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第五百二十四章 欣赏你

    屈阳明发现里面没有传送门的照片,以为张弛没有把所有照片都传给自己,问道:“怎么没有传送门的照片?”

    张弛道:“拍了,可惜不显示。”

    屈阳明虽然不太相信,可总不能把张弛的手机抢过来看,点了点头道:“这些照片尽量不要让别人看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回头就删了。”

    屈阳明道:“我找你来其实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张弛正襟危坐以示郑重。

    “你们这次集训是我安排的,在安排这次集训之前,我让人反复调研,可最后还是出了问题,我不想推卸责任,可造成我这次误判的主要原因是中州墟,在神密局内部,通常将预警划分为五级,三级以下的预警相对安全,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中州墟的级别是二级。”

    “您是说神密局在中州墟的事件上有所隐瞒?给您提供了虚假情报?”

    屈阳明点了点头:“知不知道上级为什么会派我来接管学院?”

    张弛没说话,毕竟涉及到这么高层面的事情他没有发言权。

    “其实在第一次生命场系统升级出现问题之后,上级就已经做出反应,可后来发生的意外还是接二连三,造成了许多不良的后果。现在基本上能够确信,问题出在我们的内部。”

    张弛暗叹,这还用你说,从韩老太受到噬灵者的攻击就应该提起足够的重视了,如果那时候彻查内部的问题,或许后续那么多的错误就不会发生,神密局的效率不怎么样,他低声问道:“屈院长,现在我们学院是不是和神密局已经没关系了?”

    屈阳明道:“也不能说是没关系,过去是从属关系,现在是兄弟单位,你应该能够发现,从我来到学院之后,对学院进行了改革,其实这也是上级领导的意思,神密局肯定不止薛弘阳一个内奸,所以以后还会进行继续核查,可神密局的工作又非常重要,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下,不可以让神密局停摆,所以上级决定由我来牵头成立一个全新的机构。”

    张弛听明白了,屈阳明把学院和神密局分开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要学院逐步取代神密局的一部分功能,甚至和神密局可以分庭抗礼。

    屈阳明道:“我准备成立学院特别行动组,你愿意加入吗?”

    张弛有点犹豫,昨天还跟齐冰讨论真实的谎言呢,本来就是跟她吹吹牛逼调调情,想不到今天就变成了现实,真要成为特工了,而且是院长亲自向自己提出了邀请。

    屈阳明道:“你不用着急答复我,目前只是在筹备期,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想法,特别行动组由我直接指挥,你不用担心毕业的问题,从你决定加入行动组开始就等于已经拿到了毕业证书,我会帮你解决户口、住房、保险、婚姻、子女就学、父母养老等一系列问题。”

    张弛心说条件不错,我倒是有个妈,可老妈又不用你们养老,他对婚姻问题有点好奇:“怎么解决婚姻问题?是给发媳妇吗?”

    屈阳明忍俊不禁道:“你要是有需要,我们当然会给你介绍,不过你的恋爱婚姻必须要向组织报备,我们会负责调查对方个人资料和家庭出身背景,确保你的安全。”

    张弛明白了,敢情是要干涉介入成员的婚姻问题,这不是什么好事。

    屈阳明道:“你会享受到神密局最顶级特工的一切权力,有私人的教练、工程师、医生、情报师,会围绕你组建一个团队,每年会有假期,除了组织的任务之外,你还可以选择悬赏任务,赚取额外的收入,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为你配备专业的理财师,保证你的财产增值。”他停顿了一下道:“对了,最重要的一点,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必畏手畏脚,从加入组织的那天起你就拥有了杀人执照。”

    张大仙人听到现在真是有点动心了,老屈毕竟是研究心理的,知道应该怎样去打动人心,张弛想了想还是问了一个最基本也是最俗气的问题:“年薪多少?”

    “见习期一年,年薪五百万。”

    张弛虽然现在已经有好几千万了,可听到这个年薪还是禁不住心动,新世界精英管理学院,如果毕业都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恐怕学院招生都得挤破头,可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机会的,即便是对学院内部而言。

    屈阳明道:“见习期满,合格通过的,我们初步定下的年薪是三千万。”

    张弛的内心开始怦怦跳了,三千万,等于一年中一次大奖了,老屈是不是知道自己中大奖的事情?所以刚好提出这个数字?

