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第四卷 第一〇一章 三气

    嘉靖性喜群臣内斗,用以彰显自己的权威,因为群臣内斗的时候都会想方设法巴结他这个当皇帝的,以期能赢得他的支持,从而斗倒对手。

    这样一来,他这个当皇帝的就变得尤为重要,皇权也能得到最大的体现。

    这点,严嵩相当清楚,所以,他经常跟人斗一斗,以满足嘉靖的癖好,同时也能排除异己。

    但是,嘉靖却不想看到群臣斗的太凶,因为斗的太凶就不好控制了,他可不想因为派系斗争太过激烈而搞得朝堂大乱,那样一来,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这点,严世蕃相当清楚,所以,他定下了这招自诬之计,让自己人拼命弹劾自己的老爹,造成朝廷即将大乱的假象。

    嘉靖一看这奏折数量,再一看严世蕃特意安排人上奏的一些无厘头的事情,果然上当了。

    这家伙,弹劾奏折一来就是上百份,这还得了,要知道,在京的朝臣总共也就千来人,这一天多时间就有上百人参与了,如果任其继续发展下去,朝堂上下还不得乱套啊。

    杨聪的能力,他是相当清楚的,如果这家伙真要发起狠来,别说是上百人,上千人这家伙都喊得动,毕竟,除了在京官员,还有地方官员不是。

    严嵩的能力,他也清楚,如果杨聪真把严嵩给惹毛了,严嵩就不会拿着奏折来找他评理了,这家伙估计也会发动成百上千的官员来弹劾杨聪。

    如果真发展成那样,就无法收拾了,大家成天不干正事,光知道绞尽脑汁上奏弹劾别人,这朝政还要不要人管了?

    他感觉,有必要亲自出面来说和一下了,斗的差不多就行了,耽误正事就不好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他还不知道,自己又被严嵩给耍了。

    杨聪也不知道严嵩和严世蕃已然发动了反击,嘉靖相召,他只当是为了南京户部尚书鄢懋卿贪赃枉法之事呢,毕竟,谁都知道杨继盛是他的弟子,嘉靖不可能不知道。

    至于严嵩,他也没想过一把就能将人掀翻,这一次,能恶心一下那老狐狸就算不错了。

    他来到乾清宫的时候还是信心满满的,没想到,君臣一番见礼之后,嘉靖却莫名其妙的问道:“清风,你是不是想当内阁首辅?”

    这话什么意思?

    内阁首辅谁不想当,问题,他也知道自己的年纪还是太轻,资历也略显不足,所以,这会儿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当内阁首辅的问题。

    嘉靖这口气,肯定不是想提拔他当内阁首辅,这话,很有可能是在试探他。

    想到这里,他连忙否认道:“这个,微臣还没想过。”

    没想到,嘉靖还是不依不饶道:“清风,你想当内阁首辅,朕可以理解,但是,你也不能操之过急啊,这内阁首辅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你还需磨砺一番才行。”

    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嘉靖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了?

    杨聪已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但是,他却不知道嘉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咬定他想要当内阁首辅。

    他只能继续否认道:“皇上,微臣真没想过当内阁首辅的问题,兴许,年纪到了,微臣会去想想,但是,这会儿,微臣真没想过。”

    你小子,还跟朕打马虎眼呢?

    嘉靖指着桌上那堆奏折,没好气的问道:“既然你没想过要当内阁首辅,那你发动这么多人弹劾惟中干嘛?”

    这!

    这件事,怎么说呢?

    他当然知道这两天朝臣正在拼命上奏弹劾严嵩,这件事,原本就是他暗中授意杨继盛去做的。

    不过,他却不知道严世蕃偷偷在暗中搞鬼,在那里命人拼命自诬,他只当是些墙头草在跟风,又或者是些原本就跟严嵩有仇的人在借机报复呢。

    这种事,就算是心里清楚也不能说出来不是。

    他只能含糊道:“微臣只是发现南京户部尚书鄢懋卿有不法之举,想着皇上能惩治一番,其他的,微臣真不清楚。”

    你小子,还嘴硬呢?

    嘉靖拿起杨继盛的奏折,轻轻挥舞道:“都察院御史杨继盛弹劾南京户部尚书鄢懋卿贪赃枉法,侵吞盐引收益,这个,是你暗中指使的吧?”

    杨聪闻言,直想翻白眼。

    这种事,有必要说的这么直接吗?

    他只能继续含糊道:“这个,仲芳上奏之前的确来问过微臣。”

    嘉靖无奈摇头道:“清风,来日方长,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鄢懋卿有没有侵吞盐引收益,朕不清楚,不过,你让人弹劾惟中之事也太荒唐了,什么惟中贿赂夏言上位啊,什么惟中任人唯亲私自提拔其子严世蕃啊,什么惟中私通鞑子啊,这些事,说出来有人信吗?”

    卧槽尼玛,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么荒唐的事,杨继盛会做吗?

    杨聪相信,自己的弟子绝对没有这么蠢,这些,肯定不是杨继盛指使人上奏的。

    他毫不犹豫的摇头道:“皇上,微臣真没让人如此诬蔑严大人。”

    嘉靖轻轻把杨继盛的奏折往桌上一丢,随即不容置疑道:“行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这些奏折,你拿回去好好看看,这么荒唐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做了。”

    杨聪这个莫名其妙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过,他也不敢反驳,嘉靖可是出了名的犟驴脾气,你要敢跟他对着干,绝对没好果子吃。

    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抱起桌上的奏折,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杨聪把奏折抱回自己的值房,仔细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这些说话不打草稿,胡乱找事弹劾严嵩的,都是新近归附严嵩的朝臣,其他人,虽说是风闻言事,上奏的东西,还是有那么一点依据的。

    严嵩这老狐狸,摆明了是在命人自诬,混淆圣听呢!

    他从奏折的排序就看出其中的猫腻来,严嵩是故意把些荒诞不羁的奏折摆上面误导嘉靖,让嘉靖误以为所有奏折弹劾的都是些荒诞不羁的事,从而认为他是在无理取闹。

    这嘉靖,真是糊涂至极啊!

    他也不想想,朝臣会无缘无故弹劾内阁首辅吗?

    大家既然拼命弹劾内阁首辅,那自然是有一定依据的,他却想也不想,问也不问,甚至看都不看后面的奏折,任由严嵩牵着鼻子走!

    你他吗有没有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