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 流浪的废鱼

第247章 突发事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撒在这片小岛上时,浓雾开始消散,一群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白腹军舰鸟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盘旋翱翔,它们姿态优美动作犀利,它们追随着一群觅食的小白鹭,从小白鹭嘴里抢夺食物,迅猛的冲向小白鹭,在小白鹭惊慌失措放弃食物落荒而逃时转而极速俯冲而下,凌空接住被小白鹭放弃的鱼类。

    工作人员忙碌了起来,放心不下的菁姐天不亮就催促物资补给船出发了,当运送物资的小船一艘一艘的靠岸,工作人员忙碌着搬下物资,因为这些船一会儿还有别的任务呢!

    第一个睁开眼的是被饥饿叫醒的叶明轩,揉了揉酸痛的腰身,睡眼蒙松的看着只有火星的火堆,穿着大短裤短袖拖鞋走到海边洗了洗脸,坐在礁石上望着初升的太阳发呆。

    直到方宇也起床来到海边,叶明轩才回过神来。

    “早上好,队长!”

    “宇哥早!”

    “这鬼地方睡的腰疼,你怎么样?”庇护所的地面看着平坦,但是小石头之类的东西不少,隔应的他整晚都没睡好,再加上旁边蔡鹿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魔音贯耳啊!

    “都一样,我还行,就是肚子饿得受不了。”

    正说着,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空腹带来的眩晕感让叶明轩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抱歉昨天实在太饿,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今天有啥打算?”

    洗完脸,方宇和叶明轩并排坐在礁石上,虽然睡醒了,也洗过脸了,但是脑子还不是很清醒。

    “不知道,先捡点木柴把火烧起来,看节目组怎么安排吧!”

    拉着方宇的手将他拽了起来:“趁他们还没睡醒,我准备再探索一下全岛,希望能找到点吃的吧!”

    “一起?”

    点了点头,两人返回营地换好衣服,带好装备往海岛中心走去。

    昨天夜里光线太暗很多东西都忽略了,今天白天再次出发,叶明轩还是发现了不少好东西,没走多久就发现一小片野生薄荷。

    野生薄荷不说它的药用价值,至少是可以食用做菜的,还有一定的驱蚊效果,还可以用来煮茶祛除口臭。

    “薄荷,可以摘一点煮茶喝!”叶明轩记下周围环境,回来的时候可以摘一点拿回去,找不到东西吃可以做凉拌薄荷吃。

    “这就是薄荷啊?经常说薄荷薄荷的,野生薄荷植物我还没见过,跟野草似的。”方宇摘了一片嫩叶,听叶明轩说薄荷可以煮茶就准备尝尝薄荷叶的味道。

    “宇哥,薄荷叶不可以直接生吃,煮熟了可以凉拌。”

    薄荷叶直接生吃对人体刺激很大,也会对肠胃造成损伤,薄荷叶是寒性食物,所以任何情况下,只要有条件尽量煮熟了在吃。

    “不能直接吃啊?那算了!”

    薄荷叶的气味挺浓烈的,方宇挺喜欢薄荷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味道,大脑都清醒了很多。

    “走了,继续探索。”

    叶明轩手持木棍开路,方宇紧随其后,工作人员分散在四周随时警惕保护两人安全。

    “这儿的椰子树好高啊!”

    望着好大的椰子树,方宇只能无奈摇头,叶明轩看了一眼,他倒是能上去,但是不划算,耗费体力太多,这几颗椰子补充的都没丢失的能量多,还要留着所剩不多的体力探索呢!

    “何老师说这是一档有趣的旅游节目,我信了他的邪哦!”

    “宇哥,你没看节目流程吗?”

    “签合同后才看的,何老师啥时候约会坑人了,说节目有多么多么好,大自然多美,一边旅游就把钱赚了,这是旅游吗?”

    说的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其实非常轻松,看到感兴趣的东西总想用手去摸。

    “小轩,这是木瓜吗?好多果实!”

    方宇突然兴奋的喊了一声,冲着右侧的的高大乔木跑了过去,边跑边嚷嚷道:“这么多木瓜,食物不用愁了!”

    叶明轩闻言往方宇的方向看去,一株二十余米高大的乔木,上面挂慢了青绿色的果实,这明显跟印象中的木瓜树并不相通。

    “宇哥,快回来,别过去,宇哥!”