    屈阳明道:“中州墟坍塌之后,有大量灵气通过灵渠泄漏,可以预见最近一段时间超能者会暴增,围绕他们的犯罪事件会层出不穷,所以我才会尽快组建团队。神密局方面已经着手应对,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获得了新世界基金的赞助。”

    张弛道:“咱们也是楚沧海赞助的”他对新世界基金会比较抗拒。

    屈阳明摇了摇头道:“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你是我选中的第一个,如果你同意,那么未来的团队将会以你为核心进行组建。”

    张弛心中盘算着,糖衣虽然好吃,可里面的炮弹一旦爆炸不知自己能不能接得住。

    屈阳明道:“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你和米小白已经被许多人关注,想要回到过去的平淡生活,单单靠你们是无法实现的,我敢断定,你们会面临接二连三的麻烦事,所以拥有一个协助团队非常重要,这样吧,你别急着答复我,我给你十天的时间考虑。”

    张弛点了点头,起身向屈阳明告辞。

    屈阳明主动向他伸出手去,两人握了握手,张弛道:“米小白是不是也会加入?”

    屈阳明笑了笑道:“如果你答应,队员就由你来挑选。”

    张弛离开院长办公室,回到教室,坐在那里发呆,屈阳明有句话说的没错,像自己这种人想要平淡生活根本就是奢望,给出的条件不可谓不丰厚,可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屈阳明会选中自己?张弛也清楚自己很优秀,可在灵能方面最强大的是白小米,这次这么多人之所以能够全身而退也多亏了白小米。

    白小米在后面用手指戳了戳他,张弛向后靠了靠。

    白小米道:“你真让王猛当保安。”

    “不然呢?”

    白小米道:“等会儿你带我去看他。”

    张弛摇了摇头:“我有事儿。”

    “推了,先陪我去看王猛。”

    张弛转过身望着强势霸道的白小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大人不会自己去啊,我真有事。”

    甄秀波凑了上来:“干什么去?”

    张弛指了指甄秀波道:“现成的一个,甄秀波,去不去看王猛?”

    “去啊!”

    白小米心中大为不满,抬脚提了一下张弛的板凳:“重色轻友!”她以为张弛是约了齐冰,可这次她想错了,张弛是去见曹明敏,曹明敏约他吃饭,系主任的面子张弛可不敢不给。

    曹明敏请客的地方就在学院西门的一家小店,私房菜性质,平时都是招待一些回头客,院子里摆着不少的花鸟鱼虫,中午也只有他们一桌饭。现在这种性质的饭店不少,曹明敏告诉张弛,这小店是她叔叔开得。

    今天气温比较高,张弛跟着曹明敏进了包间,里面冷气打得很足,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小花园的景致。

    曹明敏道:“坐啊!”

    张弛坐下,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两荤两素四道凉菜,清清爽爽。酒用得是五粮液交杯,看来曹明敏对这次请客非常重视。

    张弛笑道:“曹主任这么隆重啊。”

    曹明敏道:“没什么隆重的,一直都想谢谢你,可这两天始终抽不出时间,再不请就放假了,你得说我这个当老师的不近人情了。”

    “怎么会!”张弛笑眯眯把酒拿了过来开了,交杯的酒质口感都要比普五强得多,市价也得一千多,张弛先给曹明敏满上,心中有些纳闷,如果说是感谢,为什么不把白小米叫过来?应该说这次之所以能够从中州墟脱险,人家白小米居功至伟,头功妥妥的。

    曹明敏道:“本来我也请了米小白,可她说有事。”

    “反了她还,居然不给曹主任面子。”张大仙人装得义愤填膺。

    曹明敏笑了起来:“张弛,喝酒。”

