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一百七十三章聚会(求订阅)

    带着一身的冷汗,和满心的疑惑,林溪神情复杂的参加了侯冠宇的得位宴会。

    几乎大半的真武武者都来了。

    许多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宿位武者,也基本上都到了。

    因为心里有了怀疑的种子。

    所以,林溪偷偷看向那些宿位武者的视线,也都隐含探究。

    作为一个开发分身,降临物质界也算是颇有经验的老手,林溪有自己的心得体会。

    以自己举例。

    林溪很明白,越强大的灵魂,拥有越难以消磨的惯性。

    就比如,林溪在本质弱小的时候,降临在了文元祥的身上,受其强大灵魂感染,哪怕是最终文元祥的灵魂,被消化干净,也依旧有某些习惯性的动作,保留在了林溪的习惯里。

    现在的林溪,偶尔会下意识的想要捋胡子,就是受到文元祥的影响。

    相对来讲,无论是魏凌峰还是白凡,他们的灵魂意志,都不如文元祥的灵魂意志强大。至于楚凌霄···他的灵魂早就碎了,不再具备灵性,所以无法影响到林溪。

    故而,林溪看着那些神态各异,说话、表情、做派、习性各有不同的宿位武者,并不觉得惊讶。

    但是在不同的同时,也应该有所雷同。

    毕竟,如果林溪的猜测是对的。

    那么他们骨子里,应该是同一个人才对。

    同一个人所分裂出来的不同身份,他们即便表面上再不同,实际上···也应该有点什么东西是相通的才对。

    “没有!没有!全都没有,无论是气息,还是习惯性动作,或者别的一些细节···他们都没有任何类似之处。就好像,他们全都真的是完全毫无关联的人。”

    “难道我猜错了?”

    “其实,夺取肉身,借体而存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比如说···四十九宿位,一直都是某些人的,而所谓的真武武者,宿位备选···全都是他们预定的备身?”林溪如此想着。

    仔细一想,或许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林溪暂时无法得知。

    宴会十分的热闹。

    侯冠宇出尽了风头。

    一应做派,与往日的他,并无区别。

    如果不是因为铁衣功而形成的特殊联系,林溪也无法确定,真正的侯冠宇已然消失。

    不过让林溪觉得古怪的是···虽然换了内核。

    但是他的铁衣功的特殊功用,依旧存在。

    也就是说,只要林溪想,哪怕是现在的侯冠宇,他所修炼出来的铁衣真气,依旧为林溪掌控。

    “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化出四十九个分身,掌控整个封天大阵,那么一定能发现我在铁衣功中,做的手脚才是···。”林溪摇了摇头。

    有时候疑问太多,反而让他根本无法分析。

    又或者说是,林溪可以确定的讯息太少。

    除了确定侯冠宇已经不是曾经的侯冠宇以外。

    林溪对于其它所有的猜测,都无法给出一个肯定。

    林溪也试着去和那些宿位武者交流。

    他们的性格各异。

    有些只是敷衍两句林溪。

    也有些对林溪根本不屑一顾。

    还有的则是十分热情,拉着林溪仔细攀谈,似乎也对他掌握的铁衣功很有兴趣,想要打探出林溪是否还有所隐瞒。

    现在铁衣功在真武武者之中流传的极为广泛。

    虽然林溪,没有将凝练武意,推演武道等等真正的武修后续添加进去,却也融合了一小部分这方面的想法。

    利用灵气,对肉身的锤炼,更超过了那些真武武者们,凭借天地正常自然灌注的效果。

    宴会的热闹,并不能清扫所有的寂寥,任何最欢乐、最热闹的聚会里,都总会有一两个失意、落寞的人,躲在角落里独自清醒。而此刻···就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看起来瘦小的老头,正抱着酒坛子,独自一人,仿佛是喝的畅快淋漓。

    那个老头,正是所有真武武者中,除了武尊之外,活的最久的葛老。

    早先,初听闻此人时,林溪怀疑过,他是否就是隐藏在武尊身后的真正大BOSS。

    但是在天幕山生活过一段时间后,得到的所有关于葛老的说法,都是这是一个废人、怂包。

    传言,他之所以能活的最久。

    是因为他不愿挑战宿位,害怕失败身陨,便自废了琵琶骨,再也无法真正的与人动武。

    即便庞大的天地灵气,赋予了他长久的寿命。

    但是他的力量,却是所有真武武者之中,最弱的。

    此时联想之前的发现,林溪有理由怀疑,葛老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但是···真的可能吗?一个知道了某些真相的废人,如果我是幕后黑手,一定会直接杀了了事,不会留着成为破绽。但如果他本身就是幕后黑手,这样也太作践自己了。既然有可能四十九宿位,皆是某个人的分身,那么多出这么一个废物葛老来···其实是毫无意义的。”林溪心中做着掂量,人却已经走到了葛老的身边。

    察觉到有人靠近,葛老一摸胡子,抬起松垮了眼皮,看了林溪一眼,然后说道:“走吧!我这里没你想要的答案。无论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只是一个怕死的糟老头子而已。因为怕死,所以我才活的久了些,只是如此而已。”

    林溪微微一笑,很淡定的说道:“葛老想多了,晚辈只是来和葛老一起喝酒而已。这宴会的氛围···我很不喜欢,满眼诸人,也唯有葛老,瞧着还算顺眼而已。”

    一个有秘密的人,绝不会轻易的吐露他的秘密。

    因为他知道,这是他最重要的筹码。

    就像一个美丽的女人,如果清楚的认知自己的美丽,就绝对不会轻易的让人扒开自己的裙子。

    只有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才能逢人便说。

    只有那些干涸已久的土地,才会渴求任何的耕耘。

    当然,林溪是天魔。

    他有时候有不讲道理的权利。

    忌讳此地,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某种窥视,林溪没有直接动用天魔的本能。

    但是这不妨碍他,和葛老先混熟一些。

    等到出了天幕山,二人相约他处时,林溪再使用天魔手段。

    热闹依旧在继续。

    除了真武武者之外,宴会大厅里还有许多美貌的侍女,妖娆的舞女,甚至一些清秀、俊秀的少年···。

    似乎只要有人想,在这里,总能找到自己合心意的一款。

    深吸一口混杂在大厅里的负面情绪,林溪却失望的皱了皱眉。

    这些看似强大的真武武者们,他们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质量,其实并不高,果真叫人失望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