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11章 学习是弱鸡才干的事(求收藏)

    “赵哥!快过来瞧瞧!”小武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从办案区传来。

    赵哥心头一突,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等他到了人身检查室门口的时候,很是突兀地站住了。

    慕远也跟着走了过去,看到地面上一片狼藉。

    一块块的肤色硅胶贴片摆放在一堆,拆得太零散,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结构。

    至于那嫌疑人,此刻整个人已经廋了一圈,就连个子似乎都矮了几厘米。

    o(╯□╰)o!

    赵哥很糊涂,这是什么情况?

    小武迅速解释道:“赵哥,这全都是从这家伙身上搜出来的,我之前还以为这家伙很魁梧呢,感情身上全是用这些硅胶垫起来的。还有这张脸,也是化过妆的。你说一大男人,没事儿化妆干嘛!”

    作为当了十多年警察的赵彬,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如果刚才沈冰推断这家伙是刑大要找的人是依靠男人的直觉,那么这一刻,这份属于他的男人的直觉同样告诉他,这人八成以上,就是要找的正主儿了。

    同样的身材魁梧!同样的作案手法!同样的作案目标……

    “带到审讯室去!”赵哥立刻下达了指令。

    其实这时候,他也可以通知刑侦大队过来领人。但现在这家伙什么都没交代,如果就这样将人交出去,那就没青龙街派出所什么事了。

    反过来,如果这家伙是通过派出所的审讯,确定其便是连环猥亵案的嫌疑人,这功劳便是派出所的。

    当然,不管是哪一种,慕远的功劳是没跑了。

    他有些羡慕。

    小武虽然是苦逼的小辅警,还是社区警,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一看赵哥这架势,似乎小慕抓到了一条大鱼。

    大鱼……猥亵……魁梧的身材……

    “哎呀……”他惊叫一声,看着那嫌疑人的眼神比看情人还要火热。

    赵哥一脚踹咋他屁股上,道:“哎呀个屁!先弄审讯室去。”

    “可……不应该通知刑大的人吗?”

    赵哥粗着脖子,道:“多嘴什么?不就一普通的猥亵案吗?我们也能办了。”

    小武挨了一脚,脑子顿时变灵光了,嘿嘿一笑,道:“好咧!”

    随后小武一拧嫌疑人的脖子,去了讯问室。

    赵哥顿了一下,忽然开口道:“小慕,你跟我一起审这家伙。”

    慕远顿时就兴奋了。

    补觉?不存在的,等问完了再睡。

    “好咧!”

    虽然昨天慕远已经做了一次笔录,但那是询问自个儿,这讯问嫌疑人,眼下还是头一遭!

    ……

    询问室和讯问室有什么区别?

    很简单,一个是一把普通椅子,可能是木椅,也可能是普通弓形网布椅。

    另一个的待遇就不一样了,纯金属的,还附带脚镣手铐,一看就很高级。

    “姓名!”赵副所长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刑大的岁月。

    “赵元超。”嫌疑人耷拉着脑袋,脸上就差写上认罪伏法几个字了。

    “姓赵?”赵副所长眉头一皱,似乎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赵元超两眼委屈地看着警察大佬,姓赵,有毛病吗?

    慕远坐在电脑前,快速地打字。

    “身份证号码?”

    “213……”

    “职业!”

    “……无业!”

    “老实点!你这么大年龄了,还能无业?谁养你啊?”

    “呃,我家……拆迁了。”

    赵副所长顿时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这人渣的家都能拆迁了,可为何就没人把自己老家也给拆了呢?

    “把你犯的事情好好交代交代!别给我打马虎眼。”

    “我……我早上闲得没事,准备溜达出去吃个早饭,结果看到……”

    “你特么看我像傻子吗?还溜达、吃早饭?你特么吃早饭还带着那么多硅胶衬垫?把自己弄得像施瓦辛格一样?还化妆……”

    “我喜欢CosPlay!”

    赵副所长顿感头大,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魂淡属于茅坑里的石头系列……

    “那好,就算你喜欢CosPlay,你住在林夏路,一大早走十多公里,就为了到这里来吃早餐?”

