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848章 很神奇

    朱大队瞅了瞅这段路,又回头看了看,道:“慕队,这……我们要不要把这段路给封了?”

    慕远有些头疼。

    他们是西华市的警察耶,跑来封原阳市机场,有些说不过去啊。

    虽说事件已经发生了十多天,从这里经过的人已经不少,但现在毕竟还能通过多个脚印组合,把那脚印给复原出来,但万一这会儿有个人从这里经过,胡乱几脚下去,正好把所有的脚印都给踩坏了呢?

    慕远倒是可以通过时光回溯将脚印给描摹出来,但如何不用时光回溯就能完成任务,又何必去浪费呢?

    “还是拦一下吧!好在现在也没多少游客,到这下边来的人更少,提醒一下,估计大家还是能配合的。”

    朱大队倒是没有意见,这时候不就应该听领导安排嘛,没毛病。

    随后,慕远独自走向那石阶处,朱大队则去了停车场那边。

    慕远拿起手机,拨通了张大队的电话。

    “慕支队,有什么事吗?”还没等慕远开口,张大队便热情地问道。

    这是真热情啊!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看到破案的希望了。

    其实张大队现在还是有些后悔的,早知道就留下来嘛……

    “我们在这边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脚印,疑似嫌疑人的。你马上安排刑侦技术人员过来一趟,把这些脚印提取了。”

    “脚印?好!我这就叫人过来。”张大队立刻说道,心中更后悔了。

    可惜没能亲眼见证慕队是如何发现这些脚印的,这过程肯定很神奇!

    一会儿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问一问……

    “耳环的事,有结果了吗?”

    张大队立刻道:“有!问了赵月那边,那耳环就是葛茹雪的,看来慕支队您的推断一点都没错。葛茹雪肯定就是从那条小路被带到停车场,然后被带走的。”

    “那就好!”慕远也稍稍松了口气。

    说实话,慕远对那耳环并不敢肯定,可能存在的意外情况太多。

    不过现在有了张大队的这番答复,这事儿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挂断电话后,慕远站在石阶上,看着三三两两往来的行人,他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一些怪异的想法。

    “这些人都不上班吗?又不是周末……”

    “或许别人家里拆迁了吧!”

    “也可能是不想努力了。”

    忽然,有一两个人走到了慕远面前,一男一女,准备越过他去下面的小溪边。

    “二位,请不要下去。”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为什么?”那男青年皱眉,准备发火了。

    慕远拿出自己的警察证在对方面前晃了一下,道:“我是警察,我们在这下面发现了一些与案件相关的痕迹,正等技术人员过来提取。”

    那男青年瞬间将火气憋了回去?笑呵呵地道:“那行,我们就不下去了。”

    说完,这青年拉着旁边还有些茫然的姑娘走开了。

    慕远稍稍愣了愣?看来这世上杠精还是极少数的……

    后面的情况也大致相仿,慕远守在这里,虽然偶尔有人想从这里下去转转,但在慕远提醒后,也都走开了。

    倒是有两位闲着无事的大爷听到慕远的话后?站在旁边没走,准备看热闹。

    慕远其实也挺惊讶的?居然都没人质疑自己的身份?也没人要求查验自己的警察证。

    所以从头到尾,他这个非本地警察的身份都没有暴露。

    很神奇。

    差不多等了一个多小时?一辆捷达警车带着一辆现场勘查车开到了外面的停车场。

    张大队最先跳了下来,看到守在那小路口的朱大队?甚是感激地说道:“朱大队?今天太麻烦你们了。”

    “没事!慕支队在守那边的路口。”

    “那我这就过去。”

    张大队也没走小路,他从古镇大门进去?很快便见到了慕远。

    慕远看了张大队屁股后面跟着的几位警察,估计是技术人员?也没寒暄,带着他们便去了那溪边小路上。

    在指出了那些可疑的脚印之后?张大队等人可谓是惊为天人啊!

    居然能从如此多的脚印中发现这几个残缺脚印的可疑之处?这份观察力?无人能及。

    “慕支队,我已经安排人在查看相关的交通卡口资料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张大队像是在汇报工作一般,“这次可真是多亏了慕支队您啊,不然这案子我们现在估计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慕远很淡定地说道:“一点小事而已。再说了,现在案子还没破呢,还得继续努力啊!”

    “那是!那是!”张大队连声道。

    说完,张大队略有些犹豫,半晌之后,他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慕支队……您看,这个……这个事情您能不能多指导指导?如果您单位那边不好处理,我们可以向上级部门申请协调。”

    慕远微微一笑,道:“不用!应该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的。”

    说完,他顿了顿,又道:“这样吧,我和朱大队先回去,把那王芬的笔录给问了,然后再处理你们这边的事情。”

    “行!我马上让人送您回去。”张大队立刻说道。

    慕远也没说什么,这里也确实不需要他留着了,先回去忙其他的,挺好。

    ……

    一辆民用车停在了街边,旁边不远处是一洗脚城。

    慕远没去关心那洗脚城的名字,他又不会去照顾生意。

    “慕支队,人就在上面。”开车的小年轻警察指了指那洗脚城。

    慕远应了一声,回头看向坐在后排的朱大队,道:“走吧,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朱大队自然不会有意见。

    之前忙活了大半天,那是忙的别人家的案子,现在总算是开始搞自己的案子了,自然得积极一些。

    “慕支队,需要我带路吗?”那小年轻警察立刻问道。

    “那就一起吧!”

    “好嘞!”

    三人下车,径直走进了那洗脚城。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这洗脚城里也没什么客人,显得冷冷清清的。

    慕远三人上楼,那前台的服务员立刻笑盈盈地起身,问道:“请问,三位是洗脚还是喝茶?”

