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真费事

第264章 虚幻层面的法天象地

    不过杜广通死死掐着狐妖脖子的时候,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明明运起法力锁死了这细细白白的脖子,却有种虚不受力的诡异感觉。

    “呃呜…水,水神大人…你轻一些,我,我要被你掐死了……计先生……”

    在杜广通的巨力之下,狐妖似乎异常痛苦,脖子以上的脸都涨得通红,双手抓死了杜广通的手臂想要掰开,脚更是不时抽一下。

    “计先生,快让水神大人松一松手啊,计先生,王某求求你了,红秀姑娘都快被掐死了!”

    王立在边上干着急,不住的拱手恳求计缘,却发现一向很好说话的计先生此刻就和铁石心肠一样无动于衷。

    计缘皱着眉头盯着如普通人一般挣扎中的涂思烟,一种违和感挥之不去,看向杜广通,发现他也是满脸的凝重感,手中的巨力非但没松,反而妖气和法力越盛,一条手臂已经泛起乌光。

    “计先生…救,救我……”

    “咔嚓……”

    杜广通右手之中响起一阵脆响,狐妖的求救声也是戛然而止,他皱了皱眉头,将手中尸体抛到地上。

    “啊……杀人了!杀人了!”

    王立惊慌着往后瘫倒。

    “计先生,这……”

    杜广通有些疑惑的看向计缘,张蕊也站起来看着地上的尸体。

    “揭开她的画皮。”

    “是!”

    杜广通半蹲下来,伸出两根手指挑住地上女子面颊的后端,以尖锐的指甲抠进去半寸,随后运起法力往外一掀。

    “噗……”

    好似有一阵气体泄露的声音响起,刹那间室内就漫起一阵恶臭。

    杜广通死死盯着手中的画皮,再看看地面的尸体。

    画皮上是一张美丽女子的脸,正是之前的红秀,而地面,居然是一具腐坏的女尸,也不知道死了多久,已经恶臭扑鼻。

    “呕……呃呕……”

    刚刚还因为“杀人”被吓到的王立,在看清楚情况之后,又是忍不住呕吐起来,将晚上吃的还没消化干净的菜全都吐了出来,吐完之后更是跑到窗户口透气,不敢在桌案边待着了。

    计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缓缓站了起来。

    一双法眼张到最大,同时运转大量法力至双目,更是将意境观想而出但并未显化,而是存意留神扩散而出,扫过尸骸和杜广通手中的画皮,又游曳着扫向其他位置。

    在意境山河被计缘观想而出的时候,杜广通恍惚间感觉到计先生虽然还是站在桌案前,但身形仿佛无限在天地间伸长,好似错觉般化为一个擎天巨人,屹立在天地山川之间,一双法眼犹如日月星辰照观天地。

    约莫两个呼吸之后,计缘视线看向东方。

    “涂思烟,不知是真名还是假名……”

    计缘喃喃自语一句,感觉到心力损耗过快,恢复常态,浅浅呼出一口气。

    “呼……”

    计缘只不过是下意识这么做,其实这样并不能延伸视线,但却真的让他有了一个模糊的方位感应,只是这好似错觉般的感应很淡也很短。

    东方遥远之处,一阵浅薄的烟雾不时翻卷不时舒展,偶尔还会化为狐狸的形状,只是这一刻,云雾中好似有突然跳动了一下,重新化为狐形转头看向西边。

    刚刚那种感觉让狐狸心中猛得一跳,在转头的那一刹那,仿佛错觉般看到天地间屹立着一个巨人,其人青衫长袍双臂负背,一双苍目淡漠的看向了自己。

    这一刹那,狐妖好似心脏骤停,然而下一刹那,这种感觉就已经消失殆尽,仿佛刚刚只是幻觉。

    ‘计缘……果然好厉害,看来真是真仙级数的高人,这次耍了他一下,感觉不太妙……哎!青藤剑真的好漂亮啊,可惜这主意打不得了……除了能定住人的神通,刚刚那又是什么手段?’……

    大秀船上,计缘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也同样意识到尽管已经数次拔高对船上狐妖的评价,但显然还是低估了对方,甚至不清楚被她逃了是幸运还是不幸。

    想了许久,计缘也是自嘲的笑了笑。

    “呵呵……我倒是仗着自己有些许微末本事,小觑天下英雄了……”

    微末神通?

    杜广通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腹,那我算什么?水中小泥鳅?

