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二百四十八章黑猫爸爸(求订阅)

    看着握紧猎刀,似乎想要冲下去,却又没有勇气,没有信心,正面面对这一切的赵天养,林溪跳到他的头顶,蹲在他头顶,看着天上,一西一东两轮圆月道:“想不通是吗?”

    “因为生活···生活就是要让你收敛爪牙和锋芒,将你心里的魔性、妖性都收敛起来,你必须屈服它,臣服它,听命于它,且任由它调教、指导。”

    “倘若你还想有点别的什么念头,那它就会很快教你如何做人。”

    赵天养表情麻木,似乎已经彻底丧失了心灵。

    “所以,臣服于生活,还是真正的···臣服于我?”林溪终于步入了主题。

    虽然有契约在身。

    但是有很多‘合作’,是单靠契约,无法维系的。

    如果赵天养无法全面心悦诚服的配合,那林溪的计划初步展开,会稍稍耽搁一点点。

    当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林溪并不是只有赵天养这么一个选择。

    聪明的天魔,永远不会让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除非被逼无奈···。

    赵天养将木板缓缓的放了回去。假装自己,听不到那越来越嘹亮,越来越放纵,也越来越放弃自我的声音。

    那原本心中的,梦中的女孩,正在支离破碎。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种,自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不敢冒犯,不敢触碰,不敢轻薄的人,却得知被别人肆意玩弄,随意支配时的痛苦。

    “她···为什么不问我?”

    “她为什么不找我帮忙?”

    “如果她活不下去,如果她生活艰难,如果她···真的想要钱。我都可以帮她,她为什么···给别人,不给我?”赵天养还是想不通。

    “因为尊严,因为她爱你,所以她不能告诉你。因为她爱你,所以她不能让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变成交易。”林溪幽幽叹气说道。

    他只是天魔而已。

    这世上,这诸天万界里,有太多这种操蛋的,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他又怎么会去管,又怎么管得过来?

    “但是,知道了真相的你,还会爱她吗?”林溪灵魂反问。

    赵天养闻言,周身冰凉,那原本堆积在心,原本无处发泄的愤怒,全都消失一空。

    背着养母的尸体,赵天养离开了伤心地,飞奔到了城外。

    然后寻了一处还算山水清幽之地,将养母掩埋。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挖一个坑,也就是一小会的功夫。

    “你不立碑么?”

    “没有那个功夫和水准···找块木头,血书几个大字,再不济···刻个标记,以后也好辨认,好祭拜!”林溪走在赵天养的身边,摇晃着尾巴,然后说道。

    赵天养声音有些沙哑:“她们···都是不立碑的,生前活的不光彩,死后只想讨个清净,不想被熟知她们的人看到,指指点点,死后也不得安宁。”

    林溪微微翘了翘胡子。

    “愚蠢,没出息!”

    “母凭子贵,她现在没资格立碑,怕被人死后辱骂。那你就不会改变这个世界,让所有人,都必须在经过她的墓前,都低下头···由衷的敬仰和跪拜?”

    “她生前没有的荣耀和尊严···你难道让她死了也没有?”林溪依旧嘴炮达人。

    赵天养却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一棵树下,看着林溪:“你到底想要什么?”

    “玩弄我的人生吗?”

    “那让你如愿以偿了!我确实过得很惨,或许这世上···很难找出比我更惨的了!”

    林溪抬杠道:“哦!是吗?少年人!不要言之过早,别的不说,我就知道有一条扑街狗,说起来也蛮惨的,他名字叫什么来着···,要不要我给你讲讲,他的事情?”

    赵天养对林溪的话置若罔闻。

    而是出神的望着远方。

    当朝阳升起,将金色的光芒,洒向雾蒙蒙的山林,驱散瘴气和阴霾的时候。

    赵天养似乎终于想通了。

    他恭恭敬敬的跪倒在林溪的脚边,然后重重的磕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溪眯着眼问道。

    赵天养将头磕进泥土里,用沉稳而又决绝的声音,大声道:“我恳求您!我恳求您!帮助我!帮助我成功!帮助我强大!我要有钱,我要有权,我要有势力,我要有实力。我要让谁都不能再来欺负我,我要任何我喜欢的人,都一直一直一直都只能属于我一个。”

    少年的大声宣告,既像是恳求,更像是誓言。

    林溪看着将最后的眼泪,埋进泥土里的少年,点了点头。

    果实···算是有些熟了!

