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真费事

第343章 代师问苍天

    “哒哒哒哒哒……”

    雷霆声使得桌面上盛肘子的大花碗都颠簸抖动不已,好一会,安静的室内才重新开始有声响,不过这会却没人敢再说妖怪的事情。

    老话说白天不讲人,晚上不说鬼,此时此刻老村长家里也是差不多的忌讳。

    牛奎山延绵二百余里,跨越德胜府边缘,横穿定元府,擦过天越府,随着深山中雷云面积的增大,一些特殊存在也频频注视着牛奎山方向。

    德胜府宁安县、宝顺县,定元府成泽县、采明等县,天越府大康县,这些挨着牛奎山较近的大县,县城中的城隍庙上,一个个法相金身显现,各县城隍全都出现在庙宇高处,遥望牛奎上深处的雷云滚滚。

    这其中,又以宁安县距离雷云中心最近。

    “轰隆隆……”

    天地大亮,又是一道威能异乎寻常的雷霆从雷云中劈落,犹如利剑般直直落入牛奎山中。

    宁安县城隍庙顶,老城隍宋世昌肃立在庙顶,面色沉重的看着牛奎山一言不发。

    “城隍大人,此雷不像是寻常雷雨所落,说不准是天地异像,牛奎山中不是出了至宝,就是有异乎寻常之事!便是有可怖妖孽要成道也不是不可能!”

    阴阳司主官在一旁忧心忡忡的对老城隍建言。

    “是啊,这雷云确实不同寻常,也确实像是某种劫云,但此等状况天威难测啊!”

    此时远方银蛇电舞,有的雷响有的雷声弱,有些雷霆就是他们这等鬼神也倍感压力。

    老城隍下意识的望向县城中某处方向,此刻入夜后的城中,因为阴云和大雨的关系,能见度显得很低,但城中一角,依然隐约有淡淡灵光闪动。

    那方向正是居安小阁。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宁安县可是有那一位先生住所,他也没少去牛奎山,山中若真有什么邪性的东西即将修得关键成果,怎么可能逃得过那一位的法眼?”

    另一侧的武判官抚了抚须道。

    “说不准,和那一位也有点关系呢!”

    “难道是那一只赤狐?不对吧,那狐狸的道行还差得远的吧?”

    “此等存在行事,岂是我等能擅自非议的?即便那一位风轻云淡处世恬静,诸位也需慎言!”

    “嗯,不要多议。”……

    此刻,北海东南角的龙岩岛下,计缘侧卧在休憩的客舍中,双目微闭眼皮不断跳动,收心收意之下,身内山河呈现一种雾化的状态。

    计缘此刻似梦非梦,这是一种以前也曾出现过几次的特殊的状态,恍惚间,稽州西部的牛奎山中,有灵犀之念通达。

    视线好似穿透山河,看到了那里的景象,此时尽是滚滚铅云电闪雷鸣。

    诡异的是牛奎山其他地方,乃至周边村镇县,被乌云笼罩的地方出了有雷也有雨,唯独这一处只有风雷没有大雨。

    有闪电在云层中缠绕流动,有的在下有的在上,有的在内有的虚空而生,八方汇聚于雷云中心,酝酿出扭曲不定的雷霆。

    “咔嚓……轰……”

    天地间白光伴随着巨响,一道雷电自天空雷云落下,扭曲闪动着刹那间触及大山某处。

    “吼”

    雷光照亮深山的时刻,有一张咆哮的兽脸迎着天空,好似化为一片幽光冲向雷霆。

    “轰……”

    周围山林中大量雷电流动,山壁山岗上如银蛇游窜。

    ‘好气魄,竟然没躲避雷劫!’

    计缘在恍惚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刻,也不由在意念中赞叹不已。

    修行乃逆天行事,而雷霆是天威象征,草木禽兽之属则尤其惧怕天雷,一些开启灵智的精怪,本能的会在雷雨天到处藏身躲避,似乎是有种深刻在灵魂中恐惧。

    而一旦有精怪尤其妖邪之辈将要成气候的时候,其所在之处往往更易引发雷雨天气,有时甚至反季节引发大雷雨,仿佛天意不容。

    可退一步说,此等雷霆再可怕也只是天候,真正妖物都有不低的灵智,也不是非得在雷霆威势最盛的时候去挨一顿雷的,完全可以先躲避着巩固修为,等到修行水到渠成之时气息也平淡不少,雷劫再生也弱上许多。