    张弛主动跟她碰了碰杯,把这杯酒干了,心中琢磨着曹明敏请自己过来肯定不是那么单纯。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曹明敏今天请客的主要目的是打听曹诚光的事情,张弛在这件事上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前前后后把自己认识曹诚光的经历说了一遍,曹明敏听说现在曹诚光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禁黯然神伤。

    在张弛看来曹诚光肯定是配不上曹明敏的,不过他也曾经看过曹诚光的照片,这货年轻的时候相貌倒是相当英俊。关于曹明敏的私人感情问题,张弛也不好过问,只能安慰曹明敏道:“我看他现在应该已经回了天坑。”

    曹明敏点了点头,心中暗忖,看来要去天坑去找他了,只是现在神密局和学院的关系已经泾渭分明,天坑属于神密局,自己想要前往那里只怕不容易。

    张弛道:“曹主任,现在咱们学院是不是和神密局没关系了?”屈阳明虽然跟他说过,可张弛还是有些不相信。

    曹明敏道:“学院属于屈院长领导,屈院长也说了,以后神密局对学院没有任何的管理权,我想应该不会错。”

    张弛也没提屈阳明跟他谈话的事儿,陪着曹明敏喝了几杯酒,问起曹明敏是否认识谢忠军。

    曹明敏居然没否认,她和谢忠军、曹诚光都是同期培训班的学院,曹诚光和谢忠军玩得最好,不过她近些年和谢忠军也很少联系。

    张弛发现曹明敏并不知道自己和谢忠军的师徒关系,看来她没有骗自己,应该很久没有和谢忠军见面了。其实张弛最近也和这位师父几乎断了联络,自从秦家出事,一个个都神秘消失,秦绿竹都不知道去执行了什么任务,想起这件事张弛也怅然若失。

    这顿饭吃得很快,一个小时就已经结束,张弛准备回去收拾东西,毕竟答应了齐冰明天跟她一起回老家转转,张弛准备去买两箱好酒,毛脚女婿第一次登门,总不能失了礼数。

    一个人往学校走得时候,遇到了韩老太,倒是有日子没见了,张弛欣喜地跟老太太打了声招呼,韩老太望着他欣慰笑道:“长高了也黑了。”

    因为齐冰的一句话,张弛特地去量了量身高,居然一米七九了,证明他的身高还有增长的潜力,其实他身高已经相当标准,主要是平时身边交往的都是一帮一米八以上的大个,现在又多了个接近两米高度的王猛,难免就显着修真了,跟瘦小的韩老太站在一起,马上就显得高大魁梧,所以人的身材也要靠对比的。

    韩老太前些日子去疗养了,因为秦老刚好也在这个时段去疗养,张弛就多问了一句:“您见到秦老了吗?”

    韩老太摇了摇头,招呼张弛去家里喝咖啡,张弛有些话想问她,于是就跟着老太太一起回了家。

    看到客厅里的两只行李箱就知道老太太刚刚回来,张弛道:“哟,敢情您才回来啊,早知道我就不打扰了。”

    韩老太道:“我反正就是一个人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你跟我可别见外,自己找地方做,我去磨咖啡去。”

    张弛坐了下来,感觉老太太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挺孤单,现在仔细想想但凡和神密局有关系的多半都是孤家寡人,秦老一家且不说,韩老太、曹明敏、曹诚光、屈阳明,其他人的情况他不甚了解,可能独身者大量存在,张弛琢磨着这行当可能不适合结婚,007不停搞对象,偶尔结婚,老婆死了,碟中谍的伊森亨特老婆跟他离婚找了个医生,伯恩更不用说,那货连自己是谁都没搞清楚,卧槽!这行风险很大啊!

    张大仙人闲着也是闲着,特工是自己用来哄齐冰的,他们这行更像是复仇者联盟,正义联盟之类的超级英雄,可掰着手指头想了想,蝙蝠侠、美队、钢铁侠、绿巨人、雷神、超人就特么没有一个感情幸福美满的,女人不缺,能处到最后的不多,能活到最后的都不多,窗外阳光明媚,张大仙人的内心这会儿却开始阴云密布了。

    韩老太煮好咖啡端了过来,张弛赶紧起身接过:“韩院长气色不错。”

    “有吗?”韩老太笑了笑。

    张弛道:“去哪儿玩了?”

