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第三卷 第五章 当面考察

    杨聪是把这美好的愿景描绘出来了,但是,这愿景怎么实现呢?

    这鞑子可不会因为几句话又或者几本书就吓的逃出塞外,如果没有实际行动,鞑子还是会年年来寇边。

    嘉靖思索了一阵,随即盯着杨聪郑重的问道:“清风,你觉得把六万边军精锐全部装备起来需要多少银子?”

    他能提出这个问题,就证明已经在考虑制造火枪、火炮和轰天雷等装备了。

    杨聪闻言,心中又是一喜。

    这个问题他自然也考虑过,而且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想法。

    他假装思索了一阵,这才郑重的道:“如果但是抽调工部和兵部官员,组织匠户制造装备,每年最少要投入二十余多万两,三五年下来,怎么也得上百万两才能将六万边军精锐全部装备齐整。”

    一年二十余万两,已经算是少的了,这还是尽量缩减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的结果,要按实价来算,光是几万把火枪,几百门火炮就不止这点银子。

    嘉靖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别看大明家大业大,一年税赋收入其实也就四百来万两,就这四百来万两还要负担数万官员和十余万边军将士的俸禄,一年要抠出二十余万两,真的很难。

    杨聪偷偷看了看嘉靖的表情,紧接着又小心的道:“皇上,微臣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抵消朝廷开支。”

    这意思,难道不用花钱也能把六万边军精锐全部装备齐整?

    嘉靖闻言,不由饶有兴致的追问道:“噢,什么办法?”

    杨聪依旧小心的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增加盐引数量或者每引的重量,所有武器装备制造费用皆有盐商承担。微臣已经查过了,推行开中法之初,边军的武器装备制造费用也是由盐商提供的,只是后面一些贪官污吏为了一己之私将这些都摘除了,结果就是边军武器装备几乎断了供,制造武器装备的费用全被那些贪官污吏给贪墨了。”

    这个的确是实情,去年,就因为这事,嘉靖都把山西巡抚陈达给砍了。

    其实,朝廷发行的盐引一开始也不是三百斤一引,而是五百斤一引,只是一些贪官污吏为了自己贪腐方便,制造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慢慢把武器装备和辎重的供应从盐商手里夺了过来,每引的重量也因此降了下来。

    这些情况,嘉靖大概也了解一些,增加盐引数量又或者增加每引的重量对他来说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要不要按杨聪说的去做,他还需深思熟虑一番。

    朝廷不花一两银子就能把边军精锐全部装备起来自然是好事,但是,现在杨聪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实际情况会怎么样,还不得而知。

    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情,很多朝臣一开始的时候都是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到最后,一看结果,却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鞑子一直在北方肆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以大明的国力,真拿鞑子没办法吗?

    这个当然是不可能的,就算不装备火枪、火炮和轰天雷,没有战车,直接拿现有的装备和鞑子硬拼,大明边军也不一定干不过鞑子,问题很多朝臣都只是嘴上功夫厉害,说的好听,一旦动起手来,就是盘菜。

    嘉靖思索了一阵,突然问道:“朕听闻你们想垄断盐业生意,有没有这回事?”

    卧槽尼玛啊,谁这么缺德,竟然在嘉靖跟前进这种谗言。

    杨聪闻言,不由一愣,不过,很快他便想明白了,在嘉靖面前嚼舌根子的不是夏言就是严嵩。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

    嘉靖可不是白痴,这种事情想糊弄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杨聪愣了一下,随即便鼓起勇气反问道:“皇上,这话不知道出自何人之口,听起来着实让微臣惶恐不已。微臣斗胆问一句,皇上可知道现在的盐价?”

    这个嘉靖怎么可能知道,他只管吃,茶米油盐什么的,多少钱一斤,他从来就不管。

    他略微有些尴尬道:“现在盐价几何?”

    杨聪直言不讳道:“其他地方微臣不是很清楚,微臣只知道,现在南直隶的盐价大约是一分五厘一斤,湖广和山西大约是三四分一斤。”

    嘉靖闻言,不由露出一丝茫然的表情,这一分五厘、三四分一斤,好像有点太高了吧,大明百姓一年的税赋总共好像还不到一分呢!

    杨聪偷偷瞄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随即便解释道:“皇上,这盐价高的着实有点离谱了,因为盐运司从灶户手里兑换食盐,每四百斤才给一石米,也就是说一百斤食盐的成本也就一分左右,如果再加上每引三两的盐税,一百斤盐的成本也就两分左右。这盐价之所以这么高,并不是盐商黑心谋取暴利,而是因为各级官吏的层层盘剥,两淮盐政案就是明证,光是盐政官员,每引就要收十两的例子钱。而边镇还要收例子钱,也是每引十两左右,山西巡抚陈达当初就是因为没收到足够的例子钱,所以为难家父。还有原来的南京户部分配盐引份额的时候,每引差不多也要收十两的例子钱,也就是说,这盐还没开始卖呢,每斤就已经被各级贪官污吏盘剥了一分银子,再加上开中的费用,运输的费用,这盐价就变成了一分五甚至三四分。”

    这下嘉靖总算是听明白一点了,原来,这些贪官污吏中间盘剥的钱已然达到了盐税的十倍以上!

    他不由沉声道:“你的意思,只要没这么多贪官污吏在中间盘剥,这盐价起码能将下去一大半?”

    杨聪连忙顺势拍道:“皇上英明,我们之所以争取盐业生意就是为了把这盐价给将下来,比如,张时彻张大人出任户部尚书以后,便开始约束手下官员了,这分配盐引时的例子钱最少能清掉一大半,还有王栋出任两淮盐运使之后也开始整肃手下官员了,这换取食盐的时候例子钱又能清下去一大半。别的地方微臣不敢保证,到明年,我们负责的南直隶,盐价最少能降一半,降到七厘左右,湖广的盐价也能降一大半,降到一分五左右。”

    原来是这样,嘉靖闻言,看向杨聪的目光不由饱含欣赏之意。

    他其实是在考察杨聪呢,当面考察!

    杨聪最大的问题就是掺和到盐业生意里面去了,他自然要问清楚。

    现在看来,杨聪的目的好像是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啊。

    他相信,在这一点上,杨聪绝对不敢骗他,因为南直隶和湖广以前的盐价和今明两年的盐价,他只要随便派人去查查就能查清楚,杨聪如果敢骗他,那纯粹是找死。

    这小子,不错啊,争夺盐业生意竟然是为了降低盐价,为老百姓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