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部落 山人有妙计

后记:骨上人的老朋友

    黑黑嚼的满嘴生香,灵气顺着嘴角形成了雾气,紧接着他的大眼睛又瞄上了另外一株灵木上的果子。

    好久不来一次,自然要吃个饱才行。

    “师尊。”

    夏雨来到夏拓身前,大眼睛中流溢着盈光,眼角的狡黠之色根本遮掩不住。

    “最近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

    听到问话,夏雨的眼中泛起了一抹兴奋之色,开口说道:“我帮师弟微服私访去了,师尊我可不是跑出去玩了。”

    看到夏拓的眼神,夏雨嘴角翘了翘,有些不自信的说道:“好吧,我是出去各州玩了,但也是帮师弟看看下面的样子,免得师弟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是的是的。”这时,黑黑凑了过来,咧开嘴笑着。

    “我们还行云布雨,每到一地还帮民众灌溉灵田,对,还惩奸除恶。”

    “恩恩~”夏雨点头,拍了拍黑黑的大脑袋,一副黑黑你很懂事的样子。

    “是吗,没干什么坏事?”

    “没有,绝对没有,师尊我怎么可能干坏事呢。”

    “对啊对啊,我们行云布雨,可是大好事。”

    一个开口,一个附和,一唱一和。

    “嘿嘿,师尊,你喊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弟子好久没见你了,好想你的啊。”

    接着,夏雨大眼睛中露出了可怜之色,凑到夏拓的身边,拉住他的衣角,只不过眼中的狡黠之色怎么也遮掩不住。

    “真的想为师,还用我特意传令将你从外面提溜回来?”

    夏拓看了一眼夏雨这丫头,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夏雨的话。

    “哎呀,师尊我真的很想你啊,不信你问黑黑,我每天都会叨念一遍师傅。”

    “对的对的,我作证。”黑黑大脑袋猛点头。

    “你看,师尊我没骗你吧,来,师尊吃颗灵果。”从面前桌子上拿起一颗灵果,夏雨殷勤的递给夏拓。

    “师尊,你唤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

    灵果吃了,夏雨坐在一旁,一副认真聆听教诲的样子。

    “咱们大夏以耕种立国,灵田是休养生息、养育子嗣的根基所在,所以我准备让你来主持行云布雨之事。

    你和黑黑巡查四方,看到哪里土地干旱,灵田内灵苗枯萎,就地布雨灌溉灵田。”

    “好啊,我最喜欢到处玩……微服私访了。”夏雨嘴巴一憋,接着说道:“可是……师尊,大夏的土地这么大,我和黑黑可照顾不过来的。”

    “就是就是。”黑黑点头。

    “这个好办,如今大荒诸族已经结成了联盟,咱们和水族正在消除隔阂,你可以招募水族之人。”

    夏拓开口,看着夏雨,接着说道:“计蒙族的血脉,乃是真龙血脉后裔,如今的水族中绝大多数的血脉,都无法和计蒙族血相比。

    趁着行云布雨的机会,积累气运,进一步提升血脉的纯度,看看能不能返祖归源。”

    闻声,夏雨再次噘嘴,道:“师尊……可是……天下就剩下我一个计蒙族人了,再怎么返祖血脉也不是孤单一人么。”

    轻轻拍了拍夏雨脑袋上的小龙角,夏拓轻吟说道:“傻孩子,你如今也已经成年,若是遇到合适的伴侣,带回来给师尊看一看。

    计蒙洞天的旧址还在,等回头让你师弟安排人给你重新整理一下,留下来当个别苑给你,以后若是想去住几天就回去住几天。”

    “老大,那我呢?”

    黑黑再次凑了过来,浑身玄青浮盈着水汽,形成了朦胧的水雾。

    “俺可是虬龙属,难道要孤单一龙了?”

    黑黑的抗议,夏拓无奈的摊了摊手,这件事他可无能为力,大荒龙族不少,但虬龙还真……稀有。

    这么多年了,也就见到过黑黑觉醒了虬龙血脉,可以行云布雨,兴风作浪。

    当然,这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问题,大荒龙族这么多,难道非虬龙不行?

    “师尊我走了,你给我的任务我一刻也不想耽误了。”夏雨起身朝着园外走去。

    “黑黑,跟上,咱们走。”

    看着夏雨离开了园子,夏拓轻轻摇了摇头,计蒙族的血脉十分的不凡,甚至十分接近天地真灵族,若是以后大荒世界的强度恢复了,夏雨的血脉返祖的机会会很大。

    ……

    晦暗的世界,到处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流,雾霭中隐约有魅影若隐若现。

    一颗骷髅脑袋在虚空中划过,朝着世界深处而去,一直穿行了小半天后,雾霭中出现了山川沟壑,幽潭阴河,上空浮现出了一轮血色星辰,闪烁着淡淡的血光。

    这片迷雾中,就好像独立成了一座世界。

    对于幽冥,骨上人实际上并不陌生,遥想百万年前,他被人族诸强者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遁入幽冥世界的深处,沿着一条泛着黄色浑浊的大河朝着幽冥深处遁逃。

    但是在幽冥深处,他见到了更加难以言语的不祥,不得不退了出来,宁愿被人族诸强抓住,羁押在神牢中。

    雾霭中,山岳巍峨,大江滚滚,山江之畔,一株老树参天,虬曲的树干蜿蜒如老龙,通体漆黑缭绕着阴气。

    哗啦啦!

