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九百零三章心网之魔(大章)

    秦艽身负重伤,麻木的看着第五次因为时间回溯,而复活的两位龙王。

    即便是他那早已身经百战的龙筋,此时也难免被绷的很紧,差点就断掉。

    时间!

    没有看穿时间的猫腻,没有站在时间之上的存在,无论他拥有多大的力量,都会被这‘骗局’所蒙蔽。

    秦艽还相信时间的真实概念。

    所以,时间一次次的戏弄他,将他按在地上摩擦。

    终于,当两条龙王第八次被他撕碎,而他也几乎只剩下最后几口气的时候。

    时间的回溯达到了承载的上限。

    它停止了继续戏弄秦艽。

    一道黑影,从幽暗中走出来。

    他俯视着如同一条死泥鳅一般,漂浮在虚空中的秦艽,用脚踩着他的头。

    “你和万宝不一样。”

    “万宝只是一个废物,所以我可以直接将他关在笼子里,很轻而易举的便杀掉。”

    “而你···说实话,有些棘手。如果不是我动用了一点点的小手腕,利用了我在这里特殊的‘权限’,只怕我还不能收拾你!”

    “怎么样?逆龙君!时间的滋味···好不好玩?”黑影说话时,声音显得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变态。

    秦艽龙眼一翻,早已断裂的龙尾,猛然的拍打起来,朝着黑影扫去。

    凶狠而又决绝的一击,此时却宛如拍打在了平静的水面。

    荡漾起几圈花纹。

    却实际上,没有造成任何真实的伤害和影响。

    “别挣扎了!你已经伤害不到我了!我计算过了,以你的能力,其实应该在第四次的时候,就应该接近极限。不过你很了不起,居然挺过了第八次···不得不说!我应该很佩服你!就这么杀了你···真的有点可惜。不过没办法···你···你们不死!我可睡不安稳!有你们在···我可就···。”黑影似乎陷入了某种颇为自嗨的状态,唠唠叨叨的说着一些让秦艽似懂非懂的话。

    秦艽已经拿不出更多的精神,来分析和细想,黑影这些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在飘走。

    体内的龙珠,正在迅速的溃散。

    一旦龙魂破碎,龙珠消失,他的身体也会彻底归入虚无。

    他的龙躯,是以龙魂和龙珠为基础凝聚出来的。

    本质上来讲,在那场改变命运的蜕变中,他就已经没有了常规意义上的血肉之躯。

    这也是在他成为逆龙君之前,多次能在龙族的大规模围剿中,一次一次死里逃生的重要原因。

    突然···秦艽又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恢复了一丝力气。

    似乎有一股一直潜藏在他体内的锋锐之气,正在另一股类似的力量呼唤下,迅速的觉醒。

    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调侃:“秦艽!这样就放弃了···可一点也不像你!”

    秦艽昏头转向的回过神来。

    再一仔细分辨,自己哪里还被那黑影踩在脚下。

    分明就已经被带到了另外一处。

    紧接着大量的疗伤灵液,如潮水一般,朝着他涌来,不断的恢复着他身上的创伤。

    “小心点!他是···!”秦艽知道在关键时刻,能凭借某种特殊联系,救他一命的唯有赵唯安。

    顾不得修复伤势,秦艽就要提醒赵唯安,那个黑影的真实身份。

    “用不着你说···我发现了!一个自以为是,自以为是‘创世主’的···魔!一直徘徊在心灵之网,受困于心灵之网的魔。”

    “他源于心灵之网创造者心中本存的魔念。却在汲取众生的恶意中,不断的发展壮大。这些年他一直在偷偷的积蓄势力,发展信徒。我也一直在追查和追杀他···直到心灵之网崩塌的那一刻,他消失了···但是我很确信,他没有死,而是来到了现实。”赵唯安将黑影的身份,娓娓道来。

    紧接着却又补充说道:“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魔念,一种恶意。而是那个人延续,或者说···就是那个人。”