    “草原。”

    “草原好,凉快。”

    韩老太道:“无事一身轻,工作了那么多年总算可以卸下包袱了。”抿了口咖啡道:“屈阳明非常欣赏你啊。”

    “有吗?”

    韩老太点了点头。

    张弛笑道:“您跟他很熟啊?”

    “他这次能够担任学院的院长还是我们几个老人家推荐的呢,他为人古板了点,不过做事认真,坚持原则。”

    张弛这才知道屈阳明应该跟韩老太太是同一派系,难道他会正面硬钢安崇光,还和神密局划清了界限。

    韩老太道:“学院和神密局已经划清了界限,以后是两个不同的部门了,这件事表面上看简单,可背后非常的复杂,博弈了好长时间,如果不是你和米小白,恐怕这次又要功亏一篑了。”

    从韩老太的话就知道她对发生的事情非常明白,张弛甚至怀疑屈阳明之所以选中自己不仅仅是自己的能力,背后还有韩老太的推荐。

    “您知道学院发生的事情了?”

    韩老太道:“知道一些,可轮不到我们过问。有些事非常复杂,我在中州墟遭遇伏击那一次就已经知道内部的问题很严重,让你保密就是不想过早将矛盾暴露出来,我联合了一些老人仗着我们过去的那点资历和人脉,总算起到了一些效果,当然这也和上级认为学院成不了气候。”

    张弛道:“屈院长找我谈的事情您知道吗?”

    韩老太道:“学院的事情你不用跟我说,我跟你说一件事,中州墟的泄漏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张弛听到这个消息,内心一沉,如果中州墟的泄漏是人为,那么神密局内部的问题就严重了,当然不是目前刚刚成立的神密局,而是从最初神密局组建至今,虽然其中很长一段时间曾经解散,可神密局相关的工作还是有人在做。

    “中州墟坍塌只是开始,以后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多,不要认为这些事和自己无关,灾难到来之际,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张弛明白韩老太的意思。

    韩老太放下咖啡杯道:“我们这代人已经老了,面对危机有心无力。”

    张弛道:“既然已经看出了问题,为什么不尽快处理?”在他看来安崇光、楚沧海之流全都有问题,连自己都能看出,为什么上级不处理?

    韩老太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有些人根深叶茂,没那么容易搬动,学院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神密局要全看你们的表现了。”

    王猛穿着一身崭新的保安制服站在酒店门外,还没开始正式营业呢,他完全是跟电视里学得,白小米和甄秀波两人过来看他,他明明看到两人还是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人似的顶着太阳站着。

    白小米咬牙切齿道:“王八蛋,居然这么戏弄人家。”

    甄秀波道:“先别生气,班长不是这样的人。”

    赵庆成这会儿走了过来,远远朝着王猛招手道:“王猛,别站着了,又没营业,赶紧来吃饭。”

    王猛应了一声,这才乐呵呵朝她们俩走去,叫了声姐姐,冲着甄秀波叫了声波波。甄秀波有点惊奇,这货居然会接连喊两个字了。

    白小米道:“张弛让你站着的?”

    王猛摇了摇头:“电视!”

    白小米明白了,看来自己真冤枉张弛了,王猛应该是跟电视上学得,她笑着道:“这身衣服还真帅。”

    甄秀波跟着点头。

    王猛咧着大嘴哈哈笑,知道帅是在夸赞自己的,招呼两人一起去吃饭,白小米和甄秀波都吃过了,就想参观一下王猛的伙食。别人吃饭都是用碗,这货吃饭是用不锈钢盆,伙食不错,红烧肉、西红柿炒蛋、干煸架梅、宫保鸡丁,不锈钢盆里是米饭,菜都用大碗盛着,还特地给他准备了一锅紫菜鸡蛋汤。