    届时再找更合适的地方承雷一番,会保险得多。

    但陆山君显然不是这样,计缘很了解自己这头猛虎,与其说是不知进退,不如说是无比自信和骄傲。

    牛奎山,当初计缘为陆山君讲道的月台上,一只无毛巨虎匍匐在圆盘般的巨石上遥望天空,巨虎身上已经有多处焦痕,但看起来对他毫无影响。

    但真正的劫雷只落下了三道,并且一道比一道强,并且天上的雷云还在扩大。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中间不断有普通闪电落下,也偶有劈落在猛虎身上,但猛虎都不闪不避,虽然也有些痛苦,但他知道相较于真正的考验,普通雷霆不过是挠痒而已。

    “吼~”

    猛虎的吼声响彻山野,本就已经不小的狂风显得更加肆虐,天空中的云层显得更加沉重,在月台这边抬头望去,有种四方翻卷向中心汇聚的感觉。

    这种时刻,身上已经焦黑的皮表就显得又痒又痛,但陆山君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滋啦啦……滋啦啦……”

    天空中类,乌云密布间又有雷霆滚动,电流声在地面都清晰可闻。

    陆山君瞳孔一缩,因为他发现中心雷霆居然隐隐呈现一丝血色,一种令他极度心悸的感觉窜上心头。

    ‘逃逃逃……’

    这种念头不可抑制的升起,但巨虎的面部表情却越发狰狞可怖。

    “嗬……嗬嗬……”

    猛虎两侧嘴角咧起,露出惨白的獠牙和周围尖锐的牙齿,猛兽对天呲牙威胁,四肢脚掌上的尖锐利爪纷纷弹出,浑身的表皮好似滚过一层层波浪一般,筋肉全都狰狞而起。

    下一刻,猛虎四爪居然缓缓离地,一股风缠绕这猛虎升起十数丈,离开了月台,本该还不会飞行的陆山君,以踩空之姿仰起身形,对着天空即将落下的血色闪电,发出猛烈的咆哮。

    “吼”

    “咔嚓……轰……”

    雷霆几乎在猛虎咆哮的同一时刻猛然落下,直直击穿猛虎缠绕的黑风击中虎身。

    “轰隆……”

    猛虎直接被血色雷霆浇灌着砸在下方月台之上,无穷雷电缠绕不算,罩住了整个月台。

    紧接着竟然又是另一道血色闪电落下,直接劈中巨石月台上的猛虎。

    “咔嚓……轰隆隆……”

    “嗷……”

    陆山君发出痛苦至极的惨叫声。

    此时此刻,整个牛奎山中百兽寂静万鸟缩巢,数不尽的动物都尽可能躲在能遮风挡雨的地方,面对着雷霆天威瑟瑟发抖。

    胡云同样缩在自己的狐狸洞穴之中,他的洞穴在一处高峰的山腰处,除了中心的暖窝,前后共有一大一小两个洞口,一面朝着宁安县,一面朝着牛奎山深处。

    现在胡云正透过洞口望着牛奎山深处的方向,忧心的看着雷霆落下,但以他的视角,看不到那血色雷霆,反倒看起来还是普通雷电的颜色。

    “山君啊山君,你可别出事啊,先生不在这,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谁都救不了你啊!”

    “嗷……”

    一阵猛虎的惨叫声隐约间传来,吓得胡云抖了抖,浑身赤色毛发都膨胀起来……

    月台出,陆山君半趴半倒在巨石上,半张脸都焦化,身上更是没几处好皮,一些地方的皮炭都随着身上的电弧一点点脱落,是不是身子就会颤抖一下,一缕缕虎血顺着满身伤口渗出,满目疮痍正是此状。

    “嗬……嗬……嗬嗬嗬……”

    陆山君半边嘴唇已经炭化脱落,所以獠牙始终露在外面,他前肢撑起再次望向头顶,头上的皮炭混合这血迹纷纷脱落,内里除了血肉,也有更深层次的条纹,虎眉更明显也更修长,虎鼻更狭长也更窄……

    天空中第六道真正的雷霆正在酝酿,这雷霆在陆山君的视线中扭曲变换,色泽居然也变换不定,似青似红……

    “即便,我错估了你这雷劫之威,即便,我陆山君今日要身陨于此……也不会,不会给师尊丢脸的……”

    猛虎抖动这身体,颤抖着艰难地站起来,将身上的血迹抖落。

    明明已经领略到成道奥妙,明明已经只差一步了,陆山君有些不甘心,但望向天空之雷,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是如此强烈,好似就算逃回洞窟也是无济于事。

    “朝朝闻道夕死可矣……嗬……”

    整只猛虎挺直冷虎躯,目光冷然的望向天空雷云,浑身残余的妖气沸腾,气势更是达到了历劫以来的,不是虎啸,也不是厉叫,而是朝着天空咆哮般大吼。

    “代我恩师,且问苍天,司雷者,为谁?”

    “……司雷者,为谁?”

    “……为谁?”

    陆山君的咆哮声回荡在整个牛奎山,更回荡在天地之间。