    朱大队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证件,道:“我们是公安局的,想在你们这里找一个人。”

    那服务员脸上的笑容尬了一下,随即问道:“请问是找谁呢?”

    “王芬。应该是在你们这里上班。我们找她了解一些情况。”朱大队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服务员张了张嘴,似乎还想问些什么,不过终归还是压下了心头的好奇,道:“好!我这就叫她过来……嗯,要不你们去旁边的卡座坐一下吧,我把人给你们带过来。”

    慕远道:“不用了,你打电话让她出来一下便是。别说是警察找她,让她到前台来一趟就行了。”

    “好吧!”

    那服务员拿起对讲机通知了一声,没过多久便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到慕远三人时,明显愣了一下:“小吴,叫我有什么事呢?”

    没等那前台的服务员回话,慕远便已经开口说道:“你是王芬,对吧?”

    “对!有什么事吗?”

    “我是西华市公安局的警察,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请跟我们一起去一趟公安局?这是传唤证。”

    王芬微微一惊……

    慕远倒也看得分明,她这纯粹是惊讶,并没有什么慌乱的情绪。

    这让慕远有些小失落,虽然他之前已经推测这王芬可能与案件无关,毕竟之前关岭县警方专门调查过这些人,确实没发现可疑之处,但毕竟没有亲眼看到不是?万一她就是涉案人员呢?那这案子就简单了。

    可现在看王芬这表现,估计她是涉案人员的可能性不大。

    至少,她并不清楚那两位女子为何被杀。

    “能不能说下是啥事啊?”王芬有些无奈地问道。

    她与大多数人的想法是一样的,警察找来问情况,还得去公安局,这肯定是不想去的,可既然警察都找上门了,不去又不行……

    “一件案子上的事情,到了你就清楚了。”慕远说道,“你也别担心,这位是宁深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他会陪着我们一起的。”

    王芬讪讪一笑,道:“我不是怀疑你们……”

    没等她说完,慕远笑笑道:“那更好!那现在能去吗?”

    “好!我去把衣服换了。”

    慕远同意了,毕竟对方穿着一身工装呢。

    “慕队……”朱大队有些迟疑地提醒着。

    慕远自然知道朱大队想说什么,摆了摆手,道:“没事儿。”

    没过多久,王芬便换了一身衣服回来了。

    慕远也没多说什么,一行人径直下了楼。

    十多分钟后,车开进了宁深区局的院子里,在那小年轻警察的带领下,慕远几人进了一间询问室。

    其实若是普通案件,就在外面问笔录也是可以的,但这是命案,必须有完整的录音录像资料,所以找这种专门的询问室更稳妥一些。

    待那王芬坐定后,朱大队迅速完成了开场白的询问,后场便交给了慕远。

    “王芬,你认识姚冉和闵熙吗?”

    “姚冉?闵熙?”王芬脸上闪过一丝茫然。

    她回忆了许久,忽然神色一惊,连忙说道:“你们说的是,十多年前被杀的那两个人……”

    她确实感到惊讶。

    刚刚她也听到了慕远说他们是西华市公安局的,但她没想到会是十多年前的那起案子,虽然当时那起案件闹得挺大,她也接受了询问,但后来她离开了西华市,也就没再去了解这件事情,甚至还以为这案子已经破了呢。

    慕远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对!就是那起案件,你还有映象吧。”

    王芬思索了一下,无奈说道:“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你要不说这两个人的名字,我都忘了这事儿了。警官……这案子还没破吗?”

    “我们还在做进一步的调查。”慕远平静地应了一句,继续问道,“这有个电话号码,你还记得吗?”

    说着,慕远递上去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他们之前查到的那个电话号码。

    王芬狐疑地看了一眼慕远,接过了那张纸条。

    看着上面那一串数字,王芬懵逼了。

    “警官,这号码……我一点映象都没有。”

    慕远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当时你曾与这个号码的主人有过几次联系,而且就在案发前后那段时间,你们应该是认识的。你在仔细回忆一下,这个号码,是西华市本地号码,你不是西华市本地人,与那边有联系的人应该不多。”

    王芬苦笑一声,道:“警官,我哪能认识啊!你也知道,我当时是做那行当的,哪会与当地人有什么联系。真要有联系的,那也是……客人。”

    慕远稍稍顿了一下,道:“王芬,我现在问你的这些事情,关系到案件的侦破,所以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肯定啊!”王芬想都没想便直接说道,“我就在西华市呆了不到一年,那件事情发生后,我上班的那店也关门了,平时我就住在店里,哪会与其他人有联系啊!”

    慕远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知道,要让王芬记得十多年前的一个电话号码是谁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当时的映象再怎么深刻,十五年时间也足以磨灭这一记忆了。

    更何况,根据当时的通话记录显示,王芬仅与这人联系过几次,应该算不得熟悉。

    “那段时间,有没有你熟悉得人,突然换号码与你联系呢?”

    “没有!”王芬很肯定地说道,“干我们这行的,哪会与之前熟悉的人联系啊!都恨不得没人知道自己存在。”

    慕远稍作沉吟,继续问道:“那你所联系的所有客人的电话,都是通过哪些途径获得的?”

    王芬苦笑一声,道:“还能咋获得?打过一次交到后,我们都会尝试着留个号码,当然,主要是把自己的号码给对方。大部分人都不会留,但也有少部分人会留下电话。”

    “照你这么说,只要你留了电话的人,肯定都到过你们店里?”

    “那当然是肯定的。”王芬很是自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