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四百八十章老孟

    酒保是个看起来有些严肃的元神修士,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小马褂,手里正在擦着明明没有任何污垢的透明酒杯。

    看着孟星河递上来的‘名片’,酒保打量了两眼,然后敲了敲桌子。

    一个满身酒气,穿着打扮,都显得潦倒的男子,走了过来。

    随后冲着孟星河歪了歪头,示意跟着他走。

    穿过了喧嚣的大厅,往里走更是见识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妖魔鬼怪’。

    原本孟星河以为自己早已经是见多识广了。

    但是透过隐约模糊的红色布帘,孟星河知道了自己究竟有多么的孤陋寡闻。

    孟星河本以为,见洞就钻和见缝插针,已经是极致了。

    却没有想到,原本无懈可击之处,竟然也能玩出花样,创造出新的天地。

    那些在常规的修行界里,被视为邪异的存在,到了这里竟然也全都演变成了新鲜的体验,仿佛还十分的抢手。

    “怎么样?是不是有兴趣?”

    “我们店里,666号的章鱼姬,168号的阴冰女鬼,186号的嗜血女王,888号的黄鳝妖···都是头牌,你既然是老孟的朋友,那么他一定会给你算便宜点的。”邋遢男子说道。

    孟星河笑了笑没有说话。当然也刻意的无视了,这个邋遢男子言语之中的试探。

    这个时候直接开口拒绝,显得太过清高孤傲。在这样一个堕落的场所里,没有人希望,身边多出一个古板而又教条的家伙,破坏气氛。

    但是一口答应···说实在话,孟星河还没有尝试这些的勇气。

    走到了尽头,是黑金打磨的大门。

    几个仿佛骷髅似的家伙,双目无神的守在门口。

    看他们摇摇晃晃,随时都仿佛会倒下的摸样,很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具备护卫能力。

    但是从他们的身上,孟星河却感受到了远超其它修士的恐怖。

    那是一种源自修行能力上的‘蛮荒’‘古老’以及‘恐怖’。

    拉开黑金大门。

    一个穿着笔挺的宝蓝色西装,有着一头银色短发,留着修剪整齐的络腮胡的男子,坐在舒适的老板椅上,看着孟星河。

    他的怀里坐着两个美人。

    一个看起来身材窈窕,纤细修长,一头火红的长发,穿着修身的连体包臀裙,脚踩着黑色的高跟鞋,眉眼之间自有风情万种,眼角的泪痣,更显露出了几分,仿佛欲而不得满足的哀怨。

    另一个打扮却很清纯,身材娇小,容颜稚嫩,瞧着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一般。偏偏她胸前那无法隐藏的骄傲,泄露了某些本质。

    她可爱的笑着,手里拿着两个甜筒,伸出粉色的香丁,正慢慢的舔着,像是单纯无辜,却又像是在刻意暗示。

    一般人进来之后,自然会被这两个各有风情的美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和思想。

    甚至忍不住浮想联翩。

    孟星河却简单,且直接的看着老孟。

    当然,老孟也看着孟星河。

    “哈哈哈!好!好样的!”半响之后,老孟开始鼓掌。

    “我从情报局那里收到消息的时候,还有些吃惊。不过···果然不愧为我老孟的后代,便是在青宵界那种地方,也居然能达到这种高度。”老孟猛然拍手,自然惊了怀中的鲜花,起伏之间,只有凶险波涛,花枝乱颤。

    孟星河依旧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老孟。

    那些近在咫尺的诱惑,对他来讲,却没有半点的吸引力。

    孟星河看着老孟,直到老孟停止了鼓掌,表情仿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这才刻意的摇了摇头:“你倒是让我很失望。”

    “我本以为,你会更强一些。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比我强。这么些年,占据着叶轮仙域的资源和环境,你却仅止于此,或许···毫无进步,不得不说,你让人很失望。”

    周围的一些隐秘的气息,突然变得凶狠起来。

    老孟在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特别的商人,一个游走在黑暗里的皮条客。

    他更是这座修仙都市里,少数的地下王者,经营着许多见得光或者见不得光的生意,主宰着许许多多修士的生与死。

    当他被挑衅的时候,哪怕他没有半点表示,那些效忠他的人,敬仰他的人,将他视为偶像或者目标的人,都会为他感到愤怒。

    察觉到周围气息的变化,老孟却大方的摆摆手。

    当他的手轻轻挥动时,那些可怕的气息,便都乖乖的收敛起来,再也没有外泄半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老孟脸上带着笑容,很慈祥的看着孟星河:“你还年轻,不懂得的事情有很多。这里也不是青宵界,野蛮的打斗和厮杀,已经不管用了。最有力的是权利还有金钱。”

    “修行只是一个踏板,可以让我们拥有更多的时间,去享受与掌握我们得到的一切。这本就是文明进步的大势所趋,放弃野蛮,崇尚更高级的集体文明。”

    “你之前不是已经看到过和体验过了吗?”

