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第849章 确实快

    慕远没再问下去,转头看了旁边的朱大队一眼,却见对方也正看着自己,眼中闪烁着光芒。

    慕远心头一动,朝朱大队使了个眼色。

    朱大队身子一直,问道:“王芬,如果再看到你当时所接触的那些人的照片或者视频,你能认出他们吗?”

    王芬苦笑道:“这个……我真不敢保证,毕竟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不过如果是打过多次交道的,或许能认出来。”

    朱大队点了点头,看向慕远,道:“慕支队,要不……辨认一下?”

    慕远倒也记得,之前的案卷资料中,还是有一些调取了一些监控视频的,只不过那些监控视频与案件本身没多大关系,当时警方也是本着有错过没放过的想法去做的。

    其中就包括当时安装在那发廊门口的监控。

    那时候的监控摄像头像素不是很高,但若是监控的范围不太宽,还是能看清楚的,比如一道门。

    那时候调取这发廊的监控,并不是说警方就怀疑那两个女子的死与发廊里的人有什么关系,纯粹是因为她们当时在这边上班,说不定能有一些线索。

    “怎么辨认?那视频可不少。”慕远有点小郁闷。

    确实不少,差不多一个月的视频呢。

    朱大队立刻道:“不用直接传视频过来,我可以让人把那视频给处理一下,将进出的人员进行截图,只发这些截图过来,不算太麻烦。”

    “那试试吧!”慕远说道。

    虽然朱大队说的简单,但是这项工作也不是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的,稍作权衡,慕远还是决定先让王芬回去,并通知她明天早上再到宁深区公安局来。

    待王芬离开后,慕远皱眉道:“那些监控视频,你们查证过没有?”

    朱大队道:“这自然是调查过的,不过你也知道,当时的条件有限,也没有人脸识别之类的技术,无法对身份进行核查。不过我们做过一些调查,在姚冉和闵熙在那发廊里上班的那段时间,他们并没有与任何客人发生冲突,更没有与人结怨。而且,我们了解过,进出这个发廊的客人,没有与发廊里的小姐存在私人关系的。再加上案发地点并不是在发廊内,所以,当时我们一致认为发廊里进出的这些客人,基本可以排除作案嫌疑。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这么说来,当时你们并没有核验这些进出发廊的人的身份?”慕远问道。

    “没有。我们也不可能将所有人的身份全给调查清楚的。当时我们是在全面撒网,发廊只是其中的一个点,加之没有具有指向性的线索,所以只是做了嫌疑排查,而没有准确核查每一个人的身份。”

    慕远对此倒也能理解。

    一个人死了,在没有得到指向性线索的情况下,每一个与其有过接触的人都有作案嫌疑。

    但一个人生活在世上,每天都会接触无数的人。

    相对于那些偶尔进出于发廊的客人来说,店里的其他员工或者老板的嫌疑反而更大一些,去调查这些纯粹“生意”关系的客人,不具有太大意义。

    甚至,若非现在那个电话号码引出了王芬,慕远也不会怀疑这些客人。

    “我记得你们当时调取了附近的基站数据吧,调取了多长时间的?”

    “案发前后三四个月都调取了。”

    慕远点了点头,没再这个事情上继续讨论,转而说道:“朱队,你如果想休息,就先找个酒店住下吧,我先去帮宁深区局这边看看案子,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将所有的过车数据调取出来了。”

    朱大队立刻说道:“这还早着呢,哪能这么早就休息啊!我也跟着一起去看看,正好向慕支队你多学习学习。”

    “那行。”

    “慕队,我倒是有些担心那王芬,万一……”

    没等她说完,慕远便自行满满地说道:“没关系,我有把握,王芬与这个案子无关,而且我们刚才询问,她也没撒谎。”

    “哦!”朱大队点了点头,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慕支队这自信,不是谁都可以击破的。

    ……

    “慕支队,这是自葛茹雪失踪后24小时之内,所有的过车数据。要离开榆乡古镇,有两个必经的车辆卡口。这些数据都是这两个卡口产生的。”张大队无比认真地介绍着。

    他偶尔看向慕远一眼,眼底带着浓浓的期待之色。

    这案子能不能破,或许……真的只能靠慕支队了。

    慕远粗略地扫了一眼,经过这两个卡口的车辆倒也不多,加起来还不到一千辆。

    当然,这是单边通行的数据。

    九百来条过车数据,听起来确实不多,放在大城市的主干道,都用不了半小时就产生了。

    可眼下,要从这九百多辆车中找出嫌疑车辆,这难度……很高。

    “先做一个初步的筛除吧。”慕远说道,“对比一下进出的数据,将进出间隔时间小于8小时的车给排除掉。前一天晚上11点后才前往榆乡古镇的车也给排除掉。”

    坐在电脑旁操作的是一位年轻民警,听到慕远这样说,忍不住抬起头来。

    “看什么?按照慕支队安排的做便是了。”张大队一巴掌拍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

    那年轻民警脖子一缩,立刻照着做了。

    几分钟后,剩下的过车数据还有七百多条了。

    “还需要排除什么?”张大队迫不及待地问道。

    按照这种效率排除,不需要几个条件,就只剩下一两百辆车了。

    “不用了,一辆一辆地看吧。”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还剩七百多呢。”

    “没事!很快的。”慕远平静地应了一句,“再安排一个人,配合做数据查询。”

    “行!”张大队没有任何迟疑,当即对旁边一位瘦高个儿的年轻民警说道,“小陆,你来!”