    突然想起了欧文给自己看过的一种热带危险植物,叶明轩焦急的喊到。

    “这木瓜树太高了,不愧是野生的,没有人为破坏,植物生长的就是好!”方宇已经走到树下,抬起头仰望着这株参天大树,啧啧称奇。

    “宇哥,快走,这不是木瓜树!”

    经过叶明轩的提醒,以及焦急的呼喊,工作人员也发觉不对,拉着方宇快速离开这株大树的范围。

    盯着方宇离开树的范围,叶明轩松了口气,抓起摄影师的对讲机说道:“王导王导,我是叶明轩。”

    “收到,怎么了?”

    “小岛东南面,我现在的位置发现一株见血封喉树,通知其他人员注意安全,不认识的植物千万不要去碰!”

    “明白。”

    叶明轩的话,让工作人员后怕不以,大名鼎鼎的见血封喉树,国家三级珍惜树种,这么大一株,不知道怎么会被王导忽视?一滴见血封喉树汁足矣致人死亡。

    “这…这是见血封喉?”

    方宇喉结滚动了一下,说话都不利索了,还好没有手贱去捡地上的果子,要不然后果…

    “宇哥,你也不想想,有这么高的木瓜树吗?饿晕了?木瓜也不是热带植物,宇哥,陌生环境,千万千万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好好,不会了,肯定不会了,有这一次经历足够了,再也不想了!”

    方宇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后怕不已,从来没想过死亡,离自己如此接近。这一刻方宇才真实的感受到,自己是身处荒野之中,危险随时都会来临。

    叶明轩这边还在继续探索小岛,王正鱼则是把所有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聚在了一起,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开会。

    王正鱼面色严肃,脸上阴云密布,实在想不通怎么会出这么大纰漏,要说海蛇那还有理由,毕竟是动物,可以自己移动的,但是这么大一棵树难道都眼瞎看不到?

    “通知你们一件事,所有人,扣两天的工资。”

    “王导,凭什么啊?”

    “就是,大家辛辛苦苦工作,凭什么扣我们工资?”

    “王导,这样不对吧?合同上写着呢,不得无故克扣工资。”

    五十多号人,群情激愤,吵闹起来,你一句我一句谩骂着,现场乱的像菜市场。

    这就是临时剧组的坏处了,除了少数贴身保护明星嘉宾的安保人员外,其他都是本地临时雇佣的,作为向导杂工和安保人员。

    “啪~”

    王正鱼把手中的玻璃杯狠狠的摔在地上,玻璃杯四分五裂,滚烫的热水四处飞溅,但是王正鱼身边的副导演任静和总监制菁姐,都没有动。

    “岛上有毒箭木,你们谁告诉过我?嗯?说过多少次了,任何致命危险的东西或者地方都要探查到,先是海蛇再是毒箭木,谁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有没有把大家的生命放在心上?这座岛上到底还有没有类似有毒植物?”

    “王导,不至于吧?不就是一棵树吗?至于生这么大气?”

    本地安保人员头头,递上一颗烟打着哈哈,不以为然,在他们的想法中,这种东西就是当地三岁小孩都知道碰不得,没有必要特意提醒,但是他却忘了,他们认识毒箭木,明星不认识啊,工作人员不认识啊,要不然请他们来干嘛?

    “不至于?方宇,一线歌手,金曲奖,最受欢迎男歌手,一张数字专辑吸金两千多万的巨星,差点死在毒箭木下,你赔得起还是我赔的起?嗯?这里任何一个人出事你们谁也跑不了,这不是给你们养老的,混日子的,趁早混蛋,一天给你们这么多钱,拿钱不办事,当这里是慈善机构?”

    不说还好,一句不至于彻底点燃了王正鱼的怒火,太不把大家的生命安全当回事了,这种人留在剧组迟早要出事,一把拍开递过来的烟,王正鱼丝毫不客气。

    “你是他们的头头是吧?现在收拾你的东西,去大本营把这几天的工资结了,你可以滚蛋了,其他人想混日子的,趁早混蛋。”

    一直都是笑呵呵的王正鱼发起火来也是很可怕的,不留任何情面,风行雷厉的处理了几个负责人。

    “想让我走?王导,王正鱼,你也不看看你在什么地方?想让我走可以啊!我几个兄弟一人十万块,不然…你特么的别想录了!”

