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第八百一十一章 搜身

    楚江河没料到小红樱会猝然发难,短时间的错愕之后,他马上镇定下来:“小红樱,我怎么可能骗你,你自己想想,从你我相识以来我有没有骗过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先把刀放下,听我解释。”

    曹诚光道:“是啊,你先把刀放下听他解释,你们俩有什么过节,你们自己谈,用刀架在我脖子上算什么事?”他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贴在刀刃上:“那啥,我回避,你们俩好好聊。”

    “放老实点!”小红樱厉声斥道。

    曹诚光被吓得一哆嗦,小手一抖,刀刃在他脖子上蹭了一下,一道血痕清晰可见,这刀可够快的,曹诚光道:“小心,小心,疼!”

    小红樱道:“你再敢耍花样,我一刀割了你的脑袋。”

    楚江河道:“别激动。”

    曹诚光道:“楚江河,你让她把刀放下,我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这辈子都休想得到那东西。”

    小红[悠悠读书 fo]樱道:“把镇魔珠给我!”

    曹诚光小眼睛转了转,看着楚江河。

    楚江河叹了口气道:“你先给她吧。”心中暗忖不如将计就计,看看曹诚光手中究竟有没有镇魔珠。

    曹诚光呵呵笑道:“楚江河啊楚江河,你当我傻子,你们两人一唱一和想讹我是不是?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死了大家一拍两散,谁都别想得到。”他向小红樱道:“小姑娘,他骗你的,他才不会帮你对付幽冥大军,你问问他,来到猎风谷的目的是什么?”

    小红樱含泪望着楚江河,从小到大,楚江河在她心中一向完美,可向来完美的形象突然在心中崩塌,世上没有比这种事情更让人难过,小红樱不禁在想,如果楚江河一直都在利用她,那么爷爷和族人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她又要为此承担怎样的责任?

    楚江河道:“不错,我骗了你,就算你得到了镇魔珠也无法击败幽冥大军。”

    “你果然一直都在骗我,你来到猎风谷是为了逃走对不对?”

    “我是要离开,可我没想过自己离开,我想带你一起离开这里,离开幽冥墟回到我的故乡,我会对你好,一辈子对你好。”楚江河情真意切道。

    曹诚光听得直起鸡皮疙瘩,楚江河哄无知少女的本领还真是厉害,玛丽隔壁的,换成自己年轻的时候可能也就相信了。

    小红樱泪流满面,曹诚光看到她的样子心中暗叹,有效,这傻妮子还是上了当。

    小红樱摇了摇头道:“我哪儿也不去,爷爷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拯救族人复兴重目氏,我必须完成他的遗愿。”

    楚江河道:“他更想你能够幸福,小红樱,相信我,你相信我一次,咱们一起走,我带你去一个和平的地方,美丽的地方。”

    曹诚光忍不住插口道:“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和平,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就不能实话实说,外面还不如幽冥墟纯洁。”

    楚江河怒道:“你少说一句,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

    曹诚光道:“得嘞,你插嘴,你插嘴,可你们俩说话能不能把刀从我脖子上放下来,小姑娘,他那么喜欢你,应该不介意你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楚江河咱们俩换换位置行吗?”

    楚江河眼圈居然有些红了,望着小红樱道:“相信我,我可以给你幸福。”

    小红樱紧紧咬着樱唇。

    曹诚光道:“幸福只能靠自己争取,别人是给不了你的。”

    小红樱和楚江河同时喝道:“住嘴!”

    曹诚光道:“好!”他双脚一沉,突然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江河和小红樱吃了一惊,曹诚光因何消失了?这里是冰洞,脚下是厚厚的冰面,冻土层位于下方很深处,根据楚江河对曹诚光的了解,他擅长土遁,但是没有遁入冰层内行走的能力,怎么会凭空消失?

