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三章 立案调查

    张弛上午的课程结束后找到了胡依琳,问起冬令营的事情,胡依琳倒是知道这件事,不过这次冬令营的名额有限。

    学生一共有十个名额,而且其中委培班占了一多半,因为他们是新生的缘故,所以一班和二班只给了两个名额,平均分配就是每个班级一个。

    按照目前的学分排名,二班应该是米小白,张弛在两次的系统测试中都被米小白给绝杀了,本来他还是应该占优的。

    张弛一听也就断了念想,没必要因为一个冬令营的名额去跟米小白争。

    离开胡依琳的办公室,看到马达觍着一张谄媚的笑脸朝他走了过来:“张会长,中午去食堂吗?我请您。”

    张弛没好气道:“不去!”

    “那我去买回来给您。”

    张弛真是服了这货,老子过去在天庭的时候也没巴结谁到这种低声下气的程度,向他招了招手,马达凑近:“会长请指示。”

    张弛道:“马达,你想干什么?说!别弄得低三下四的,我这个学生会会长没啥权力,真的,没那个必要。”

    马达道:“张会长,我可不是想找您办什么事儿,就是纯粹被您的人格魅力感召,我就乐意帮您办事。”

    张大仙人第一次感觉有人比自己脸皮还厚,还不要脸,这货该不是真对自己有啥想法吧?

    细思极恐!

    张弛道:“你是不是有事儿?”

    马达道:“没事儿,不过要说也有点事儿。”

    张大仙人暗笑,总算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在潘家园见到这货的时候就感觉他不是个好东西,巴结秦老都能整出那么复杂的套路,要说没有任何目的根本不可能。

    马达挠了挠脑袋上的金毛道:“其实吧,本来我也不想说的,有点难为情。”

    张弛道:“你爱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啊!”

    马达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说,我说,这样,寒假不是有个冬令营嘛,我本来以为自己肯定入选的,可没想到辅导员没报我的名字,张会长,您看是不是能帮我跟她说一声。”

    张弛指了指马达,马达笑得卑微:“我真是羞于出口。”

    张弛道:“羞于出口还不是说出来了?你这阵子鞍前马后地忙活,就是为了这事吧?”

    马达被张弛当面戳穿他的动机仍然笑容可掬,这脸皮也是没谁了:“我这不刚刚才知道您和我们辅导员的关系嘛。”

    张弛道:“我们什么关系?”

    马达压低声音道:“谁不知道她是您马子!”

    我嘞个擦!

    张大仙人真不知道,被马达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吓了一跳,扬起手照着这货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胡说什么?”

    马达一脸坏笑道:“我不说,我坚决不说,其实我在街上看到她骑车带着您,您两只手还搂得特别紧,还摸啊摸啊的……”

    张弛仔细一想,估计是前阵子跟秦老一起去墓园那会儿,秦绿竹刚好去接他们,怎么这么巧就被这货给看见了,可我特么没摸啊,秦绿竹什么人?她便宜可不是随便占的,他非常警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马达摇了摇头:“绝对没有,我向毛爷爷保证。”

    张弛道:“你大街上看到就敢胡乱猜疑,乱拉郎配?”

    马达道:“你们的关系可不是我说的,反正我们班里有不少人都在传。”

    张弛真是有些纳闷了,这些委培生还真是无聊,居然传起自己和秦绿竹之间的绯闻。

    马达发现张弛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他哭丧着脸解释道:“跟我没关系。”

    张弛道:“你帮我查查是谁在传谣言,我帮你问问,不过冬令营连我都没份儿,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把你弄进去。”

    马达道:“您只要帮忙就行,成不成我都不怪您。”

    张弛道:“还有,以后别再叫我会长,你叫我名字。”

    马达道:“我还是叫您哥吧。”

    “你多大?”

    “二十三!”

    “臭不要脸的!”

    秦绿竹答应得倒是痛快,其实她还没最后定下这个名单,马达在委培班里的成绩一直都处于中上水平,让他去也说得过去。

    张弛道:“秦老师,这个马达好像很不简单呢。”

    秦绿竹道:“能进来的都不简单。”包括张弛在内,没点本事没点后台想进学院,门儿都没有。

    张弛道:“知道我当初怎么得罪的师公吗?”

    他把在潘家园的那场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秦绿竹还是第一次听说当初让外公花二十万买了一颗牙齿的小贩居然是马达,她点了点头道:“难怪啊,我觉得外公怎么把他推荐进了神秘局。”

    张弛这才意识到马达送礼的最终目的是进神秘局,敢情目的已经达到了,要说这些人套路都够深的,马达送礼,秦老收礼,还装得义愤填膺似的,敢情背后有内幕交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了。

    秦绿竹又提起李跃进的事情,张弛叹了口气道:“我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吕坚强说挺严重的,现在李大哥也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秦绿竹道:“逃了还好,如果被人抓住恐怕麻烦更大。”

    张弛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可没像秦绿竹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无论李跃进是否无辜,毕竟现在已经成了杀人嫌犯。

    这会儿胡依琳也走进了办公室,目前她和秦绿竹一起办公,看到张弛道:“张弛,你不是要去冬令营吗?刚好,米小白主动放弃,你补上!”