    安保队长猛然掀翻王正鱼身前的桌子,从小腿上抽出一柄短刀,拿在手上耍着刀花,原本安静下来的众人哄然闹了起来,几个青年推开众人,站在了安保头头身后。

    “陈哥,早就说了别跟他们客气,直接要钱多好,搞得兄弟们还要受着鸟气!”几个青年或刀或棍,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轻蔑的看着王正鱼,丝毫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唉~咱们是正经人,家伙收起来,咱们是来工作的,不是找事儿的,你说对吗?王导?任导?”

    被称作陈哥的头头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惬意的吞云吐雾着。

    王正鱼不动声色的看着下方泾渭分明的两队人,只有原本从剧组带过来的安保人员站在了王正鱼身边,其他人竟然只是看着,不阻止也不帮忙。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些人都不堪大用啊!没有一点责任心。

    然而令陈哥十分不解的是,王正鱼这边几个人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的神情,这种情况让陈哥心生不爽,多少在海南拍戏的剧组都是乖乖给钱,要不然就是惊慌失措的报警,这种平静毫无波澜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们走吧!”

    王正鱼让出一条路,不想跟这种人说什么废话了。

    “劳资给你脸了是不是?”

    陈哥还没动,一小马仔抽出匕首冲着王正鱼扑了过去。

    “小伙子年龄不大脾气不小啊?”

    一身丛林迷彩的中年人电光火石之间稳稳当当抓住小马仔的胳膊,一个膝顶让小马仔痛苦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眼珠子都凸起来,脖子上的青筋爆起,吭哧吭哧喘着粗气,就是说不出话来。

    “找死?一起上!”

    陈哥一看点子太硬,呼和一声抽出匕首率先冲了上去,只是刚冲了过去,就被吓得扔下匕首,跪在了地上,原因无他,一身丛林迷彩的中年人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来。

    这下不仅陈哥被吓到了,连王正鱼都被吓到了,华国是禁枪最为严格的国家,私自持有枪支是违法的。

    “大哥,有话好好说,这点事儿还不至于动枪吧?”其他小马仔那儿见过这阵势,被枪指着脑袋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王导,报警吧!”

    一身迷彩的中年人就是之前在蘑菇屋和叶明轩一起对付疯狗的退伍军人,姓伍叫伍军威,是国内海豹御盾安保公司的资深安保人员,进入公司后一直在做私人保镖,这还是第一次给剧组做安保工作,持枪证一直都有,只是很少带,也是因为荒郊野外预防突发事件才特意带上的。

    “伍班长,之前可没告诉我您有这家伙啊?怎么带过来的?”

    任静打了报警电话后,王正鱼松了口气,现在他还不知道伍军威手里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合法的。

    “我有证件。”简单的一句话,霸气十足。

    “你们公司像您这样的多不多?”

    如果是合法的,王正鱼想多雇几个,安全感爆棚啊!

    “京城海豹御盾安保公司,组装押运,银行安保,明星护卫,私人保镖,会场安保,很多工作都是有配枪的,像咱们剧组这种情况确实应该多找几个有持枪证的,荒郊野外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伍军威点了点头,一般平民是申请不到持枪证的,但是国内很多大型安保公司都是有配枪资格的,这方面参考一下国际黑水公司。

    “任导,菁姐,这次给咱们提了个醒,现在还是在国内,要是出了国没有伍班长这样的心里不踏实,想想咱们的第三站在哪儿?”

    “留几个当向导,其他的全部解雇了吧,出了事每一个能指望的上的,我看这几位不错,就他们吧!”

    任静指了指先前站在王导身边的几个人,人数不多也就四个,至少人家不顾安危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行了,就这样吧,菁姐你和伍班长沟通下,咱们要二十人的专业队伍,伍班长这样的,再雇两个吧。”

    菁姐点了点头。

    “对了,你的证件在国外能使用吗?”

    “不能,只是国内的持枪证,要看节目组去什么地方,可以让公司办理,也可以找其他有这方面证件的!”

    伍军威摇了摇头,每个国家的证件并不是通用的。

    “南非肯尼亚,有这方面的人吗?”

    “肯尼亚?那倒不用,你们可以花钱请当地政府安排保卫工作,价格比咱们国内便宜多了。”

    “菁姐,接下来您恐怕有的忙了,各国都要去一趟,找咱们的大使馆帮忙,绝对不能再出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