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部落 山人有妙计

第642章 虞氏的老古董(6000字大章)

    虞氏族地中央,是一座数十丈高的小山,小山通体青翠,绿意盎然,长满了一株株灵木和灵草。

    在周围山野间,这样的小山根本不起眼。

    山前是屹立着一座古朴气息的石殿,石殿外长满了一重重藤蔓,相互交织缠绕,看上去和小山连在一起,同样是很不起眼。

    但对于虞氏来说,这里确实虞氏最神圣之地。

    石殿是虞氏的祖庭。

    山为虞王山。

    虞王山是一件半王神兵,这是当年迁徙边荒的虞氏老祖宗所遗留下来的,唯有走到辟地境第五步的强者,才有资格称之为半王。

    虞王山中沉睡着器灵,哪怕是时隔三万多年,这尊器灵依旧还在,器灵在就相当于虞氏有一尊堪比半王的强者守护,这也是为何边荒的洞天圣不敢打虞氏主意的原因。

    虞伯来到了虞王山下祖庭石殿外,并没有进去,而是先去了一旁的石院中,将自己破破烂烂的样子梳洗了一番,沐浴净身后换了一件华丽袍子,方才朝着祖庭石殿走去。

    祖庭石殿中,里面的气息很平静,内部的空间也比外面大了十多倍,以青灵宝木为柱支撑,每一根上都雕琢着一头如狮有两角的异兽。

    异兽的样子很像古之白泽,但却和白泽有着一些不同。

    在殿中正上方,一尊灰褐色的枯木屹立,枯木高一丈,立于殿中最高的石台上,枯木最上方断裂的木疙瘩处,有一点青白光若隐若现,隐约有一头白色张双角的异兽隐现。

    这是虞氏的图腾,青水泽,得大荒真灵白泽点化而降生的异兽。

    传闻,白泽过大水,见到水中有绿色倒影,一时心喜,口出言而令影化形,如狮身有双角羊胡须。

    在图腾灵之外,是一座座神龛环绕。

    越是靠近图腾的神龛排位越大,虞氏朝着四周的排位越小,而且数量也愈发的密集,整个石殿中的神龛位足有五六百之数。

    虞伯进入石殿后,先是捻起最前方木案上的三支药灵香,在长明灯前点燃,恭敬的祭拜之后放入香炉中,就看到点燃的药灵香气袅袅,化为一缕缕烟尘朝着四周的排位飘去。

    药灵香烟飘散,在一个个神龛排位上方徘徊缭绕,一起一伏就好像呼吸一般。

    “虞氏先祖在上,而今又到抉择之时,三万年来虞氏兴衰皆是随边荒气运大势起落,虽有坎坷沉沦,但虞氏血裔代代不绝,幸赖图腾显灵,祖宗庇佑……”

    虞伯低头沉吟,石殿外有脚步声响起,两位须发发白,面容苍老的老人,拄着木杖摇摇晃晃的走进了石殿中。

    两人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虞伯将话语说完后,其中一个方才出声。

    “族主,你为何受伤归来,难不成北方大夏真的敢伤你。”

    虞伯起身,他身上的伤势一看就可以看出来,这点不可能隐瞒得住两位族老。

    虞氏如今算上他之外,一共是四位掌事人,面前的两位老人地老和御老,还有一位虞天风,不过而今却远在边荒南方大地,去了梼杌侯部。

    虞氏并不是虞伯一言堂,而是有四位族老共秉族。

    “出了一些意外。”

    虞伯沉吟,没有隐瞒,说道:“在大夏族看到了洞天圣地的神侯出手,被牵连在其中。”

    接着,他将前往大夏的事情,从最开始进入大夏族地开始说起,一直到被推进洞虚世界苍皇离开为止,一一说了出来。

    祖殿中,三道身影立着,身上的气息沉浮。

    “大夏族看来和其他伯部一样,都和背后的洞天圣地不睦,不过族主所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大夏背后的山海洞天,似乎有神侯站在大夏族主身边,看来山海圣地中的武者也不是铁板一块。”

    地老沉吟,西北的局势虞氏门清,而且实际山虞氏已经下注了,比如边荒南方梼杌侯部,万年以来边荒唯一的侯部。

    但这种下注关乎虞氏的未来,虞氏族老还没有达成统一的共识,所以和梼杌侯部的接触还没有达到让虞氏倾族之力辅佐的地步。

    而且梼杌侯部的老祖,在当年从东部天关回来,有些事情并没有弄清楚,这对于虞氏来说很有芥蒂。

    但是放眼边荒,虞氏能辅佐的部落不多,拿西北来说,紫电、巨木有洞天支持,虞氏和洞天圣地虽然算不上生死大仇,但根本不可能是一路人。

    大夏身后有山海洞天,所以对虞氏来说应该也不是一路人,但当初老神侯封山之时,特意传信来说了大夏伯部的事情。

    大夏部落的崛起之路,虞氏也已经了解了清楚。

    “关键在于这个山海洞天,实在是太神秘了,也出现的太是时候了,山海之名却没有听说过。”

    “御老祖,你看?”

