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121章 奋斗吧!少年……

    慕远又拿起了那叠关于何峰的通话记录,逐一查看起来。

    这虽然是何峰的通话记录,但实际上机主信息并不是何峰。

    至于用的是谁的身份,这并不重要。通过各方面数据分析以及其他一些技术手段,专案组已经认定这个手机号就是何峰在使用的。

    慕远自然也知道,既然何峰本人使用的手机号码并非他本人的,那么与何峰联系的上家也同样可能会使用非本人的手机号。

    这样的人拥有非本人的手机号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也肯定拥有一个属于本人的手机号,用作日常生活联系。

    便是何峰本人,也同样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手机号。

    在慕远看来,对于这种拥有两个手机号的人,短时间里坚持专号专用,那没任何问题。可时间一长,难免就会出现交叉使用的情况。

    这与谨慎与否无关,除非是有严重强迫症的人,这种情况都不可避免。

    更何况有时候难免会有特殊情况,在对方两个号码你都知道的情况下,一个电话打不通,你会不会去拨打另一个号码?

    慕远之所以推断何峰可能知道“孙哥”的多个号码,并可能拨打过对方实名制手机,依据还有一个,那就是之前在那荒山上,何峰给“孙哥”打电话时的对话,明显是很熟稔的,说明二人经常联系。

    当然,这一切的推断仅仅是推断,是否完全正确,还有待进一步查验,但这并不妨碍慕远先以此为方向侦查。

    眼前这一叠通话记录,虽然只涉及了五百多个号码,但通话次数却超过了三千。

    要单纯地从通话记录涉及的所有人中找出可疑人员,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要是已经在里面圈定了五个人,只是判断这五个人谁最可疑,这却又要简单许多。

    至少对拥有专家级犯罪心理画像技术的慕远来说,这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通过这起案件的性质、人员的关系层次、联系的频次以及时间节点等多方面因素,可以做出一个大致的筛选。

    这样一番选择,慕远脑子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一个叫孙明德,另一个叫孙曦。

    要想进一步对这两人进行甄别,就需要更多的资料了。

    好在这种事情对禁毒、或者说对案侦部门来说都不算难事,几乎没费多大力气,慕远就将这两人的社会关系和从业情况弄到手了。

    当然,为了混淆视听,慕远同时查询的可不止这两人。

    几乎在拿到资料的那一瞬间,慕远便初步判定了这位神秘“孙哥”的身份。

    通过之前那段简单的对话,可以判断出这“孙哥”便是老板身边的人,既然是老板身边的人,那自然就有着一些普通人所不具备的特征,并且在从事职业等方面有所限制。

    满足慕远内心设定条件的,便只剩下了一个人:孙曦。

    孙曦,职业经理人,曾因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出狱后两年,孙曦过得一直非常潦倒。

    毕竟在这个国家,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不好找吗?职业经理人也算是半个特殊职业了,找一个犯过职务侵占罪的人到公司当高层,那不是给自己找不愉快吗?

    不过后来还真有公司把孙曦给招聘了。

    这个公司的名字叫鸿禧商贸。

    从这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家搞货物贸易的公司,如果去查营业执照上的许可范围,这种公司绝对可以大到没边了。

    当然,就算营业范围再大,那也绝对不可能包括贩毒。

    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后,慕远就纠结了。

    这些推论可以指引出侦查方向,但无法作为证据。

    如何找出证据呢?

    证据分为很多种,包括本人的供述、证人证言、物证、书证、现场勘查等多个方面。

    一般来说,单一的证据指向并不足以认定一个人的罪行,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相互印证。

    “先从嫌疑人入手,看看能否从对方口中挖出一些东西。”

    慕远心中有了决定,便开始做一些前期准备工作。

    很多警察审问嫌疑人,习惯逮着人就问,一般的小案子,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但遇到大案,却需要谨慎。

    慕远就喜欢先做些准备工作,比如先了解嫌疑人自身的一些情况。

    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可以更好的把控讯问的主动权。

    然而,当慕远查看何峰资料的时候,却发现警方这边掌握的有关于何峰的信息很少。

    除了籍贯、身份证号,驾驶人信息,以及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之外,竟然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资料。

    从其个人简历上看,他10岁时,父母离异,虽然法院判给了父亲,但除了给他一顿吃的之外,从来都没管过他。

    这样的人,走上违法犯罪道路似乎也不足为怪……

    只不过别人基本上都是小偷小摸,达不到他这种层次。

    至于这何峰何时与“孙哥”等人勾搭在一起的,暂时不得而知这也很正常,如果这都属于公开信息的话,那这个犯罪团伙也不可能存活到今天了。

    就在慕远查看资料的过程中,熊大队站起身来。

    “小慕,你打算审问哪一个?”

