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部落 山人有妙计

后记 幽冥饕餮

    星核中,虚幻的身影流溢着灰色的流光,时而闪烁,就好像呼吸一样。

    这团灰色看不出来什么形状,准确来说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有时候化为一头四头异兽,有时候又完全长满了腿脚,或许下一个呼吸就又变成了一块顽石。

    “老骨头,你过分了。”

    冷冽的声音响起,在四周虚无中传递着。

    “当年你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若不是我幽冥世界护着了你,你早就被斩杀,现在竟然又来霍乱幽冥。”

    对于此话,骨上人冷笑,当年的事情真要说清楚的话,他还真有话和这些幽冥鬼神说道说道。

    说起来,当年他全盛的时候,并不惧幽冥鬼神,除却最神秘的‘秽’之外,其余的幽冥鬼神也就和他伯仲之间。

    当年他慌不择路朝着幽冥深处遁逃,沿着古老的黄色、污秽的大江一直往上,后来细细回想起来,当年他能直接撞进黄色大江所在区域,怕不是那么简单。

    “我看你沉睡这么多年,脑袋怕是睡傻了。”骨上人开口,接着说道:“你现在看看还能爆发出多少力量。”

    “怎么,你是来挑衅的!”

    阴蚀王始终没有从碎裂的星辰中出来,四周昏暗的虚空中,开始有冰屑形成,周围山野好似化为了一方界域。

    “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离开幽冥世界,咱们就当没有见过。”

    骨上人眸子中闪烁着流光,落到了阴蚀王身上,说道:“是不是感觉到天地的限制越来越大了,你不是察觉到了老祖身上的天外气息,好奇我怎么又从天外回来了。”

    说到这里,骨上人的话语顿了顿,接着说道:“我是被天外恐怖的存在给吓回来的,就算是我当年全盛之时,想要在天外行走,也就堪堪可以自保,天外太过于危险。”

    说着,骨上人身上盈光一闪,一块巫灵印记石飞出,朝着阴蚀王飞去。

    “看看吧,天外的模样,幽冥鬼神坐镇幽冥世界这么多年,却始终就像是井底之蛙,实力越来越受到禁锢,你们就不想想是何原因?”

    巫灵印记石绽放出了灵光,投落出一副景象,正是天外魔气滔天、不断攻击世界壁障的场景。

    静静的等着阴蚀王看完烙印的景象,骨上人开口说道:“我来这里寻找‘秽’,就是为了想要联合幽冥鬼神,汇合阳间之力,共同抵抗天外的侵袭。”

    “你统一了阳间界?”

    “现在阳间界,大夏皇庭一统,立下补天阁,汇聚了整个阳间界所有的力量。

    所以我来就是为了和幽冥界达成一致,大荒世界受到冲击,幽冥界也会被殃及池鱼,唇亡齿寒,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阴蚀王没有开口,身上的灰光不断的闪烁着。

    许久……

    “恕我无能为力。”

    阴蚀王幽幽开口。

    “你也不知道‘秽’在哪里?”闻声,骨上人气息变得凝滞起来。

    “不是。”

    “阴蚀王你什么意思!”

    “这件事恕我幽冥界无能为力,就算是你去找到其他鬼神也是如此。”阴蚀王语气十分的平淡。

    闻声,骨上人的气息略微平复下来,淡淡说道:“理由。”

    “你想要找我大哥秽,就算是我告诉你他在哪里,你敢去吗?”

    “嗯~”骨上人神情一凝,幽冥世界并不是没有危险,当年他全盛之时,就差点栽到了大江的尽头。

    “我大哥就在那里,幽冥世界的最深处,黄泉大江的尽头。”

    这下骨上人不说话了,幽冥世界的深处他当年差点陷入其中,那个地方太过于怪异,直到现在他也无法说清楚其中的种种神秘。

    “若是阳间界护不住大荒,幽冥也会随之崩裂,这点不用我多说了,老祖既然来了,就不能这样囫囵着回去,说说吧。”

    骨上人也不再废话,幽冥世界是有秘密存在的,这点毋容置疑。

    “若幽冥界守不住,大荒一样会崩裂。”

    “嗯~”阴蚀王一句话,骨上人气息有些波动,这话什么意思?

    “你能联系上‘秽’吗?”骨上人看着阴蚀王,接住说道:“我补天阁阁主会亲自前来,有些事情看来是要说清楚了。”

    “我试试吧,这块留影巫石给我吧,我需要给其他鬼神看看。”

    “好!”骨上人点头,接着身子朝外飞去。

    “我很快就会再来。”

    ……

    骨上人消失在了这片阴暗山野,阴蚀王的身影从高空缓缓落下,不远处的山峦中一团污秽、粘稠的液体流淌过来,化为了一株黑色的光秃秃老树。

    “去,找几个熟悉阳间的生灵来,我要看看大荒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遵命。”老树拔根,朝着远方而去。

    ……

    禹都,夏拓还没待几天,就被骨上人拽着进了幽冥世界,朝着雾霭蒙蒙的世界深处而去。

    天穹上裂开的两半星辰,泛着血光,夏拓眸光不断的打量着,骨上人说阴蚀王就在这颗星辰中沉睡,问题是眼下光剩下星辰,阴蚀王不见了。

    等!

