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一百七十二章不对劲(求订阅)

    对于上门来求功的人,林溪是一百个愿意,将铁衣功全部交出去。

    但是‘套路’不是这玩的。

    就像有段位的绿茶,也不能一开始就上来要钱,或者告诉别人,你是多少号备胎。

    那还得用点,欲拒还迎的手段。

    把人胃口给钓起来。

    原本不过三五分的‘想要’,最后就变成了十成想要,欲求而不得···便更痛苦,甚至被人利用。

    最粗浅的手段,无外乎设限。

    比如提高‘竞争度’,无论是真的有竞争者,还是假的有,都必须弄出竞争来。

    当然,林溪是高段位的玩家,不屑于用这种低端的手段。

    所以,他表现的很淡然,一幅明明露出了破绽,却无欲无求的摸样。

    就像那些,真正高级的绿茶,她们往往不是主动钓凯子,而是等着凯子,想尽方法,费尽心机,逼她们‘就范’,满足凯子们心理上的征服欲。

    这样既维持了人设,又满足了欲望,更保住了名声。

    一举数得。

    看到林溪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火离道人和崔振生对视一眼。

    随后由崔振生说道:“现在武尊还未直接给侯冠宇下诏令,咱们还有机会挑战他。如果将他击败了,那么他侯冠宇自动失去资格,而由战胜他的人继承。”

    “宿位不宿位的,大家其实都没有那么看重,主要是···见不得这样的卑鄙小人,成功上位。”

    “他覆灭了你们侗山派,还拿了你们侗山派的传承功法,如今还凭借这功法,成功的挑战了广阳君,具备了承接宿位的资格,这实在是太过了,但凡是心存侠义之人,都看不过眼。”

    林溪看向萧世离。

    他很想知道,在成为真武武者这段时间里,这位曾经意志好比百锻精钢的人,究竟改变了多少。

    人当然是可以变的。

    在足够的利益和诱惑面前,昔日的大英雄都可以叛变为卖国贼。

    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也没什么稀奇的。

    萧世离感觉到了林溪的视线,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却又没有说话。

    他虽然与火离道人等联袂而来。

    更多的只是走个过场,稍微利用一下,昔日与林溪的一面之缘。

    开门时说的话,不过是客套而已。

    林溪是谁,曾经是否见过面···他以及火离道人等,只怕是早就弄清楚了。

    “我不信你们,我只信萧大侠!”

    “世人皆知,萧大侠一诺千金,若是萧大侠愿意拜入我侗山派,成为我侗山派的长老,我愿意将我知晓的全部铁衣功秘诀共享出来,当然···比不上侯冠宇那么全,不过···。”林溪的话在这里停顿了。

    随后却道:“若是萧大侠为我侗山派复仇,我愿意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到这里,林溪有唏嘘自嘲道:“我虽也有铁衣功,但是毕竟修炼日短,成为真武武者的时间更短,比不得那侯冠宇积累深厚。否则的话···。”

    林溪这些欲说不说,吞吞吐吐的话,留下了许多想象的余地。

    火离道人等,都是老江湖了,知道是时候该拿出点诚意来了。

    于是还是有崔振生说道:“我等皆可以成为你侗山派门人,甚至尊你为掌门,也可。不过···铁衣功,我等必须得全。”

    几番争执。

    林溪甚至被对方用言语,用武力,渐渐的逼到了一个没有退让的境地。

    最后才不得不叹息说道:“罢了!罢了!侗山派都没了,我还死守着规矩作甚?”

    “我也是偶然听师父提起过。”

    “咱们侗山派,起先传承的,确实只有铁衣功。”

    “是大师兄寥长歌,意外发现了藏在侗山之内,某处秘境中的后续传承,也不知是我侗山派的哪位祖师,曾经留下的。”

    “我也曾回山搜寻过,却无所获。”

    “诸位···可从我这里,先学会铁衣功。若是还有兴趣,可自行上侗山寻找后续传承,到时···莫要忘了回传我一份便可。”说到这里,林溪的眼眶微红,双拳紧握。

    好像一个被欺负、被逼迫到了极致,却又无力反抗的良家妇女。

    这让火离道人等人心中更是认定,这铁衣功并无问题,并且···必须拿到手。

    等到火离道人走后。

    前后又来了几波人。

    林溪也像是破罐子破摔似的。

    只要对方愿意承认,自己是侗山派门人。

    林溪便传他们铁衣功入门,并且告诉后续所在。

    之后,真武武者之间,似乎闹出了一些风波和矛盾。

    那当然是与林溪留在侗山山腹中的铁衣功后续有关。

    而得到了后续传承的所有人,却又都好像是统一遗忘了,约定好的,将后续功法,回传给林溪一份。

    得了神功的众人,都闭门苦修。

    至于找侯冠宇拼命,阻止他获得宿位这件事···也没了后续。

    果然,没有约束的承诺,就像渣男的节操,根本靠不住。

    铁衣功风波平息后第七天。

    武尊出关,发出诏令,邀请侯冠宇入武神宫。

    武神宫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林溪表演出来的愤慨表情中,侯冠宇化身金人,背后闪烁着金光虚影,轻而易举的举起了天下武鼎,抗住了更庞大的天地灵气灌身的压力,随后大步迈入了武神宫中。

    三天之后,侯冠宇走了出来。

    看着他出来的众人,纷纷上前恭贺。

    其中就包括了,之前信誓旦旦,要与侯冠宇势不两立的崔振生和火离道人。

    萧世离一直没有现身,看来···还是少数要脸的,并未被彻底的同化。

    安逸的只懂得被动提升修为的武者,早就失去了一颗锐意进取,顽强不破的武者之心,受天地灵气之眷顾,对他们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犹未可知。

    看着走出来,与平时无二,和众人打招呼的侯冠宇,林溪却只觉得背脊发凉。

    此时他脸上的震惊和异样,都不用伪装···这就是从内心发出来的。

    “他不是侯冠宇!”

    “他绝对不是侯冠宇!”

    “他是谁?”

    “是武尊?还是别的什么人?”

    “武尊的考验究竟是什么?竟然让侯冠宇悄无声息的就换了个蕊子。和天魔降临类似,却又不同。”

    想到这里,林溪的脸色更差:“假如···侯冠宇是假的,他的内在早已被替代,那么其它四十八位宿位武者呢?他们或许···根本就已经不是他们自己,他们全部都只是某个人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