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四百八十二章屠宰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人族先祖,用一代代的鲜血,换来的教训。而你们却将之践踏,假以权谋,出卖同族,换取一些蝇头苟利,反而沾沾自喜。”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强大与先进,那么恕我不敢苟同。”孟星河冷笑着说道。

    此时,他仿佛是已经遗忘了自己身为天魔的立场,实在也没有资格和脸皮,来说出这样一番话。

    老孟依旧不恼。

    而是说道:“你的选择是少年之意气,而我的选择是生物对功利的本能追逐。”

    “既然有分歧,那就且先看看好了!”

    “看看这个本就处于分歧之中的小子怎么选,如果你输了···就好好听我的安排,莫要斗气,也莫要自寻烦恼。”

    老孟老奸巨猾,依旧没有泄露口风,三两句话反而将孟星河与他之间的争论,定性为了‘小辈’在与‘长辈’闹别扭。

    不得不说是老奸巨猾。

    这种思想上的误导,更显得其居心叵测。

    “杂种!看来你这一次躲不掉了呢!”牛飞狞笑着,对混血男子说道。

    他一直很讨厌混血男子,早就有杀死混血男子的心思,只是由于混血男子的父亲,算是族中比较有威望的长辈,他这才克制至今。

    而就在不久前,混血男子的父亲···一头青牛妖,在探索一处规则混乱的险境时,被从时空彼端传来的一道剑气余波击中,不幸陨落。

    混血男子没了靠山,此时有惹了众怒。

    如无意外,小命不保!

    “哈哈!牛飞!你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吧!”全部的力量已经化作那个雷球消散,混血男子也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作为妖魔,作为牛妖,你的牛角却还不如我这个混血来的粗壮和漂亮,你很嫉妒我吧!”混血男子却忽然笑了起来,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疯狂的血光。

    嘲笑一头牛妖的牛角短小,与嘲笑男性的生zi器短小,没有区别。

    牛飞的脸上怒气上涌,却有一丝被揭穿伪装的慌乱:“放屁!你牛飞大爷会嫉妒你?嫉妒你这个废物、杂种?”

    “看!你已经恼羞成怒了!”混血男子讽刺道。

    周围的妖魔们都纷纷大笑起来,他们可不怕牛飞。

    牛飞被进一步的激怒,于是松开了手里的少女,挥手朝着混血男子抓去。

    混血男子一个躲闪,狼狈的躲开了牛飞的抓击,窜到了王珍珍的身边,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快快速的穿越人群,冲向飞梯。

    “你快走!我帮你挡住他们。记住朝着光线最明亮的地方跑,千万别回头。”混血男子对王珍珍交代道。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王珍珍忽然问道。

    混血男子一愣,随后道:“我叫牛岚!记住我的名字。”

    牛岚知道,自己很可能逃不过今晚,如果有个人能够记住他的名字,然后时不时的想起他,或许也能够让他孤独的终结,稍有些安慰。

    “好了!偶像剧就到这里了!我的···牛骑士先生!”牛飞变化成妖魔形态,全身的肌肉高高隆起,一个大跳之后,坠落下来,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王珍珍的眼中带着绝望,她很聪明,可以判断出眼前的这个大家伙,很不好惹,至少身边的这个混血男子,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跑!”

    牛岚一把推开王珍珍,自己却朝着牛飞扑去。

    他头上的牛角开始膨胀,变得更加弯曲和尖锐,但是相比起一般牛妖的牛角,他的牛角却又显得软了一些,宛如胶质,缺乏强有力的威慑力和攻击力。

    牛飞脸上带着讥笑,一拳便打在了牛岚的胸口,将其打飞了出去。

    噗!

    牛岚的嘴里喷出一大口的鲜血,而他的脸色却迅速的苍白下来。身体撞在墙上,缓缓滑落。

    王珍珍则是尖叫着被牛飞抓起来。

    牛飞的嘴里,尖刺的獠牙伸出,朝着王珍珍的胸口扎去。

    “听说···这里是你们的猎场?”一个声音忽然从牛飞的背后响起。

    所有的视线,开始向牛飞的背后转移。

    “这里当然是我们的猎场,而你们···你们这些脆弱的人族修士,都是我们的猎物。”一个狼妖狞笑着抛开手里的碎尸,尸体里的内脏已经被他吃干净了,剩下的部分,他似乎并不特别爱吃。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声音中丝毫不见紧张,足以见得来人有恃无恐。

    原本安静的房间内,老孟脸色猛然一变。

    再去看原本一脸平静,站在身前的孟星河,走上前去微微用力一推。

    一道黄色的符纸飘然落下,燃烧的火星,嘲笑着他的愚蠢和傲慢。

    “又来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人类英雄!看来他以为自己可以挽救这座城市,知道了真相···却又不甘于可悲的命运。”一头狐妖冷笑着说道。

    当然他的话中,也透露出了一些讯息。

    “喔!你们是这么想的吗?”孟星河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老孟与他对赌,想看看牛岚最后的选择,用牛岚的选择,告诉他一些所谓的‘道理’,压服他的傲气。

    但是孟星河又怎么会在别人的赌桌上,和其对赌?

