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第二百二十八章 讨厌我的人多了

    张大仙人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收获了沈嘉伟的友情。已经是正式开学了,其他系的学生都开始上课,新生们开始军训,只有张弛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在校园。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新生还在外地集训,据说十天后回来。

    张弛打听到了他们系以后的上课地点,距离宿舍区很远的地方,距离主要教学区很远的地方,远到他要骑着自行车从东到西几乎要穿过整个校园。

    闲着也是闲着,张弛真就那么干了,来到水木西北角的偏僻树林中,看到了树林中的院子,院子的大门上了锁,墙头很高,凑在门缝里,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栋古旧的建筑,院子里有不少的落叶,看来已经很久无人清扫。

    这就是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授课地点?根本就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一片荒废的院子。

    张弛心中原本的那点希望值降得更低,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上课的地点都管理不好,还要管理什么新世界精英?我就一个字,呸!他越发怀疑自己被套路了。

    这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莫不是打着水木旗号的培训机构?

    张弛围着这座院子绕了一圈,在后门处居然发现了一个漆色剥落的招牌水木古代文献印刷厂,招牌是白底黑字的木头,上面的漆皮大都已经剥落,木头也因为长时间的风雨侵蚀而腐朽,张弛估计这招牌最少在后门处挂了三十年。

    这里应该是曾经的校办工厂,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废弃了。这后门应当是工厂开办时候的大门,后来整个给封死了,但是招牌一直没摘,居然一直保留到现在。

    身后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张弛慢慢回过头,看到一位穿着黑色套裙红鞋子的老太太踩着落叶向自己走了过来,张弛心中有些发毛,大白天的怎么有点瘆得慌。

    老太太气质高冷,长得不太好看,脸色蜡黄,颧骨凸起,脸上的表情不苟言笑,一双眼睛冷冷望着张弛。

    张弛向四周看了看,四下无人,吸了口气,空气清冷,老太太应该没有敌意,可他也看不清人家的双商,张弛向她礼貌地笑了笑:“您好,我是这里的学生。”

    老太太眯起双目打量着他,没有说话,张弛却有种站在寒风中突然被人给扒光了的感觉,这老太太的眼神实在是太有穿透力了,总觉得不对头。

    这位大妈莫不是个精神病?这身打扮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他笑了笑,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推着自行车准备走。

    “你是张弛吧!”

    张大仙人从心底打了个激灵,这声音怎么那么冷漠,可冷漠中还透着一股无形的威压,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张弛停下脚步,仍然保持着学生应有的谦和:“是我!您知道我?”

    老太太点了点头:“关系生!”

    张弛感觉有些受到歧视了,我怎么是关系生?我高考成绩748分,我还是燕南省的文科状元,就凭我的成绩你们水木哪个院系不得随便我选?

    如果当初不是林黛雨用丹炉胁迫我,我现在本该在美女如云的电影学院。

    老太太道:“不服气?”

    张大仙人心中一怔,这老太太厉害啊,好像能看穿自己的心思,务必要提防,自己的秘密太多,万一让人发现可就麻烦了。

    张弛呵呵笑道:“老师,您都把我搞糊涂了。”

    老太太道:“你不认识我?我是这里的教授。”

    张弛道:“您还没退休啊?”这老太太看起来至少七十岁了,满头白发,应该早就从岗位上退下来了。

    老太太道:“你大概不知道有终身荣誉这件事吧?我姓韩,是新世界精英管理学院的筹建人之一,也是这里的名誉院长。”

    张弛从她的话中捕捉到了几个信息,一老太太是终身荣誉教授,二是她是这里的创始人之一,三,她姓韩是名誉院长。

    可自己不是上得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吗?什么时候变成学院了?怎么感觉越来越不正规,新世界精英管理学院和水木到底是什么关系?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草台班子吧?

    可看这偏僻的环境,看这陈旧的设施,好像和水木的教学区完全是两个世界呢。

    张弛对这位姓韩的名誉院长有点怀疑,老太太该不是个精神病故意忽悠我的?

    悄悄动用自己的感知力,再度想要洞察对方的双商,再度失败。

    于是决定损耗自己本来就不多的魅力值,想要对韩名誉院长的魅力进行评估,拥有这样超凡地位的人一定拥有超凡魅力,于是张弛可怜的16点魅力值变成了10,损耗了6点魅力值还是没看清人家的底细,实在是不科学啊。

    韩院长道:“你智商还不到一百四啊!”