    小红樱望着楚江河:“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楚江河叫苦不迭道:“我根本就没有动手,一定是他自己逃了。”

    曹诚光是被人拖入冰面之下的,等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冰层之下,周围全都是冰,一张熟悉的面孔笑眯眯望着他,正是曹诚光避之不及的张弛。

    曹诚光转身想逃,脑袋却碰在了冰壁之上,小小的身板儿四仰八叉地摔倒在了地上,张大仙人一伸手抓住他的领子将曹诚光拎了起来,然后重重将他抵在冰壁上。

    曹诚光惨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张弛道:“没人能救你,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曹诚光苦笑道:“大家都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朋友,有句诗说得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张弛道:“废话少说,把镇魔珠交出来。”

    “什么镇魔珠,我听都没有听说过。”曹诚光自然不肯承认。

    张弛道:“我在这里恭候大驾已经多时了,你和楚江河的那点小九九还想瞒过我的眼睛?痴心妄想。”

    曹诚光叹了口气道:“我早就知道楚江河那小子不灵,就算十个他一百个他绑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忽然向冰壁内不停陷入,曹诚光骇然:“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张弛道:“你不肯交出镇魔珠,我就将你融入这冰壁之中,把你永生永世封冻在幽冥墟,你走不掉,镇魔珠自然还留在幽冥墟,楚江河等不到你他自然自己会回去,如果谢忠军知道你没有完成任务,他会怎么做?”

    曹诚光苦笑道:“张老弟,那东西对你有什么用处?你若是当真想要,我给你就是。”

    张弛放开了他,曹诚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揉着屁股道:“我真不知道什么是镇魔珠,现在我把身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你一样样的看。”

    他果真解开了衣服,让张弛随意搜查,张弛将他随身的东西搜了一遍,里面倒是有些珍贵的晶石可其中并没有任何珠子,更不用说镇魔珠了,张大仙人虽然从未见过镇魔珠,可是他相信对如此神奇之物必然会产生感应。

    曹诚光道:“看到了,我真没有。”

    张弛道:“找不到镇魔珠你就永远别想离开幽冥墟。”

    曹诚光道:“不走就不走,反正我也走不掉。”小眼睛滴溜溜乱转。

    张弛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曹诚光道:“都快脱光了让你查了,你还想怎样?”

    张弛的左手抵住他的腹部。突然感觉一股暖烘烘的能量传入他的体内,曹诚光当然知道张弛没那么好心帮他取暖,果然一会儿功夫就感觉一股热量从丹田升腾而起,挤压着他的肠胃,难以抑制的呕吐的冲动刺激着曹诚光的神经,曹诚光躬下身去,哇!地吐了起来。

    张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曹诚光显然没吃什么东西,吐出了一滩清水,其中一颗黑漆漆乒乓球大小的珠子引起了张弛的注意,张弛从曹诚光身上扯下一块布来,隔着布捏起了那颗珠子,擦了擦,观看那珠子,感觉那黑沉沉的珠子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曹诚光面色惨白望着张弛道:“你……你要来也没什么用处……我……我是拿去救人的。”

    张弛笑了笑,忽然扬起手在曹诚光的颈后击了一掌,曹诚光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楚江河和小红樱四处寻找曹诚光的时候,却听到冰洞深处传来曹诚光的声音:“你们两个聊完了没有?”

    两人循声赶了过去,只见曹诚光就坐在一块冰岩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

    楚江河道:“曹先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们很担心你。”低声向小红樱道:“我们合力抓住他。”

    小红樱愣了一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楚江河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楚江河突然出手,重击在她的颈后,小红樱终究还是大意了,再度被楚江河打晕在地。

    冰岩上的曹诚光清楚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不屑地撇了撇嘴道:“楚江河啊楚江河,你还真是个伪君子。”

    楚江河冷冷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评判。”

    曹诚光道:“这小姑娘对你如此痴情,你怎么舍得下如此重手?”

    楚江河道:“曹诚光,你还想不想离开这里?”

    曹诚光点了点头道:“自然要离开,可你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带我离开?当初带我们来到幽冥墟的是张弛,可不是你,你口口声声带我离开,我现在想想反倒是姓张的小子比你更靠谱一些。”

    楚江河道:“看来你真不在乎曹明敏的性命了。”

    曹诚光道:“小子,你居然也敢威胁我,你要搞清楚状况,不是我求你,是你求我!你证明给我看看,你倒是如何带我离开?”

    楚江河看出曹诚光没那么容易对付,他点了点头道:“也罢,你不信我也是正常,张弛当初带我们进来全凭了一把天蓬尺,他拥有的东西,我也有。”他从行囊中取出一把天蓬尺,在曹诚光面前晃了晃道:“看清楚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