    孟星河的选择···或者说林溪的选择,永远是掀掉赌桌,自己重开一局。

    现在孟星河突如其来的切入,就等于将老孟架在了火炉上。

    既然猎场的出现是市长和妖魔一族的协议。

    那么,猎场里狩猎的妖魔,如果被孟星河全部宰了!

    老孟这个猎场看守者···又该如何自处?

    “大伙上!他的修为不弱,吃了他,咱们大补!”一头狈妖开口大喊,蛊惑着群妖。

    于是七八个妖魔同时朝着孟星河扑来。

    轰!

    刀光四溢,真元挥洒,这七八个妖魔,一瞬间就被化为了灰烬。

    所有的妖魔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凝,然后都忍不住后退起来。

    “阁下!我们是狼族的子民,无意冒犯。之前得罪之处,还请阁下多多见谅。我们与市长有约定,您如果有异议,可以去找市长建议。我们···也是用我们的付出,换来的这个猎场。”一头老狼妖,按耐住心头的怒火,开口说道。

    “见谅?呵呵!”孟星河不以为意,所谓的‘市长’他压根没见过,更无惧之。

    “阁下!我们妖魔吃人,那是天性,就像你们人族吃牲畜一样。阁下若是纠缠不休,我们妖魔一族也并不好惹。”又一个妖魔威胁道。

    孟星河笑道:“天生万物以养人,我人族吃遍生灵界,那也是天经地义。而你们妖魔妄想吃人,便是十恶不赦,该当宰杀!”

    “不服气?我管你们服不服气!你们既然吃人···那老子今天就吃你们。”

    不再废话,孟星河虚抓一把,真元化作长刀。

    刀光所过之处,那些看似凶狠的妖魔,压根没有一合之敌。

    妖魔们也并不都是弱者,修为强大的大妖,可以媲美元神。

    但是和孟星河一对比,他们就都是弱者了。

    孟星河不曾成仙,但是在林溪的灌溉下,在本体的经验加持下,以及丰厚的底蕴支撑下,即便是真仙当面,他也敢挥刀而上,一刀屠之。

    更何况只是这些‘小小’的妖魔?

    “住手!给我住手!”

    “疯子!”

    “你他娘的就是个疯子!”

    “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后代!你怎么能这么疯?”

    当孟星河杀了半个大厅,老孟这才如梦初醒,带着自己的属下,疯狂的飞扑了出来。

    看着那满地的血色,看着面带恐惧,即便是还原了本体,也依旧簌簌发抖的众多妖魔,老孟只觉得头都要炸了。

    孟星河是他的后裔。

    是他找关系,从青宵界带过来的。

    如果没有他的暗中开后门,孟星河压根就进不来叶轮仙域,更不会那么轻易的来到这里。

    但是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将成为取死的把柄,致命的毒药。

    “这里还有二十三个妖魔,你猜猜看,他们活着出去后,是感念你老孟的恩德,还是回去告状,让长辈和后台,来寻你的晦气?”孟星河将问题抛给了老孟。

    现在是孟星河给老孟一个选择的机会,而不是老孟用选择试探孟星河。

    局势,就在孟星河这一通不讲规矩的大杀之下,来了一个颠倒。

    “老孟!不要听他胡扯,我们知道,你与他并不一样,你是向着我们的。”

    “老孟,你别冲动,杀了我们,你也脱不了干系,放我们回去···我们还你清白。”一众妖魔,纷纷开口,生怕这最后的生机,也在孟星河的三言两语之下,消失不见。

    孟星河散去了手中的真元之刀,随后随意的说道:“他们说的不错!不过老孟!你是个聪明人,选择权交给别人,就等于把命给了别人。”

    “他们此刻的承诺或许真心,但是他们是妖魔啊!有信义么?懂礼数么?知廉耻么?”

    “如果有人用重利诱惑他们···。”

    话不用说透,点到即止。

    老孟的脸上,狰狞和挣扎之色,终于有了一个固定的形态。

    渐渐的,那满脸的褶皱,抽搐的眼角,平缓下来。

    他随意的挥了挥手。

    然后深吸一口气,看向孟星河:“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啊!”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

    但是听得出来,他这一次说的,十分深刻,再也没有半点敷衍。

    惨叫和诅咒之声,接连不断的传来。

    原本血腥的猎场,变成了血腥的屠宰场。

    还原本相的妖魔们,就像屠宰场里待宰的牲畜···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