    张大仙人只感觉到一股冷气从尾椎升腾而起,一直窜到了延髓,一路向上,这脑袋瓜子懵懵的。

    这老太太厉害啊,竟然能够看清自己的智商,刚开始她能够看出自己的想法,还不算惊奇,毕竟凡间存在许多心理学大师,这方面的高手,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细节迅速判断出一个人当时的心理活动,可能够一眼就精准判断出对方智商的人绝不是一个心理大师那么简单。

    张弛心里有点发毛了,莫非这位韩院长也是自带系统的人?

    张弛处变不惊,笑眯眯道:“天才是由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组成,我之所以能够考上水木,不是因为我够聪明,而是因为我够努力。”

    “够努力?嗬,你怎么混进来的自己没数啊。”

    张弛感觉自己被歧视了,我怎么混进来的?我堂堂正正考进来的,不过想起自己的录取过程,就不是那么有底气了。

    如果不是秦绿竹在背后帮忙,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够顺利拿到水木的录取通知书,种种迹象表明,可能是秦老出面才解决了自己入学的问题。

    要说自己欠秦家不少人情,秦老先帮自己解决了水木的录取,又帮忙摆平了和萧九九的纠纷。

    秦老帮助自己应该都看在秦绿竹的面子上,秦绿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张弛却不这么认为,毕竟是秦绿竹先从恶狼的口中救出了自己,后来自己爬上独角峰救了她,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两人已经扯平了。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帮了自己好多次,自己欠她太多了。

    张弛不喜欢欠情,最难销售美人恩,秦绿竹为啥对我那么好?她该不是对我有啥想法吧?张大仙人马上就否认了这个可能,人家应该只是把他当成弟弟看,思想怎么那么不纯洁呢?

    张弛觉得这位名誉院长有点刻薄,摆明了不待见自己这个关系户,既然如此也没必要在这儿碍眼,他笑了笑道:“韩院长,您忙,我回去了。”

    “别人都去集训了,你怎么没去呢?”韩院长显然并不知道张弛耽搁报到的事情。

    张弛简单把自己中途遇到骗子,被人盗走入学通知书和身份证明的事情说了,没成想他的不幸遭遇非但没有得到同情,反而收获了满满的嫌弃。

    “你真是没用,居然会上了骗子的当,呵呵,这一届的新生中看来你是最差的一个。”

    张弛实在是郁闷,我怎么最差?我总分应该第一好不好。我招你惹你了?开口闭口对我冷嘲热讽,不就是个名誉院长吗?系主任是人家萧长源,又不是你。

    您老人家退休就好好在家享受国家津贴吧,拿那么高的退休金您寒碜我一个穷学生干啥?可能是从过去的位置上退下来心里失落,所以抓住机会就要摆摆谱,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名誉院长似的。

    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张弛在这位名誉院长面前还是表现得相当尊重,恭敬道:“韩院长,我回去了。”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啊。”

    张弛心说您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您老那么刻薄对待一个新生,得亏我脸皮厚,心理素质超强,换成别人都得被您给整抑郁了。

    张弛装得像个乖孩子:“是敬畏!”

    “表面敬畏吧,心里非常讨厌我。”韩老太太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讨厌我的人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张弛笑了笑:“韩院长,没其他的事,我走了。”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请辞了。

    韩院长道:“你跟我来。”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

    张弛虽然不情愿,可也只能跟着她。

    韩老太太带着他回到大门口,大门居然开了,里面有一个中年人正在除草,显然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开学上课做准备。

    看到韩老太太进来,中年人赶紧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向她鞠了个躬,由此可见这位名誉院长还是很有些威信的。

    韩老太太道:“他叫周兴旺,是个哑巴,腿脚也不利索,负责这里的治安和卫生工作。”

    张弛看了一眼周兴旺,周兴旺长着一张憨厚的面孔,厚嘴唇塌鼻梁红脸庞,咧着嘴向张弛露出友善的笑容。

    张弛道:“周叔好!”

    周兴旺乐呵呵点了点头,他听得到,只是不会说话。

    韩老太道:“你既然去不成军训,干脆就在这里帮忙打扫卫生吧。”

    张弛望着老太太颐指气使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我是来上大学的,又不是来干保洁的。

    他也犯不着跟韩老太硬顶,来到京城之后他越来越体会到这里卧虎藏龙,厉害的人物太多了,千万不能惹老年人。

    韩老太看张弛没有马上答应,呵呵笑了一声道:“是不是不想答应啊?”