    他是知道小慕曾被叫到李局办公室的,自然也明白李局是想让慕远啃骨头……

    慕远头也不没抬,道:“何峰吧!”

    “成!我先去安排。”熊大队二话没说,转身走出了案件研判室。

    经过刚才的一番整理,他对这次抓获的十多号嫌疑人有了大致的了解,接下来便是根据人员情况和专案组成员的审讯能力进行分工了。

    慕远也没呆太久,仅仅又过了几分钟,就扫完了所有资料,离开了烟熏火燎的案件研判室。

    nbm……为什么这些搞案子的家伙都这么喜欢抽烟?

    如果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下生活,慕远严重怀疑自己寿命会缩短20年,最多活到100岁。

    但如果能抽中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亦或者是把判官的生死簿搞到手,那可就不止100岁了,基本上,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不过慕远也知道,这个目标很遥远,就算系统的奖池里有这样的宝物,抽中的概率也基本可以忽略。

    所以,想要抽到好东西,侠义值才是基础。

    侠义值怎么来?当然是抓坏蛋,把每一个犯罪嫌疑人送上审判台。

    ψψ

    奋斗吧!少年……

    瞬间,慕远感觉自己精神头儿更足了。

    找到因没有安排任务而在办公室挺尸的马宇,二人径直去了办案中心。

    虽然慕远只是一位辅警,但现在却是专案组名副其实的大牛。

    君不见昨晚抓捕工作,整个专案组除了慕远和配合慕远的马宇上了山头,其他人全都只有呆在外围的命吗?

    其实专案组其他成员也很委屈:俺们命苦啊!临时安排在各路口盯梢,车也被开走了,你让我们怎么去抓捕?与其跟在一百多号巡特警队员屁股后面去看戏,还不如先回去做好审讯准备工作。

    虽说造成这一情况出现的原因有很多,以前大部分抓捕也都是禁毒大队自己完成的,但反过来看,不也是领导重视的结果吗?

    华成区办案中心侯问室不大,也就五十来平米,两排软包的座椅,颇有几分KTV的格调。

    慕远走进来时,就看到里面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十多个嫌疑人被分别间隔开来,头上全都带着头套。

    三十位巡特警队员穿插站立,这些嫌疑人连偏一下头都会被警告,更别说是开口串供什么的。

    熊大队此刻还没将事情安排玩,看到慕远二人进来,就立刻说道:“小慕,你把这家伙带过去吧。就在2号审讯室。”

    “好的!”

    慕远和马宇一道,押着沉默的何峰就去了2号审讯室。

    审讯室风景依旧,单调而又沉重。

    “伺候”着何峰坐在他的专属座椅上,慕远和马宇便坐到了对面审讯台前。

    慕远的动作比较快,一屁股就坐上了紧邻着键盘的椅子上,马宇稍稍愣了愣,倒也没开口,静静地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姓名!”

    “何峰。”

    “性别!”

    “男……”

    “身份证号码?”

    “……”

    一番开场白之后,审讯进入正题。

    “今天凌晨4点后,你们四人前往张家镇的那座荒山,所为何事?”

    “拿货。”

    慕远稍稍一愣,这么老实?

    “拿什么货?”马宇终于插了一句嘴。

    何峰一脸痛苦、无奈和悔恨,道:“警官,你们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何必明知故问呢。”

    马宇冷声道:“这是程序!你必须如实供述。”

    慕远对于询问、讯问的这一套规矩其实也挺烦躁的,为了避免被怀疑诱供之类,警察不得不问一些明显很傻乎乎的问题。

    面对马宇那一张严肃认真脸,何峰没敢坚持,说道:“就是毒品……”

    一番陈述,何峰就像是抖包袱一般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全部讲述了一遍,包括交易前的准备、交易后时的经过全都讲述了一遍,包括交易后他决定将现金、枪支和货全扔到池塘里,也都交代了。

    甚至连贩毒这件事情,何峰也承认是自己牵头干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