    那瘦高个儿爽快地应了一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电脑前。

    “好了,老兄,你将这些照片四画面显示,逐一排查。”慕远安排了一声。

    第一页……

    “下一页!”慕远认真地说道。

    “下……等等,慕支队,为什么啊!”张大队一脸茫然。

    慕远扭头瞅了他一眼。

    你刚才似乎不是这么说的。

    算了!都喜欢双标。

    “这四辆车,第一辆是出租车,车上没有其他人,出租车司机干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第二辆车,是一辆皮卡,车上拉的是一些新鲜蔬菜。第三辆车,是一个女司机,副驾驶也是坐的一个女人,初步排除作案可能。第四辆车,前排坐着一男一女,表情都很正常,也基本上可以排除作案可能。”

    张大队仔细观察了半晌,倒也认可了慕远的说法。

    慕远刚刚说的很简单,甚至没有阐述具体的原因,比如那辆拉着新鲜蔬菜的车为什么就没嫌疑?可他仔细想想,也确实认为对方不太可能作案。

    这些蔬菜,从新鲜程度上来看,肯定是大早采摘下来的,而葛茹雪是在昨天晚上12点左右失踪的,这就有些冲突了。

    这司机不可能放一个人在车上又去装菜不是?

    虽然想通了,但他确实感到惊讶。

    自己看了许久,脑子还转了半天,才觉得这四辆车不具备作案的可能,可慕远看了多长时间?一眼瞄过去,不超过两秒钟。

    他忽然有些明白慕远为何会说很快了。

    这确实快。

    接下来,完全成了慕远的个人秀……

    一页一页地翻看,慕远对无法一眼排除可疑的,便让那小陆进行第二次查询。

    第二次查询便是查询其近期的活动轨迹。

    只要是一直在附近区域内活动,那自然就可以排除嫌疑了。

    要知道,现在慕远控制着小毛,已经将方圆两三百公里范围全给搜遍了,还是没有发现葛茹雪的行踪。

    如果说葛茹雪真的还在这个范围之内,唯一的解释就是被人剃成了光头,然后头发被人一火给烧了。

    但这……可能吗?

    只要车没有两百多公里外的活动轨迹,那基本上就可以排除了。

    当然,嫌疑人还是有换车的可能的,但这可能性非常低。除非后续没有查到任何可疑车辆,否则这些嫌疑不重的车便可以先放一放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原本的七百多条过车数据,就只剩下十九条了,其他全部排除了。

    这其实也很正常,因为平时到榆乡古镇来玩的,基本上都是原阳市的人,周末来休闲半日,然后就回市里了。

    只有极少部分,是外地的,离开古镇后会驾车远行。

    就这一点,就排除掉了大半部分的车辆。

    再加上从外地过来玩的,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人,特别是那种带着孩子的,这种也可以排除,剩下的确实就不多了。

    张大队现在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就这近千条过车数据,要是换做是别人来筛查,没有三五天肯定搞不定。

    毕竟,不是所有人的脑子考虑问题都会那么全面。

    现在就只剩下十九条数据,就很简单了。

    刚刚只是对车辆信息进行了筛查呢,还没有查询车主信息、驾驶员信息等。

    等将这些人员信息落地,再将这些数据与之前宁深区警方调取的基站数据相对比,这个范围肯定会进一步缩小。

    甚至,若是他们之前的推断没错,说不定直接就找出了嫌疑人。

    这也是有可能的。

    “慕支队,我们……”

    “咕咕……”

    慕远讪讪一笑,道:“有些饿了。”

    “那先去吃饭吧!”张大队立刻道。

    慕远连忙说道:“弄些盒饭或者方便面就行,我们还需要尽快把这条线给梳理清楚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失踪了十多天,耽搁不起啊!”

    “行!既然慕支队你都这样说了,我要再坚持出去吃饭,那就矫情了。”张大队非常真诚地说道,“小陆,你给梁林打个电话,让他准备买一箱方便面过来。搞快一点。”

    慕远扫了一眼,在场的有八个人……

    “张大队,还是准备两箱吧!”慕远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

    张大队愣了愣,忽然一拍额头,道:“对!对!得多准备一点,说不定晚上还得熬夜加班呢。也别全弄方便面,弄一箱方便米饭吧!”

    “好的!”

    慕远略有些惊讶地看了张大队一眼,嘴唇翕动了两下,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到时候再说吧,熬夜加班完了,不吃方便面也行,随便去吃点烧烤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张大队,你们先查一查这些车的详细信息,最好把车主的人员关系图给拉出来,越详细越好。”慕远说道,“我们现在无法得知葛茹雪被绑架或者杀害的原由,无法确定动手之人的动机,那我们就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好,我们这就弄。”张大队应了一声,立刻开始照办。

    其实拉这种关系图,只能锁定情杀、仇杀一类具有因果关系的犯罪关系,如果是临时起意的犯罪,这种关系图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可正如慕远所说,现在不是还无法排除这些动机嘛,调查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查人这种事情,对每一位警察来说都是得心应手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只需要查十九个人。

    很快,一条条信息呈现出来,慕远和张大队等人都睁大了眼睛,仿佛这样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个叫史震的人基本上可以排除掉了,大公司的金领,本身与葛茹雪没有任何交集,应该不具备作案的可能。”

    “这个人也可以排除了,公务员,外地的,估计是自驾游过来旅游的……呃,这三辆车应该是一起得,这三个车主都有关联信息。他们后面都去了陆家镇,那也是一个新开发的景区。”

    一阵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倒是将剩下这十九辆车给排除了大半,最终只剩下了四辆车。

    这四辆车,有两辆是原阳市本地的,剩下两辆车是外地的。

    “慕支队,你觉得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呢?还是外地人作案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