    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黑影的胳膊上显得那么的刺眼。

    黑色的血液滴答滴答从伤口朝外冒出来,每一滴黑色的血液落在虚空处都化作一滴滴黑色的珠子般,敲打在虚空中,竟然引起能量的剧烈震动。

    而黑影的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捏住手上的右手胳膊处的关节。

    一道道银白色的剑气,被他从伤口处驱逐出去,直到最后只有黑色的血液滴出,胳膊上的肉筋才猛烈的蠕动起来,最后将伤口弥合,完好无缺,就像没有受过丝毫伤害一样。

    看着赵唯安将自己的来历和底细,直接一语道破。

    黑影没有轻举妄动。

    他和赵唯安,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老对手了。

    林溪彻底消失后的几千年里,混沌城内的世界、宇宙依旧混乱。

    而赵唯安,却在不断的进步,在白凡的支持和帮助下,甚至成为了新的仙盟之主。

    来自心灵之网里的阴暗,他当然不可能毫无察觉。

    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正面交手,但是侧面的切磋,却早已并非第一次。

    看着正在恢复伤势的黑影,赵唯安问道:“怎么样!你恢复好了?”

    黑影冷眼狠戾的看着赵唯安道:“好一个赵剑圣,好一个仙盟之主···来的正好!你们都要死!你来了···也就别走了!和秦艽一起,安心上路。”

    赵唯安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不仅无惧,反而不屑道:“杀我?就凭你?你还真以为···你是他了?和他比起来,你不过就是一个躲在臭水沟里的蛆虫罢了!还不值得放在我的眼中,如果是他说要杀我,我还要忌惮,但是是你的话,我就只当成笑话听听!”

    黑影听了赵唯安之眼,气的双眼之中,红光闪烁。

    也不再废话,直接幻化出十几道黑影,同时朝着赵唯安扑去。

    这些黑影身披黑衣,手握长刀,脸上都带着僵硬的诡异笑容,以一种奇特的形式杀向赵唯安。

    “这就是你用魔念侵染过的倒霉蛋吧!叫什么来着?天魔使徒?呵呵···天魔之法,是你这个用法吗?你可别太招笑了!”赵唯安冷笑一声,随后也不拔剑,直接一掌朝着十几道黑影拍去。

    就像是驱赶在身边嗡嗡乱叫的苍蝇一样,十几道黑影还没有发出他们的特异之处,便被赵唯安一掌拍散,化作一团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胆!”

    那源自心灵之网的魔,怒吼一声,身体直接穿透了数层的空间,携带者空间之力化作一柄黑色的巨刃朝着赵唯安杀来。

    “这一刀···我听白凡提起过,不过真的他用出来,可不是你这个味道。你这味···不对啊!太小家子气了!狭隘···!真的狭隘!”赵唯安嘴上虽然是在嘲讽,但是神色上却已经谨慎起来,一把闪耀着明光的长剑,已经出现在了赵唯安的手掌之中。

    面对着那切割空间而来的巨刃。

    赵唯安手掌中的剑,却宛如流水一般,荡漾了出去。

    霎时之间,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跟着粉碎。

    都被无效化。

    时间是什么?

    空间是什么?

    它们本质上,是人为认定的一种概念。

    脱离了人的认知和辨别,它们真实存在吗?

    这其实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而赵唯安的处理方式,没有让它归入矛盾,而是归入简单。

    简单而言,就是剑心之下,否定一切。

    否定除了手中之剑以外,一切的其它规则。

    无法在心灵上压制住他,就无法用他不承认的规则,对他进行任何不合理的审判。

    这样的一剑,多少也有了几分白玄曾经的风采。

    “你说我不是他!不错···我不是他!因为我就是我!我是林沁,我是从他心中生出的魔,更是众生的魔。我要杀了你们,就是因为,我永远也不想在归附于他。”

    “你们都死了,他才真的会被终结。”黑影咆哮说道。

    说到此处,他已经不仅仅运用了空间之力,更调动起了时间的力量。

    时空组合在一起,从林溪那里继承而来的些许权限,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

    他手中的刀,更可以称之为时空之刀。

    时空在他手中,虽然具象化为一把刀,但是这把刀,可能是在现在,也可能是在过去,更可能是在未来。

    赵唯安可以否定一次,但是黑影林沁却不信他可以否定无数次。

    黑袍之下,林沁拥有着一张与林溪几乎别无二致的脸。

    只是相比之下,却又更多了阴毒、鬼祟的气质。

    刀光剑影。

    人影纷飞。

    刹那之间,无论是眼中、还是念头中,甚至是微观和宏观的世界里。

    都是赵唯安和林沁的身影。

    两个人的身影在整个虚空中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秦艽的伤势不断的在恢复,却又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真正的插手干预。

