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三十九章空寂山急援

    禅房内的妙空神僧知道,自己的弟子这是在诡辩。

    但是他却已经无法再阻止。

    一个人冲动的想要去做某件事,阻止他可能是为他好,因为冲动之后,总会冷静。

    但如果一个人,冷静下来,是想方设法的去要做一件事,那就真的不要再去阻止,无论等待在这件事前方的,是生存还是毁灭。

    囚住须弥和尚的金光消散了。

    “此去天音阁,许你破戒三次。”说话之间,三道金光飞出,在须弥的胸口上,烙印下了三个金色的佛印。

    佛印中流淌的,是精纯而又强大的佛门真元。

    “三戒已破,便需回返大弥陀寺,入苦修院,苦修百年,以偿身债。”说完之后,妙空神僧不再多言。

    此时,须弥和尚的感情又占了上风。

    拔开胸口,看着烙印在胸前的三道佛印,须弥和尚的热泪滚滚而下。

    他又怎么不知道,以妙空神僧现在的状态,为他烙下这三道佛印,究竟代表了什么。

    那一定是师父废弃了百年的修行,为他留下了三个保命的底牌。

    情绪激动之中,林溪又占据了意识的主体。

    运转真元,一串佛珠从须弥和尚的脖子上飞出,然后驮着他,朝着天音阁的方向赶去。

    庞大的雨云,似乎笼罩住了整个雷州。

    穿梭在浓厚的雨云中,林溪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在物质界内,凭借自身的能耐,飞驰而行,腾云驾雾。

    当然,这也是须弥佛门真元浑厚。

    换了一般的结丹修士,虽然可以御器飞行,但是多数速度并不快,而且持续时间不会太长。

    天音阁在雷州空寂山。

    而空寂山,则是悬浮在一片大裂谷之上。

    依照须弥和尚记忆中的记载,天音阁的第一代祖师,似乎修成了散仙。

    故而曾以大法力、大神通,将整片空寂山升起,悬浮在大裂谷之上。

    大裂谷与空寂山之间,由七根特殊的金属钢索相连。

    就如同一把以天地为器,炼制出来的特殊古琴。

    配合周遭的阵法,可以演奏天地绝音。

    而此刻的空寂山上,巨大的天音广场。

    大量的天音阁弟子都聚集在此。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被捆在石柱上,神情暗淡,脸色苍白。

    而就在红衣女子的周围,架着十八面蛟皮大鼓。

    等到时间到了。

    会有十八个鼓士,同时敲响这十八面鼓。

    以雷鼓之音,引下九天之上的雷霆,不断的轰击红衣女子,使其在经脉俱碎、百骨皆化作齑粉的痛苦中,灰飞烟灭。

    这是天音阁,对最凶恶的妖魔,才会用的刑罚。

    如今却用来针对一个人类女修士,或者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酉时,百鸟归巢,阴气升,阳殆尽,阴阳交汇,阴阳二雷,交替而行!”

    山崖上,白须白发的老者,大声宣告。

    下一刻,穿透云霄的铁筝之声响起。

    同时有铜锣、小鼓、沙槌、响板、响棒、牛铃、吊钹···纷纷起乐。

    那原本弥漫于漫天的乌云,就像是被召唤、收束过来一般,全都如同一团漩涡,盘旋在红衣女子的头顶上方。

    雷电也都在那乌云中不断的张牙舞爪,偶尔露出些许恐怖的气息。

    红衣女子紧闭着双眼。

    她的身体还在细细发抖。

    这样的情形下,没有人会真的不害怕。

    何况煌煌天威,又岂是好挡?

    天音阁之所以等到今日,方才处置她。

    就是因为算到了,今日将有一场大雨,同时伴随有雷霆。

    一声嘹亮的鸣叫,就如同凤凰的呼喊,压下了所有乐器的声音。

    那乌云在这嘹亮的乐器声中,变得更加激烈和狂躁。

    隐约之间,仿佛有雷龙在乌云中伸爪探头。

    当唢呐的最后一个高音,在一片乐器的迎合下,落下最后一个音符。

    沉闷而又震撼人心的鼓声开始敲响。

    起先只是一声、一声。

    然后却是一阵一阵。

    密集的鼓点,就像是敲打在云端。

    那盘旋在乌云中的雷龙,愤怒的咆哮。

    然后猛然间,冲着被捆在石柱上的女子,吐出了一口蓝白交织的雷光。

    这是天地阴阳交替之时的阴阳天雷,既断然筋骨,摧人肉身,也毁人魂魄,伤人本源,最是狠毒、残酷。

    女子紧闭着双眼,将头使劲的靠向石柱的方向。

    恰在此时,一道金光掠过。

    抢在那阴阳天雷击中女子之前,完全无视那周遭的阵法、符文,无视那早已备好的法器和法宝。

    劈开了捆住女子的锁链。

    裹着女子,冲入云霄,绽放金光,竟然与那雷云,分庭抗礼。

    金光洒下,穿透阴云。

    天音阁的修士们纷纷运功于双眼之上,方能勉强看清。

    那金光包裹的,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和尚。

    此时的他,就仿佛在世的金身罗汉,怀中虽然抱着美艳的女子,脸上却是一派的慈悲和庄严。

    “须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女子幸福的用双臂抱着和尚的脖子,此刻的她只觉得无比的心安。

    哪怕是已经与天下为敌。

    但是只要有他在身边,就已然满足,就什么都不怕了!

    “须弥和尚!你罪孽深重,若非你师父妙空神僧以一生清誉为注,硬受三位长老一击,你早已伏法,你却是张狂,自寻死路···今日竟然还敢上空寂山,便莫要怪我等不守承诺,将你留在空寂山了。”

    “诸位同门,结九霄云音大阵,这和尚身上有他师父妙空神僧的神力,咱们先不与他力敌,且先消磨。”白须白发的老修士,站在山巅,指挥着那些手持各种乐器的天音阁门人弟子。

    无视了女子的示爱。

    林溪双手合十,对着空寂山上的群修道:“阿弥陀佛!贫僧此来,不是为了结怨,而是为了化解仇怨。一切既然是因我与她而起,如今便皆有我二人而终。”

    白须白发的老修士闻言,冷笑一声:“说的不错!且先擒下你,再与这妖女一同审判。”

    下一个瞬间,百乐齐响。

    虽然乐器繁多,声音却并不杂乱。

    由这些乐器所引导,仿佛九霄之上,亦有天音降临与之配合。

    随着音乐之声越发的显得急促、激昂。

    整片山峦之上,都凝聚着浑厚的杀机。

    此时,天地都在针对林溪。

    那风、那云、那雾、那乌云、那雷电、那透过云彩的光,那折射在湖面的山光树影···它们都在针对林溪。

    它们都要杀死林溪,或者将他镇压。

    就在林溪的胸口,第二道佛印悄然的化开···。

    之前为救女子,林溪已然用了一道佛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