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第六百九十八章 恶人还得恶人磨

    张大仙人其实说的是实话,最近白小米的身材是越来越好,前凸后翘的,而且衣品直线上升,但凡是一个正常男人遇到这种机会总免不了多打几下卡,张弛正在白小米身上反复打卡的时候,突然听到白小米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她就倒了下去。

    张弛的印象中白小米是个外表柔弱内在强悍的妮子,所以看到她倒下去第一反应不是去扶,首先想到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白小米直挺挺倒了下去,本以为张弛会伸手扶她,可这货居然无动于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倒在了地上,白小米心中暗骂,这货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张弛不是不懂,可那也得分对象,白小米手段太多,同时他也有点迷惑,这妮子该不是专程回来碰瓷的吧,堂而皇之地在这里碰瓷,不知道我店里遍布摄像头吗?脑子是不是有坑啊?

    王猛已经第一时间发现了这里的状况,他赶紧跑了过来,看到倒下的人是白小米,紧张道:“小米姐,小米姐姐。”

    店里也有几人闻讯赶来。

    张弛心中大概明白白小米想干什么,她十有八九是想装病拖住王猛,王猛来到之前,白小米已经小声道:“让他开车送我去医院。”

    张弛马上配合,大声道:“王猛,去开车。”这货一脸的紧张,在众目睽睽之下双手直接摁在了白小米鼓鼓囊囊的胸脯上,白小米被压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心中把张弛的大爷问候了一遍,这货太不要脸了,居然借着给自己做心肺复苏明目张胆地占便宜,可自己总不能现在就醒过来,不然岂不是前功尽弃?张弛装模作样地在她胸上摁了几下,然后趴下去捏住她的鼻子,白小米紧紧闭住樱唇,臭流氓,嘴都拱上来了,想给我做人工呼吸?敢探进来我就把你咬断。

    王猛反应了过来,赶紧去开车,张弛装模作样地在白小米胸上揉来压去,等车到了,又亲手把白小米抱上了商务车,让其他人不用跟着过去了,白小米被这货接连揩油,却只能忍辱负重,紧咬牙关一声不吭,今天为了弟弟亏大发了。

    王猛道:“哥,去哪儿?”

    张弛道:“废话,医院啊。”

    王猛开车来到了路上,白小米装出如梦初醒的样子,长舒了一口气道:“我怎么了?这……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张弛强忍着笑,这妮子骗人的功夫一流,王猛这傻小子可识破不了她的套路,恶人还得恶人磨。

    张弛假惺惺道:“你刚才晕倒了,我们送你去医院呢。”

    “我不去医院,我没什么事情!”说话的时候,白小米的手悄悄从下面探到了张弛的大腿内侧,指尖掐住他的皮肉狠狠一拧,张大仙人虽然皮糙肉厚,也被她拧得一激灵,这妮子够毒,挑这地方,用心险恶,就是想将我这儿拧得又青又紫,让我回头不好向齐冰交代。

    张弛道:“那可不行,你得去医院好好查查。”

    伸手抓住白小米的大腿,也是很拧了一记,谁怕谁?

    白小米可没有他真火炼体的功夫,被他拧得尖叫了一声,把开车的王猛吓了一跳,王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白姐,怎么了?”

    白小米道:“停车,前面停车,我不去医院,我说什么都不去医院。”

    王猛愕然道:“可你刚才晕倒了。”

    “停车!”白小米实在是受不了了,那臭不要脸的手又摸过来了。

    王猛哪知道后面黑暗中正在发生一场悄声无息艰苦卓绝的缠斗。

    张弛也发话了:“听你姐的,先靠边,她可能要吐。”

    王猛将车靠边停下,刚刚停好车,白小米就伸出一根手指戳在他的颈后,王猛魁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一头砸在方向盘上,汽车喇叭长鸣。

    张弛赶紧将他的脑袋扶起,让他靠在椅背上,然后绕行到了前面,将王猛转移到了后座。

    白小米一双眸子冷冷望着他,目光就像两把锋利的尖刀,张大仙人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厚着脸皮道:“人被你电晕了,下一步怎么办?”