    这不是说,他的实力不行。

    而是因为,正在发生的这场战斗,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

    秦艽一直走的,都不是时空路线。

    而在此刻秦艽的概念里。

    赵唯安与林沁的战斗,会出现各种不同的结果。

    有时候,他甚至会看到,赵唯安将林沁用剑锋彻底的撕裂。

    又或者赵唯安被林沁的刀口斩碎。

    下一瞬间,一切却又好似从未发生。

    他们继续做着势均力敌的搏斗。

    就在秦艽为他们之间的打斗神驰目眩的时候。

    整片时空终于无法承受他们二人那么频繁的调动时间和空间的力量,整个破碎开来。

    时间和空间引起的混乱,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时空涡轮,将一切都要吸收进去。

    残破的战场。

    那些来自不同世界,不同文明的队伍,不同层次的强者,都被卷入了这个大大的漩涡之中。

    即便是已经恢复了小半伤势的秦艽,也感觉自己似乎要被拉入那漩涡之中。

    然后被无情的撕碎。

    时空涡轮中,一柄长刀和一柄大剑交击着飞了出来。

    赵唯安和林沁先后冲出了时空涡轮。

    赵唯安直接用自身的剑元扯着秦艽,撕破了眼前的虚空,朝着远处窜动。

    脆弱不堪的时空,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造作。

    远远的看去,整个时空涡轮就像是一个另类的黑洞,吞噬着一切看得到的物体。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整个涡轮才在宇宙本身的弥合之力下恢复了原状。

    涡轮消失。

    但是这一代的空间和时间却依旧很脆弱。

    赵唯安看起来,只是有一点点的虚弱。

    脸色发白,手中的剑也布满了缺口。

    而林沁,就要看起来惨淡多了。

    他的整张脸只剩下一半,还有一半就像是信号不稳定的视频讯息一样,带着斑白的雪花,似乎被消散在了混乱的时空中。

    半条腿被赵唯安砍中,虽然还都看得到见,但是上半截和下半截并没有处于同一个时空,无法衔接在一起,想要粘合起来,还要找到丢失在无尽时空中的那一部分。

    尽管林沁看起来很惨。

    然而实际上···他保留下来的‘气息’却要比赵唯安更加强劲。

    果然,林沁的身体又晃动起来,每一次晃动,便有一柄黑色的巨刃从虚空中飞出来,直到最后。

    几乎有无穷无尽的巨刃,齐齐的并列在虚空之中。

    身为林溪的魔念。

    林沁拥有着权能。

    这是他的出身,赋予他在混沌城中的特权。

    此刻,他又一次利用这特权,光明正大的作弊了。

    “还不出手吗?”

    “等着瞧热闹?”

    “再看下去···我就死了!”

    “怎么着?你也想看着我死?”赵唯安没好气的喊着,将原本紧张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这个心网之魔林沁说的没错!”

    “如果只是一个心灵之网的后手,那我就太小看他了。”

    “假设我是他···那么我一定会在你们几个身上动手脚。因为你们都曾经是一位至少半圣级强者的‘棋子’,你们的身上,都有着太强的信号。这些信号,足以掩盖住他的某些标记。”

    “或许有一天,你们中间会有人···突然就唤醒了他!”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让你们都死掉!彻底的···灰飞烟灭!”白凡站在一块漂浮的陨石上,一席白衣却系着黑色的腰带,腰带左右挂着刀和剑。

    他的话音未落。

    刀与剑,几乎同时出鞘。

    同时劈向了林沁。

    “在此之前···更有嫌疑的···是你啊!林沁?你究竟是真的心网之魔,还是另一个林溪,借壳重生?”白凡的脸上满是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