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无限神装在都市 万事皆虚

第176章、千人切

    被狠狠锤了一拳后,德川剑豪眼中的血色渐渐散去,似乎恢复了冷静。

    挽了一个剑花,他紧盯李瑞的双眼开始弥漫出恐怖的杀意。

    “我这柄【备前千人切】从我爷爷手里流传下来,斩下了一千多个支那贱畜的脑袋,你会是下一个!”

    双手握住刀柄,德川剑豪微微下蹲,仿佛一个不断压缩的弹簧,积蓄着力量。

    李瑞闻言眼睛一眯,右手平举,五指虚握。

    手腕上艳丽的花纹瞬间扭曲蠕动,化成汹涌的鲜血冲向手掌,随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飞速流淌。

    但在距离地面还有十几公分时,连成一片的鲜血忽然收缩变形,凝固成一把半透明的血晶长剑。

    哗~

    “那是什么?”

    “血族的血系法术?”

    “不太像,感觉更像是天朝的魔道功法!”

    “血魔刀?”

    “不对啊,血魔刀是用敌人的鲜血养刀,还是有实体的,这玩意完全就是血液凝结而成!”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而看到这样的诡异景象,德川剑豪眼中升起了浓浓的忌惮。

    封印物?还是觉醒的天赋能力?

    必须小心点!

    但李瑞根本没有在意对手的心思流转,他略显僵硬的挽了个剑花,似乎还不太习惯使用兵器。

    有破绽!

    德川剑豪眼睛一亮,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突兀的出现在李瑞身侧。

    锵~

    刺耳的金铁交击声猛然炸响,两人中间先是突兀的爆发出一串串火星,随后才看到刀剑互砍的残影。

    站立在原地一步不动,李瑞单手就将德川剑豪逼退。

    手里的宝剑轻若无物,同时却又坚若精钢!

    看着没有丝毫损坏痕迹的血晶剑,李瑞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将视线移到德川剑豪身上,扬起嘲讽的笑容。

    “你爷爷是战犯?”

    “他不是战犯,他是皇国的英雄!”

    德川剑豪愤怒咆哮道。

    “这个你说了不算,东京审判的时候已经有了结论,所以你就是个战犯余孽!”

    猜到了这家伙的家世,李瑞已经没有兴趣跟他多废话。

    这样的极端右翼傻屌,打死就行了。

    懒得跟他哔哔。

    “该死的贱畜,我要一块一块砍下你的四肢,把你像其他支那人一样切成粉碎!”

    又被戳到了痛楚,德川剑豪眼中血丝再次蔓延。

    “等等,你还杀过其他天朝人?”

    李瑞脑袋一歪,皱起了眉头。

    “当然,【千人切】每个月都需要血食,你们蟑螂一样的支那人就是最好的祭品!”

    感受到李瑞掩饰不住的愤怒情绪,德川剑豪露出了笑容。

    “其实你们的切味一点都不好,不过谁叫你们能像蟑螂一样繁殖呢?就当是废物利用,能死在【千人切】下是你们这些贱畜的荣幸!”

    (切味:日语中刀的切割能力,也就是刀切入物体的整体手感,包括锋利度等多个方面,这里指人体的切割手感。)

    “你拿天朝人试刀?”

    李瑞强行将怒火压抑下去,仔细观察起对方手里的武士刀。

    经过他的提醒,李瑞果然发现了这柄武士刀的异样。

    刀身上有若隐若现的古怪铭文,微不可查的血光在这些铭文中流转。

    一种嗜杀饥渴的情绪从刀身上逸散开来,仿佛它化成了有意识的活物。

    再这样下去,这柄刀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封印物!

    手中的剑柄一紧,李瑞瞬间消失在擂台上。

    血色的视觉残留倒映在普通人的视网膜上,观众席上再次爆发出惊呼。

    李瑞仿佛化成了一道猩红流光,刹那间将敌人“缠绕”绞杀。

    “咦!这个【虚空恐惧】上回比赛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VIP包间内,一个英俊青年惊讶得站了起来。

    “他上一场肯定没有全力以赴,这速度太恐怖了!”

    他旁边的一个女子身体不自觉的前倾,盯着台下满眼兴奋。

    “他的能阶真的没有达到黑铁吗?速度型的青铜阶超凡者都未必有他快啊!”

    “别忘了他还有极强的防御力,强大的魔法攻击,现在看来他的物理攻击力似乎也不弱!”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议论纷纷,最后齐齐将视线投向一个角落里的黑发青年。

    “你们看我干什么?”

    “孔悦,他不是你们天朝的选手么?真要是觉醒阶就有这种实力,绝对是门派里的嫡传天骄,你就没什么印象?”

    黑发的孔悦扯了扯嘴角,嗤笑一声。

    “天朝几十个异界殖民地,什么圣子圣女天骄嫡传乱七八糟的玩意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以为我每一个都认识?”

    “天朝……可是很大的!”

    带着淡淡的装逼感,孔悦怼得在座的青年才俊都说不出话来,心中爽得飞起。

    一个金发男子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偏偏还找到理由反驳。

    在超凡世界中,天朝的底蕴的确是最深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没有看到“中华”的极限,无论有多少超凡者填进去,他们似乎都能立刻召唤出同等数量的强者!

    这些人平常不受历代皇朝调度,一心苦修,在地球上默默无闻。

    可一旦“龙”的意志凝聚,这些锋利的“爪牙”就像是凭空长出来的一样,黑洞一般吞噬外来的入侵者!

    对!黑洞!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就是天朝给其他超凡世界的感觉,你永远不知道祂的极限在哪里。

    每当有蠢货以为吃定祂的时候,总会有人跳出来狠狠抽他的脸,给他一份惊喜。

    未知就是最大的恐惧!

    到现在,已经很少有正常人敢去挑衅天朝的威严了。

    当然,那些被疯狂和绝望充斥大脑的疯子肯定不能算作正常人!

    “那你觉得他像是哪个流派的?”

    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沉闷,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轻巧转移话题。

    “看起来像是魔道功法,但也说不准。”

    孔悦盯着擂台上游动的流光,轻轻摇头。

    “他手里的血剑应该是封印物,上次他吞噬海盗王的异虫法相才是觉醒能力!”

    一个头发宛如黑色丝绸般的女子凝望窗外,喃喃说道。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