    白小米现在还需要他协助,暗忖等会儿再找你算账,她低声道:“你开车,按照导航走。”

    张弛转身准备去开车,可走了一步又想起一件事,对白小米道:“你去开车,我照顾他。”

    白小米知道这厮是担心自己在他背后下手,冷哼一声道:“小人之心,你开车,我坐副驾。”两人并排坐,算是一种妥协。

    张弛重新启动汽车,看了白小米一眼,白小米虽然没有任何动作,可中控已经自动切换到导航界面,并标记好了目的地。

    张弛不由得想起当初在学院白小米整蛊自己的场面,这妮子善于控电,可以遥控自己的手机,联想起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张大仙人有些心惊,怎么把她给漏了,难不成最近发生的事情和她有关?

    自从深井的事情发生之后,张弛对白小米已经没有了信任可言,当然这次主动联系白小米也是因为王猛的缘故,他相信白小米对王猛应该不会有歹意。

    按照导航来到了京郊的一片别墅区,张大仙人暗自警惕,白小米不会挖了个坑让自己跳吧?悄悄看了白小米一眼,白小米也在看着他:“你别怕,我没工夫坑你。”

    张弛笑了笑,按照白小米的指引将车停在了地下车库,白小米让他把王猛从车上背了下来。

    王猛个子可不小,张弛背着这小子跟在白小米的身后走入了别墅内,进入的是地下室,毛坯,没有装修,里面摆着电脑主机和两个卵圆形的封闭舱。

    张弛看到眼前情景心中不由得一惊,这些设备他再熟悉不过,分明就是天影系统的部分装备,白小米好大的本事居然弄了一整套装备过来,自己也只是从老屈那里借走了一个虚拟头盔。

    白小米道:“这不是天影系统。”她打开其中一扇舱门,让张弛将王猛放进去,王猛个子太大,堪堪躺在里面。

    白小米将舱门合上,去开启了主机,然后自己去另外一个座舱内躺下,向张弛道:“我需要查探一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原因我才能解决问题。”

    张弛道:“我留在这里为你们护法。”

    白小米点了点头,关上舱门之前,指着张弛道:“记住,你不能捣鬼,我等于把我们两人的性命交到你的手上。”

    张弛笑道:“我你还信不过?”

    白小米心说我信你个大头鬼,她轻声道:“这里的任何东西你都不要触碰,书架上有杂志,你若是无聊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张弛眼看着白小米将舱门关上,先来到王猛身边看了看,这货被电之后至今没有苏醒。越看这卵圆形的座舱越像天影系统的,张弛围着座舱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生产厂家,估计是山寨货,要说这白小米去学院的动机就非常可疑。

    白小米躺在座舱里面一动不动,应该也进入了休眠状态,从这一点上来说,她对张弛还是相当信任的,否则她不会放心将这里交给张弛。

    张弛来到电脑主机旁,上面显示的也是身体状态的监测数据,张弛虽然没有跟随他们一起进入系统,也能够判断出,这里也是一套类似于生命场和天影的虚拟系统,白小米之所以把王猛带到这里,就是要通过虚拟系统来探察王猛的的内心秘密,查到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张弛仔细检查了这些主机设备,从上面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新世界又或是五维脑域的标记,初步证明,这套设备很可能是自行组装的,张弛没有擅动系统,万一出了毛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掏出手机准备看新闻打发时间,却发现在这里手机没信号。难怪白小米提醒他看杂志打发时间。

