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翔炎

222 肮脏的政治

    罗父不想罗兰玩什么游戏,即使很赚钱也不想儿子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

    人生真正能打拼的时间,也就是毕业出来工作的二十多年左右,而且前几年尤为重要,如果不打拼,那么考个公务员更佳。

    但他现在教训的话说不出口,加上现在的720万,罗兰现在的银行帐户里,总额已经有近一千万元了。

    而他之前也承诺了,只要罗兰能规定的时间内,赚到足够多的钱,就不再管他是不是玩游戏。

    结果这才半年左右,罗兰就赚到了几倍原定目标的钱,而且时间也只是几分之一。如果只是几十万,或者上百万,倒是还能说说他。

    可现在是近千万。

    玩游戏真能这以赚钱?

    是不是自己已经落伍了?

    罗父现在的心情很迷茫。

    罗母倒是更快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她看着桌面上的银行卡,有些兴奋地问道:“阿明,我们要不要去郊区买些地皮,听说以后还是得向南边发展的,趁现在地皮还不贵,拿一块下来。”

    阿明就是罗父。

    这时候罗兰已经离开了房间,他把银行卡留了下来,并且将密码告诉了双亲。

    近一千万的钱确实很多,但最近罗兰对这已经不太感兴趣,况且他在游戏中,还会源源不断地收到金币,只要金币不降价,他的钱还会很多很多。这游戏有自己一套经济系统,金币是贵重金属,是有限的,不是能无限印刷的纸币,金币作为游戏中最重要的三种货币之一,就算兑换比例有所波动,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除非游戏关服了。

    这才是所有玩游戏赚钱的朋友们,最害怕的问题。

    罗父想了想,说道:“行,我去问问建地局的朋友,看看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之类的。”

    儿子既然把银行卡交出来了,那就是对他们两个长辈的信任。

    他们自然得为儿子未来考虑。

    无论什么时候,有一块地皮的话,即使未来有天没钱了,也能在地面上建一个家出来。

    小城市和大城市不同,这里的郊区还是有很多地皮拍卖的,可以作为私人住宅用地使用。

    罗兰隔天去了刀术馆,今天是阴天。罗兰照例在小厨房里写着早餐,汐沙在一旁做着厨活,背对着罗兰。

    她穿着白色的短袖上衬,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包臀的那种,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身材完全表现了出来。

    光是看着背影,就给人一种相当青春活力,又苗条妙蔓的感觉。

    再加上现在汐沙一直在做着家务活,这也给她带来一种肾妻良母的气质。

    果然……很适合当老婆啊。

    罗兰愣愣地看了一眼汐沙,汐沙似乎心有所感,回过头来看着罗兰,有些惊讶地说道:“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

    “没,就是突然觉得,你似乎是个很贤惠的女人。”

    “切!”

    汐沙没好气地白了罗兰一眼,然后转身继续做着感活,但她的嘴角轻轻抿了起来,眼瞳都变亮了许多。

    罗兰吃过美味的早餐,来到大棚下。

    戚少秋叼着根甲天下正抽得开心,罗兰坐在一旁,抬头出神。

    此时李林他们都还没有来,因此这里显得很空旷。

    “年轻人,我看你似乎有点心事啊。”戚少秋坐到了罗兰的旁边。

    罗兰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突然发现汐沙很适合当老婆,我在想,如果我追她,会不会被你揍。”

    戚少秋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

    罗兰觉得有些心虚,对着他人,说要泡他妹妹,这事一般人都会发生吧。

    用难看的死鱼眼盯了罗兰一会后,戚少秋站了起来,不屑地说道:“你是我见过最二逼的人。”

    罗兰叹了口气。

    傍晚的时候回到家,吃过晚饭后,罗兰修炼道家房中术,打坐到九点半左右,然后洗了个澡,躺进了虚拟游戏舱里。

    罗兰继续原来的游戏生活,待在实验室中优化法术傀儡的能力,累了就去教教魔法学徒们基础的施法理论知识。

    日子一天天过去,几乎没有什么波澜。

    又过了十四天左右。

    魔法塔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论坛中鼎鼎大名的‘邮差’来魔法塔了,并且给罗兰带来了一封信。

    邮差一幅风尘仆仆的模样,他见到罗兰有些兴奋,双手握着罗兰的手,相当开心地说道:“罗兰大神,我一直很佩服你,现在终于见着真人了。”

    “我更佩服你啊。”罗兰笑了下:“居然有我的信,是不是卡卡-巴德的。”

    说到信,邮差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他把一封白色的信放在罗兰的面前:“你应该现在就看看这封信。”

    罗兰有些惊讶邮差的表情转变,他依言打开了信封。

    里面就是一张写满字的白纸,不是羊皮纸。

    这样的白纸相当昂贵。

    文字很潦草,甚至有些凌乱,可以看得出来,写这封信的人,此时情绪肯定相当混乱。

    ‘吾友罗兰,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掉了。’

    罗兰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很抱歉,不能将‘奖励’交给你了。王后前天指着我说,是我将她掳走,并且还侵犯了她。即使我找到了不在场的证据,但所有人都信了,没有人为我说话,包括之前很看好我的总会长。王室已经决定,将我在一天后绞死,同时处以火刑。’

    ‘我被软禁在了庄园里,就等明天行刑,幸好邮差送信来到庄园,所以我托他给带一封信。请原谅单方面撕毁了我们之前的口头契约。现在想想,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有征兆了,只是我太天真,没有想到这一层,政治真的很肮脏。’

    ‘现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想……’

    这里有一段话被重重黑色污渍盖住了。

    ‘不管怎么说,认识你,和你成为朋友,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事情。’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罗兰右手用力一抓,把信纸抓成了一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邮差摇头:“我从庄园那里经过,刚好这位雇主就把我叫住了。让我等了半小时,给了我一封信,让我给你送来。”

    顿了顿,邮差继续说道:“对了,我观看了这位雇主被绞死,然后火刑的经过,他在临时前高喊,会有人给他报仇的。害他的人,很快就会受到惩罚。”

    罗兰双手捏成了拳头,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在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