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五十一章入梦引渡

    依次经过洒净、上香、诵经拜忏、献贡、绕佛传灯等一套流程之后。

    讲法大会开始进入主题。

    一众僧侣开始围绕着林溪,询问各种佛经典故,佛法道理。

    其中大部分,林溪结合须弥和尚的记忆,也都对答还算完整,只是偶尔又故作深意的颠三倒四,虽然有悖常理,却又听起来别有乾坤。

    这也是为了维持人设。

    终于,在一番轮流轰炸后,所有僧众,都将视线投向了这一次法会,要核心解决的问题。

    视线依次扫过浑身懒散的乞丐,烟视媚行的豆腐姑娘,大多数和尚都将注意力,率先放在了还在酣睡的富家公子身上。

    佛门引渡,那是有先辈足迹可寻的。

    虽然说是佛门慈悲,但是对那些他们认为需要引渡的人,他们的手段有时候也真谈不上多光彩。

    就像西游记里,唐太宗夜游地府,得见十八层地狱,种种刑罚,这其实说穿了,就是恐吓。

    和乌鸦哥收保护费,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乞丐和豆腐姑娘都是社会的最底层,即便是以幻象让他们去见种种惨像,也未必唬的住他们。毕竟在场的这些和尚,都不是西方的佛祖菩萨,不可能将豆腐姑娘和乞丐,先拉入地府,然后在放回来。

    这毕竟是干涉轮回,影响冥界秩序的行为。

    即便是修成了真佛,只怕也未必敢轻易尝试。

    相反,富家公子出身富贵,可能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若能以幻象恐吓,以恶鬼索命而滋生其心中恐惧,或许能更改其顽性,也说不准。

    林溪还未说话,妙法大和尚也只是在莲台上,摸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笑的灿烂。

    便有天门寺的和尚站出来,主动揽下此事。

    妙法和尚笑眯眯道:“既然圭贤法师有此妙术,便让大伙瞧瞧吧!”

    说罢直接挥袖,在半空中拉出一道光幕。

    光幕中折射出来的,竟然便是那富家公子此刻脑中的种种景象,显然是已经料到了这天门寺圭贤和尚接下来要怎么做。

    只是这富家公子脑子里的画面,在如此庄严肃穆的场景下,着实显得有些有碍观瞻。

    林溪捋了捋自己不存在的胡子,然后看的津津有味。

    果然,在没有什么多余生活娱乐的时代,有一种事情,就属于最大的乐趣,而围绕着这种乐趣,衍生出来的各种花样,当真是令人目不暇接,甚至···匪夷所思。

    满场的和尚,有一大半低下了头。

    有一小半则是目不斜视,只有微微数人,虽然看着,却毫无波动。

    仿佛这些画面,与牛喝水、狗撒尿、小鸡啄米、鸟雀南飞一般,都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种再寻常,再普通不过的自然现象。

    唯有一人,看的津津有味,看的神情投入,甚至还砸吧了下嘴巴,只差恨不得拿出纸笔,将这画面记录下来,学习知识。

    “哼!佛门败类。”有和尚忍不住说道,说话的时候,却还低着头,表示自己绝不见非礼之事。

    林溪闻言,哈哈笑道:“我眼里虽然看着,但是心里却没有污垢,而你们眼里虽然没看,但是满心里想着的,却都是这事,究竟谁才是败类?”

    众僧闻言,纷纷败退。

    这话属于耍无赖,偏偏···和尚们还很吃这一套。

    此时,那来自天门寺的圭贤和尚,已经开始施展自己的手段。

    大弥陀寺搭好了舞台,想要站上去,抢了林溪的位置唱戏的,不止是一两个。

    若能一举成名,那佛门资源倾斜下,修成元神或许不是很靠谱,但是金丹境、元婴境却还是有指望的。

    名利之下,无人不心动,也无人不想争取。

    有些和尚,甚至恼恨的看着圭贤,感觉是这圭贤和尚,抢先一步,夺了他们的机会。

    圭贤和尚卖相颇佳,一身青衣僧袍,走到那富家公子身边,运转真元,施展佛门微妙之法。

    下一刻,那原本令不少小和尚面红耳燥,不敢直视的画面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幅阴森恐怖的画面。

    只见有恶鬼在那公子的梦中作祟,似乎追赶着他。

    “阿才?阿香?还有那个谁?旺家还是兴业?”富家公子认出了这几个恶鬼的身份,指着他们一一辨认。

    显然,这些恶鬼还不是那圭贤和尚虚构的,应该是提前做过功课。

    “公子!你害了我等性命,如今却不记得我等名字吗?”恶鬼化作阴风,环绕在富家公子身边,然后说道。

    下一秒钟,富家公子的手里,突然多出一条藤鞭。

    随后这藤鞭疯狂而又暴虐的打向三个恶鬼。

    藤鞭一响,三个恶鬼再如何的凶神恶煞,也都被打的哇哇乱叫,别说吓唬人了,能保全自身,都算幸运。

    富家公子却嘴上叫骂道:“好你们几个贱奴才!还敢来吓唬公子我?你们活着不是什么玩意,死了也别想有什么气候。公子我岂会怕你们?明日便将你三人挖坟抛尸,骨头都丢给野狗吃,看你们还敢放肆。”

    噗···!

    圭贤和尚吐血倒退,脸色难看。

    林溪嘴角闪过一缕讥讽。

    这富家公子能被林溪点名,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就在大弥陀寺山脚下,这样的恶人,大弥陀寺的和尚们,怎会没有听说过?怎会没想过处理一下,以弘扬佛法大义?

    这样的手段,自然也早就用过了。

    只是都没用罢了!

    正是因为其难以渡化,劣性不改,这才被须弥和尚记在心中,打算什么时候,亲自出手前往引渡。

    随后林溪占据须弥和尚的肉身,掌握其记忆和灵魂后,才能一口道出。

    妙法大和尚,敢搭台,让别家和尚抢先去引渡,也正是知道其中缘由。

    噩梦全靠圭贤和尚的法术所化,噩梦被破,法术反噬,圭贤和尚直接败退,被天门寺的其它和尚背了回去,隐藏在人群后面,无脸再露头。

    有了圭贤和尚的率先示范,一众和尚都知晓,这需要引渡的三人,皆非寻常,不可以常理计较。

    大威德寺的浦沅和尚便对妙法道:“此方我等前来,皆是为印证贵寺须弥法师之妙法,方才天门寺的圭贤法师,不过是抛砖引玉,却不知须弥法师,有何见解?”

    富家公子的噩梦已破,却似乎受了刺激,有清醒的迹象。

    人一旦醒了,再用这等入梦之法引渡,消耗便成倍提升。

    再加上,这富家公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啃的软骨头,既然如此不如将皮球直接踢回去,检验一下这位须弥和尚的成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