    来到书架前,找了一本杂志翻看,现在的杂志特点就是一大半都是广告,张弛翻得飞快,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闪过,他又翻了回去,却是萧九九代言的化妆品广告,望着画面上的萧九九,张弛心中暗自感慨,其实他也曾经想过,就这样默默看着萧九九越飞越高也好,希望她终有一日能够成就明星梦。可是在和佟建军夫妇见过面之后,了解到陈玉婷的病情,张弛方才了解萧九九为何拥有如此强烈的功利心,又为何主动提出和自己发展地下情。

    萧九九对她的家族遗传应该早就清楚,所以她才格外珍惜生命,想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将最美的一面绽放人间,这妮子也是个可怜人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弛本以为白小米最多半个小时就会醒来,却想不到她和王猛都长时间进入了休眠状态,到最后张弛隔着密封舱都能听到王猛的鼾声。

    张大仙人认为自己被戏弄了,这两人跑这里来就是为了睡觉的,自己稀里糊涂地帮忙守夜。

    虽然有所怀疑,张弛还是尽职尽责,不时关注两人的生理指标,一夜都没敢合眼,本来占了白小米的便宜还觉得有些心虚,经过一夜的煎熬,这货已经完全理直气壮了,老子付出了那么多,摸两把算啥?更何况她还差点把我给坑死呢。

    凌晨四点,白小米率先醒来,打开封闭舱,伸了个懒腰,接着打了个哈欠。

    张弛道:“睡醒了?”

    白小米点了点头,明知故问道:“你一夜没睡?”

    张弛道:“废话!我不是给你们护法吗?”

    白小米道:“没乱碰东西吧?”她从里面出来,沿着楼梯走了上去,抛给张弛一句话:“我去洗漱,你先守着王猛。”

    张大仙人有些郁闷地望着白小米,难不成她花费这么大功夫就是带着王猛过来睡了个觉,把自己当傻小子一样算了?再看王猛仍然睡得酣畅,手放在封闭舱上明显能够感到因为这小子的鼾声而产生的震动。

    张弛打了个哈欠,这一夜够难熬的。

    等了半个多小时,方才见到白小米下来,她刚洗过了澡换了身衣服,身上还有股马鞭草沐浴露的香气,张弛喜欢这味道,吸了吸鼻子。

    白小米打开了封闭舱道:“走吧,把他扛到车上。”

    “你把我当壮丁使唤?”

    “有没有搞错,你是男人啊,他块头那么大总不能让我背着他吧?”

    张弛无奈只能将王猛给扛了起来,这小子睡得跟死猪一样,不知道白小米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张弛将王猛送上车,看到白小米仍然在车外,催促道:“赶紧上车,我送你们回去,我得抓紧补觉去。”

    白小米道:“你送他回去吧,没事了。”

    张弛愣了一下,本以为白小米要跟着一起走呢。

    “没事了?”张弛指了指王猛。

    白小米点了点头道:“没事了,都解决了,你放心吧,他会继续老老实实当保安的。”

    张弛将信将疑,开车离开,把王猛带回上肉苑,车刚刚停好,这货就醒了,眨了眨眼睛道:“哥,小白姐呢?”

    张弛没好气道:“走了!”

    王猛道:“不是要送她去医院吗?怎么天亮了?”

    张弛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王猛笑道:“怎么会啊,我记得小白姐晕倒了,咱们送她去医院,我怎么就睡了?”

    张弛道:“你还准备走吗?”

    “走哪儿去啊?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去哪儿啊?哥,您是不是嫌我吃得多干活不够勤快,想把我给辞了?”

    张大仙人就猜到是这个结果,白小米一定在王猛身上动手脚了,不排除删除了他的部分记忆,不过无论怎样,王猛肯留下就是好事,张弛隐约觉得,这小子想要出走也和白家有关,改天一定要好好盘问一下白小米。

    张弛熬了一夜,实在是有些困了,让王猛开车把他送回小屋,途经浴室的时候,张弛想起有阵子没泡澡堂子了,他决定去澡堂子里面泡个澡,然后再敲敲背,捏捏脚,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