    两人在这里等待了约莫十天左右,一团阴戚戚的雾霭漂浮过来,于裂开的星辰上生出了一根根触角,吸附着星辰。

    这就是骨上人口中的阴蚀王了。

    这一刻,夏拓看着阴蚀王,阴蚀王也同样看着夏拓。

    良久后,阴蚀王的声音响起。

    “你的身上人族……不,人道气运昌隆,直追上古诸皇。”

    “甭废话了,阴蚀王我们来了,能不能见到‘秽’。”

    “老骨头,你的脾气得改改了,不然哪能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必死之局都能死里逃生。”

    话音说着,阴蚀王开始散发出血红的光芒,百里大小的星辰开始缩小,最后化为了一颗十丈大小的星辰,表面流溢着雾霭。

    “走吧,也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幽冥世界不是寄生虫,大荒的安稳,我幽冥从来都没有落下。”

    阴蚀王绽放出了血红色的光芒,顿时四周虚空开始扭曲,打穿了一方通道,显化出了一方白骨世界。

    白骨世界的中央是一座骨山,骨山上插着一柄十丈大小的骨刀,骨刀上真龙盘踞,龙角狰嵘,发出了浩瀚的龙吟和雷音。

    夏拓一眼就看到了白骨刀,这是幽冥鬼神中的白骨王。

    嗡!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十分熟悉的感觉,这柄刀,既是兵器,又是鬼神王。

    锵!

    骨刀铮鸣,响彻白骨世界。

    “这是……”

    夏拓这一刻眼中露出了惊讶,骨刀竟然和气运相合。

    “这是某一代神农氏遗骨所化。”

    阴蚀王的声音响起,接着说道:“前尘往事尽轮回,如今已是鬼神王。”

    难怪!

    骨刀铮铮,划破了长空,接着斗转星移出现在了一片苍凉的荒原之中,无数的鬼魅婆娑,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楚。

    “老鬼~出来了。”

    随着阴蚀王的话语响起,亿万鬼魅中,一道虚幻的鬼影浮现,魂力如青烟,好像一阵风就能够吹散一样。

    幽灵王!

    看到幽灵王,夏拓不断的打量着。

    当初靖天王子嗣就是将自己卖给了幽灵王,为此获得了复仇的机会。

    见到夏拓和骨上人,幽灵王并不诧异,显然诸鬼神之间已经提前沟通好了。

    夏拓颔首朝着幽灵王示意,心中暂时将解救靖天王后裔的事情压下。

    幽灵王摊开手掌,亿万魂影相互抱团,形成了一座魂桥,直接沟通了无尽深处,一行人踏上桥朝着未知的时空而去,跨过荒原下方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汪洋。

    汪洋中沉浮着一头白骨巨龟,这便是鬼神神龟王。

    神龟王出手,众人横跨大江进入了一方古老的山脉,见到了鬼神魅冤王。

    幽冥世界十三位鬼神王,除却‘秽’夏拓一一都见识到了,他也察觉到了一些异样,比如说每一位王者的顺序是有序的,找到一位鬼神才能通过这位鬼神找到下一位鬼神。

    这种顺序,更像是一种镇守规则,不能越级不能跳过。

    十三位鬼神中,最神秘最强大的便是‘秽’,处于最深处。

    最后,十多道身影立在了一条滚滚黄色的大江边上,这条大江从虚无中流淌而出,又朝着虚无深处而去,没有尽头也没有源头。

    大江中的水浑浊无比,漂浮着无数的白骨、尸体、腐烂的各种生灵,不断的有气泡从水下翻出,好似水下潜藏着恐怖存在一样。

    “沿着大江往下走,就能见到我大哥了。”

    阴蚀王指了指大江流淌的上游,夏拓刚要蹙眉,却看到眼中刚刚滚滚流淌的大江,一下子流向倒转,下游变了上游,上游变成了下游。

    在上游的尽头,有巨浪滔天,好似形成了无比庞大的旋涡,无数的哭泣嘶鸣声响起,恐怖的吞噬之力,将大江中的水倒流。

    “就是这个东西。”

    骨上人看到了宽广的大江中,出现了巨大的旋涡,不由的气息一凝,当年他差点就被这巨大的旋涡吞噬。

    闻声,诸多鬼神看了一眼骨上人。

    随后,阴蚀王开口说道:“都过去了百万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当年将老骨你引入大江,就是想要借你身体一用,堵住这个大嘴巴,没想到你的运气还挺好,竟然逃了出来。”

    “你~”骨上人杀机隐现,果然是算计他,随之他压下了杀机。

    夏拓也没想到中间竟然还有这般隐秘,果然活得久干的事情也多。

    “这个大漩涡是饕餮的大嘴。”

    “饕餮?”

    “对,就是那个吞天噬地,无物不吞的饕餮,若不将其镇压在这里,大荒世界早就被其吃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