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668章 枪油的味道

    那团黑影是一个人。

    不过他没有在库房中,而是在数百米外的一栋高楼上。

    汇丰大厦周围没有比它更高的楼,这话并没有毛病,但这个周围仅限于距离汇丰大厦墙面百米距离,至于几百米外,那就不在安保人员的考虑范围了。

    没有人认为,那大盗能从几百米外的大厦楼顶进入到汇丰大厦楼顶,除非像鸟儿一般长了翅膀。

    如果暗杀,自然考虑的方面不一样,别说几百米了,一千米都不一定安全,只要是制高点,都可能被利用。狙击枪的射程可不会限定在几百米内。

    但这是偷盗,人不到现场,怎么盗窃?

    所以,安保公司的预案也无可厚非。

    甚至就连慕远,也没想到会到几百米外的地方去盯着。

    小毛之所以发现这个人,也是巧合。

    它升到高空,俯瞰地上的一切。

    以它的视野,下方任何移动的东西都无法逃脱它的监视。

    而那个人在这深更半夜,站在一高楼屋顶,举着一望远镜,仔细地瞄着汇丰大厦这边,这还不够可疑吗?

    毕竟,对面又没有美女洗澡……

    小毛稍稍抵近了一些,丝毫没有惊动那人。

    他肯定也不会想到,会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天空注视着自己。

    可小毛却已经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西方人面孔,高鼻梁、蓝眼睛,看起来还是长得……还行,慕远觉得他可能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但也能排进帅哥的行列了。

    在他的眼中,慕远看出了一丝桀骜和不屑。

    对方的望远镜镜头所指,正是汇丰大厦的顶楼。

    而此刻,那边灯火通明。

    小毛虽然没有望远镜,但透过玻璃幕墙,却也能大致看清里面的情况。

    那正是举行拍卖会的大厅!

    刚才慕远就已经通过小毛把那边的情况摸清楚了,目前那边正在布置拍卖会现场。

    慕远有些迷惘,他不太明白这人到底想干嘛。

    该不会……盗窃只是幌子,他们实际上是想搞暗杀吧?

    如果是这样,自己是不是可以顺便操作一波,救救人,抓抓杀人犯什么的。

    毕竟,这次出国,不是为了办案,慕远也没想过要过来赚侠义值。

    但若是能有点意外收获,那就更美妙了。

    以上也只是慕远的胡乱猜测而已,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人肯定在谋划什么事情,而且是与这次的拍卖会有关。

    至于这人是否就是那宣称要出手的国际大盗,暂时还不得而知。

    小毛盯着那歪果仁看了一阵,却见他离开了天台。

    慕远可没打算就这样算了,他指挥小毛瞬间跟了上去。

    以目前小毛的能耐,它要跟踪一个人,对方是没能力发现的。

    那歪果仁径直乘坐电梯下了楼,然后慢悠悠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小毛在空中盯着。

    当然,也没飞太高。

    他是想着如果对方直接开车进了某些地下停车场,它可以第一时间落到地上,然后化作毛丝鼠继续跟踪。

    这样的跟踪并未持续太久,走出了差不多三百多米,这人就进了一家酒店中。

    这家酒店虽不是什么五星级酒店,但也还算豪华。

    “看来这些家伙还是很会享受生活嘛。”

    那人甚是随意地敲开了一个房间,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远在数公里之外的慕远瞬间皱起了眉头。

    因为共享着小毛的感知,他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枪油的味道!

    很重的枪油味道。

    这个“很重”是相对于慕远来说的,作为一个连别人身上藏着的枪的枪油味都能嗅出来的人,眼前这枪油味确实算重了。

    这说明……有人正在擦枪。

    几乎是转瞬之间,慕远给小毛下达了新的指令。

    只见它猛的加速,从对方脚下先一步窜了进去。

    小毛的速度太快,加之个头太小,根本就没引起现场之人的主意。

    它进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扫了一眼房间,观察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一共有三个人不算刚刚进来的那个蓝鼻子大眼睛……呃,蓝眼睛大鼻子的人。

    其中一个正斜靠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书,但他的一只手却在不断地上下活动着,手上握着一笨重的哑铃。

    另一个人正坐在房间里的桌子前,那里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那十根指头仿佛都要舞出残影了……

    慕远有些惊叹,这是单身多少年才练出的手速啊?

    还是最后那人相对正常,她是以一个女的,三十来岁。

    只见静静地坐在地上,面前摆放着一大堆的零件,她正拿着一块油布,对其进行逐一的擦拭。

    里面的几件形象鲜明的部件让慕远瞬间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

    “狙击步枪!”

    因为慕远对狙击步枪的了解远不及手枪,所以他看不出这到底是一支什么狙击步枪,但从这女人的专注度来看,她一定非常喜欢这支枪。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态度变得慎重。

    这事情,似乎越来越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当然,这个不可控是指他不插手的情况下,可眼下自己为什么要插手呢?

    “回来了?情况怎么样?”那擦枪的女人开口道,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她说的是英语,慕远勉强能听懂。

    毕竟是能考上西华科大的学霸,还是一个能拿到毕业证的学霸。

    “已经找好地方了!正好可以看到拍卖会现场。”

    “距离呢?”

    “六百多米。”

    “好!”

    “查理斯,你这边准备得咋样了?”

    “还在捕捉信号呢!别把我的工作与你那傻瓜式的任务相提并论。”

    “呵呵……要不是我,你有本事把设备送进现场?”这刚进门的歪果仁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

    那做桌子前的小年轻不开口了。

    “你们确定我们要找的目标就是这次拍卖会的拍卖品?”那正一边撸铁,一边看书的大汉沉声问道。

    “我们的消息绝对不会有错!”擦枪女人说道。

    “希望如此!”撸铁大汉道。

    “我还是不是很认可提前放出风声这种做法……”擦枪女人嘀咕道。

    小年轻一边摆弄电脑,一边说道:“不将别人的注意力引到其他物件上去,我们成功的可能性就会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