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194章 我没这么老

    对于对方内心的那点小傲娇,慕远完全没在意,甚至没有任何的不满。

    有这想法,也是人之常情。自己辛辛苦苦地工作了,谁也不想被别人怀疑和指责不是?

    而且从那份案卷材料中也可以看出,对方确实开展了不少工作,尽管案子没破,但确实怪不得他们。

    慕远从不会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其他警察,真要这样要求,那不叫严格,那叫耍流氓。

    坐上一辆警车,龚翔点火起步,一点主动开口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慕远虽然理解对方的心情,但却也没有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的习惯,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所以车内的气氛显得很沉闷。

    案发现场距离华成区公安分局并不是很远,不到二十分钟,车就已经停在了一个小区的大门外。

    “你……算了,我跟你一起上去吧。我们都没穿警服,你又没有警察证。”龚翔略有些抱怨地说道。

    但他的行动倒是不慢,拉开车门就带着慕远朝着小区内走去。

    被盗的那户人就住在三栋七楼,二人到了门口后,龚翔看向慕远,道:“就这户,你去敲门吧。”

    慕远也不废话,上前两步,一双眼睛四处看了看,然后敲响了房门。

    根据受害人的描述,他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家里被盗的,而且当时家里的防盗门是处于打开状态,门锁丝毫没坏。

    不过从现在的门锁状态来看,这锁应该是已经换过了。

    其实对于真正懂得技术开锁的人来说,你换锁的区别就在于这把锁他之前开过和这把锁他之前没开过,而对于结果能否打开,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只不过对于受害人来讲却不会这样想,他们一般都会觉得之前那锁太差劲,换把锁应该能稳妥一些,如果再加上卖锁的说这锁没人能打开除非用钥匙,那么换锁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敲门声响起不到半分钟,门就被打开了。

    一张略显苍老的脸从门后伸出来,是一个老妇人,她看着这两个陌生人,警惕地问道:“你们找谁啊?”

    龚翔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道:“大娘,我们是刑侦大队的,上周你家里被盗,是我来出的现场,当时在家的……”

    老妇人脸上立刻现出笑容,道:“原来是警察同志啊!快请进!请进。上次是我家那老头子在家,哎!现在的小偷咋就这么猖獗呢?都偷到家里来了。警察同志,那些……小偷抓到了没有?我这老婆子倒不是心疼那些财物,就是气不过那些人的做法。太可恨了,当时就我家那老头子一个人在家,真要是碰上了头,那多吓人啊!现在啊,我一想起就后怕呢。”

    “大娘您放心,案件我们正在侦办。不过大娘您也知道,你们这小区,监控都无法使用,我们的侦破进展很艰难。不过我们会尽最大可能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那就好!那就好!辛苦你们了。”大娘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你们这次来是……”

    龚翔立刻道:“这是我们队上的新同志慕远,这个案子现在交由他负责办理,我这次便是带他来再熟悉一下现场。”

    大娘火热的目光立刻转向慕远,可当她看到慕远那略显稚嫩的脸庞时,却又有些迟疑,道:“小……警察同志,你需要看什么,尽管说就行。”

    慕远抿嘴一笑,道:“大娘你别着急,这案子……能破。”

    龚翔原本一副看戏的心态站在大娘身边,一听慕远这话,脸色顿时一变,咳嗽着道:“慕远,你这话……”

    然而,大娘此刻脑子里就只剩下慕远的这句话了,激动的道:“真的?那可就真是太好了。哎!我和我那老头子,自从被贼进了门,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一闭眼就感觉有人在家里晃,不敢睡啊!”

    龚翔一张脸都快能拧出水来了,他觉得慕远这家伙就是一个坑!完全就是一愣头青啊,有这么说话的吗?

    先不说这案子究竟能不能破,就算你能破,也不能对受害人把话说得这么满吧?

    慕远微微一笑,随口问了几个案发后的细节,大娘都一一进行了回答。

    “好了,我们走吧!”慕远招呼了龚翔一声,对大娘说道,“大娘,我们就先走了。”

    “你们慢走!”

    ……

    龚翔黑着一张脸,道:“慕远,你真有把握把这个案子破了?”