    “我……我喜欢这边的牛肉面。”

    赵副所长冷笑:“你是怎么到达作案现场的?”

    “打的过来的,然后走了一段路。”

    赵副所长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觉得是时候表演自己高超的审讯技巧了。

    慕远忽然抬起头来,认真地道:“你撒谎,你昨晚就到了这边,在喜莱登酒店住了一晚上。这根本就不是你临时起意,而是有预谋的。”

    赵副所长微微一愣,这小子插什么话啊?

    审讯可是技术活儿,要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可能会把整个案子搞砸的。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制止,他之所以审讯也把慕远带上,一方面自然是希望能锻炼一下,另一方面则是不希望别人认为他想要抢功劳。

    如果现在直接阻止慕远参与到审讯过程中,那恐怕就摆脱不了抢功劳的嫌疑了。

    其实他又怎么知道,慕远现在插嘴,也是被逼的。

    他倒是有一颗当咸鱼的心,可系统不让啊!

    “友情提示:骚年,审讯室里岂能当咸鱼?打击犯罪必须积极主动。请参与到审讯过程中去,深挖犯罪细节。系统最终奖励侠义值会根据宿主参与度上下浮动。”

    “魂淡!我这是当咸鱼吗?我这叫学习好不好!”

    “学习是弱鸡才干的事,有系统在身的宿主不需要学习。”

    Σ(°△°)︴

    这话好特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面对如此蛮横不讲理的系统,慕远能咋办?当然只能怂了,于是就有了上面横插一脚的一幕。

    赵元超眼睛滴溜溜转着,内心慌得一批。

    他完全想不通慕远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在喜莱登酒店的。

    从自己被抓到现在时间太短,调监控是不可能的。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看到了自己进入或者走出喜莱登酒店,然后一直跟踪自己。

    对方为何要跟踪自己?唯一的解释就是之前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

    但赵元超也很自信,以前那几次,自己绝对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至少无法形成有效的证据链。

    先不考虑以前的事情,眼前最要紧的,是必须把罪责降到最低。

    作为一位在犯罪侦查方面有所研究的犯罪分子,赵元超清楚一点,预谋犯罪绝对比临时起意要严重。

    “我……我家里……停电了,昨晚。难道有法律规定我不能住酒店吗?”

    慕远冷笑:“呵呵……住酒店当然可以,但你昨晚过来的时候可不是这身CosPlay的装扮。难道弄一身硅胶,是为了吃早餐更有仪式感?”

    难道昨晚就被跟踪了?赵元超内心更慌了。

    赵副所长瞄了一眼慕远,这小子不错啊!挺能把控审讯节奏的,成长起来一定是个好苗子。

    赵元超很想说一句:我乐意,但很显然,这是搪塞不过去的。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慕远接着道:“而且,你昨晚下车后,直接背着一个背包,进了喜来登酒店,呃,这个喜来登可不是你住的那家草头莱的喜莱登,而是那家五星级酒店。你进了酒店也没什么,可为何要钻到厕所里边去?别扯什么你是去上厕所的,上厕所的人绝对不会爬厕所的窗户离开,又不是偷屎。因此,你进厕所的目的,就是换装!而从厕所窗户溜走,是为了避免警方循线跟踪把你给找出来。”

    赵元超脸色大变,他现在已经确定,这小子昨晚就在跟踪自己了,甚至时间可能还更早一些。

    “怎么?你现在还说自己是临时起意吗?”

    “我……我……”

    他明白,自己这时候狡辩也没有意义。

    凭着这一证据链,自己是否承认已经不重要了。

    或许自己还可以狡辩说自己习惯在洗手间里进行CosPlay换装,喜欢里面那独特的味道。可将来审判的法官又不是傻缺,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话?

    “我认罪!我一时鬼迷心窍,想……”

    “别扯什么鬼迷心窍,这又不是你第一次作案。”

    “警官,我冤枉啊……我……”

    “呵呵,冤枉?”慕远一副审视的目光看着对方。

    赵元超很慌,在这年轻警官的目光下,他感觉自己毫无秘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