    随着骨上人的出现,老树就像是液体一样哗啦啦的流淌出了融液,接着化为一团黑漆漆的阴团,幻化成了十分丑陋恐怖的样子。

    “阴月之地,你的身上有阳间界的气息,止步。”

    看着堵住自己的身影,骨上人露出一抹清冷。

    “小树杈,你敢拦我。”

    从一团如同粘液中睁开的眸子,仔细打量着骨上人,泛白色的头骨,脑袋上冒着灵光,灵光中坐着一个小人。

    “是你!”

    认出骨上人来之后,这团丑啦吧唧的阴间生灵,顿时往后滚了两步。

    这家伙怎么还没死!

    “阴蚀王何在。”

    “阴蚀王不在。”

    退了两步之后,阴间生灵顿时觉得这样说有些瑕疵,接着回了一句,说道:“阴蚀王闭关修行数万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

    “你继续看门吧,老祖亲自去找。”

    骨上人直接懒得打理这团丑八怪,继续掠起朝着山脉深处飞去。

    要说幽冥界的鬼神,实际上也是一群苦逼,大荒世界出现问题,依附于大荒的幽冥界空间,岂能不受到影响。

    大荒世界的强者都无法迈入天人境了,幽冥界自然也是如此,这些很早岁月之前留下过赫赫声威的鬼神,也只能陷入沉睡之中,收敛着自己气息,免得受到波及。

    这种情况下,收敛气息、陷入沉睡,是简单有效的应对手段。

    “阴~”

    阴间生灵刚一开口,直接被骨上人打飞,掉进了滚滚阴气大江中,被无数的冤魂扑了上来,团团的咬住。

    眨眼间,阴气绽放,冤魂鬼怪消融,阴间生灵从水中跳了出来,粘稠的表面露出了两颗黑洞洞的眼神,看着骨上人飞去的身影,闪烁着幽光。

    鬼神阴蚀王,乃是天地间一团阴晦之气诞生。

    当年大荒世界初开的时候,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但浊气也分有很多种,比如说最为邪恶的秽物之气,转生成了不可名状的‘秽’。

    秽是幽冥鬼神中实力最强,最为邪恶最为神秘的一位,十三位鬼神中,其他鬼神都有名号,唯独‘秽’最为神秘。

    十三为鬼神中,阴蚀王和‘秽’都是天地浊气诞生,只不过在诞生过程中,‘秽’将浊气中的精华汲取了九成,留下了一成便转生成了阴蚀王。

    说起来,这两位也算是一奶同胞了。

    寻找到‘秽’,联合幽冥鬼神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何须一个一个去找隐藏的幽冥鬼神,这些个家伙都是属‘苟’的,一个比一个隐藏的深,轻易间不会露面。

    骨上人深入这片幽冥之地深处,四周不断有窥视的鬼魅阴魂,不过都只敢远远的窥视不敢靠近前来。

    走着走着,他停住了脚步,朝着头顶的血色星辰看去,这轮星辰中间漆黑如墨,好似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周圈是一圈血色殷红的光晕,十分的妖异。

    紧随着,骨上人凌空而起,直接朝着血色星辰飞去,星辰直径有百里大小,表面坑坑洼洼。

    来到星辰近前,骨上人嘶哑的声音响起。

    “阴蚀王,是你自己醒来,还是我把你挖出来。”

    话语落下,没有丝毫的动静响起。

    锵!

    紧随着,骨上人可不客气,一声铿锵,白色骨刀浮空,缭绕着一道道虚幻的白骨道则。

    “老朋友了,见面至于这样动刀动枪的吗?”

    虚幻、空灵,无法感知方位的声音响起。

    “老朋友,你受伤了,还是天外魔气,看来你成功闯出了世界,为何又回来了?”

    “想要知道,带我找到‘秽’。”

    骨上人没有遮掩前来的目的。

    “我已经沉睡了很多年,不知道他在哪里,这个忙我帮不了你了。”

    接着,骨上人也不废话,悬浮在身边的骨刀朝着星辰表面劈下。

    “你干什么,过分了啊!”

    “老子藏得好好的。”

    “你敢不敢停下!”

    “我怕雷劈,快停下。”

    “我说我说我说!!!!”

    “我真的不知道!”

    “有话好说,你过分了,百万年你把老子刨出来,我都忍了,这次你还这么干,兄dei,过分了!”

    锵!锵!锵!

    砰!砰!砰!

    咔~

    一声清脆的声响,星辰裂开了一道裂缝,一道虚幻的身影于星核的位置隐现。

    ps 祝《舌尖上的霍格沃斯》作者幽萌之羽新婚快乐,白头偕老、永结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