    接着,地老沉吟,转头朝着旁边的老头问道。

    “山海洞天,万年前可没听说过,不仅是万年前,就算是再往前推也没有听说过。”

    御老祖的话语,虞伯和地老都不怀疑,因为御老祖可以说是虞氏最古老的存在,曾经为靖天王谋划过王庭的建立。

    没错,御老以另外的方式活过了万年时间。

    “难不成这个山海洞天以前封了山门,如今刚刚才打开。”

    地老蹙眉,枯手抓着木杖青筋暴起。

    “要是山海洞天是很早之前的洞天圣地,那就跟边荒万年前的大乱没有联系,那为何还要伤了族主。”

    这点也是虞伯没有悟透的地方,虞氏虽然不喜洞天圣地,但也跟大夏背后的洞天圣地没仇没怨,为何他去了大夏就被禁锢了,为此还引出两位神通境老怪。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秘,是虞氏没有悟透的地方。

    “我开天盘推算一下。”

    这时,御老沉吟了片刻,挥手间掌心中浮现出了一道道神光,在三人面前出现了一座木制龟裂的祭台。

    “御老祖。”

    “老祖,不可。”

    虞伯出声,看着御老祖快要崩裂的天盘,他还是忍不住出声,说道:“老祖,事情差不多搞清楚了,没必要再开天盘推演了,天机推衍术,对你转世重归影响太大。”

    “无妨,活了三辈子了就算是回不来也够本了。”

    相比之下,御老祖却很看得开,苍老的脸上泛着笑意,转世投胎似乎在他的眼中并不算什么。

    “族主,而今边荒风云再起,是我虞氏迁徙到边荒之后,三万年来未有之大变之格局,这一步咱们不能走错。”

    御老祖须发狂舞,无风自动,在他面前的天盘,早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距离裂到最中心的位置已不远。

    这是长生木所炼制,称得上是虞氏和虞王山并肩的宝物之一。

    当年靖天王杀了一位长生教的老不死,得到一块长生木,转手便将长生木给了他,后来被他炼制成了本命天盘。

    也正是这座天盘的存在,万年前处于虞氏才能够转危为安。

    要知道当年大启在大殷王庭、洞天圣地和妖族三方夹击下都覆灭了,虞氏不过是辅佐大启的部族,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靠着虞王山和天盘虞氏才能从浩劫中传承下来。

    当然这也跟虞氏的低调有关,当年外面盛传大启王部之下,有四大侯部,实则应该是五大侯部,虞氏并没有去要这个名声。

    没得错,御老活了三辈子,亲眼见过大启靖天王,还参与过大启准王庭制度的奠基,靠着长生木的神奇在最后兵解转世。

    重新归来后,又安稳的活过了第二世,再次有惊无险的经过了二次轮回,活出了第三世,三世加起来寿元差不多已经万年。

    但转世轮回并不容易,九成九的轮回修士都迷失在轮回通道中,就算是王者转生都不保险,而且实力越强的强者转世,所要免得危机会更强。

    所有武者轮回的时候,灵魂会陷入蒙昧无知的境地中,想要重新觉醒很不容易,人就是这样再一次次转世中无法觉醒,一次次的磨灭了慧灵,变得平凡起来。

    御老能够两次安全归来,哪怕是靠着长生木,但依旧在轮回中丢掉了很多记忆,也因为两次轮回的原因,伤了本源,实力卡在神通显圣境,距离第一世神侯境界遥望不及。

    活得久了,见得多,还经历了恐怖的轮回弥障,对于御老老说很多事情都不再在意,唯独虞氏的发展,是他的心病,他有预感自己躲不过这一次的生死大劫了。

    能过活三辈子,还有什么不值得的。

    要是这辈子还能看到一尊如靖天王一般的人物出现,就更加的无遗憾了。

    长生木所炼制的天盘,上面一共有纵横加起来九条线,九条线处于一种时时刻刻游走的境地,相互之间会缔结成虚幻的符文。

    御老祖双手打入法诀,印在了天灵处,顿时一道灰白光芒的准元神出现,朝着天盘上落下,虞伯和地老根本阻止不了。

    “前路不明,需老祖以身试法,是我等后人无能。”

    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虞伯喃喃道,先前压制的伤势,让身躯开始颤动,嘴角有丝丝殷红隐现。

