西。甚至这些东西的总价值,都没超过两千万灵魂金币。

    唯独其中有三枚不知作用的红色丹丸,让李墨尘略感兴趣。

    他无法辨识其来历。请教见多识广的颛顼之后,后者也是茫然。唯有等下次的万界交易会,看看能否查知它的来历。

    那些神器则在第一时间就被李墨尘租借出去了,没在他的手中停留超过三天。他不能让这些器物放在他的宝库中蒙尘,李墨尘知道唯有将它们送到合适的人手中,才能最大程度的有益于他自身与天命神系。

    阿尔忒弥斯与阿波罗就是一例,获得了‘烈日金环’与‘自然秩序之手’之后,两兄妹为了偿还债务。出战率从之前的佛系,一举攀升到所有从神的前三位。

    最近两人一直都奋战在最前线,全力以赴的帮助天命同盟的军队镇压血宴魔虫。其他的强大从神,也在极尽所能的积攒功勋,整个神系的向心力又有了极大增强。

    他们认为李墨尘一生中不会只获得这几件伪真理,而这位的慷慨与公正,已经让所有神明折服。

    由此可见李墨尘的策略是行之有效,也被诸神认可的。

    可惜的是这些神器对整个神系的强化作用,还是不够强力。否则的话,李墨尘会选择再次起兵,攻下奥林匹斯神山,彻底解决这个最后的隐患。

    然后这次的最大收获,还是那杆‘时王权杖’。

    李墨尘将此物置于身前,然后又将那养龙罐拿了出来,放置于身前。

    早在三个月前,李墨尘就已经将自己蕴养的那条龙气置入其中了,而罐中的完整龙气也增加到了四条。

    颛顼承诺的那块玉璧,也早已经送到他的手中。

    李墨尘原本是打算将这玉璧改造为玉玺,然后融合这四条龙气的。

    可这‘时王权杖’,却让他改变了想法。

    在西方,权杖与东方的玺印是有着同等地位的,是象征王权和皇权的用具,在权杖、剑、王冠,宝珠与臂环等等王权象征中位居首位。

    而这件‘时王权杖’本身,就有着容纳‘龙气’的接口。当然,西方没有龙气一说,他们认为这是‘天命’的显化。

    实质是,它也确实是天命,这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事物,来源也非常复杂,有些是因地形地势而蕴成,有些则来自于世界意志,也有一部分是源自于人心。

    这件可在权杖与剑这二者之间转化的神器,就有着承接天命的能力。

    李墨尘是考虑到自己终究是身处西方世界,所以这件‘时王权杖’,更适合作为未来号令天命神系的权柄象征。

    由于是无主之物,内部属于前主的神念印记,也被岁月消磨殆尽。李墨尘很轻松的就将之炼化了,将自身的灵识印入到了神器核心。

    接下来李墨尘只稍作调养,就右手一拍,打开了养龙罐的封印。

    瞬即就有四条金黄色的光泽从养龙罐中冲起,它们在半空中稍稍盘旋,然后就投落下来,围绕着李墨尘转动。

    龙气依附王者,李墨尘作为一个神系之主,有着吸引它们的能力,而且是非常强的吸引力。

    可未来如果有更好的依附对象,或者有其他人试图谋取,这些龙气也会弃他而去。除此之外,它们也会被消耗。

    随着天命神系的扩张,历史逐渐悠久,李墨尘身具的龙气会自然而然的陷入衰退。

    这是自然发展的规律,纵观光明世界过去的历史,就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一个神系,能够让自身的‘天命’长久不灭,永恒不灭。

    它们迟早会覆灭,会消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要想让龙气不衰退,一个方法是保持内部的政治清明,稳固民心,这也将培植‘龙气’,使它继续壮大;另一个方法则是以人力的方式,将之加以约束,蕴养。

    在东西方,都有一整套的手段去延续龙气,培植龙气,壮大龙气。

    它的好处也很多,当四条龙气都被李墨尘约束锁定于权杖之内,他首先就感应到自身的‘神霄灵运紫金塔’发生了变化。之前通体紫金色的塔身,又滋生出祥光。

    然后是权杖上自具的‘神王’与‘王权’,都被一举提升到了伪真理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