    赵庆功介绍,王猛的伙食都是特别准备的,老板吩咐过,中晚餐都得四菜一汤,这货饭量奇大,吃饭也不知道谦让,所以也没人愿意跟他一起吃饭,绝对实力呈碾压之势。

    赵庆功知道白小米和甄秀波都是张弛的同学,也招呼她们吃饭。

    白小米说不用客气,趁着王猛专心致志地吃饭的时候,她和甄秀波又参观了一下王猛的临时住处,看完之后气就顺了,王猛现在住得比她们宿舍条件都好,因为他个大床小,赵庆功临时让木工给他在房间里支了一张加长的铺板。照顾得非常周到。

    白小米道:“赵经理,王猛没见过什么世面,您以后要多教教他。”

    赵庆功笑道:“张总全都交代过了,王猛人挺好的,厚道,肯出力,今天都给我们帮了不少忙,我都说了不让他站着,他从电视上看人家保安都那样,所以就老老实实站着了,我也跟他说了,一个小时,回头我再给他安排点别的活,省得他又去站。”

    白小米和甄秀波都笑了起来。

    白小米道:“你们以后就准备让他当保安?”

    赵庆功道:“那要看张总的意思,还有王猛现在表达有问题,我让他多接触接触人,多学习说话,希望他能尽快适应社会,学会待人接物,不过他很聪明,我看学东西很快。”

    白小米暗忖,交给张弛还真是没错,王猛现在最大的障碍就是待人接物融入社会,让他在这里锻炼锻炼对他绝对有好处。

    外面来了一辆汽车,王猛放下饭碗赶紧去指挥,指挥汽车停到指定的地方,车上下来的是米娜,她特地来参观一下工程的进度,叶锦堂委派她过来全权负责装修问题,米娜基本上每周都会过来。

    赵庆功过去迎接,米娜笑道:“保安都招上了,这个小伙子挺威风啊。”

    赵庆功告诉米娜是张弛老家的亲戚,米娜的关注点也不在这里,由赵庆功陪着去酒店里参观了一圈,对装修状况表示满意,又问了开业的日期。

    张弛大概在十分钟后赶到,他也是听说米娜过来才来的。

    米娜道:“叶先生说了,开业当天他会亲自过来。”

    张弛笑道:“他那么忙就不要专门抽时间过来了。”

    米娜笑道:“得过来亲眼看看他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啊。”

    送走了米娜,张弛来到白小米面前:“考察情况怎么样?”

    白小米道:“凑合吧!张弛我可告诉你,千万别让人欺负他。”心中也明白就王猛这样的,没人敢欺负他。

    赵庆功走了过来:“张总,您让我准备的礼物都备好了,回头我直接给你送车站去。”

    白小米道:“怎么要出远门啊?”

    “这不是放假了嘛,打算出去转转。”张弛没说去齐冰家,不然白小米指不定说什么风凉话。

    “刚不是听说这边要开业吗?”

    “七月十八,还有二十多天呢,我提前回来就行,你不回家啊?”

    白小米摇了摇头:“要不我上你这儿勤工俭学吧。”

    张弛不敢接招,笑道:“您身娇肉贵的,我这儿可请不起。”

    “小气!”

    “要不这么着,你去配电室,我按照电费的六折给你开工资怎么样?”

    白小米咬牙切齿恨不能将这货生吞活剥了,资本家都这样吗?想方设法地榨取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把我当发电机我就忍了,凭什么还要给我打六折?

    甄秀波一旁劝道:“小白,你说不过他,他那张嘴。”

    “我嘴怎么了?说得跟你试过似的。”

    白小米威胁道:“再敢胡说八道,我让王猛揍你!”

    张大仙人笑道:“我现在是他老板,指不定他现在听谁的呢。”

    “试试?”

    “试试就试试!”张大仙人有点不服气。

    白小米朝王猛招了招手,王猛低下头,白小米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王猛怒火填膺,指着张弛的鼻子:“打!打!”撸起袖子真要跟他干。

    张大仙人心底发毛,卧槽,这货也是个重色轻友的主儿,赶紧认怂:“我认输。”

    白小米嫣然一笑,又跟王猛说了一句,王猛哈哈哈大笑,走过来亲热地搂住张弛的肩膀,稍一用力,张大仙人双脚离地。

    张弛郁闷道:“边儿去,没义气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