    秦绿竹笑道:“可遂了你的心愿了。”

    张弛道:“无所谓,本来我也不太想去。”

    秦绿竹和胡依琳对望了一眼,这货什么时候能不装逼?

    傍晚的时候吕坚强联系张弛让他过去一趟,张弛现在挺担心李跃进的,希望李跃进千万别被他们抓到。

    来到吕坚强办公室外,敲了敲门,得到吕坚强应允之后才走了进去,看到吕坚强正和一个女警说话,那女警背影有些熟悉。

    张弛叫了声吕队,那女警转过身来,居然是小黎。

    张弛愣了一下,吕坚强能耐啊,居然把小黎从北辰弄来协助调查了。

    吕坚强道:“都认识吧,不用我介绍了吧。”

    张弛笑道:“黎警官,您怎么来了?”

    小黎道:“出公差。”

    吕坚强道:“黎警官是北辰方面派来配合我们调查昨晚的凶杀案的。”

    张弛道:“吕队,您这话好像有点不对,目前案情并没有定性,怎么能够确定就是凶杀案?作为一个从事刑侦多年的老手,您说话应不应该再严谨一些?”

    小黎听到张弛毫不留情地指出吕坚强话里的漏洞有些想笑。

    吕坚强道:“你少跟我鸡蛋里挑骨头,嫌犯跟你联系了没有?”

    张弛摇了摇头道:“没有,你们肯定监听我手机了,还有必要问吗?做人就不能真诚一点?”

    吕坚强把手中的签字笔给扔下:“嗬,你小子懂得还挺多。”

    小黎道:“张弛是我们燕南省的文科状元,非常了不起。”

    吕坚强点了点头道:“得,小黎同志,你还没吃饭吧,这样吧,你先去金盾宾馆住下,回头我请你吃个饭。”

    小黎道:“不用麻烦了,我还是自己吃吧,我这次过来,领导特地交代,一定要配合上级部门的工作。吕大队工作那么忙,就别费心了。”

    张弛道:“我带黎警官去吧。”

    吕坚强道:“带小黎同志去金盾宾馆,直接报名字出示身份证就行,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

    张弛和小黎一起出门,隔壁就是金盾宾馆,小黎让张弛在大堂等着,她办好入住手续,去房间把行李放下,换了便装马上就回来了。

    张弛建议去他的烧烤店尝尝,小黎答应了下来,两人走着过去,路上刚好谈谈李跃进的事情。

    小黎道:“吕坚强是专案组组长,他们调查出过去李跃进在北辰有过殴打战友马东海的经历,循着这个线索找到了我,局里认为我对李跃进的案子比较了解,所以派我过来帮忙调查,也提供了一些资料。”

    张弛道:“李大哥不可能杀人,他不会知法犯法。”

    小黎向周围看了看道:“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应该是误杀,不过李跃进为什么要逃啊?其实他留下来,把事情说清楚反而更好,现在把事情给弄复杂了。”

    张弛道:“那种情况下换成谁不逃啊?难道留下来等着被当成杀人犯给抓起来?”

    小黎道:“死者叫高山林,是李跃进过去的战友,不过很奇怪,这个人在李跃进退伍之前就失踪了,不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张弛道:“马东海那里调查了吗?”

    小黎点了点头道:“张弛,你有没有觉得马东海当年做事有点奇怪?”

    张弛其实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马东海当初的反转实在是太突然也太出乎意料,抛开他和李跃进的战友之情不谈,李跃进曾经救过他的性命,而他却恩将仇报要将自己的救命恩人送入监狱。

    在张弛最初和马东海的接触中这个人好像不是这样。是他天生凉薄背信弃义还是他处于某种苦衷故意而为呢?

    如果在北辰的时候,马东海将李跃进送入监狱,或许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小黎也和张弛产生了同样的想法,现在回头想想当初马东海恩将仇报的做法可能是另外一种方式对李跃进的保护。

    张弛道:“马东海也被调查了?”

    小黎道:“和李跃进有关系的任何人都要被调查,吕队是个有能力的人。”停顿了一下道:“他和你是朋友?”

    张弛笑道:“这和案子没关系吧。”

    小黎道:“他应该看出咱们也是朋友。”说完之后她自己都笑了起来,其一个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举一动都会留下痕迹,对警方来说尤为如此。张弛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就是烧烤人生了。

    小黎道:“对了,你把小雨叫过来啊,我很久没见她了。”

    提起林黛雨张弛难免尴尬,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道:“那啥……我们已经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