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88章 睡觉而已,咋就这么困难呢?

    免提开启。

    “喂!”杨所尽量放低自己的音量,却又能让人听到当然,这实际上毫无意义。

    “你哪位?”一个女声传来,听声音,年龄应该不是很大,但语气却有些不耐烦。

    杨所等人内心都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该不会是打错电话了吧?

    “我是青龙街派出所的民警,请问是你刚才报的警吗?”杨所问道。

    “是啊!”

    “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已经回家了。”

    这话一出,慕远几人顿时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请问你什么时候回的家?”

    “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了吧。就是你们打电话过来后不久,当时我感觉有人在追我,我就找了个楼梯躲了一会儿。差不多等了两三分钟,见没人过来,我就走到街上打车回家了。”

    杨所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

    “那你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

    “我关机了!回家一直在充电,刚刚洗了个澡,现在才开机。”

    杨所已经过了血气方刚的年龄,但却还是有一股骂娘的冲动……

    对方见杨所这边半天没出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杨所等人面面相觑,内心怎一个卧槽了得。

    “现在咋办?”开车的辅警廖振江咬了咬牙,看着杨所问道。

    杨所苦涩一笑,道:“还能咋办?回家睡觉呗。”

    慕远一瞪眼,问道:“就这样算了?这……这算报假警吧?”

    “不算!”

    “为什么?”虽然慕远在破案上展现出了神乎其技的能力,但却也摆脱不了警界新嫩的现实,所以他还能发出这样的灵魂拷问。

    杨所道:“先不说报案人所说的有人追她是不是事实,就算不是,她一句‘我就感觉有人在追我!’你能咋办?以报假警把对方给拘留了?”

    “可……她至少应该在安全以后回个电话吧?”慕远觉得有些委屈,自己首次凌晨3点从被窝里爬起来处警呢,结果遇到了乌龙。

    杨所道:“她不回电话,只属于个人道德层面的问题,并不违法!”

    随后,杨所挥挥手,似乎要驱散这股弥漫在车厢内的阴霾,道:“好了,既然当了警察,将来遇到的糟心事儿肯定更多,心态放好一点,这样才能活得开心。”

    慕远沉默。

    或许,基层就是这样吧!

    有救困扶弱的感动、有惩奸除恶的荣誉,但同样也有无处发泄的糟心……

    “其实……反过来想,这也是好事!”廖振江咧嘴一笑,道,“至少这并不是真正的抢劫案,也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

    王嘉跟着说道:“就是,回去还能睡个囫囵觉。”

    “小慕,你知道值班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廖振江一面开车,一面笑问道。

    慕远很诚实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廖振江很得意,居然还有神探慕远不知道的事情,咧嘴便道:“最幸福的,莫过于能一觉到天明。不过这基本上是不现实的,听说郊区或者农村派出所能幸运享受这一待遇,我们这些城区派出所,值班时能睡觉就算不错了,就不能苛求睡的时间长短了。”

    慕远倒是很认可这一观点,虽然他尚未参与值班,但这一周多时间里全都生活在派出所,对派出所工作节奏还是很清楚的。

    正在这时,杨所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到上面的号码,是所里值班室打过来的……

    不出意外,接通电话后被告知又有警情。

    看来这囫囵觉是说不成了,想睡个觉咋就这么困难呢?

    ……

    杨所虽然料到自己这一起床便很可能睡不了觉,但却没想到自己也会遭遇警情三连……

    直到早上9点,他们这一组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所里。

    原本他以为就此可以轻松了,结果却接到110连续推送过来几条警情。

    一共四条,全是思训街的,而且清一色的砸车盗窃案,发案时间就是昨晚。

    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一伙人干的。

    思训街是一条老街,两侧也属于老式小区。

    这些年老百姓有钱了,车买得那叫一个欢,可买回来才发现……没地方停。

    于是晚上就只能将车停在大街边上过夜。

    可由于这是一条老街,路灯同样老旧,晚上灯光几乎可以忽略。

    尽管街上也安装有天网监控,但毕竟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全覆盖,加之灯光昏暗,就算出现在监控下,也很难得到有价值的图像。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了这里砸车盗窃案件多发,而且难以侦破。

    就算把人抓到了,以盗窃案论,涉案金额也是极低的。若以故意损毁公私财物论,汽车车门玻璃同样值不了多少钱……

    可对于受害人而言,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恶心程度绝对超过几千块钱的现金被盗。

    这种案子发生太多,会严重影响群众对辖区治安的满意度,因此领导也非常头疼。

    几个月前所里为了彻底解决这一毒瘤,案侦中队专门蹲点守候,耗了七八天时间,终于把人给抓到了。

    结果尴尬的情况出现了,盗窃的是一群不到十六岁的少年。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这个年龄段的盗窃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面对这种情况,警察能干什么?只能把这些少年的监护人叫来,与受害人谈赔偿的事情。

    可结果这些问题少年的父母扔下一句:该怎么处罚你们怎么处罚,这混蛋我也管不了,然后就走了。

    只留下派出所民警和受害人在风中凌乱。

    面对如此不负责任的父母,派出所内心是绝望的。

    只能尽到告知义务,让受害人去法院起诉。因为只有法院的判决,才能强行让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对受害人的损失进行赔偿。

    但实际上,每一个车主的损失也不过几百块钱,谁愿意起诉?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不止这几百块钱……

    于是,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虽然派出所也尽力解释过,不过群众对派出所的不满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遇到讲道理的还好,要是不讲道理的,说不定还会认为你派出所与那群砸车盗窃的家伙之间有什么猫腻,怎么把人抓了又放呢?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杨所以为,虽然最终处理不够完美,但至少也是对那群少年形成了震慑的。可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又发案了。

    是不是还是那几个问题少年作的案呢?

    杨所脑壳痛……

    不管是谁在搞事,该调查的还是得调查,如果能找出嫌疑人,从派出所的立场而言至少不是那么被动,至少,案子是破了不是?

    一想到破案,杨所脑子里自然浮现出了慕远的身影。

    “罗河,你去出一下现场,请小慕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