    虽然从结果看那妖物确实了得,竟然从计先生眼皮子底下溜了,但杜广通可不敢嘲笑计先生。

    计先生会拘神这种手段虽然夸张但仔细想想还不算太过离谱,而那种令人定身的术法,杜广通别说见过,听都没听偶,然后是最后出现一刹那的那种感觉,那一瞬间的感觉令水神杜广通匪夷所思,根本连形容都形容不好。

    ‘这就是真仙级数的能耐吗?龙君也能做到吗……’

    杜广通心中不由升起这种想法,但隐约觉得一定不是所有真仙一级的高人都能做到,随后念头一转,生出一种后怕。

    ‘能从这样的计先生眼前跑了,那妖物恐怕也是骇人的厉害,要不是计先生来了,哪天我单独对上她……’

    计缘不知道这水神这会心里绕过这么多弯子,反倒是颇有些被打脸的尴尬,但很快就有更苦恼的事情等着解决了。

    “呃…嗬…嗬……呕……计,计先生,这尸体怎么办?红秀,红秀姑娘没了?”

    吐得七荤八素的王立这会还在关心红秀,心慌中带着低落的情绪问了一句。

    “是啊,也不知这女尸到底是不是红秀?”

    张蕊跃过桌案,走到女尸边上细细查看,但她显然是看不出这人是谁。

    计缘掐指一算,摇了摇头道。

    “红秀还没死,这女尸来自于城外乱葬岗,只不过今晚的红秀却已经死了……”

    计缘有些苦恼道。

    “一会老鸨来要来寻人的。”

    “啊!?那怎么办,我们杀了人,老鸨会报官的!”

    王立一下子精神了许多,有些慌张的说了一句,突然意识到在场还有神仙在,顿时又安心了不少。

    “我们没杀人!”

    张蕊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看了看一直带着敬畏感恭敬站立在计缘身边的水神后,又看向计缘。

    “先生,红秀的事怎么办?真的红秀在哪?”

    计缘无奈的朝她笑了笑。

    “把尸体送回原处,真红秀嘛,我们得去找一找萧家公子看看,至于今晚的红秀……自然是替她赎身了,张蕊姑娘,得辛苦你一下了。”

    “啊?替她赎身?辛苦我?”

    张蕊还以为是计先生要她搬尸体,结果却发现计先生从水神手上取过了那张画皮,心中顿觉不妙。

    半刻钟后,船舱内几乎恢复老鸨离去前的样子,红秀、计缘、王立都在,位于的差别在于多了一个水神杜广通。

    室内的一些污迹全都被法术清理了一遍,恢复了整洁。

    张蕊极其不习惯现在的样子,从尸体上扒下衣服穿倒是无所谓,但让她装成青楼女子……

    实话说就算她已经死了好多年,就算她已经走起了神道成了神女,到底还是这个社会环境下熏陶出来的女性,对现在的状况天然感到不适。

    当然,这都能忍,唯独难以忍受的是王立这厮的眼神,让张蕊恨不得想撕了这家伙,也更想扣他眼珠了。

    不过王立这会可真的不是因为好色而看,当然,也有一点色相的原因在里头,可更多的是好奇,看到了张蕊大变活人般化为了“红秀”。

    ‘神仙手段,莫过于此了!’

    这是王立现在的想法。

    “嗯……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

    张蕊是最希望快速了结此事的,而杜广通和王立也看向计缘等他的后话。

    计缘有些尴尬的笑笑,从袖中取出一点碎金子和碎银子。

    “百多两银子花了十几年,计某就这么多家当了,约莫还有个二三十两白银的价值……嘿……你们说,艳名远播的幽州一枝红秀,赎身得要多少钱?”

    “呃……一千两?”

    张蕊小心斟酌着说了一句,王立立刻摇头。

    “肯定不够的,零头都不够!”

    计缘觉得这群人里头最大的希望就是杜广通了,上辈子电视里水神龙王之类的都是宝贝最多的。

    “杜水神,不知道你有多少银两?”

    计缘厚着脸问了一句,杜广通也是挠了挠头。

    “计先生,小神从无什么金银物件啊……此等身外物与我何用?”

    完了,最大的希望也没了……

    “咚咚咚……”

    外头老鸨敲门的一刹那,计缘就断去了术法,使得内外连同。

    “客官,天都快亮了,房间都安排好了,不如就此去歇息吧?”

    老鸨摇着扇子笑嘻嘻的走进来。

    “女儿~今晚可要把这位计先生留下啊?还有这两位……”

    ‘嗯?两位!’

    老鸨擦了擦眼睛再看看,只有王立和计缘了,刚刚好像还看到一个黑衣服的,看来是熬夜眼花了。

    “呃呵呵,还有王先生,小雅等着你呢!”

    张蕊神色极其不自然,很僵硬的笑了笑,桌底下的手已经攥紧了拳头。

    “不,不用了,妈,妈妈。”

    “啊?”

    老鸨愣了一下,今天这红秀怎么又开始不开窍了。

    “这位妈妈,不知替红秀姑娘赎身需要多少银两?”

    计缘还是问了,他也不准备用什么真金白银了,直接用障眼法变银子唬人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