    ……

    大夏,地脉洞天。

    夏拓盘坐修炼,身上的气息沉浮,生死大道圆满,接下来到了凝练法的地步,不过半天的时间,他就稳住了体内伤势,自主调动灵气开始修补龟裂的血肉。

    这一会,他终于有时间梳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次对付虞伯,算是仓促间出手,为了将戏演的真一点,可以说是真挨揍,真的毁城灭地。

    “怎么,现在想自己是不是疏忽了,是不是有点晚了。”

    夏拓的气息沉浮,被老王八蛋察觉到,顿时出声讥讽道:“让你一肚子坏水,该。”

    “说的您老是好龟王八蛋一样。”

    夏拓双眼开阖,出声说道,特别是在您这个字上咬字很重,水族和人族一样,也是一片杀戮之地,老王八蛋要是真的好,也就活不到现在了。

    更不要说,想当初可是一见到他就要弄死他,下手之狠辣决然,妈的,看来得拜老王八蛋为师才行。

    “你这坏小子真是对老祖我胃口,别的不说对自己也够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看过程不看结果,要不是老祖力有不逮,保准把你炖了,你的坏心肝一准好吃。”

    “你大爷的,我这么保护你,你竟然想吃了我。”

    感情老王八蛋的对胃口,是这么个胃口,果然是好胃口,实打实没一点虚的。

    思来想去一圈,夏拓觉得自己虽然行事仓促,但并没有什么大的纰漏,等过些日子凑个机会在和虞氏接触接触,这怎么都算一起逃过命的老铁了。

    全边荒西北大地,全边荒,除了大夏,还有哪一个伯族,值得和虞氏合作。

    “对了,老祖你可知道一个送先天图腾种的家伙,这个家伙骑着一个蛮荒异种的荒象,到处说是送天命。”

    这时,夏拓想起来,接着出声问道。

    “你是说的天命人吧。”

    “天命人?”夏拓沉吟。

    老鼋的声音悠悠,说道:“这个天命人,老祖虽然待在水域,但也有所耳闻。”

    “天命人不过是个可怜虫罢了。”

    要不是这话是从老王八蛋口中说出来,夏拓一定打死他。

    天命人?

    可怜虫!

    有这么牛逼的可怜虫吗?

    “老祖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久了,这个天命人还在,看来一代一代是没完没了了,你说不是可怜虫是什么,这话说起来就有点长了。”

    “不急,从头开始说。”

    夏拓盘坐好,准备开始听故事。

    “传说很久很久之前,荒土还是万灵争锋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延康纪年,荒土之上都……”

    “啊”

    夏拓打了个哈欠,不耐烦的说道:“麻烦讲重点。”

    ……

    一个时辰后。

    “讲~重~点~谢谢。”

    夏拓一脸的嫌弃,他真的越来越确定老王八蛋是话痨龟了。

    终于,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话痨,讲到了有关天命人的事情。

    “龙汉时代初期的时候,荒土之上还能不断发现先天生灵遗留下来的遗迹,还有弥漫着先天之气的小块荒土。

    有这么一个倒霉蛋出现了,他找到了这么一块荒土,里面孕育着一方神秘,就被这个倒霉蛋得到了,从此这个倒霉蛋就有了不死之身,同样身上也有了一个诅咒。

    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先天大能,立下了这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诅咒,就是复活所有的先天生灵,如果完不成就会永远的轮回下去。”

    “长生不死。”

    一时间,夏拓的眼都亮了。

    乖乖,老王八蛋是不是傻了,这是诅咒吗,这完全是天大的机缘。

    “你以为这么简单,天命人每一次轮回转世都要承受诅咒之力的侵蚀,而且会将前世的记忆抹除,只剩下复活先天图腾的一个念头。”

    “可是他不死啊?”

    夏拓的眼还是亮晶晶的,长生不死,羡慕死他了。

    “你知道轮回诅咒的恐怖吗?”

    老王八蛋冷哼。

    “可是他不死啊。”

    “传闻其每隔千年之期,自己就会陷入轮回中,而后承受八十年的轮回侵蚀,这样每一个时代就会轮回一百二十次,加起来一共承受九千六百年的炼狱之苦。”

    “可是他不死啊。”

    “简直不可理喻!”

    老王八蛋冷哼,他不想跟夏拓这个家伙再说话。

    “阿拓,不好了,有人窥视。”

    就在这时,一点紫光横穿了大地,露出了呜呜的身影。

    什么?

    “咦,还真有人来窥视。”

    须臾间,夏拓反应过来,对着呜呜说道:“调动族运紫气遮掩。”

    刹那间,夏拓、呜呜、老王八蛋一人一图腾一王八,动作行云流水,配合的天衣无缝,老王八蛋身上一道水蓝色的水影泛起来,紫气化为一团紫云遮掩在上空。

    ……

    虞氏祖庭。

    虞伯和地老紧张的等待着天盘上的推演结果,长生天盘是御老祖的本命神兵,已经历经了三世,如今神力也差不过快要到了干涸的地步。

    嗡!