    张弛笑道:“韩院长,能为咱们系出力是我的荣幸,我现在就去帮忙。”

    韩老太看到他居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乐意,也有点出乎意料,这小子明明产生了很大的负面情绪,居然能够控制住,两面三刀的小子,够虚伪,从这一点上看,情绪控制方面倒是有些特长。

    张弛不怕干活,其实在天庭的时候他就是干杂活出身,如果不是手脚勤快,嘴巴乖巧,也没可能从一个烧火攮灶的童子一步步混到兜率宫的领班,往事不堪回首中。

    这次之所以那么痛快的答应下来是因为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提前了解一下自己未来上学的地方。

    而且他懂得如何给人尽快留下好印象,即便是这个人本来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只要让她感觉到自己吃苦耐劳踏实肯干,很快就会扭转她的看法。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要懂得隐藏锋芒,没有领导喜欢滑头躲懒的手下,征服领导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踏实肯干,还要让领导感觉到他的权威,感受到你的执行能力。

    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过去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中二,在见识到这里的环境,又遇到那么一位古怪的名誉院长之后,越发觉得有些不靠谱了。

    他来到水木已经快一周了,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新成立的院系,授课地点远离水木的主要教学区,破破烂烂的地方,过去还是个校办工厂,这是有多不受校方的待见。

    且不和高年级相比,同样一年级新生入学,人家的军训已经正式开始了,都是在校园内进行。

    只有他们系早在八月中旬就提前报到,并全体前往外地集训,那么大的水木校区,难道连一块可提供给他们军训的地方都没有吗?这么不受待见?

    张弛很想找人问问具体的情况,可韩老太给他安排完任务之后就走了,诺大的院子里只有他和周兴旺两个人,周兴旺偏偏又是个哑巴,想交流都困难。

    就说打扫卫生这件事吧,也非常让人费解,别的院系都有保洁专门负责,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只有他们两人,如果不是自己不巧撞在枪口上了,这么大一片地方就只有周兴旺一个人负责打扫,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

    哑巴周兴旺任劳任怨,他负责除草,张弛则负责清理场地,将除掉的杂草和垃圾运上推车,再将杂草运送到指定的垃圾区。

    周兴旺不知疲倦,一直干到中午都没有休息的意思,张弛也是服过培元丹的人,身体素质超出常人,来来回回运送了几十趟杂草和垃圾,通过一个上午的努力,整个院子焕然一新。

    空气中弥散着新鲜青草的味道,望着眼前的成果,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张弛感到有些饿了,准备提醒周兴旺应该去食堂吃饭了,等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再工作。

    此时看到韩院长推着一辆自行车走了进来,看到已经除掉杂草的院落,老太太对他们的工作进程表示满意,不苟言笑的脸上居然少有地露出温和之色,招呼道:“休息一下吧,我给你们带饭来了,先吃饭。”

    张弛跟着哑巴去洗了手,韩院长将午餐放在了铸铝户外桌上,一看就不是食堂的餐盒,也不是外卖,却是老太太亲手做的,冬瓜炖排骨,红烧狮子头,清炒芥蓝,辣炒藕条。荤素搭配,讲究营养。

    水木食堂的伙食虽然不错,可大锅菜毕竟缺少了家常味道。

    张弛从韩院长手里接过一碗米饭,浇了点排骨汤,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不知是不是饿了的缘故,这顿饭特别符合张弛的口味,越是家常菜越是见功夫,他连吃了三碗米饭。

    哑巴周兴旺饭量也不小,两人合力将韩院长带来的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韩院长道:“我做的菜合不合口味?”

    张弛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点头道:“好吃,真得很好吃,韩院长,本来我埋头苦干了一上午还有点委屈,可吃到您送来的午餐,我是真觉得太值了,我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饭。”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韩院长明明知道他是在拍马屁,可听起来还就是舒服,话说,她的厨艺本来就不差啊,这小子智商虽然低了点,可嘴巴甜,情商好像很不错呢,懂得欣赏。

    韩院长情绪管控能力特别出众,就算被这厮拍得有点暗爽,可仍然面无表情,这让张大仙人有种拍马屁拍到马腿中间,拍空了的感觉,好失落。

    韩院长冷冷道:“真是夸张,比你妈妈做得还好吃?”

    张弛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晴转多云,黯淡到每个人都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悲伤,张弛转过脸去。

    韩院长不知发生了什么,越是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越是好奇,怎么回事?难道我说错话了?

    张大仙人拿捏出悲伤的愁绪,黯然道:“我妈去世三年了……”

    本不想博同情,可你这位古怪的老太太非得给我机会,机会送到我面前,我怎能不要?

    韩院长有点内疚了,老太太虽然性情古怪,可心地是柔软的,无心的,我也没看过这孩子的资料,只知道他是个关系生,没想到那么惨。

    张弛缓缓转过头来,这会儿功夫居然酝酿出两点泪光,这货该去学表演的,水木屈才了。

    张弛道:“韩院长,对不起啊,过去我妈妈就经常给我做冬瓜炖排骨,跟您做得味道简直一模一样,我不由自主想起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