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六百三十七章同类的气息(为羿忘道人的万赏加更!)

    “混账!”三弟子恼羞成怒,锋锐的气息,从他身上破体而出。

    他的织女,曾经是国朝女将,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雌。

    他对她,是又敬又爱。

    然而此时,这个不知廉耻的妖女,竟然玷污了她···这岂能忍?

    三弟子以为自己的刀,会因为心中的愤怒,而变得更加的锋利。

    但是···他的刀却变得迟钝了。

    那些四散的锋锐刀芒,看似更加的具有杀伤力,实则散乱无序,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核心。

    他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放水。

    他的身体,要比他的灵魂,更加的坦诚。男人总是喜欢用自己所为忠诚的内心,来欺骗自己坦诚的肉体。

    女人灵巧蹁跹的躲避着三弟子的追击,那凶光四溢,杀气腾腾的追杀,在她这里···却仿佛变成了扑蝶踏青。

    牵起衣摆的每一次转身,都灵活、轻盈的宛如精灵。

    粗糙、简陋的宽大长袍,穿在她的身上,却反而更加映衬出她的美丽与诱惑。

    宽松的衣襟出,不断上下跳跃的‘男人灵魂’,是如此的巨大到难以抵挡。

    如果林溪此刻,就在这里,目睹了这正在发生的一幕。

    一定会由衷的感叹一句···程凯歌导演,是真的没有骗人。

    他拍的电影,相当的写实!

    三弟子的狂怒,其余弟子的冷眼旁观,都无疑证明,谢珅琨在临死之前,发出去的三份符诏,其中一封已经算作废了。

    他的这些弟子们皆非无情之人。

    然而面对这样一个妖女,只怕也唯有真正的无情无义之人,才能毫不迟疑,没有半点犹豫的挥动利刃,涌起杀心。

    女人如何收服天沦学院的这些亲传弟子为己所用,暂且不提。

    地府之中,谢珅琨的四弟子司马长歌正在准备,面见府君···也就是林溪。

    自然,谢珅琨临终前发出的符诏,他暂时还没有收到。

    此时的地府,也已然变得热闹起来。

    虽然没有牛头马面,却也有五类牲畜之神,作为引路使者,带领阳间而来,下到地府的阴魂,走上漫长的阴间道路。

    那些阳间作孽,罪恶深重者。

    直接投入冥河,受冥河之水清洗、折磨。

    罪孽越深,在冥河之中受苦的时间便越长。

    阴间使者驱赶着大量的鬼魂,穿过黄泉,去往冥府受审,地狱服刑,最后才是望乡台和黄泉龙女喂洗魂汤。

    轮回也已开启部分。

    虽然无法准确的因生前功过,而准确的定位来世转世,究竟是为人,还是为牲畜蝼蚁,是贫贱还是富贵,却也勉强能规划转世区域,甚至在转世魂魄身上,留下一些特殊的印记,从而稍稍的改变其命运。

    轮回是地府之核心。

    它能牵绊出来的东西太多了。

    林溪虽然以大地神魔之血脉,提炼神力,化道轮回···但是究竟可以走到哪一步,还看他自己的本领和造化,无法一蹴而就。

    司马长歌再一次检查了自己的衣冠。

    心中的紧张不言而喻。

    见过一面,还没来得及将心中思念与苦痛倾诉干净,便不得已分别的爱人。

    师父的嘱咐与叮嘱···。

    这两种情绪和思维,不断的在他的脑子里交替出现。

    他想要一如既往的选择爱情,却无法背叛师父。

    他想要选择完成师父的交代的任务,却又舍不得就此与自己所爱之人分离。

    “我应该相信师父的!”

    “我必须相信师父···只要师父能够成功,那么我和她就能真正的长相厮守,再也不必担心别的什么。”司马长歌逐渐坚定了心思。

    在他的记忆里,在他的印象中,师父是无所不能的,也是能创造奇迹的。

    他对师父的信任,高于且超过一切。

    当初龙女死后,他听闻消息,想过自寻短见。

    是师父阻止了他,并且让他等待重逢之机。

    如今一看···岂不正好应验?

    看着谨小慎微的走来,怀中揣着一道隐秘气息符箓的司马长歌,林溪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坦白说···谢珅琨那点微末道行,自行琢磨出来的符箓法咒,在他眼里不仅粗糙,并且狂妄。

    他以为隐匿了气息波动,隐匿了触发时的光影效果,就算是做到了隐秘?

    他却不知,林溪早已将地府打造的铁桶一块。

    这看似与其它神国没有什么区别,实则它已经不是单纯的神国了。

    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幻象土壤’,虽然不存于现实,却又与现实息息相关,无法割裂。

    现实中存在的绝大多数规则,都能在这里,寻得照映。

    而这些规则···则是都掌握在林溪的手中。

    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一切,林溪都洞若观火。

    林溪也很想看看,那个传闻中的谢珅琨···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对方既然打算主动突入他的冥府。

    那他岂能不如对方所愿?

    司马长歌怀里的符箓破碎了。

    一道貌似隐秘的通道,沟通了现实,通往遥远的某处。

    司马长歌一面向林溪跪拜行礼,一面期待着师父的降临。

    然而,数分钟过去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连林溪都不好再拖延时间了。

    因为他既定的,给司马长歌的‘封赏’,已经全部由归降化作阴间神灵的桂神念完。

    司马长歌也很慌。

    他担心自己已经被看透了,此时虽然是魂身在此,却仿佛感觉到了冷汗满背。

    “看来···咱们等的人,都不会来了。”果然···府君(林溪)的声音传来后,印证了司马长歌内心中,那不好的猜想。

    嗖!

    恰在此刻,一道符诏穿越了空间,飞入地府。

    却没有落入司马长歌的手中,而是被林溪抓住。

    无须专门的解密手法,林溪强大的精神,直接撕裂了阻碍,阅读到了其中记载的内容。

    看完之后,林溪便洞悉了前后的许多因果,心生感慨。

    “嗯?”

    “还真有响应召唤而来的家伙?”

    “不是谢珅琨···是那个称为元初织女的家伙?”

    “我没让你来,竟然还想着悄悄潜入?给我滚出去!”林溪眉头一皱。

    整个阴间冥土,便掀起了滔滔的能量风潮。

    那个女人原本隐匿的极好,气息收敛到了极致,却在这能量冲击下,瞬间显形。

    同时还不慎,泄露了自己的本来气息。

    “这是···天魔的味道?”林溪心生感应,顿时又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