    慕远看了看龚翔,咧嘴一笑,都:“龚哥,其实任何一个案件,都是具有破案条件的。区别就在于我们能否发现留下的线索而已。”

    龚翔哭笑不得,这一不小心就让这小子装了个逼……

    “你说这道理,谁都明白。”龚翔道,“周围城里监控那么多,这家伙只要到了大街上,不管是坐车还是步行,必然留下痕迹。可谁能从海量的监控中分辨出谁是嫌疑人?我们警察又不是天桥上算命的,掐指一算就能知道嫌疑人走的是哪条路。”

    慕远抿嘴一笑,自信满满地道:“这个事情我是专业的。”

    龚翔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就这么自信?

    可对方都已经这样说了,自己能怎么反驳?最有说服力的做法,便是以事实说话。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看你怎么把这个案子破了。”龚翔道,“你要是真能破了这案子,你也别叫我龚哥,我叫你哥。”

    “这不太好吧?”慕远腼腆地笑笑。

    龚翔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都还没开始呢?你真将自己当哥了?

    “先别把话说得这么早,等你破了案子再说。”龚翔说道,“还有,就这一个案子,你要是一直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吧?我们就限定个时间,一个月……”

    “一个月?”慕远震惊了,要是自己把一个月的时间浪费在这一个“小”案子上,那还不如回学校玩游戏算了。

    龚翔说道:“一个月时间已经够长了,你要是一个月都破不了,基本上也就代表这案子无法直接侦破了。而且,刘队让我配合你完成这个案件的侦办,你要是在这个案子上耗费的时间太长,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着你。”

    慕远摸了摸后脑勺,道:“我是说一个月时间太长了。”

    龚翔有些惊讶,问道:“那你说多长时间?”

    慕远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又有些犹豫,然后伸出了两根。

    “二十天?”龚翔笑了笑,道,“也对!其实二十天与一个月的区别并不大。整整二十天都没有任何收获的话,后面十天基本上也是徒劳无功的。”

    慕远叹了口气,悠悠看了龚翔一眼,道:“我是说,只需要两天。”

    “两天?”龚翔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要受不了了,他这暴脾气……

    “你要能两天破案,我也就不叫你哥了,我叫你叔!”

    “别!我没这么老,叫哥就行。”慕远一副很谦逊的样子。

    龚翔很崩溃,他完全无法理解慕远这脑回路是咋回事,与常人不太一样啊!

    “行!两天!我就看你这两天怎么把这案子破了。”龚翔道。

    慕远道:“这两天里,你全力配合我?”

    “当然!我龚翔还不屑于用那种见不得光的手段。”龚翔粗着脖子。

    慕远点了点头,道:“那行!我们现在先去逛一圈。”

    龚翔也没问。

    他也打定了主意,反正这两天就跟着慕远,他说做什么就做什么,免得到时候案子没破就说是自己协助不给力。

    二人很快下楼,慕远在小区里逛了一大圈,东瞅瞅西看看,像是在认真寻找什么一样。

    “故弄玄虚!”龚翔在心里给出了这样一个判断。

    紧接着,二人回到了大街上,慕远还是漫无目的地走着,龚翔很佛系地跟在后面,做足了小跟班的姿态。

    在街上逛了二十多分钟,慕远又提出了回局里看天网监控和交通卡口。

    对此,龚翔也没有任何异议。

    在刑大的案件研判室,龚翔熟练地打开了监控和交通卡口两套系统。

    “数据全在里面,你随便查!要是不懂,你来说,我帮你操作也行。”

    “不用了,之前在派出所弄过。”说完,慕远坐了下来。

    龚翔见没自己什么事,便在一旁站着,默默地看慕远的操作。

    虽然他理智上认为慕远不可能破掉这个案子,至少不可能通过这个案件本身留下的线索把案子给破了,但考虑到上次慕远破获麒麟阁珠宝店被盗案时的表现,他觉得这家伙在侦查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

    优点自己要多学习,缺点一定要摈弃,比如那张大嘴巴和蜜汁自信……

    慕远不断地搜索着不同的时间段、不同地点的监控,两路视频比对、三路视频比对,各种花式秀技术,让人眼花缭乱。

    龚翔将每一步都看明白了,但却不知道其所查每一处数据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到后面,他甚至都忘记了慕远前面都查了什么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慕远忽然将桌子一拍。

    “找到了!”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