    当一个男人,懂得放下一切的自尊,一切的骄傲,去向一个他觉得可以恳求的对象,高声请求的时候,他或许距离他期望的成功,也已经不太远了。

    只是···这种成功,或许未必真的那么好。

    “好!你的请求,我收到了!”

    “现在,我先教你点东西。然后···咱们去天乾城。”

    天乾!

    大乾朝的国都,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

    同时,也是信仰山海真仙的信众聚集之地。

    当然,不是唯一的。

    山海洞天,在整个洞奇世界内最大,也最强的洞天。

    占据了整个世界五分之四的香火之力。

    毕竟,在山海洞天之内,有着这个世界唯一的真仙。

    原本,依照林溪自己的计划的话,那一定是缓慢发展,徐徐图之,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逐渐蚕食掉山海真仙的信仰。

    使得其香火断裂,洞天颠覆。

    在没有洞天加持的情况下,山海真仙的能力得不到全面的发挥。

    再经由一系列的操作,不断打击其信心。

    最终获得灵魂争夺战的胜利。

    但是···这个想法,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在慧墟的那些智者们的分析中,香火是十分敏感的特殊能量。

    特别是,当它能与灵气结合,形成洞天之后,就更明显了。

    多一点,少一点,都会体现在洞天的变化上。

    所以,林溪不能慢慢的来。

    而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定要石破天惊,直接达到某个阶段性的效果,取得阶段性的胜利。

    林溪的第一步计划,就是先让赵天养成才···让他潜入某个极为关键的要害位置。

    赵天养不会是林溪唯一的棋子。

    却注定是十分关键的一枚。

    失去了一切的赵天养,要比林溪预料的,还要刻苦许多。

    从边陲的小城,到国都天乾,赵天养完成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华丽转变。

    不过两月的时间,他改变了家乡的口音,变成了一口流利,且优雅的大乾官话,单单只是听他说话,就一定会觉得他,出身豪门,定然是世家公子。

    同时,他忍受住了每天,十分痛苦的阴邪灵气罐体。

    虽然在林溪的刻意压制下,没有开启修行,成为修行者。

    但是他的肉身基础,却极为牢固。

    生裂虎豹,力扛千斤,完全不在话下。

    天生神力,肉身资质绝佳。

    同时,经过灵气的伐毛洗髓,他的容貌、气质也凸显了出来。

    或许···他真正的母亲,还有几分颜色,所以给了他一定的底子。

    经过林溪的改造,已经是十足的小鲜肉一枚。

    此时,即便是再熟悉赵天养的人,也无法将他,与当初那个边陲小城的穷小子联系在一起。

    就仿佛是,两个决然不同的世界里,成长出来的人。

    “只有最极致的痛苦,才能让人完成最极致的蜕变。没有那些凄惨的经历,赵天养···也成不了今天这摸样。当然···这些只是皮囊表象,不过···世人庸俗,往往对皮囊最为看重,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一个好看,且又有才华的人,人生总是会如同开挂了一般,处处通顺,事事顺心。”林溪看着自己精心打造的人,满意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这不是个好习惯,有时候林溪也会觉得羞耻。

    只是···该死的本能!

    他根本抗拒不了。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城门,林溪蹲在赵天养的肩膀上说道:“你还记得,你阿姆为什么给你取名叫天养吗?”

    “因为我无父无母,天生天养。她觉得她没能力养活我,将我养大成人。所以求天养我,她便是有一天走了,老天爷也请网开一面,开恩让我活下去。”赵天养脸上挂着最优雅的笑容,身穿一件打劫来的蓝白绸长衫,牵着身后黑色的骏马,慢悠悠的走向城门口。

    “她是个好母亲!”林溪稍微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肯定说道。

    “那就记住这个名字,不过跨入这座城门之后,你就不叫赵天养了!你得叫赵山河!”林溪说道。

    名字!

    是一个人的标签,最原始的符号。

    有时候,一个人的机缘,运气···就全在名字里藏着。

    就好比,某些人的命中贵人,要么是同姓,要么是重名,要么是与贵人心中的某位故人,名字有所关联之处。

    别人微微抬一手,就足够让之飞黄腾达,改变命运。

    山海洞天,山海真仙···林溪当然不会重叠山海二字。

    不过山河湖海相通连,已然有了几分‘相似’。

    再加上,赵天养现在的形象讨喜,根基扎实,有不错的天赋。

    若是得遇贵人,在特殊的时间点,特殊的机缘之下,这个名字···就是很好的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