    “只要你有钱,就能操纵生死,无论是比你强的,还是比你弱的。他们都会在人为制定的规则下屈服,金仙掌握自然、宇宙的规则,而我们掌握人为的、社会的规则,在文明的体系里,我们就是金仙,甚至是大罗金仙。”

    说到这里,老孟似乎开始变得克制和收敛,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有些什么欲言又止。

    “当然,你之前的手段稍显不入流了些,幻术的手段,也只能在一些小地方勉强用用,我是你祖宗···不与你计较,不过若是换了外人,可便不见得了!”

    转移了话题后,老孟喘了口气,接着说道:“你之前用幻术该给的,我已经用真钱给你补上了。”

    “以后···你就跟着我干!叫我一声爷爷···我的便都是你的。”

    “等你在这里过上一些时日,都熟悉了之后,就明白···我说的话,绝不会有假。”

    老孟的一连串话,说的仿佛是情真意切,就差直接掏心挖肺了。

    但是孟星河却并未放在心上。

    他又不是真正的年轻修士,怎么会被这样的微微示好打动,以至于模糊了判断能力?

    老孟虽然名义上是孟星河这个身份的祖宗。

    其中间隔,却已然不知多少代,早就成了两个陌生的个体。

    这个时候谈祖孙情,只会显得虚伪。

    虽然也并不否认,有这种所谓隔代亲存在,但是老孟这样的人···绝不会如此。

    所谓的身居高位者,必定孤独,渴望亲情的温暖···不过是一群想要不劳而获的舔狗,自己妄想出来的花样。

    本质上与灰姑娘的故事,没有什么区别。

    “人!我已经见过了,不过如此!”

    “这里···我也不感兴趣,所以到此为止,我要回青宵界了。”孟星河很平静的说道,一股凛然的傲气,在他身上肆意的回荡。

    同时可怕的刀意开始以孟星河为中心,凌虐四周,将那些周围偷偷窥视的视线斩断。

    他在展示自己的肌肉。

    也在展示自己的价值。

    他知道老孟有什么地方,要利用他。

    所以,他需要更高级的‘利用’,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讯息。

    老孟原本布满了笑容的脸,猛然一绷。

    着实演绎了,什么叫做急变脸。

    “你要回青宵界?”

    “你可知道,现在的青宵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危险源,任何靠近它,深入它的人,无论修为如何,有多聪明,有多大能耐,都会被它绞成粉碎。”

    “你以为···太昊仙帝企图转世复生,这是第一次吗?”老孟冷笑着质问道。

    这一席话,是老孟故意所给孟星河听的。也是第一次对孟星河价值的更多肯定。

    没有价值的人,只配被用一些谎言欺骗,然后以‘梦想’对他们进行支配。

    唯有具备了相当价值的人,才能逐渐触摸部分的真相,听到或许残酷,却一定有价值的真实讯息。

    而远程监控着孟星河的林溪,自然也同步听到了这番话。

    “不是第一次?”林溪一愣。

    紧接着,便反应过来,穆穹天还是说了谎。

    虽然穆穹天似乎很有诚意的找他合作,甚至开诚布公···毫不担心被他真的吞掉的摸样。

    然而,穆穹天还是向他隐瞒了很多重要的讯息。

    如果老孟说的是真的。

    太昊仙帝不是第一次企图复活。

    那么发生在青宵界的某些历史错位,也就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解释。

    而叶轮仙域,以及叶轮仙域里的这座特殊的修仙都市,也就存在了其特定的价值。

    “太昊仙帝不是第一次企图复活,也就代表着,穆穹天不是第一次企图越狱,而上一次他失败了,是否付出了什么代价···不得而知。但是如果失败了有反噬的话,对于配合他的存在,那一定难以承受。或许是因为此,所以穆穹天向我隐瞒了这个讯息。”

    “当然,这定然不是穆穹天隐瞒的唯一讯息。”

    林溪不得不庆幸,自己之前对孟星河的布局。

    这看似接近‘盲目’的一次‘赌博’,此时也终于看到了几分红利。

    “不是第一次,但是任何事情,都总有最后一次。”

    “我不管你们上一次因为什么而失败,但是这一次···因为有我,绝对不会!”孟星河说道。

    秉承着说话的艺术,孟星河的话很跳。

    没有依照1、2、3的顺序过来。

    而是直接跳过了一个因为,定性了一个所以。

    这可以让他,从老孟的身上,试探出更多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