    一道银光在天盘上亮起,接着御老祖的准元神回归,苍老的身躯不断的颤动,有虚幻的天火在体表燃起。

    这是准元神所燃起的灵魂火焰,在灼烧着灵魂的魂力。

    和其他显圣境强者不同,御老祖转世三世,虽然这一世没有踏入辟地境,但精神境界却超出了唯一镇魂境,这点倒是和夏拓差不多。

    “老祖。”

    “老祖宗。”

    虞伯和地老惊呼,却不敢靠近御老祖,否则就会被灵魂天火燃烧到自己的灵魂。

    “奇怪。”

    御老祖闭着双眼,对于自己魂力着火并没有在意,他以长生天盘推演大夏,却只看到一片绚烂的紫色。

    紫气华贵,在荒土之上,代表着运势,运势升腾到一定地步,便是天命所归。

    “老祖。”

    许久之后,御老祖的身上的天火熄灭,他的气息在这短时间里又一次衰败下来,苍老的脸上皱纹有加深了几分。

    “族主先前所言,在大夏族中看到了很多荒土上都没有过的事情,城域取代了部落,潜龙殿取代了图腾,灵田取代了狩猎,是不是。”

    “是。”

    御老祖的问话,虞伯自然是干净答应着。

    “那你看到这些制度让大夏伯部乱了没有。”

    “并没有乱,反而大夏疆土内的武者似乎更有精气神。”

    闻声,御老祖没有在说话,低着头沉吟下来,这一刻他似乎有些支撑不住,在旁边地老的搀扶下盘坐了下来。

    “老祖。”

    虞伯开口,话语很轻。

    “族主,天风和天澜去了南方梼杌族,你觉得梼杌侯部怎么样?”

    御老祖开口,看向了殿中两人。

    “有什么就说什么,咱们虞氏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家之堂。”

    虞伯和地老也随之盘坐于殿中,虞伯看了一眼地老,沉吟了片刻说道:“梼杌之族占据边荒南部,整个边荒南部梼杌侯部一家独大,其他部族势力不太成气候,所以在边荒南方,梼杌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

    “但梼矶是个胆小鬼。”

    闻声,御老祖声音有些冷意。

    闻之,虞伯和地老都不出声,梼矶是万年前梼杌侯部的神侯,是靖天王的左膀右臂。

    当年在东部天关的时候,靖天王战死,梼矶神侯重伤退走回了边荒南部,这一点御老祖哪怕是转世了两次,丢失了大片记忆,但这件事情依旧耿耿于怀。

    梼矶神侯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没资格去评价,当年的混战,老神侯也身受重伤,从东部天关回来之后,很快就重伤坐化了。

    “你接着说,天风还传回了什么消息,梼杌是否统一了南荒。”

    “天风传回来消息,梼杌正在和处于东南的天河圣地交手之中,不过南部大地地广人荒,伯部数量稀少,梼杌想要统治需要扶持新的伯部才行。”

    “你觉得在南方大地仿照大夏一样,建立一座座城域如何?”

    “这?”

    一时间,虞伯不知道御老祖的所问何意?

    “你觉得可行吗?”

    “老祖,大夏城域制度我深入查探了,大夏汇聚散民和中下等部落的族民,这些人大都是没有图腾可以观想的,大夏建立了潜龙殿,给了散民踏上修炼之路的机会。

    但这其中有一个很大危机在衍生,就是倘若这些子民都成为武者之后,不服从大夏的统治,大夏将会分离崩兮。”

    “是啊。”

    御老祖轻吟,这也是大荒部落制度的根基所在,有图腾就可以汇聚部落,让人心往一处拧。

    大夏却是在反其道而行,到处立下图腾神碑,每一座图腾神碑都是一个小山头,但为何还要这样做?

    想到刚刚所看到的耀眼的紫,御老祖觉得自己抓住了关键,大夏或许是掌握了什么秘法或者神通,化解了这种隐患,才敢如此行事。

    “族主,让天宇、天齐他们去大夏吧。”

    两边下注!

    对于御老祖的话语,虞伯和地老倒没什么怀疑,这种事情虞氏当年也做过,不能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一个地方,要各方下注,无论哪一方笑到最后,都能保证虞氏可以传承下去。

    “接下来,我也准备去看看。”

    什么~!

    一句话,顿时让殿中两人愣住了。

    老祖要去大夏!

    “老祖,你……”

    “临坐化之前,再看看和靖天王一起并肩而战的荒土,就算是这次迷失在轮回中,也再无憾事了。”

    拄着木杖,御老祖起身,眼中闪烁着一抹希翼的神光。

    ps今天一早出门,更新合在一起一块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